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本博客文字均属原创,转载请联系博主,除魔小黑猫名称请勿擅自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个人资料
新爵罗的珠宝猫
新爵罗的珠宝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62,989
  • 关注人气:13,8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要找到是谁抢走了阿依达,这对阿依别克来说不是一件难事,现在阿依别克就站在那个停着一辆二手三菱跑车的门口,那是一辆白色的三菱跑车,日本八十年代末期的产物,这样的东西在日本早就被淘汰了,没什么人会真的喜欢这样的车子,除非这个车主实在是爱慕虚荣,喜欢用这样看上去貌似拉风的东西吸引谁的注意,这样的车子在这个城市里实在是不多,所以,要找到他实在是太容易了。更何况,任何一个抢了姑娘回来的房子附近,一定会有一大群的孩子,这是个古老的习俗了,孩子们从小就是这样的事情的帮凶,一想到这里阿依别克就觉得很是气闷,在这样一个已经用文明标榜自己的时代,孩子们还是抢人这样的习俗的帮凶。孩子们本身却不知道这样的习俗是不好的,他们身边也没什么人告诉他们抢一个新娘回来有什么不对,甚至没有人会告诉那些小小的女孩,你不应该被一个男人抢回家结婚,你可以有属于你的美好的未来。一个男人,快来看啊,有个陌生的男人来啦,一个人来的,你们快来看看啊~孩子们一起欢快的喊着,喊得内容大同小异,那就是告诉屋子里面的人,来了个陌生的人,而这个陌生人可能带走你刚抢回家的那个你要当做新娘的女人。一个穿着白色夹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那是个寒冷的冬天,也是伊斯兰姆第一次出现在这个家里的时候,伊拉还记得自己打开门,看见母亲的身边站着一个敦实的男人,母亲跟这个男人的面颊都因为冬日的寒冷而变得红彤彤的,伊拉还记得母亲用自己洪亮的嗓门说着,“你站在门口干嘛,我们都快要冻死了,这个该死的鬼天气,你都不知道外面有多冷,从门边让开,你这个不长眼的孩子!”不长眼的孩子,伊拉很是厌恶这个称呼,好像别的人就多么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似得,伊拉觉得任何一个孩子,在看到母亲身边的男人不是父亲的时候,都会立刻的不知道什么是长眼,就是在那一刻,伊拉忽然的明白,父亲也许再也不属于这个家了,父亲再也不会从俄罗斯给自己打来电话,也不会再托人从俄罗斯给奶奶带来礼物,父亲,将不再与自己有任何的关系,因为,父亲的确很久都没有消息了,久的都快要让人相信,父亲已经死在了那片寒冷的大地上,也许,也许父亲不是死了,而是,有了另外的家,另外的孩子,伊拉在那一刻,宁肯相信父亲不是死了,而是有了另外的家,那个家比这里更需要他。

现在的伊拉,好像已经说不清自己对伊斯兰姆的感觉了,也许以前曾经那么的痛恨那个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博士这个头衔,解决不了生命的问题,是的,可以是一个博士,但是这不过就是一个单词,并不能真的代表什么,在安德烈还被叫做阿列克谢的时候,他并不这么想,他认为博士就是自己能够得到的至高的荣誉了,这代表着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受到了最良好的教育,他有着别人没有的财产,当然,他身边也有着别人身边没有的美丽的女人。安德烈其实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安德烈是真正的出生在俄罗斯的土地上的,他曾经是西伯利亚的一员,被人们尊敬,被人们在乎,但是现在,安德烈手上拿着的是一个肯特的护照,是的,安德烈现在是地地道道的肯特人,没人问过安德烈为什么不回肯特去,桑拿的老板也很喜欢自己可以对这个桑拿不闻不问就能正常运转,一个生长在桑拿里的男人,让桑拿的老板也觉得安心。偶尔的,会有从肯特来买春的男人,或者是肯特来卖春的女人,他们会奇怪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安德烈,安德烈都会告诉他们,自己很早就离开了肯特,所以自己也不认得他们。没人会对安德烈说的话深究,这里就是个迎来送往的地方,安德烈之所以喜欢这里,应该也是因为,这里,其实是很安全的。

安德烈比谁都更需要安全,这是别人不知道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柯桑娜转过身,看见的就是拎着东西的別佳,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其实,这个男人也同样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別佳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教养的男人,一个从莫斯科来的男人,肯定不会比这个小地方的那些男人们差,就算是自己是出生在这个小地方,但是至少的,自己人生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莫斯科度过的。在莫斯科,男人们虽然喜欢跟莫斯科的姑娘们交往,但是也有些男人们却说着要去中亚给自己找个老婆,至少的,中亚的俄罗斯姑娘们没有那么的放荡,虽然女人骨子里都是放荡的,至少,没有莫斯科的姑娘们那么的放荡。