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仁图亚
萨仁图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85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我的连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2015-02-02 14:55)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骆驼的眼泪作者:蒙古语翻译

骆驼的眼泪

作者:萨仁图亚

 

 

 

骆驼的眼泪

 

闲适自得
释放心情,缓解压力…
前往动物园

 

灵性的骆驼
含泪的告白

刺痛我激动的心

 

驼峰远眺
看似健壮
浑浊的眼睛,深陷的眼眶
低沉哀嗥似乞求

 

源于牧人情结
中途返程,心在滴血…
默默地祈祷自由

 

人和牲畜没什么不同
弱肉强食,永无休止…
人类优越生活的追求
遭遇着对幸福、快乐、和平的不公竞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无标题

作者:萨仁图亚

 

会说蒙古语的人逐步在稀化
道德的圣体正在伤心地哭泣

 

从此后马蹄将可能永久消失
摩托喧嚣已挤干人身的精华


牧区的尘土香味远离于人们的面孔
少女的精美装饰仅在洼地深处寻觅

 

美丽的草原在脚下惆怅悲凉
故乡的安达归顺于罪孽门下

 

摇摆不定已成为懒散的象征,

利益之徒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翻译水平有限,请各位朋友多多批评指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诗的原因

作者:萨仁图亚

 

 

 

 

       

                  写诗的原因

                         ——萨仁图亚

                    为了残缺之美
                    为了填满空虚
                    为了被爱锤炼
                    为了淹没忧愁

 

                    分段旅程路遥
                    近处拓展视野
                    为了超越艺术人生
                    我在写诗

 

                    为了保证男人体魄迅速壮健
                    为了保持女人独有勇敢无畏
                    为了让爱变得持久而永恒
                    为了让祖传圣火兴旺发达

 

                    放扉心中野性
                    读懂灵魂叹息
                    为了攀登事业高峰
                    我在写诗。

 

                                               (请各位多批评指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蒙古族母语诗歌之美(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彝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7月04日10:06 来源:中国作家网 吉狄马加(彝族)

         在北极星光照耀下成长的诗人、作家、文学史家特·赛音巴雅尔先生找到我,希望我为他主编的《中国蒙古族当代诗歌选》作序。这令我既兴奋又诚惶诚 恐。且不说蒙古族历史上曾经出现多少伟大诗人,仅仅就现当代而言,杰出的蒙古族诗人也如同草原上的骏马云集而驰骋,更何况还有一批德高望重的前辈大家雄鹰 般翱翔文坛。这个序言应该由他们来写。既然特·赛音巴雅尔先生有嘱,我也欣然从命,因为我不仅把这个委托视作一种褒奖和荣幸,也作为一个更多了解蒙古族当 代诗歌、深入感受一个伟大民族的心灵与审美世界的机会。

  我很早就读过一些蒙古族现当代诗人的作品,比如纳·赛音朝克图、巴·布林贝赫的诗歌等等,这些诗歌洋溢着浓郁的蒙古草原传统文化气息,又带有前 苏联杰出诗人的影响,充满强烈的当代性、现实感以及使命感。后来在工作中,又更广泛地阅读和了解到许多蒙古族现代诗人与诗歌,特别是阅读到了一些蒙古族诗 人被翻译成汉语的诗歌,其中包括了特·赛音巴雅尔、力格登、阿尔泰等等,都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印象深刻。

  蒙古族是一个诗性民族。在蒙古族的生存与思想中,处处都充满着抒情诗的浪漫情景和史诗的恢弘气象。酒与歌、花朵与流水、爱情与离别、骏马与草 原、雄鹰与长空、国家民族与神灵,这些鲜明的自然与人文符号,不仅构成了蒙古族民族文化的灿烂画卷,也是支撑蒙古族诗歌的丰富意象。

