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布三布思
布三布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吃多的了话

 

如果你喜欢欢迎你常来。

 

如果你要用,请让我知道.

 

最后.38 妇女节快乐.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2-20 20:50)
我把照片一股脑的散在地板上,匍匐在地上一张一张的看,有一张,是哥哥和母亲年轻时候拍的照片,背景是红树林,母亲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哥哥搭在母亲身后,还有――原始机型CF-0“小杏P”颜色比我第一次看到它要鲜艳很多,虽然没有拍到整台机器,但是却已近能想象出“小杏P”当时精炼的外部造型。我把相片放置到哥哥的木制相框里,然后连同其他的附属物品,一起放在了旅行皮包里。突然楼下急促的电话铃一阵爆响,我吓了跳,赶紧从阁楼跑下来,但是我给忘记已经设定了语音提示,我在阁楼上,住宅系统没有扫描到我的生理活动于是自动跳转语音了。 “滴”的一声后。“羽沉,今晚有空吗?我们聊一聊吧,是关于你离队的事情。我想无论怎样,总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吧。亚迪斯娜也在帮你争取另外一次机会。” 是深渝的声音,我有些意外。刚想举起电话的手又放下了,也许我在期待他别的话语吧。深渝还在断断续续的说;“今天8点,我在索斯特餐厅等你,我有些工作还要作。”他顿了顿接着说“我知道,你喜欢哪里的景色。”然后就挂上了电话深渝把电话挂了,房间里顿时又安静下来,我看了看表,已近5点了。我边整理随身的衣物,边思考着怎么面对深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和深渝说话就变了这么的不自然,是我自己想多了吗?我晃了晃脑袋,很多事情都变的奇怪起来,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又想起了那张照片,于是赶紧走到阁楼,把我们几个的合影也装到了相框里面。随后我打开手机,给费迪和艾瑞分别发了消息,告诉他们我决定去艾萨特的事情,然后又关了机。 索斯特餐厅是我一直喜欢的,不过倒不是因为景色,只是,小的时候经常经过索斯特山的时候会有一种向往,而奇怪的是,坐在索斯特餐厅里,却根本看不到山脉,只有一片仿生自然的湖泊,但是却也可以闻到一丝青草和泥土的香味,偶尔的时候也可以去哪里垂钓,如果忽略这块地域本来人工的历史的话,基本上还是符合我胃口的餐厅。我有些惊讶的是深渝竟然会知道我这个爱好,虽然我从来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从皮箱里拿出了件连衣裙,觉得有些怪异,于是又塞了回去,换了件吊带和短裤,找了件深色的短牛仔就出门了。 离八点还有段时间,我开着车,跑向了索斯特山,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我想和哥哥的工厂做个告别。天色有些暗沉了,我加快了油门希望能在太阳完全下山之前赶到小工厂,我把车停在一片空地上,此时天色已近暗淡下来了,我也加快脚步走想工厂,哥哥的小工厂其实就是自己建造的铁皮屋子,加上地下的设备间,还有一个专门改造机器人的机械间,很久以前哥哥就申请了这快土地作为临时研究厂,只是时间厂了之后密林和动物们竟然习惯这样一座人工的建筑物的存在,时常哥哥会喂养些山上的动物,政府也就不再干涉这里的事宜。 如今这座工厂的周围已近密密麻麻布满了各式的植物,墙壁上攀爬着,周围还有些不知名的鸟类在哪里觅食,我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为哥哥巡逻了。之后我就得把几从防护门关闭,防止外面的人们由于好奇而进入。我拿着钥匙走到门边,正准备开门,就觉得身边的灌木迅速的抖动着,我本能的向那里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黑色的物体在迅速的移动,虽然天色很暗了,但是从移动的速度和行动来看,是一个人,个子不高。但是却跑动的如此迅速。我赶紧把正要开门的手伸了回来,追上去。他七拐八绕的跑了很久,远远的就看见他冲向了山顶,我在后面紧追着,还没最上山顶,就看见,一架反动力汽车,升空离去,那速度之快,很少有人会这样驾驶汽车,不过即使是在这么昏暗的时候,我都能辨别出,那汽车上的蓝白条纹,是只有特警才能驾驶的车。 NO.NO.NO1(3.3)未完成警车闪烁的尾灯很快淹没在城市的霓虹灯中。索斯特山顶只剩下我一个人。会是谁呢?我边跑边向远处望去,希望在零星的灯光中找到线索,但是警车的速度实在太快,仍凭我这么远眺都无法看清楚车牌。我有些困惑,赶紧又回到工厂,查看了所有的设备以及组件和机械,并没有东西遗失,应该不是小偷才对,并且这些在市场上也卖不出什么价格。我把所有电源设备停止。并且关闭了门闸。回是谁呢?又到底为什么要在哥哥的工厂旁边徘徊?但是无论是谁,一定是和自己有关。我带着困惑离开了工厂。来到停车的丛林发动了自己的车汽车,拉开油门驾驶着离开了索斯特山,到达索斯特餐厅的时候已经8,20了。深渝已经早早的来到了,我刚开到餐厅就看见他的警车停在外侧。停完车,我有些着急于是小跑着进了餐厅。您好,请问您是几位?服务员礼貌的问到 “我有预约。”说完便走向了深渝。远远看到深渝一个人表情严肃的坐在窗边打着电话,真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连吃饭的时间也在处理警对的事情。