奥柯桑娜,就是自己在这里喜欢上的姑娘,可是,命运这个东西,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给了奥柯桑娜的弟弟一口大麻,也不知道那个混蛋小子怎么就开始了自己的吸毒的人生,当然,他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强奸了奥柯桑娜,总之,现在一切都开始变得跟他预计的完全的不一样了。別佳觉得自己无法看着奥柯桑娜那一双蓝色的眼睛,看到这双眼睛,就好像心被什么狠狠地刺了一下,这双眼睛,好像在告诉別佳,你是个混蛋,是的,混蛋,別佳现在自己也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一个跟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的混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柯桑娜不喜欢莫斯科,不喜欢彼得堡,她从没想过自己要去俄罗斯生活,而如果真的跟別佳在一起,那么就意味着自己要去那个寒冷的地方。艾滋病跟酒精是俄罗斯的两大苦难,当然还有毒品,而贫穷,是这里最大的苦难,更也是俄罗斯一部分地区的苦难,奥柯桑娜可不希望自己从一个坑里出来再到更加可怕的另一个坑里去,至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艾滋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別佳可能是下一个苦难的开始,后来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可以说有着很高的准确率。这里,不是莫斯科,不是彼得堡,这是一个潮湿的桑拿浴室,现在,奥柯桑娜就垂着头坐在桑拿浴室的一个角落里,那些喝多了的男人们都领着自己选的姑娘在这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桑拿浴室的各个角落做着每个男人跟姑娘们在浴室里都会做的事情,各种声音在此起彼伏,奥柯桑娜尽可能的让自己蜷缩起来,她希望喝多了的別佳能忘了自己,或者说別佳能不对自己做那件事情,这时候,別佳的声音响起来了,別佳说的是,“你怎么不脱衣服,难道你打算我动手把你扒光了么?”奥柯桑娜哭了起来,她听见自己很小声的说着,你让我走吧,我是疯了才来这里,你让我走吧,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你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別佳很顺从的把地上的那个喝到痛哭的男孩扶了起来,是的,奥柯桑娜的弟弟还是个男孩,跟男人这两个字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他的嘴唇边甚至没有胡子,有的还是淡黄色的绒毛,一个这样的孩子,的确不能承受什么,在这样的年纪,每个人都敏感,不自信,而金钱是填补这些敏感以及不自信的最好的东西,不过很遗憾,这个孩子没有金钱可以填补,于是他只能赤裸裸的暴露在这个世界里,面对邻居们的闲言碎语,面对自己的那些破碎的骄傲跟尊严。別佳坐在椅子上,隔着桌子上腾腾的热气目不转睛的看着奥柯桑娜,奥柯桑娜的五官是小巧的,小巧的鼻子,并不算大但是却会说话的眼睛,修整的很好的眉毛,有些瘦的面颊,还有一个弧度美好的下巴,这一切都符合別佳心里美女的标准,一个长得美丽的,会操持家的女人,总会让男人想入非非的,现在別佳就这样的想入非非,別佳觉得这个姑娘一定会答应自己,做自己的妻子的,莫名的,別佳就开始觉得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妻了,没什么不能说的,于是別佳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一个喝多了的男人肯定喜欢胡说八道,这句话也许未必是什么真理,但是也没什么不对,现在別佳就在告诉奥柯桑娜,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在俄罗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哪,看看这是谁啊?!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让奥柯桑娜吓了一跳,一只手捏住了奥柯桑娜的下巴,把奥柯桑娜的脸往上一抬,奥柯桑娜在看到那个男人的脸的一刻,心一下子就收紧了,这是別佳,住在离自己两条街远的別佳。奥柯桑娜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想到了很多可能,就是没想到也许会遇到熟人的可能。遇到的还是別佳,前不久被自己拒绝的別佳。別佳的声音变得那么的响亮,很大声的喊着,年轻人们,小伙子们,看见这个姑娘了么?这就是那个摆出一副女王样子拒绝我的姑娘!哈,这才没几天的时间,我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了!眼泪涌出来了,奥柯桑娜现在就想离开这里,自己一定是疯了,怎么会想到来这里赚钱,是的,家里很缺钱,可是也许,不是必须来这里赚钱,奥柯桑娜努力地想摆脱那只捏着自己下巴的手,那只手却一点也不打算放开。奥柯桑娜听见一个男人说着,別佳,够了,放她走吧,你看她都哭了。那只手却一点也都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那只手捏的更加的更加的紧,別佳兴奋的对着所有的人大喊,我是来找乐子的,我就选她,靠,就这么定了,我就选她了。