  作为成熟于辽阔北方土地和深厚母语胸怀的精神果实,我觉得,这部诗选呈现出了一些独具个性与魅力的特质。它向我们证明了母语诗歌创作的强大生命 力。摆在面前的这部诗选,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母语创作。它们完全由蒙古族语言文字翻译而来。更值得提出的是,这些诗人并非不通晓汉语,他们中有学识渊博的学 者教授,有成绩斐然的专业作家,有涉猎广泛的出版人、媒体人,有多才多艺的艺术工作者,甚至有人还通晓英语、日语等等。而他们在诗歌创作中都选择了母语。 这是一种珍贵的根脉继承与传续。母语创作的魅力和营养,并非单纯产生于语言本身,而是来自这种语言所澎湃的民族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诗歌如同果实,其依存 于枝头,营养却来自根脉从泥土中、枝叶从阳光风雨中汲取的丰富元素。这种在母语中思想和创作的自豪感幸福感,常常令我赞叹和羡慕。当然,正是有了翻译家的 辛勤劳动,我们更多的读者才得以采撷并享用这些智慧的果实。

  它向我们再现了一个变革时代的豪迈与欢乐。新中国成立初期,正值青春年少的一代诗人,满怀激情地投身于革命与建设事业,歌唱着那个火红的峥嵘岁 月和自由幸福的新生活。纳·赛音朝克图的《红色的瀑布》《狂欢之歌》、杜古尔苏荣的《欢乐的草原》、巴·布林贝赫的《心与乳》《金马驹》等等,既有大时代 的恢弘写意,又有生活断面的细腻抒情。例如,《金马驹》中写到:“折断了王公的套杆,/挣脱了敌人的铁链,/金马驹撒开冒火的劲蹄,/闪光的长鬃在颈间振 颤。”

  特·赛音巴雅尔从1955年就开始用蒙汉两种文字写作,创作青春数十年历久不衰。对自然、对时代、对家乡、对生活和爱情,诗人无不表达了自己独 到的思考与解读。他在《家中升起的太阳》里这样赞美道:“妻子呀,/你是热焰,你是阳光!/你是家中升起的——/金光闪闪的太阳!/在你的照耀下,/家里 啊,永远亮堂堂;/在你的热焰里,/屋里啊,总是暖洋洋!”其感情的热烈与真挚,完全不逊色于那首享誉世界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

  它向我们展示了宽广而深邃的草原情怀。辽阔的天空以及天空下丰厚的大草原,为诗人驰骋的想象力提供了空间,让诗人飞扬的激情得以寄托。诗人心系 草原、情系草原,也将自己和民族的生存命运与草原紧密相连。力格登的《鸿格尔山,你的美酒让我醉了》、苏尤格的《长调歌》《蒙古马》、可可西里的《请不要 惊动那最后的几只藏羚》、乌·纳钦的《蓝色的蒙古高原》等等,或以自豪的奔放,或以甜美的舒缓,或以沉思的忧虑,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对家乡故园的热爱、眷 恋与期冀之情。多兰在《因为我爱你》中写到:“因为我爱你/你所爱的一切都在我心里/你喜爱的歌/在我耳畔回响/你喜爱的花朵/在我心中绽放”。这是唱给 心中至爱的歌,诗人所至爱的,是少女,也是草原和家乡。

  它让我们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草原风。蒙古族民间的抒情歌曲和叙事歌曲丰富且传承悠久,这是得天独厚的馈赠。母语诗人们不仅幸运地拥有这些传统, 并且创造性地将其营养吸纳到自己诗歌的孕育和成长之中。不论老一代诗人还是年轻诗人,他们都在这种质朴流畅、清新和谐的审美取向中,找到了自己的韵律和语 言风格。从纳·赛音朝克图《蓝色软缎的“特尔力克”》、特·赛音巴雅尔的《清澈似镜的洮儿河》、齐·艾仁才的《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等作品中可以看出,民 歌元素的影响不胜枚举。

  那·斯木吉德的《父亲领地装不住的女儿命运》写到:“未见秋天的太阳已过三天了/整个世界被寒雨淋得湿透了/被乌云覆盖的天空将要塌了/常见的 邻居家溶入雨中消了/天和地在缆绳那边合二为一了……”沙·莫日根的《生命中的惟一驿站》写到:“生活是一次愉快的远行/哥哥是命运中盈圆的驿站/假如你 不伸出情爱的手相迎/妹妹的尘缘之旅就有可能迷途”。这些诗句,抒情与叙事融为一体,亲切、自然、动人,富于歌唱性。

