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7-21 13:01)
标签:

杂谈

细细想来,码字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有时候现实生活太忙碌, 连一个人静下来的时间都少得可怜了。文字始终记录也是一种独处的方式。 只有在自己闲的蛋疼的时候才会敲下点什么,留给过去, 现在, 或是未来的自己。我隐隐觉得又要翻过一页了,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成长。 记得当年在由19-20的时候写了些乱亲八糟的呓语。 现在虽然才刚过24, 但却总觉得25会是一个转折点。 一切都会有不同。 有时候迟迟不敢去做一些事情, 放不下的只是不想告别一些岁月, 还想多混两年再出世。不过该来的总会来。越来越相信有些人就是只能自娱自乐了, 比如我。 接受了这个设定似乎一切又好过了。 不知道新的毕设会如何。这应该也是整个自主自由创作的时代的完结,以后特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了。用尽我所有现阶段能做到的最好,却也还是担心。 动画就是如此,吃掉几年的时光,成了似乎也就那样, 不能一夜就成了啥,短暂的荣耀终将散去。败了更让人痛心棘手。片子快快做,时间慢慢流。
出世之前的最后光阴
数着去了
像是告别,也是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脑子不太好使,把课堂demo记录下来,方便以后忘了回忆:

 


看起来还是蛮帅气的版画教室

丝网版画第一步:在Ps或illustrator做好分色图层,每一个颜色都分别导出一张黑白色相的图层:

ps: filter-pixelize- 像素化,简化颜色

illustrator: windows - image trace(处理简化图像)—— expand- ungrou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2 17: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尼泊尔回来也好多天了,回忆旅途中的种种既有惊险也有欢乐,拍了很多喜欢的胶卷照片,放上来也算是一个记录:
第一天我们到达了加德满都,小街小巷就如同中国80年的的县城,一下车我就被那边的手工艺品惊呆了,令郎满目非常漂亮,街头的色彩也无比丰富,红黄蓝绿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NTP 学者型–聪颖机智的解决问题



报告接收人: 才储成员2580391 日期: 2013-07-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1 10:39)
很早时候画的插画,画技拙略。不过却很喜欢这个题目。创作一个小故事,争取以后画成绘本故事



献给天空的童话

 

     呵, 你可不知道吧,天空其实是一座城。幅员辽阔,一望无际,就像你抬起头来,怎么也看不见它的边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1 21:07)
分类:

“少女情怀总是诗”

这句话放在森身上真是没有一丝符合的地方

16岁的森既不少女,也无情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去看了赵薇的新作

看完致青春第一点感想便是。。发型很重要

从乡里土人到时尚潮男就看你是偏分知青头还是潮男短发了

前半段很生活很闹腾很有趣,后半段台词略说教矫情了。还有那个什么撞车的桥段,让我有种韩剧附体的感觉

哎,生活不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杯具难题让我们来解决么。所以说他狗血也罢说他套路也罢,说到底,也就是你想做成的事,没有做成,你梦想的梦啪啪啪破碎。不过就和打游戏看电影一般,如果我们自己的生活应有尽有,要什么有什么也许也会略无聊吧。总之找好备选方案,做好精神准备。成与不成时间还不是就往前溜走了呢

话说回来,也许缺失狗血的青春都没有资格叫青春了呢

 

 

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如此宿命论,恨不得搬个板凳跑去路边摆摊的大神那边排个队,算个卦。当然我知道他们才不是所谓的大神,都是江湖骗子,也许我和大师就是没什么缘分,除了个别自学成才的同学握着我的手长看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没有别的牛b大师帮我指点江山了。我想也许大家这么渴求算命是因为一种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必然恐惧。怕黑是种本能,更别说自己前面黑乎乎不知所以然的人生了。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手工啥的

哦,其实吧是因为家里面这个蔡司镜头的胶卷相机盖子坏掉了,于是乎决定帮他做一个保护皮套



皮具的盖子由两边的扣子相连接,拍照的时候可以取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1 13:28)
分类:

最近,森觉得自己的记忆越发的不好了。就仿佛脑袋后有条缝隙,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像又轻又亮的泡泡不经意地就溜走了。比如说吧,星期六的时候去超市买菜,遇到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姑娘,抓着自己说了一路,细数小学初中种种历史。开始森还怀疑该不会她就是传说中捏造历史的骗子吧,一路小心防备,然而,姑娘说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清清楚楚的知道森小学上的是哪所,同桌坐的是哪个。虽然森知道所有她口中说过的人物,偏偏想不起她是谁。直到分手,森也没好意思问起。再比如说吧,森觉得屋子里的东西都像长了腿。前一秒钟明明放在窗台上的眼镜,到了下一秒竟莫名其妙地躺在了沙发上。它们似乎特别喜欢和森玩捉迷藏,有些着急要用的东西怎么找也找不着,而偏偏很多森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的旧物,总是特别碍事的直挺挺的肆意铺摊在森的周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