我走到深渝面前。他见到我来了,硬是从严肃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微笑。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这么严肃的表情?”我问道 “警队下午的时候出了点事情,艾迪的机械出现了点状况。”他收起电话继续说到。“艾迪受伤了。” “什么?严重吗?”我急忙问到 “不是很严重,检查结果出来了,只是外伤。但是机械问题还在特警机械中心进行测试,希望明天结果能出来。” “怎么会无端出现问题?战斗机械的安全系数一向是最高的啊。非战斗状态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们都在调查。” “调查?” “嗯,这次事故影响很大,火星总署都指派人来调查了。” “难得火星会派人来地球,看样子你又得忙了。”我说到“我想可能我不该这么不了了之的就走掉,艾迪也许发消息给我了。我却还顾着自己的事情。我明天去医院看望她。p “好了,我把最近警队的事情跟你汇报过了,你总该也给我个解释吧?” 深渝又把话题扯了回去。我不想再顺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于是说到“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别谈这个话题行吗?” 深渝刚想说什么又被我灌回去了,只能拿着菜单翻阅起来,过了一会他合上菜单说道要么还是点些你喜欢吃的吧。我接过菜单随便点了些清淡的食物,在这样的一个时机,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了很多的。深渝一脸的深沉气氛有些尴尬。 我们的晚餐却很沉闷。三下两下我们个子就结束了用餐,仿佛是在警校食堂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服务员走到深渝身边。 “请问,您是不是,诺义斯,深渝先生?有位老先生想找您下。” 真是非常奇怪,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餐厅里除了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男人就没有其他的人了。那位先生的着装很是奇怪,我看了他一眼,真是个怪人,夏天穿了件厚厚的外套,不过这个时代怪人太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个吝啬的家伙寻找警察帮助。 于是我乘着夜色独自一人先走了出去。夜晚的湖边尤其的宁静,可是此时此刻无论是谁站在这里,内心都有着无法平静的东西。即使面对这么宁静的湖面,也无法平静。是不是我们的内心都已经被残缺的记忆所覆盖?每个人都有必须要面对的东西。思念似乎是一种疾病,四处扩散。深渝的内心一定比我更加承重,他在为现实的事情而奋斗,但我只是一个逃避现实的逃兵而已。 我站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深渝和那个男人正在对话,可惜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他们的样子,并不像是普通市民求助警察,反而像是在对话。不,那个男人竟然向我望了眼。我背上突然由生了一丝凉意。有什么事情一定不对劲了。即使是放弃了特警,但是常年培养起来的直觉告诉我必须回到深渝哪里。我没有多想便准备跑回餐厅。 还没踏进餐厅,就看见眼前一片白光,巨大的气浪吧我掀翻,巨大的声响震颤着周围的地面。一震刺眼的红色,我的大脑随即便一片空白,只是最后的直觉告诉我,今晚就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深渝的日子。就在那片火光中不知道为什么,整个餐厅就在爆炸了。 最后能意识到的事情就是一团火焰燃烧在整个索斯特湖的边上。湖中的倒影和真实的影像就像是一只展开翅膀的红色蝴蝶,刺眼,轰鸣着把我整个掀倒。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模糊,白色的光线直冲我的眼镜,凭直觉我是在医院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啊,醒了!羽沉醒了!” “艾瑞?”我吃力地想看清楚周围的人脸,可是却更加模糊 “你别乱动了” 费迪说到,我这才意识到周围围了很多人。深。。深渝,他,我断断续续的说到,还没等我说完,就听见“深渝还在重症室!” 亚迪斯娜的声音。“他浑身都有严重的烧伤!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咆哮到。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零星的记忆里仅存着最后一点画面,那个奇怪的男人,和爆炸!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会有人想去暗算深渝,无论如何他也是个刚毕业的学员,如果真有什么恩怨的话?难道是报复?我不清楚这样的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很明显矛头指向了深渝。重症室!万一深渝有个闪失,我不敢继续想象下去。费迪握着我的手,我才发现我浑身都在颤抖。而亚迪斯娜依旧在高嗓门的提问。 “我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等深渝从重症室出来吧!”