  它为我们打开了一片充满悲壮色彩的历史时空。蒙古族的历史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很多作家以英雄主义的悲壮色彩谱写在世界北方的山河大地。在母语 文化中思索、感悟与述说的诗人,自然别无选择地要面对历史,从而才能认识现在、展望未来。阿尔泰的《蒙古马》、道日那腾格里的《阿斯哈图》《谁在风中呼 唤》、苏尤格的《马头琴》、海日寒的《尹湛纳希》等等作品,字里行间回荡着追忆的凝重、回眸的苍茫和深思的惆怅。在女诗人那里,这种直面历史的烙印也许表 现得相对朦胧和委婉,但是,源于历史母体的忧郁却有增无减,只是带着更加细腻体贴的缠绵之美。比如苏·乌仁夫的《贤惠的蒙古女性如活水》:“从孛儿帖赤那 豁埃马阑勒/世代相传,传到今天的/贤惠的蒙古女性/犹如流动的活水/用五只箭杆/教谕团结的阿阑豁阿圣母/好似将十方涌来激流/开怀容纳的河床一样/是 我们蒙古族/伟大的女性”。在诗中,张力饱满的意象,带着萌发于历史泥土深处的柔美和倔强的自信。

  它让我们看到了诗歌创作的自觉意识。集子选录的当代诗人和诗篇,并非属于某个拥有统一宗旨的流派或者社团。但是诗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在思考一个 问题:为什么写诗?诗人是语言的奴隶和君主,也是雕刻和塑造语言的技师。通过展示驾驭语言和思维的能力,诗人们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探索诗歌的意义、 责任和归宿,充分体现了蒙古族诗人母语创作的自觉与自省。

  纳·熙乐的《为什么要写诗呢》写到:“危险和没有危险中/从牛车上卸下美文/反省失误和悔恨/从心窝里往外掏心”。沙·莫日根的《夜诗的回声不 绝》写到:“柳丝曼垂般流泻的黑发/是用燃烧的墨汁写就的爱情诗行/揽我们入怀的碧锦草原/是记载诗情韵意的册页彩笺”。这些诗句或从心灵、或从自然、或 从使命、或从生活,他们以渴望之心啜饮诗歌创作的甘美涌泉,以敬畏之情接近诗歌女神的圣殿和灵光。

  我绝不可能已经将这部诗集的独特之处描述到位。这些诗篇在鲜明的蒙古民族特性中融入了多民族的色彩,在强烈的当代意识中包含了浓厚的历史思维, 在东方文学的基础上吸纳了世界文化的理念。所以我甚至觉得,它的内容丰富性与审美多元性,被我的描述简单化和抽象化了。当然,这部诗集也不能囊括蒙古族当 代诗歌的全貌,尤其是不能完全传达母语诗歌创作的内在之美妙。然而可以相信,仅仅这些诗人和诗篇,就已经让我们窥见蒙古族当代诗歌创作的一片洞天,他们充 满绚丽的智慧和才华,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

  我仰视北方的天空。我愿草原上的群星更加灿烂夺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陈岗龙教授获得首届中国民俗学奖

 

20141011日,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全国大表大会暨2014年会在云南大学召开。开幕式上举行了首届中国民俗学奖颁奖仪式,陈岗龙教授获此殊荣。中国民俗学会名誉会长、著名民俗学家、辽宁大学教授乌丙安先生为陈岗龙颁奖。

中国民俗学奖是由中国民俗学会设立的奖励青年民俗学学者的奖项,奖励名额为每年度一人。陈岗龙教授的获奖著作是《蟒古思故事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曾经获得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花奖·学术著作一等奖。《蟒古思故事论》由陈岗龙在导师钟敬文教授指导下完成的博士论文修改而成,1997年陈岗龙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夜的草原(孟根其其格)

 

 

