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玉平
孙玉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96
  • 关注人气: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图片播放器
念想

《一条鱼死了》

一条鱼死了

我一直没有说出

它死亡的原因与过程

怎样的描述都是残忍的

我不想让它再死一次

不想痛苦四处蔓延

 

我并没有将鱼埋葬

只是悄悄地送回了大海

而不说出生与死的距离

 

鱼缸还在

鱼缸里的水还在

也许某个深夜

从那桌角会传来

哗啦哗啦

鱼儿拨水的声音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0-29 20:58)



老爷岭行记(组诗)
   文/孙玉平


初入老爷岭

 

汤养宗说进山的人有大寂寞
而我有大孤独
初入老爷岭,我就吼了两嗓子
我想从回音的速度中
揣测出整座山的大小和气度
我想从密林深处引诱一只豹子奔出
可我不知道老爷岭上
落户着一具石棺
吼声再大些,它就会应我

 

活水

 

近山者喜水
我也一样
老爷岭上的水像神的口谕
从石缝,草木的根须间汩汩而出
久久不息
可我觉得这活水更像姐姐的爱情
不可叙述,头也不回

 

 一根桦木

 

鹰嘴砬子下
一根倒地的桦木
横住了我的去路
它还没遇到过火,斧头和钉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7 17:49)

 

她于庙堂前的香炉插入三柱高香

佛没动

她于庙堂前的池水里放入三条活鱼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3 10:06)
挖苦的人

天上的云是彩色的
旷野里的婆婆丁是苦的
两个荒草中挖苦的人
都是母亲
她们寻得那么仔细
仿佛人世间所有的苦都是甜的
接下来,她们还要把婆婆丁
抖去泥土和杂质
并用清水冲洗干净
然后嚼碎,咽下去

数一数炊烟

傍晚,爬上北坡
四月的北方草芽初现,可我
并不是来看它们
盘膝坐在一小块空地上
看山坡下的村庄
从东数到西
从西数到东
张才家的,马二家的,陈国辉家的烟囱还冒着烟
像天空垂下来的灰白色的脐带
而董二家的,张四家的,刘德东家的烟囱
因为很久没动过烟火
有些歪斜了
柴草垛黑乎乎的
一坨一坨地堆在院落的荒草中
我知道它们正在发霉
再也燃不起炊烟
再也煮不熟一锅米饭

数着数着,忽觉浑身一冷
才发现身后的夕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09 11:05)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1 15:30)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9 23:17)
 时间之诗
文/孙玉平

时钟挂在白墙最显眼的
位置
秒针嘀嗒嘀嗒地读着
时间之诗
小外孙也跟着读
“时间之树长青
时间之树长青”

我却不敢读出声响
用力捏紧指间的笔
在纸上写下一句
窗子上的阳光真好
白玉兰的花开得真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9 23:15)
 月圆之诗
文/孙玉平

它一定是先吸了一口气
才发出这样纯粹的光芒

楼群上的灯光和路边的树影都消失了
整个大地像一座寂静的庙堂

遥远的天边一下子离我近了那么多
心中所念,菩萨都听得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9 22:37)
 后来
文/孙玉平

……干巴巴的苹果从枝头
掉下来

风吹动落叶和沙粒
压住了回音

雪下得更大了
树影在雪光之上

忽一下
又粗了一圈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9 22:33)
 被游街的女人
文/孙玉平

平日游街的是几个黑五类
那日,突然多了我的嫂子
脖颈上挂着两株玉米
被跟在屁股后的小孩子喊成了“贼”

已经是五个娃的娘
众目睽睽之下
却没有一点羞涩和愧疚
几个人里她年纪最轻
铜锣敲得最响

可无论她使出多大气力
空旷的北山梁只有纷纷落叶
而没有一声回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辽西风》诗刊2017年6期目录

作者:陆兴志 2017年11月15日 10:16 中国诗歌网 1726 收藏


微信图片_20171115100500


卷首诗


01 孙玉平 拔钉工


诗经典


04 星 汉 无名山

09 萨 印 萨印的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公告

本博作品均属【转载除外】 本人原创 未经本人同意不得随意转载或使用,欢迎编辑老师选稿。联系信箱:sunyuping_40@163.com

QQ :574104860

呓语

 

《想你》

 

不知道

该把思念放在哪

我只是习惯了

一个人向着窗外张望

 

河水已经解冻了

燕子

怎么还没有归来的消息

 

每一次

这样静静地站着

都会流下

一模一样的泪滴

 

 

《其实我不想逃避》

 

我一定受了什么伤,

而且这一次的伤 决不是

手指被割破 流出点血

那么简单

 

我坐在一棵很大的树下

不是为了清凉

只想求得一点庇护

像躲在羽毛丰满的翅膀下

让自己静一静

 

我讨厌迎面吹来的风

看上去那么的假 而且不怀好意

最好 有谁把枝头那一只乱叫的鸟

也一起赶走

它的声音令人恐惧

 

这个时候多么需要一场

及时的雨水

冲刷我脏兮兮的躯体

直道肉体内的骨头喊出

疼痛

 

《过了今天》

 

过了今天

我不再孤独

不再独守这黑夜里的凌乱

那么多来自寒冷的雪花

可以燃烧

那么多来自午夜的诗句

可以相拥入睡

 

过了今天

忘记所有的痛苦和纠缠

可以活回一个真实的自我

多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