费迪忍不住地说到。亚迪斯娜才停止下来。"真希望这一系列的恐怖事件没有发生!我一定会查出来!我们现在只能等待警局调查组调查结果。 小飞在挠我本子ipad 呵呵笑死了 几天后来我出院了,深渝离开了重症室但是却一直没有醒来,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看他,期待着他的醒来,但是却又不原意他醒来,因为不知道他醒来之后会怎么样面对生活。也许在他的梦里会比现实好很多。我的行李被依旧留在了阁楼上,每天我都会想象我就拿着行李就次离开这里, 酒吧里一阵嘈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酒气熏陶的男人从里屋冲了出来。其实在酒吧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这么几个闹事的人。人们通常在酒精的刺激下会把自己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出来。言语上肢体行动上都处于癫狂状态,但是这个从里屋跑出的人,酒吧里的很多人都是熟悉的。几年前的一场城市变革游行示威中,有一个武装警察在于平民的交涉中枪支走火错杀了一位妇女。这个警察后来从警队引咎辞职。之后就离开了索斯特不知道是去哪个城市,或者在砂丘区流浪,总之再次出现在索斯特的时候就是一身拉里邋遢的着装,头发长得都粘在了一起。连续几个礼拜他出现在酒吧门口的街头。向路人行乞。酒吧老板于是把他收留下来。 太tmd不靠普了!什么软件啊!还没这个好! 每天我除了去医院看深渝,接受警察的调查,余下的时间就是待在家里,周末的时候在山上的工厂中整理一些机械,毕竟没有了工作我得做好谋生得准备,我还得生活下去。费迪几乎每天都会到我这里来吃晚饭,并且商量着怎么去帮深渝做点事情。虽然我们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依靠警察局的调查组,似乎进程也很缓慢。就在前几天,报纸上面曾大肆报到预备警员遭袭事件,什么警队力量薄弱。什么公报私仇。但是大多的揣测都是针对警队的。既对警队的挑衅。而深渝则是做了替死鬼。 我在阁楼收拾我的东西,突然门铃响器,我判断是费迪在门外敲门,指纹识别门铃可以很清晰的判断来的客人是谁,当然就可以避免陌生人来访者。我急忙从阁楼跑了下来,开门的时候只见一大袋漂浮在空中的金鱼。是费迪用手托在哪里?你从哪里弄到的?我惊奇地望着他的金鱼, 自从人们破坏了地球的环境之后,这些鱼类,尤其是热带鱼已经很罕见了,官方的很早就对饲养生物的家庭经行考核,如果没有条件是禁止饲养的,显然。我和费迪都不符合这样的条件,他急忙进了屋子,我在路上捡的!他说到,你来养它们吧。我本想说,我会离开这里。但是转念一想,深渝已经离我们远去,而我又要离开,费迪一定会很伤心的。所以我决定先不告诉他,我的决定。一切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我们不能让深渝白白牺牲。 我打算第二天去找工作。 阁楼上依旧散落着我收拾的照片,屋外似乎有东西散落,院子中的罐子似乎被什么人碰倒了,发出了砰的一声。我想可能是费迪,于是便下了搂,随手锁上阁楼的门,我打开屋门,却不见费迪的人影,只有那倒掉的罐子依旧躺在地上,里面的水流了一地,我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向远处张望了下,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但是警察的本能让我觉得有些问题,我把盛水的罐子从闭合的蓄水缸中依旧装满水,放到一堆花盆中,如果再打翻,我的鱼就没有新鲜的水源了。这些雨水需要放置在阳光下暴晒一个星期才能保证那些杂质,废料和化学物的挥发,并且包含适量的氧气。如今我们唯一可以依赖的便是阳光了。我警惕的关上门,感觉事有蹊跷,立刻打了电话给费迪。费迪,你在哪里?啊,雨沉啊。我在警局,亚迪斯娜也在这里,我刚想给你打电话,今天收到了宇宙流亡军的邮件,你猜怎么着!他们说深榆的案件他们来服责。真tmd嚣张,这帮土匪随随便便就想惹事,唯恐天下不乱,以为可以渔翁得利,现在全警局的人都在准备先追捕这些小搂搂。额,这样啊,还真没想到,我只是觉得这次恐怖活动可能没这么简单。恩,我也这么觉得,搞不好是声东击西。对,很有可能。费迪,我觉得我似乎被人跟踪了。刑事组有排人跟踪我吗?等等,他们被调回来了,你现在在哪?家。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放下电话,我突然觉得情况变的复杂起来,恐怕那场爆炸并不单单要至深渝死地,而是想连我一起干掉,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浅意识,我仿佛看到窗外有人影晃荡,我突然想起我和深渝最后见面的时候,曾经在山顶也发现了跟踪的人,由于当时看到的是警用飞行器,所以虽然觉得蹊跷,但并没有多想,即使有人跟踪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这些突发状况,如果是有关联的话, 发自我的 iPa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练笔小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整个身体已经完全麻木,没有支点的身体自然的向后倾倒,我意识到一定是有人搬动过我,我努力的抬起胳膊试图去触摸下周围的环境,还没有抬手就已近触到了一堆管装的东西。