夜的草原

词曲:阿汝汗
演唱:孟根其其格
编曲:HHHT

夜的草原风儿吹过,
传来夜莺哭啼哀伤。
毡房里苍老的祖母,
祷告着心中的祈望。
我聆听风儿吹过,
畏惧莺啼的惊惶。
曾经绿色的家园,
风沙覆盖了辉煌。

夜的草原闪电划过,
几滴雨珠飘洒在苍天。
牧群里初生的羔羊,
寻嗅着母亲的乳香。
我凝望闪电划过,
心悸滴雨的惆怅。
曾经绿色的家园,
风沙覆盖了辉煌。
啊哈耶!啊哈耶!草原,
夜的草原,
风沙覆盖了辉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蝶恋情歌(MV)作者:蒙古高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来源:http://www.mzwxzz.com/_d276731700.htm

 





    2014年6月26日晚,“东方情·中国梦”第三届朵日纳文学奖颁奖晚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蒙古风情园举办,现场颁出了“新锐奖”、“翻译奖”、“朵日纳文学奖”和分量最重的“朵日纳文学奖·大奖”四个奖项,共有阿云嘎等12位蒙古族作家荣膺该奖。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等领导出席了颁奖活动。
    朵日纳文学奖是由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内蒙古自治区文联、作协主办,内蒙古鄂尔多斯东方控股集团协办的文学奖项,创立于2009年,每两年评选一次,旨在繁荣少数民族文学,推进蒙古族文学的发展,传承蒙古族文化。自前两届成功评选以来,朵日纳文学奖深入人心,在蒙古族读者中和社会上都产生了很大反响,备受蒙古族作家的热情关注和积极参与。
    据悉,本届评奖共收到来自内蒙古文联、作协、地方作协、民委以及全国各地出版单位推荐的154部申报作品,经过评奖办公室审核,共筛选出109部参评作品。其中蒙古文作品79部,汉文作品30部。各位评委恪守评奖宗旨,秉承专业的学术精神和良知,经过严谨、认真、细致的评审和充分的交流讨论,以实名投票方式评选出获奖作品12部。其中“朵日纳文学奖·大奖”由阿云嘎的长篇小说《满巴扎仓》获得。该作以蒙医药殿宇“满巴扎仓”为背景,生动描述了19世纪末鄂尔多斯高原上波澜壮阔的社会生活,情节引人入胜,故事矛盾冲突尖锐复杂。结尾将蒙古药典以手抄经卷的方式广布天下、治病度人,表现了各民族和平共处、团结和谐与仁爱天下的情怀,展现了古老而现代的草原文化的多彩神韵,构思精妙,寓意深远。此外,“朵日纳文学奖”由斯·巴特的长篇小说《传说中的红月亮》,白雪林的中篇小说集《一匹蒙古马的感动》,乌仁高娃的散文集《大地的呼吸》,特·赛音巴雅尔的散文集《从阿尔卑斯到罗马》,白涛的诗集《长调与短歌》,满全的评论集《文本·意义结构·文化阐释》,刘成的评论集《草原文学新论》等7部作品获得;“朵日纳文学奖·翻译奖”由锡林巴特尔的汉译蒙长篇小说《蛙》和哈森的蒙译汉长篇小说《满巴扎仓》等2部作品获得;“朵日纳文学奖·新锐奖”由努恩达古拉的中篇小说《云梯》和都仁吉日嘎拉的诗集《火红的孤独》等2部作品获得。
    丹增在讲话中特别指出,要借助母语文学创作和翻译的途径来保护和传承我们民族自身的传统文化。母语写作也是作家对民族身份的认同,对民族文化的自觉坚守,充分体现了我国少数民族拥有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和自由。母语文学实际上承载了本民族的独有的精神思想、风土人情、宗教心理等方面的内容,在保护和发展民族文化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母语写作在我国的广泛存在和繁荣发展,是中国文学发展的重要体现形式,也是当下中国民族政策科学、正确、先进的有力证明。
    来自东方民族艺术团的演员们表演了《天籁之爱》《吉祥朵日纳》《追风的骏马》等歌舞节目。来自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朗诵了《满巴扎仓》《蛙》等部分获奖作品。
    出席颁奖活动的还有:主办单位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的领导叶梅、包明德、石一宁、赵晏彪;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党委宣传部及文联、作协的领导吴团英、张宇、巴特尔、特·官布扎布、阿尔泰、哈斯乌拉、肖亦农、包银山、布仁巴雅尔、乌力吉巴图;协办单位鄂尔多斯东方控股集团的丁新民、丁鼎、孙新华、刘忠义、补乐,以及全国各地的多民族作家存文学、周立荣、穆涛、叶多多、牛玉秋、肖惊鸿、铁军、额尔敦哈达、梁长江、于锐华、肯杰别克等。






