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行健96
天行健9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119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情感


春深夏浅的科尔沁草原,杨柳依依,桃花灼灼。良辰美景,又逢五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2 06:53)
标签:

情感

北清子向各位朋友求援

2000年,我于所在单位买了集资房。当时就曾问询产权事宜,回答说很快即可办理,因为东北师大主管房产的副校长张治国拍胸做了郑重承诺。当时由于年轻,也就相信了。尽管房屋处在长春市南关区东岭南街的解困小区,住户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但很快发现自己所居的2-14栋共有五个单元,其中东面的三个单元都是本单位东北师大附属实验校的同事,另两个单元住的是师大本部的教职员,依旧没有在意,心想既然有关大员做过承诺,产权问题迟早会解决的。

到了2013年,终于让我们填写办理房屋产权证信息表格了,特别兴奋,以为终于盼到了春天。可是,填好的表格却一直无人催要,更不知交到哪里。不久,即传来张治国因贪腐而被查的消息,才知道又一次被师大骗了。今年四月,我回长春办理退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5 07:05)
标签:

情感

                    

    闻知科尔沁草原打出温泉水的消息,亦喜亦忧。喜的是故乡有了新变化,经济将会有所发展,忧的是其生态环境——

    在我六十年的人生旅途中,故乡的名称也在屡屡变换着,最初是科尔沁草原,一派“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自然风光。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里,家乡的大片草场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1 07:04)
标签:

情感

       

11185是全国邮政业务投诉电话,以前,我不知道它的存在,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投诉之为。近年来,我一直通过邮局订阅文学期刊,计有《小说月报》、《小说月报(原创版)》、《收获》、《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是女儿帮助完成的,一直都很顺利。可是,去年七月份,我没有收到该月的《小说月报》,电话询问大连市七贤岭投递站,回答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也没有收到,且说:“xxx订户都已经发火了”。我想算了吧,或许是期刊杂志社的问题,因为丢的又不是我这一本。况且,女儿刚给我网购了一批书,也就没有特别在意那一本。但我没有想到,接下来却连续出现丢失现象,恰应了“姑息就是纵容”的那句陈年老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20:37)
标签:

情感

             

“湘资沅澧四水,本是同胞姊妹。穿过重岩叠嶂,来到洞庭集会。问她一路所见,答曰:看这满身血和泪……”这是张永枚叙事长诗《人民的儿子》的开篇导语。诗句意在咏叹江水的执着韧性,字里行间,却蕴含着悲壮的况味。掩卷沉思,江水如是,人亦常如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4 13:00)
标签:

情感

                     

聪明的人,遇到小事装糊涂;不聪明的人,凡事都爱装明白。聪明与否,敬请评说——

一、 冬日黄昏,邻居小区的大门外,黄色的校车刚刚驶离,就传来阵阵尖利的哭叫,其间夹杂着声声苍老的怒吼,定睛看时,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摔倒在马路牙子上,被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者不管脑袋、屁股地胡乱踢着。街市依旧喧嚷,人潮依旧汹涌,见惯不惊的人们依旧各自奔忙。我却气愤至极,大声吼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4 07:52)
标签:

情感

                        三哥

三哥比我大三岁,父亲去世时,我四岁,三哥七岁;母亲去世时,我十二,三哥十五。比我大三岁的三哥,把我当作“小可怜”,处处护让着我。

母亲去世后,我们与长兄一起生活,长嫂孩子多,过年时忙不过来,要我们帮着剁饺子馅,饺子馅的原材料是冻萝卜,先在锅里焯得半熟,然后切成片,再剁成丁,半熟的萝卜软踏踏的,特艮,用刀切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6 18:14)
标签:

情感

                       纠结

高杨要来看我,电话问我哪天合适。那略显犹疑的语气,不难觉察其内心的纠结——她在殡仪馆做丧事主持人,来看我,怕我心生忌讳;我同样知道她对我的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07:01)
标签:

情感

                      

行走在伊通河畔,有两拨人是要主动招呼的,其一是退休赋闲的老友们,另一拨是正在忙碌着的保洁人员。单就情感来说,我与后者走得更近些,这源于那条名叫金龙的流浪狗。

初见金龙,是在几年前深秋的一天,但见其瘦骨嶙峋,毛色无光,很有些支撑不起来,行将就毙的态势。据保洁队的领班老苏说,金龙是三天前的傍晚趴伏在保洁处门前的,身上有伤痕,但不严重。主要是虚弱,大概是因为刚被遗弃不久,还没学会生存而过度饥渴所致——突然被遗弃又渴望得到宠爱的金龙,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眼巴巴地望着准备回家的保洁员们,泪眼迷蒙,眸光里写满了忧伤。老苏蹲下身问它,你饿了吗?是没家可回了吗?它眨了眨眼睛,泪珠随即滚落下来。当然,“金龙”,是它在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20:52)
标签:

情感


                  幸运的北清子
    照片中的祖孙俩,老的是我的管教,我幸福的保障,小的是外孙女,我快乐的泉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