    这么狭小的空间,到底是哪里呢?我努力着摆正我上身的位置,就在这时周围就突然明亮起来,一阵晕眩的白光,让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或许不是白光是蓝光,但无论是什么光都刺激的我的眼睛流下了眼泪。我眯起眼睛才勉强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周围的空间很狭窄,很显然我根本不是在医院里面,面前是巨大的拱形塑胶玻璃。周围环绕着操纵杆以及备用设施。这样的环境我再熟悉不过了,是战斗机械的驾驶舱。但是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但并非是特警战斗机械特有的,型新的眼球跟踪瞄准仪。以及稍微有些宽敞的操纵仓,似乎是对民用机械进行改造的记过,独有的黄色的内部构造,是一直沉睡在我记忆深处的东西。我伸出双手仔细在座位上来回触摸,我不清楚这些是我的幻觉还是真实呈现在我面前的东西。爆炸声,耳鸣声以及蓝色的光芒,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指触摸到了那个东西。那是我18岁的时候拿着小刀,在“灵”的体内刻下的。

 

    RI-YC我名字的缩写。小心翼翼的刻下了我的名字的缩写,希望她永远和父亲一样永远不要离开我。但是即使这样,讽刺的是父亲消失的时候连灵也一起消失了。老天似乎一直在和我作对。我生命中最后愿意珍惜的东西也都消失了。

 

    但是现在,我却不愿意相信我正坐在灵的体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当我想释怀的时候却偏偏让我又要面对。我任凭着周围的显示器闪烁着,身体的疼痛让我只能仰面靠在椅背上。但是更多的纠葛困惑是我所要面对的一切,这一切的发生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生命缘由,但是我只知道“灵”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到底我还要去面对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练笔小说