新锐奖得主

翻译奖得主

朵日纳奖得主


朵日纳奖得主

朵日纳大奖得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泽絨洛吾堪布 著

学佛期间,当自己很疯狂或积极的追随某某上师、某某老师、某某组织或团队的时候,你先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真的在学佛吗?如果是的话,学佛的重点在哪里?起点在何处?终点又是什么?对你而言,学佛有没有起到审视自我、反观自己的作用?修行是否能让你变得更加大度、包容、不生气?一个人,如果别人说不得你,父母骂不得你,爱人不能责怪你,老师、同修大家都不能说你的时候,你的修行就很糟糕,做人也很失败。此时,你自以为在修行,自以为自己做得很好,还老教育别人,别人却说不得你,但实际上你自己做到了吗?

1、修行的起点即出发点是什么?

无论是显宗的菩提道次第论还是密宗的密宗道次第论,或者大圆满的前行法海言教,众多论著都在讲,修行的起点是从上师法开始,就是必须先拜一位师父,然后好好学佛。如果一个修行人还没学好上师法,那么他的修行是不可能有任何进步的,即便他的理论系统提升了,对佛学的认知有所提高,但修行方面却不会有太大的进步,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出发。那么上师是什么意思?上师在藏文里叫喇嘛,译成中文就是上师,是引导我们修行或学佛道路的老师即导师。如果一个上师即佛学老师对你的修行、学佛不起作用,那么对于你来说,他就算不上是上师。

自以为在学佛的诸居士或行者们,请你们静下心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真的在学佛吗?尤其是那些狂热的追随上师、法王的佛弟子,或研究经文、探讨理论到处拜师的弟子,或者容易善变、感动的佛弟子,请你校验一下自己,上师法做好了吗?如果做好了的话,为什么还不停的追随?到底在追随什么?

2、拜师的终点是什么?

拜师就是为了求法,为了修行,为了得到修行上的指点。如果拜师之后不求法和不求学,那么这个拜师也就成为垃圾了。现在很多居士,虽然拜了一位师父,但没有按照师父的意思或传承去修,完全以个人的喜好、感觉去修,这样违背了依法不依人的道理。不仅如此,还以个人的喜好或爱好,强加于别人,说:“这个很好,我也在做,听我的没错。”你喜欢不代表别人也喜欢,适合你不代表对别人也有帮助,不然真的不需要师父的传法和指点。

现在很多居士也会去拜师,做皈依,但拜师之后不在师父那里好好求法,又去别处求法,这是自己没做好上师法还是这位上师没有法可以为你传?又或是这位上师不给你传法?还是你自己对他的信心不足?这些问题都折射出一个原因,就是你没学好上师法,没有做好上师法的功课,即开始没有检验好上师,其次没有学好上师法的精神。上师不是你的红尘伴侣,不是你的亲密爱人,也不是你的朋友,他就是上师,是代表佛陀来传法的。不要仅仅在孤独时候才想到上师,不要在无助的时候才想到上师,你在修行、学习或快乐的时候也可以想到上师。

3、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上师?

