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翩翩君子
翩翩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55
  • 关注人气: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接受安嘉西活佛摸顶

杨超群

十年了,那个比我还年轻的人

他那轻轻的触碰,让我难以忘怀

仿佛一块磨盘长期压在一片小草上

主持黄教祖庭一一塔尔寺,没有一丝偶然

他有金册,坐床仪式连湟源县长都要到场

世俗必须顶礼一个在精神上脱离世俗

而后依然活在世俗里的人,因为

他已在天堂和人间往返过,而我们一去不回

我听不懂藏语,但我相信他念唱的

是路途上的见闻,也许还是无限悲凉的时候

稀如故人的云彩,雄鹰盘旋碧霄的孤鸣

高耸冰峰收藏的,人心自以为高明的雕刻

很急促地,很急促地,灌进一派浑茫

后来,我宽恕了他,包括那短暂的见面

披上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装修短暂停歇的房子里

杨超群

泥工已做完,木工还没有进场

材料静静呆在角落,它们留恋占据的光阴

从落地窗柱间穿过,阳光贴在墙砖上

瀑水一截截飘漫,铁质脚手架间隔青山与河流

防盗门上塑料碎片时不时伸出头,风搜索等待

开关盒空空打坐,它知道激荡需要嵌入尘世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相信也曾有人喜欢

事物似乎都有自己的想法,远处民居张开很多嘴

据说,灵魂早已窥探过自身的宿命

它选择忘记,让一张设计图去涂鸦

在这样的空间里,我是完整的

但也恐惧死亡一步一步临近

(2020年7月1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8 10:11)

大雨生雾

杨超群

心绪随风,迷惘不断更改一座房屋的设计

哭泣铺天盖地,乱箭穿过冰丝织就的空旷

脚步套着脚步,数落覆盖数落

奔腾骤起,震撼轻轻移动辽阔

鼓点苍茫,飘渺的旗帜翻卷,有人从容清理痛楚

一缕光芒扩大灵魂盛开的花

尘世的海底,梦的晃荡没有涛声

一切都悄悄涨潮,未来已置身其中

从伟大事物身上刮削一点琐屑

就足以让我们看不清远方

(2020年7月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9 17:44)

一缕烟在上升

杨超群

一生的焦灼收拢空旷

火焰被心事蒙上灰

虚无翻滚上升,以一缕烟支撑世界

但它准备好于风的底线拐弯

在天地间难得片刻特立直行

散漫是对梦想的补偿

谁会想到那袭尺高的孤独

已在无形中顶起了那片幽明

(2020年6月2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6 22:08)

印象清花湾(组诗)

杨超群

1、 河流与大地

一定有很多渴望,它不停地抖动远方

力图解除自身的束缚,内心却越缠越紧

对于大地,蒸水河是长久的慰藉

那宽阔的长舌,聚拢一湾花草舔舐忧伤

梦中流水的声音,夹杂季节沉缓的呼吸

和星星般爆发的炽热,无数代人在岸边停留

2、 阴沉木

阴沉,树木在埋没之后获得情绪

暗无天日,一场火葬与流水共谋时光

被挖出来的只是一部分,年轮已深入漩涡

历史的真相坚硬而易碎,被熄灭的内心依然完整

形式在展览,只有抚摸之后痛哭的人

感受到涅槃的疼痛,静静燃烧屏蔽世俗的惊羡

3、 提梁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与我的黑白对峙

杨超群

四周都是楼宇,既使白昼也很阴暗

母亲不愿意开灯,这当然是节省

她也知道,省下的钱,买不来多余的明亮

我只要走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开灯

对此她无可奈何,她也阻挡不了

白昼还需要一通鲜亮的包装

我一离开,她就关灯,坐在阴暗里

她习惯了阴暗,喜欢坐在幽黑的潮水里

以礁石的形式体会尘世晃荡

对于依赖眼睛感受世界的儿子

她是如此不屑,她不认为我还没到节点

像她一样,我的前路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光

在一套房子里,两颗黑白棋子

就这样对峙在共处的时光中

像呼吸一样,那些微明,反复劫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19 22:16)

长流不熄的火焰

一一献给万世不祧之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

杨超群

从凤凰彩翎上取来眼睛

从满天云霞里取来斑纹

从蒲艾摇曳中取来清风

从三峡跌宕处取来激越

三只时间的老虎*

聚首浩瀚星辰的肃穆

将楚地孕育的黎明

安放在荡气回肠的眺望中

 

汉水没有回答

周鼎依然沉默

一袭纹身都长锈了

插满羽饰的祖先

晃动鲜血浸透的铃钹

固守荆棘中的跋涉

一朵芰苞紧握幽暗

从水底缓缓向上攀登

 

长江有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倒过来,正好踩在天堂上

一一献给屈原

杨超群

每个人头顶都有一块天,用自己的梦装修

在最高的穹顶,和覆盖时间的边缘

星星是钉子,有锃亮的钉帽

承受痛彻肺腑的锤打,末端就会开出裂边的芰荷

风雨如此广袤,它不停清洗磨石地面

有人跌倒,有人脱掉积水的鞋子

如果倒过来,每个人正好踩在天堂上

根系被一条河流滋润,船只悬挂在彗星的轨道

过去是这样,现在也还是,许多人被刻意绕开

倾泻总是针对内心有沟壑的人,未来找到了出路

(2020年6月2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12 23:22)

他们都未曾修行

杨超群

有一段时间,我隔绝尘世又深陷尘世

像一粒灰尘,埋在密不透风的尘埃里

我说话如此直接,半个字就击穿了所有理由

我行动晃晃透明,身外没有半点阴影

我发现,一个人不需要留半个字给自己

那未曾说出的一半,占用了世界太多的光阴

一个人,在一群人里,没必要先萌发叶子

最好直接就结果,连开出花朵都是多余

我嘲笑过神、佛、僧、道、尼

以及庙宇和寺观,甚至天堂与地狱

他们都未曾修行,既算是沉默,他们

也给自己留了一半言语和花瓣般交错的影子

一个人需要一套房子,用来装他不需要说的话

一个人成家或者独处,他应该是害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07 19:38)

都是假的

杨超群

在檐下另一端,我坐在人生的憧憬里

父亲一边拣选,一边把青菜扎成小梱

突然,父亲说,都是假的

我错愕侧目时,父亲一脸肃穆

仿佛没有说过这句话,有意或无意

这时,惊蛰的雷声在瓦屋顶越爬越高

父亲为什么说这句话

他也有过意气风发的时光

是否也在当时心中一凛

给他说这句话的人,带来了多么辽阔的时空

他为什么默认了这个暗示

像高僧顿悟,又把宿命轻轻说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并没有说是一切

那么肯定是针对我说的,是他认定的另一类

又是他经历过的全部,只是他已经区分开来

而我未谙世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