“我有时候会很想父亲,我有些难受,却没有人会在我身边支持和鼓励我。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父亲会永远在我身边,但是我错了。”我说到 “很久以前父亲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在我身边,他说他会亲自看着我毕业。然后把“灵”送给我。他说过,这些对他来说很重要,但是他却放弃了。就这样像母亲那样把我丢下。难道我真的那么讨厌吗。

 

深渝很安静的听着,我有些意外。也不想让他看到我这样的情绪。于是低着头继续吃饭。

深一直在看着我,可我却不想给与回应。是报复,还是其他的感情。在我看来却是一片混乱。

我们的晚餐却很沉闷。

三下两下我们个子就结束了用餐,仿佛是在警校食堂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服务员走到深渝身边。

“请问,您是不是,诺义斯,深渝先生?有位老先生想找您下。”

真是非常奇怪,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餐厅里除了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男人就没有其他的人了。那位先生的着装很是奇怪,我看了他一眼,真是个怪人,夏天穿了件厚厚的外套,不过这个时代怪人太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个吝啬的家伙寻找警察帮助。

 

于是我乘着夜色独自一人先走了出去。夜晚的湖边尤其的宁静,可是此时此刻无论是谁站在这里,内心都有着无法平静的东西。即使面对这么宁静的湖面,也无法平静。是不是我们的内心都已经被残缺的记忆所覆盖?每个人都有必须要面对的东西。思念似乎是一种疾病,四处扩散。深渝的内心一定比我更加承重,他在为现实的事情而奋斗,但我只是一个逃避现实的逃兵而已。

我站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深渝和那个男人正在对话,可惜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他们的样子,并不像是普通市民求助警察,反而像是在对话。不,那个男人竟然向我望了眼。我背上突然由生了一丝凉意。有什么事情一定不对劲了。即使是放弃了特警,但是常年培养起来的直觉告诉我必须回到深渝哪里。我没有多想便准备跑回餐厅。

 

还没踏进餐厅,就看见眼前一片白光,巨大的气浪吧我掀翻,巨大的声响震颤着周围的地面。一震刺眼的红色,我的大脑随即便一片空白,只是最后的直觉告诉我,今晚就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深渝的日子。就在那片火光中不知道为什么,整个餐厅就在爆炸了。

 

最后能意识到的事情就是一团火焰燃烧在整个索斯特湖的边上。湖中的倒影和真实的影像就像是一只展开翅膀的红色蝴蝶,刺眼,轰鸣着把我整个掀倒。

失去了知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7 21:45)
标签:

杂谈

五月天就这样走了。电话也不接。消息也不回。希望他没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22:33)
标签:

杂谈

房东在签合同的时候要求涨价....流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常半夜会突然清醒,睡意全无,脑海里霎那间又回到了毕业后,那场景不知道多少次在我脑海里跳出来,进行,又一次的播放,但是逐渐的我已经看不清楚画面,只有依稀的人影晃动着,耳边仍然有话语,但是也是模糊不清的,我想人类是渺小的,时间会抹去一切。我已经无法清楚的记忆住过去几年的事端,但是感觉依然存在,只是经历全无,完全是空白,我也不知该向谁述说。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好在身边的朋友都很可靠,危难时候还是可爱万分。我也不再害怕,依然拿起画笔,只是上一次打开画箱,布置图纸,拿起模板的时候已经是3年前了,我终于想起来,为什么毕业的时候我的景观知识要比现在强,而始终那个时候退缩了。被扼杀了。只因为是个孩子。一个无知的孩子而已。
钞票算什么,职位算什么,权利又算什么?我只为我自己而活。为我爱的人还有爱我的人,为我的朋友而活。
 
神的孩子都是孤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1 14:44)
标签:

杂谈

分类: 练笔小说

随后当局就发布的恐怖袭警消息,全城追查凶手的幕后,死去的男人没有什么犯罪前科,原本是一个流浪的艺人。和他的女儿相依为命,后来女儿失踪,他似乎也甚至不清,那天身上捆绑着炸弹就进了餐厅,至于目的是什么。也没有人清楚。为什么他会知道深的名字。也更加不清楚。而且为什么他知道深会在哪个餐厅吃饭,警察局派人调查了我们的通话记录,只有单线的录音表明深事先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此事,而且深正在昏迷当中,也不知道时候有其他人知道他当晚和我见面,警察方面只能让我配合他们调查,唯一的线索,就是01为什么从原处飞来把我营救了。我收起了那盘CD警察当局没有怀疑,线索仍然是那个死去的男人。深最终还是没有挺过去。我站到手术室的外面,呆呆的望着窗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9 15:24)

