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记得当年《欲望都市》一出,引无数美粉尽折腰。都市这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现在轮到女性自己来配调。有人据此说它女权。其实,真要论起女权,剧中四人只一个是货真价实。这一个,不能是一看到密斯特比格就神魂颠倒骨头轻的女主角凯利。这人,只可能是我的性事我做主的萨曼莎。她在男人为王的性爱世界里冲锋陷阵,将女人为大的旗帜插上每一个床头,试问,她不女权谁女权?而且萨曼莎并非虚构,她的来历有据可查。这来历就是她出生时正在美国本土发生一场浩浩荡荡的群众运动。要知道这运动为何发生,可参看去年热播的《欲望都市》前传:《性爱大师》。 

 


《性爱大师》走的是怀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是空前奢侈的一夜。我当然指的不是千元一晚的房费。在圈内地位日渐巩固并成功地踩下政敌当选院长之后,我所拥有的个人自由就以加速度的方式锐减。而且,中年人的钟表比年轻人的要走得快得多。清晨和夜晚之间,好像就隔着一顿午饭和饭后的一个盹。什么事都没有做的一天之后,是同样做不了任何事的第二天。在为众人所艳羡的风光派头之下,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被全无意义的各种琐事奴役,根本做不了自己时间的主人。完全褪去附加于我的种种身份,如两袖清风的少年那样和心爱的女人浪荡一夜,这不仅是一场神奇变现的痴梦,更是克罗诺斯给我破例增添的时间额度。我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

当我回忆起这个梦,在稀有的个人时间里,比如,下班前在办公室里的最后半个小时,我会领受到一种久违的,发自心灵深处的震颤。我一遍遍地想起那夜巨石与海浪的和鸣,想起长厢厮守的两具肉体。我像穿越鱼群深潜到海底的人,那里幽深寂静,繁花似锦,那里没有人类,只有一只美丽的人鱼,与我一同领略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优胜美地。

在我和花儿的短信对话框里,我当然还是那个精刮得不留一丝痕迹的老滑头。我不需要表白,也没有资格许诺。来来回回,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是空前奢侈的一夜。我当然指的不是千元一晚的房费。在圈内地位日渐巩固并成功地踩下政敌当选院长之后,我所拥有的个人自由就以加速度的方式锐减。而且,中年人的钟表比年轻人的要走得快得多。清晨和夜晚之间,好像就隔着一顿午饭和饭后的一个盹。什么事都没有做的一天之后,是同样做不了任何事的第二天。在为众人所艳羡的风光派头之下,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被全无意义的各种琐事奴役,根本做不了自己时间的主人。完全褪去附加于我的种种身份,如两袖清风的少年那样和心爱的女人浪荡一夜,这不仅是一场神奇变现的痴梦,更是克罗诺斯给我破例增添的时间额度。我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

当我回忆起这个梦,在稀有的个人时间里,比如,下班前在办公室里的最后半个小时,我会领受到一种久违的,发自心灵深处的震颤。我一遍遍地想起那夜巨石与海浪的和鸣,想起长厢厮守的两具肉体。我像穿越鱼群深潜到海底的人,那里幽深寂静,繁花似锦,那里没有人类,只有一只美丽的人鱼,与我一同领略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优胜美地。

在我和花儿的短信对话框里,我当然还是那个精刮得不留一丝痕迹的老滑头。我不需要表白,也没有资格许诺。来来回回,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民国26年,抗日战争全面打响。战火很快烧到湖南。小小的湘潭县城位居湘中,暂时还未受到侵扰。人们照常起睡、耕种、交易,代代相传的缓慢节律,似乎有着延迟恐慌的作用,虽然人心早就不似从前那般安定。镇湘每天也起得很早,漱洗完毕,他会翻看一会医书,或是到屋前的玫瑰园里看看株苗的长势。


那一年的玫瑰如期发育,一朵朵花苞娇娇切切,惹人怜爱。可镇湘根本无心赏花,他站在花园里,视线却落在不远的城墙外。隐约间,他仿佛听到城墙外有嗡嗡的炮声,还有忙乱的哭叫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天给湖南家里打电话,我妈接的。问起我爸炒股事业开始了没有,她说,今晚你爸约了几个学生吃饭,准备跟他们请教怎么炒。