奥柯桑娜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好像忽然的,被抽空了,她的头发被別佳抓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柯桑娜看着伊拉穿着红色风衣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心里就忽然的不再害怕,男人们给我钱,让我高潮,这其实应该也算是一个真相。马琳娜忽然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奥柯桑娜的手,很小声的说,你听,大门,那个大铁门开了的声音,有车子进来了,你别害怕,这是今晚的第一波客人来了。奥柯桑娜却拍了拍马琳娜的手,也同样很小声的说,不,我不害怕,别担心。男人们的声音,那种带着酒精的嘶哑的声音,那种带着浓重烟草味的高亢,一种荷尔蒙的味道,在空气里迅速的弥漫开来,大家来这里做什么是很清楚的,没有必要拿着爱情这两个字来浪费时间打前战,荷尔蒙,就是荷尔蒙,仅此而已。马琳娜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在自己的耳朵后面抹了一下,那种味道很是奇怪,那不是香水的味道,甚至,还让人有那么一些的反胃,那种味道,带着微微的甜香,可是还有一些发腥,好像夏天的动物园的味道,马琳娜发现奥柯桑娜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佛罗蒙,从中国搞来的,据说能刺激男人们的欲望,谁知道呢?你要知道,做我们这行,男人的勃起,就是我们的钱包。”奥柯桑娜觉得自己脸再度的变得通红,“勃起”这个词好像让奥柯桑娜的身体里有了某种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面孔,这个词让奥柯桑娜忽然的寒毛直竖,后面,将会怎么样呢?自己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该发生什么,但是究竟会发生什么,该发生什么,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马琳娜继续的在奥柯桑娜的耳边说着,你不用那么紧张,不过,我第一次的时候应该比你还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只要想想,跟你和自己的男朋友上床没什么区别,话说,你不会还没跟男人上过床吧?肯定不会的,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跟男人搞过了,那是我家楼下的一个大叔。说到这里,马琳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咱们不说这个,总之,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衣服脱了,在里面一呆,如果你不想跟那个人做呢,你就想办法给他嘬出来,如果你觉得还不错呢,那就做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做这个,行行道道也很多,慢慢的你就知道了,记住了,如果来了一群年轻男人,那你就往后躲,别让他们看见你,他们太能折腾,你刚来可能受不了。奥柯桑娜不知道自己该带着什么表情来听这些话,她知道自己的头越来越低,脸颊越来越红,她恨不得现在就站起身来直接的走人,自己一定是脑子坏了,怎么想到了来这样的地方赚钱,这一定是疯了疯了,自己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变成这样,她就想这样的站起来,头也不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面孔,这个词让奥柯桑娜忽然的寒毛直竖,后面,将会怎么样呢?自己好像知道会发生什么,该发生什么,但是究竟会发生什么,该发生什么,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马琳娜继续的在奥柯桑娜的耳边说着,你不用那么紧张,不过,我第一次的时候应该比你还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只要想想,跟你和自己的男朋友上床没什么区别,话说,你不会还没跟男人上过床吧?肯定不会的,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跟男人搞过了,那是我家楼下的一个大叔。说到这里,马琳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咱们不说这个,总之,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衣服脱了,在里面一呆,如果你不想跟那个人做呢,你就想办法给他嘬出来,如果你觉得还不错呢,那就做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做这个,行行道道也很多,慢慢的你就知道了,记住了,如果来了一群年轻男人,那你就往后躲,别让他们看见你,他们太能折腾,你刚来可能受不了。奥柯桑娜不知道自己该带着什么表情来听这些话,她知道自己的头越来越低,脸颊越来越红,她恨不得现在就站起身来直接的走人,自己一定是脑子坏了,怎么想到了来这样的地方赚钱,这一定是疯了疯了,自己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变成这样,她就想这样的站起来,头也不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