 折腾了一个月左右的房子终于还是在一片混乱中成交了,房东至今还没有出面过,全全委托中介处理这个价钱事情,从本来计划的价格太高了1W,虽然贵了些,但是让我欣慰的是装修,家具,和租约,变态的房东非要搬走他的宝贝床。无奈之下我只能让步了。那房东把我宰的来,浑身是血。8过我还是挺过来了。明天就去签合同了,我得把坎掉的血肉从中介哪里狠狠的挖过来!!!!

这个是卧室,呵呵

 模糊的卧室左边的电视柜,右面是整面的衣柜

 这里是厨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1 21:54)
标签:

房产

房子

this

bf

style

杂谈

分类: 生活感情

最近不清楚是怎么了,但是却执着的会去买房子,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拥有一件算财产的东西。爸爸有些反对,觉得我是和自己过不去。多存点钱不是蛮好?日子又轻松。最主要的是得有BF,我想,这是他们发疯的主要原因,唉我也不想这样。但是却不能对自己的生活不负责任。

只是真的希望能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打拼,也许是需要代价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就是人生。只是能充实,给自己爱的人带去平静,和幸福。就足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4 21:24)
标签:

apple

seed

科幻小说

杂谈

分类: 练笔小说

警车闪烁的尾灯很快淹没在城市的霓虹灯中。索斯特山顶只剩下我一个人。

会是谁呢?我边跑边向远处望去,希望在零星的灯光中找到线索,但是警车的速度实在太快,仍凭我这么远眺都无法看清楚车牌。我有些困惑,赶紧又回到工厂,查看了所有的设备以及组件和机械,并没有东西遗失,应该不是小偷才对,并且这些在市场上也卖不出什么价格。我把所有电源设备停止。并且关闭了门闸。

回是谁呢?又到底为什么要在父亲的工厂旁边徘徊?但是无论是谁,一定是和自己有关。我带着困惑离开了工厂。

来到停车的丛林发动了自己的车汽车,拉开油门驾驶着离开了索斯特山,到达索斯特餐厅的时候已经8,20了。深渝已经早早的来到了,我刚开到餐厅就看见他的警车停在外侧。停完车,我有些着急于是小跑着进了餐厅。

您好,请问您是几位?服务员礼貌的问到

“我有预约。”说完便走向了深渝。

远远看到深渝一个人表情严肃的坐在窗边打着电话,真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连吃饭的时间也在处理警对的事情。

我走到深渝面前。他见到我来了,硬是从严肃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微笑。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这么严肃的表情?”我问道

“警队下午的时候出了点事情,艾迪的机械出现了点状况。”他收起电话继续说到。“艾迪受伤了。”

“什么?严重吗?”我急忙问到

“不是很严重,检查结果出来了,只是外伤。但是机械问题还在特警机械中心进行测试,希望明天结果能出来。”

“怎么会无端出现问题?战斗机械的安全系数一向是最高的啊。非战斗状态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们都在调查。”

“调查?”

“嗯,这次事故影响很大,火星总署都指派人来调查了。”

“难得火星会派人来地球,看样子你又得忙了。”我说到“我想可能我不该这么不了了之的就走掉,艾迪也许发消息给我了。我却还顾着自己的事情。我明天去医院看望她。”

“好了,我把最近警队的事情跟你汇报过了,你总该也给我个解释吧?”

深渝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我不想再顺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于是说到“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别谈这个话题行吗?”

深渝刚想说什么又被我灌回去了,只能拿着菜单翻阅起来,过了一会他合上菜单说道要么还是点些你喜欢吃的吧。

我接过菜单随便点了些清淡的食物,在这样的一个时机,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了很多的。

深渝一脸的深沉气氛有些尴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