你可以好好想一想,你把上师当成什么了?是佛陀还是一般凡人,是老师?情人?爱人?或者垃圾桶?藏族有位非常著名的伏藏师叫本色琼郭匝大师,他在经中云:“若你把上师当作佛,你就会得到佛的加持;若你把上师当作一般凡人,你只能得到凡人的加持。”同理,你把上师当作情人或爱人,他只能起到情人或爱人的作用,甚至连这个作用都起不到;你若把上师即老师当作朋友,他只能起到朋友的作用;你若把他当作家人或父母,他也只能起到父母的作用,而起不到佛学老师的作用。

比如我们自从在某个上师座前皈依后,有没有坚持过一个法门?或者你坚持了多长时间?我们不停的换传承、方法,到底是传承和方法有问题还是自己的心有问题?我们的修行是为了方法还是为了成佛?为什么我们每一次遇见一样新的东西就会轻易丢掉旧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容易被说服?其实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所以我们会不停的追随新的团队,换新的上师或方法。这说明我们的心里很空虚不坚实,没有安全感,所以老跑,老换上师或者方法。

4、你是在学佛还是在研究佛法?

我们听课也好,看书、跟别人交流或沟通也罢,首先要搞清楚,自己是在学佛还是在研究佛法?现在很多弟子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学佛还是在研究佛经,又不愿意听老师说的话,这就是很大的麻烦。闻思虽然很重要,但如果闻思变成对文字和理论的执着或依赖,那学佛就变成修行的障碍,叫知识障。现在很多人不明白经文的核心作用,反倒把文字理论搞的很细节,让简单变成复杂,或把复杂看成简单。

如果你是研究佛经,研究释迦摩尼佛或幸饶弥沃佛,那么就是一名学者,甚至可能连学者都谈不上。我们可以了解大德和佛菩萨,学习他的人生经历和修行成长,但不是去研究它的是非。学佛就是研究自己,了解自己,如果起不到审视自我、研究自己的作用,反倒用来研究别人,那我们的修行就成了搞学术。

既然拜师了就应该跟着师父好好学习,因为你拜师的目的就是为了求法和跟着他好好学佛。如果他让你去别处求法或学佛,你也去,听话就没错,因为修行方面他是专家,我们则不专业。学佛不是为了学习说话,而是为了让你学习好好听话,所以要少说话,认真倾听,理解上师的真实之意。学佛也不是做给人看,更不是用来研究别人,而是用来研究自己。上师的要求我们做到哪些了,哪些是我们没有做到的。如果自己没做到的话,还需不需要去改善或者提升什么。

5、拜师的重点是什么?

拜师的重点在于学好上师法。我们把上师法的所有内容归纳起来,只有两点,那就是对恩师的感恩、恭敬。是谁领我们入了这个门?是谁让我们了解这些基本知识,打下修行的基础?我们不能忘记这些有恩于你的师父。也许他的汉语不好,也许他的学位一般般,但是他把你带到这个圈子里,让你认识佛法,与佛结缘。有人为我们介绍个客户、工作,我们都这么感恩他,感激他,那为什么不去感恩把你领到这个圈子里的人?

所谓恭敬心不是天天为师父做饭、打扫卫生,也不是整天为师父开车、跑腿,而是要好好的修行,三门一致地顶礼他或恭敬他。是要把师父交代的事情做好,把传给你的法好好的修好,这才是上师法。

6、修行的重点是什么

修行的起点是出离心,如果你没有放下眼前的小利益,肯定得不到大利益,为了修行你也得舍去一部分。如果缺乏舍得法门,什么都放不下,我们的修行就难启动。

修行的重点在于慈悲,因为佛法的根本在于慈悲心。如果缺乏慈悲心,我们无论念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成为善事或者善心。所以良美大师云:“心善人则善,心恶人则恶,一切源于心。”心怀慈悲,所做的善事、所行的善业都将会成为真正的善事。修行的重点还在于无我正见,因为具备了到无我正见,你就能认知到真正的你。到那时,我们的修行就到家了。

我们所有的修行归纳起来,只有三种,那就是见、修、行,见修行的根本在于不贪婪、不自私、不愚昧,或者知足、博爱、无我智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泽絨洛吾堪布  著