我爸,老马,很快就七十的人,扛不住这波炒股的热潮,决定下海玩玩。我绝对相信,他说'玩玩'就一定是'玩玩',和小姑娘赶时髦一样,他有一颗紧跟时代的不老心,都在炒股,那他就想知道究竟怎么个玩法。那'几个学生',是他四十年前教过的中学学生,从师生变为朋友,感情一直好到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天给湖南家里打电话,我妈接的。问起我爸炒股事业开始了没有,她说,今晚你爸约了几个学生吃饭,准备跟他们请教怎么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4:18)
标签:

杂谈

每年端午前后总要发一次皮肤病。红色小疙瘩,很痒,不能挠,不能见风,否则蔓延迅速。用西医的话,叫过敏性皮炎,要吃息斯敏再配外用涂剂。不过有很多年,我都是用一个民间偏方来给自己治病---取端午前后每家门前都会插挂的艾草煮水,然后用煮出的汁液在疙瘩上来回擦洗,如此几次,症状很快就会消退。这样的治疗办法,取法自然,颇有些中医的风格,也许,正是这药到病除的艾草,让我神神叨叨地信上了中医。


很长一段时间,生了病就去离家不远的药铺看中医。中医是个岁数神秘的老先生,模样象土地爷,气色倒是比年轻人还好。他家房子就在街边,一通到底的那种,于是拿临街的那间做了诊所兼药铺。那房子实在旧,光线又暗淡,几件木制老家具,也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遗物。就在这有点鬼气森森的地方,老中医淡定的坐在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1 23:07)
标签:

杂谈

土壕张翠山,在一个炎热的下午,被淮海路星巴克的女服务生给灭了。


怎么灭的?这事,得先从张翠山是何许人说起。

 

 

张翠山,五零后,某省会城市国企副老总,行政级别不高,但钱权在手绝对实惠。用他的话说,官虽不大,但在那个城市,已足够他过得舒舒服服有滋有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秋实律师对当事人的朋友家属有“性骚扰”。事情曝出,网上一片哗然。看了猪西西爱吃鱼的公开信、律师致歉信以及微博评论后,还是有些问题找不到答案,现贴出来以供探讨。

一、其中有提到言语挑逗,有提到对方要求发送私密照,提出性要求以交换信息,等等。不知这些是以电话,短信或邮件等形式提出,还是当面提出的?如果是,那么这些形式发生的性骚扰和客观发生的肢体性骚扰行为不同,它以多意的语言为载体,发生在封闭的私人对话空间,很难依据接收者对信息内容的主观理解或感受来认定对方构成性骚扰。因为如果这样认定的话,可能发生“性骚扰”被滥用的情况。那么,还需要哪些条件才可坐实性骚扰的发生?在这些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受骚扰方的权益如何得到保护?骚扰方是否容易因此而为自己脱责?在这件事情中,类似信息确实是王秋实律师发出的,接收者“们”也产生了不悦、反感、厌恶……等相同的感受。接收者们指出该行为属于性骚扰,但律师本人在致歉信中回避了这个词,他仅就自己行为所造成的结果致歉并宣布退出讨论,这等于是回避了问题和责任。

二、律师应该比常人更明白语音、短信或邮件的证据作用(有截屏),但他依然选择发出,这可能是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秋实律师对当事人的朋友有“短信性骚扰”。事情曝出,网上一片哗然。看了猪西西爱吃鱼的公开信、律师致歉信以及微博评论后,还是有些问题找不到答案,现贴出来以供探讨。


一、短信这种信息传输方式和客观发生的肢体性骚扰行为不同,它以多意的语言为载体,发生在封闭的私人对话空间,是否可以仅依据短信接收者对短信内容的主观感受来认定对方构成性骚扰?如果可以,是否可能发生“性骚扰”被滥用的情况?如果不可以,那还需要哪些条件?在这些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受骚扰方的权益如何得到保护?骚扰方是否容易因此而为自己脱责?在这件事情中,短信确实是王秋实律师发出的,短信让接收者“们”产生了相同的感受:不悦、反感、厌恶……接收者们指出该行为属于性骚扰,但律师本人在致歉信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儿不吃草V
马儿不吃草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669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