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贵丁
张贵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4,736
  • 关注人气:9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档案

 

  认识一下:

         我叫贵丁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冯小刚的电影《一九四二》让“延津”这个小地方火了起来。延津是河南省内黄河北岸的一个县,我把它及周围的县名排列出来,从字面上你能看出些名堂吗?这里面大有讲究:

    延津、滑县、浚县、淇县、汲县、濮阳、汤阴、清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军事

驻河南的第54集团军是当代中国18个集团军中史册最长的部队,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建军前北伐战争中的叶挺独立团,故而称为“铁军”。54军也是建国后抗美援朝、中印边界反击战、对越自卫还击战这三次大规模境外战争全部都参加了的唯一的野战军,是我军打仗最多的部队。

1969年发生珍宝岛战斗,北部边境吃紧。打完西藏平叛和中印边界反击战后转辗驻守云南的54军紧急调防至豫北地区。这和几年后驻守开封的1军与驻浙江湖州的20军的互相换防完全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前几天发现本文又被删除了。像这样主旋律正能量、客观记事的博文,小编删除之前应该知会一声,告诉我删除的缘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博、微信把中国人变成了短平快的物种,一年能看一本书那是圣人,能耐着性子把一篇文章读完,那至少也是超人了。

    本周我当了一回圣人,翻出《秦腔》重又看了一遍。“那天的风是整个冬天最柔的风,好像有无数个婴儿的屁股在空中翻滚。”  

     ——如此奇思妙想出自谁的笔下?贾平凹贾大爷。喜欢读贾大爷的这本书,但是绝对不喜欢印在最前面的一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篇让人吵得很凶的文章。文章于20108月贴在国内某军事网站上,遂被大量转帖,进而引发激辩。东线战区究竟有没有发生过7个炮团射击一座孤山”的战事?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直到昨天我调出文稿修改时,仍见到有参战老兵在争辩,为了一篇文章吵了七年的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文化

杂谈

 我当兵最初的驻地是河南省西北部、太行山南麓的沁阳市,此后几十年辗转多地,再也没见过山水气候如此之好的地方。这里春不过旱、夏不过热、秋不过涝、冬不过冷,优异的地理和气候条件让沁阳盛产两样奇物:竹子和山药。

 竹子在南方不为奇,但生长在北方就有些奇怪了。据专家考证,在地球同一纬度上仅有中国沁阳方圆百十里内生长竹子,故算作奇物。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正是在这片林子了闹腾起来的。我们那批新兵是深冬的午夜来到部队的,第二天醒来一看,大吃一惊:咦!十冬腊月怎么会有绿森森还挂着雪花的好大一片竹林咧!让见惯了冬天枯枝败叶的北方新兵们兴奋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登录眼下任何一个网站,都会看到中国军队伤亡巨大的传说,普遍的说法是牺牲了几万人,有的说是十几万。

 真有那么多吗?

 根据公开的报道,79年的自卫还击战中,我广西、云南两战区共有9个军、22.5万兵力参战(又说36万、56万兵力参战。计算方式不同,多出部分或为未出境的海、空军或保障部队)。至于伤亡数字,除了我所在的军、师、团有准确的伤亡数字外,我始终没见到过官方层面上的全局性伤亡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对越作战中行军艰难,行军也很古怪,至少对我们班来说是这样的。

    我的步兵班在行军中的很多时段里担任营、连的尖兵班,在队前数百米处单独行进,尖兵班里又分出尖兵小组在更前端行进,平时训练如此,打仗也是同样的套路。在连长隆大礼看来我是高中生,在当时的步兵连里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地形学知识应该比其他班长学得好,因而不会走错路。

    其实事情正相反。北方平原长大的我即便是在大晴天,面对东南亚的山岳丛林也是一头雾水。幸亏班里有几位南方山区入伍的兵,擅走崎岖山路,加上我半瓶醋的地形学知识,总算没出过大的差错。

    越南是山岳丛林加水网稻田地形,行军走的大都是两三尺宽的山间小路,路边草木遮天蔽日。在这样的地形上行军,并且是和善于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文化

杂谈

      部队要去越南打仗了。这天早上,连长隆大力对我说:你们班今天帮着饲养员杀猪,不论大小一律杀掉!然后腌起来,随部队一起走。

饲养员红着眼睛,生离死别地从猪圈里赶出了他的十多头猪,最小的才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杂谈

文化

 人是劳累的动物,务农之累,做工之累,经营之累,学业之累——但这一切和打仗比起来都不算累。在我看来人若是能把打仗之累、之苦挺过去了,其它的劳累苦逼都算不得什么了。

 记忆中对越作战的大部分时光都在走路,身负数十斤武器装备和弹药似无休止的在山林中奔行,腿脚之累登峰造极。大的战斗,步兵先要向进攻出发阵地开进,为了隐秘多是傍晚开进,拂晓前到位。最后一截山道上总能见到些实在走不动的士兵,坐着的,躺着的,有的还在咬着牙往前爬。掉队者多是北方平原入伍的士兵,打小没走过山路,甚至都没见过山,又是从隆冬的北方陡然开至东南亚的暖湿山林,登山似比登天还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