我们的修行是为了喂养自我还是破除自我或减少自我?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思考,因为佛陀在经中告诉我们:自我是一切烦恼之根,痛苦之源,学佛就是要打破自我,认识无我。若不除自我,我们就无法得到无我的智慧,无法得到真正的菩提心;若不除自我,我们的修行就没有意义。其实我们不是不愿铲除自我,而是根本就没认识到何为自我,其实关于这些佛陀在经中讲得很清楚。自我即是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也是对自己感觉的认同。当我们觉得自己很快乐的时候,就是在自我的状态中;当我们认为自己很痛苦时,我们也处于自我状态;当我们害怕失去什么时,必然陷入自我状态;当我们盼望得到什么时,我们更是在自我状态中。

我觉得现在很多所谓的修行人都在自我状态中,以感觉为修行的目的,以自我为修行资本。之所以说以感觉为修行的目的,是因为很多居士在修行时,很在乎眼前的快乐或痛苦,不愿受暂时的痛苦。不知道暂时的苦难是快乐之根源,也不知晓暂时的快乐乃痛苦的根本。这些都是因为我们的自我,都是因为我们以自我为主的原因。我们没能把世间苦难当作修行的资本,没能把世间无常视为修行的导师。

我前几天跟一个做义工的居士交流。她说她在一座寺院里做义工,在寺院做义工就是带孩子,孩子虽然很不听话,但孩子无论怎么样,她都不生气,再苦再难她都愿意奉献。可是一到了自己家里,对着自己的丈母娘或丈夫的爸爸,她就做不到,哪怕被他们说几句都忍受不了,不知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区别。我问她:你在寺院里呆多久?她说:一周只有周六一天。我告诉她,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是很在乎那些小孩,你只是把他们当作你修行的试验品,或者磨练自己的对象。你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他们,而是为了锻炼自己,说白了还是为了自己,还是建立在自私的基础上。家里的那些人在现实生活中跟你有关系,现实是很残酷的,有很多的无奈、委屈、冤屈、冤枉都没地方说,你也不愿意为他们受此等痛苦,所以你觉得自己很累,很痛苦。

所有痛苦都是因为我们的自私所造就,凡是惩罚都是因为我们的贪婪或生气所致。自私的人有自私的代价,贪婪的人有贪婪的代价,不能不接纳其因果。前几天我多年修行的一个弟子对我说:她最近在山上做义工,还是帮人带孩子或哄孩子,在那里做得很开心,无论什么委屈、无奈、冤枉、冤屈我都愿意接受,愿意承担,而且很快乐。但一到家里,跟妈妈在一起就不是那么开心,因为两个人的生活习惯、价值观、生活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其实我们可以问问自己,我们能容忍那些孩子,甚至能容忍任何人,但为什么不能容忍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能容忍自己的丈夫或妻子?如果你想锻炼自己,我觉得家人或者仇人是最好的锻炼对象,尤其是岳父、丈母娘、丈夫或妻子。

我们修来修去,还是以自我为中心,还是以自己的感觉为修行的目的,还是为了短暂的快乐,似乎不是为了要解脱,甚至对解脱或成佛没有什么概念。如果为了短暂快乐而修行,我们能成佛?能破除自我?我们连家人都不能包容,不能忍容,还能修佛吗?还会有佛的根器?这样的人还有资格修佛?

我觉得作为一名常人有自我是很正常的,但如果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自我,还自以为自己没有自我,自以为自己是个合格的修行人或者佛教徒,那就很可怕了。佛陀说过没有信仰不怕,信仰偏袒才可怕。信仰偏颇指的不是修行的方法,也不是理论的功课,而是我们的见地,即对修行、生活、人生乃至对佛法的正确认识。现在很多弟子“成功”修行的表现就是远离师父,不用依法,按照自己的理解或感觉修行。

如果我们的见地出了问题,那么修行再好、再精进都不起作用;如果见地不正,有再好的法、再好的上师都起不到什么作用。所谓偏见者就是听不进旁人的话,不愿听老师的训言,一意孤行,这就是偏见。拜师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听旁人的话,你拜师不是因为你孤独,不是为了喂养你的自我。如果是为了解除我们的孤独感或喂养自我,那么对于你来说师父就不再是师父,起不到师父的作用。这不是师父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见地上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