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听月玉埋
听月玉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849
  • 关注人气:8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听月简历

 

听月简历

 

出处:民间百姓家

 

学历:私塾之中普教之

 

成就:

 

爱好:关门

 

特长:沉睡

 

个人宣言:假如你看见我在前世的崖上睡着了,别把我叫醒.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请输入标题

 

 

        

以静谧的手势寻找一种姿态
让你知道尘世有我
于是笨拙地长成一株刺
在你目光可能掠过的时节等你


时间比我更本质
过往中我未刺痛你
这是我的渴望
读错了时针的方向


一些偶然使我不安
还好
天真的伴奏遮蔽了我
我开始微笑
以刺的方式
认可你不会来


某年 月 日
我的长势有误

 

请输入标题
路上 
 

  

一个人

用我的身体

过完我一生

我 不认识她

 

城市尽头是荒野

一条条分岔的路

无数个去处

我在远方哭 我听不见

白骨摞成山的地方

在埋葬我

 

渐渐长大的身体混入人群

流失在路上

前面每一个人

都在教授死亡

我童年回来过

它不认识我


请输入标题
火殇 


 
 
你用一个忧伤的比喻
把那层维系爱情的窗户纸
捅破
从蔚蓝的海里走出来
我赤裸的身体
被你洞穿的胸膛上
保留下两粒金色的尘沙
 
月色漂白世界注满虚词
你力透纸背
让我们回归应有的座位
情歌还飘在天上
边缘属于我
田野 草地高原和路全不真实
那匹马
清泉绿草以及南山的花朵
涌向天际
 
传说高山盛着一团火
爆炸的尘埃将冰川化为海
我在山顶抛开矜持
赤裸裸地让火焰汹涌
金色的王披挂骄傲的战甲
以神的名誉在我体内穿梭
    
是该有足够的力退回原位
而焚烧的热切让我渴求火焰的核
如果不能再自然爆发
能否让我引来核爆
我只想证明山
曾经真的为激情
燃烧过熊熊烈火
 
 
请输入标题

遥远的花

 

 

许多年前

把你种在都市

以为那里土壤肥沃

你是不是开放过  

是不是己经凋落

         

一些繁华飘在空中

可能是我看错

在家乡的小河边种下

才知道你可以

花开花落

 

请输入标题
写给金色的王


 
跟随一条蛇
往朝阳的路上捡拾心思
捧一粒熟透的字
去日子的酒窝
把春色从南方贩运去北方
金色的身影站在奉天之上
引领的话语无比清晰
那是你  我的王
 
捧一粒熟透的字
我把纤指修的很长
就从这个字出发
所有的鲜艳悄悄汹涌
千年模具
在阳光和雨水的路上
静静成诗
 
就从这个字出发
一朵朵桃花开在脸上
比春色要浓
细密的网里
被这个字打湿的眸子       
生动无比
 
长江深处有我临岸的居所
秋色歌唱炊烟微笑
相思鸟是心思的邮差
播撒满山遍野的飞翔
 
一个字  我金色的王
有你一个字
今生的日记里
生着最美的扉页
 

请输入标题
 浮沉 


 
     人若不重生,不得见神的国—--耶和华
 
 
世界浑浊
不曾听见夜晚的泣声
她走了
你要努力拧紧黑暗的瓶口
用鞭子抽打风
她说过
流泪的风中她将复活
 
鬼魅都与桃花相亲
你不能靠三月太近
无论多么害怕
要置箭于弦上引而不发
告诉世界一个坚定的信息
你不会放弃
把挡在路上的石头搬开
信赖穿透而来的阳光
开启牢笼把思想放出去
别打开那扇激情泛滥的闸门
你要安静 再安静
 
点亮那盏远古的油灯
让光照进心中喧嚣的流水
英雄和辉煌不用太多展开
只把锈蚀的战车与炊烟凝聚
别去打搅瓦砾 羔羊栖息的鹰
辽远的注视也许稀薄
你要尽可能多呼吸氧气
忘了对寒冷的畏惧
将手伸过珠穆朗玛峰顶
霜刀之上义无反顾
即便手臂成冰
手心要把纯净的蓝攥紧
 
转经筒不倦地转颂经文
要为他涂抹你最深情的目光
当风传来疼痛的呻吟
冈底斯神正为她指引
转世轮回的路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12-03 21:48)
标签:

情感

 














 
 


 


















                                                                  听月油画: 谁谓河广  一苇杭之 
      
      
        谁谓河广  一苇杭之 /听月


      挥袖的含义多么虚空
      目光经脉让竹影挑断了
      洗掳明目张胆
      我只想用一世听完大悲咒的吟唱
      有藏身之处吗?
 
      风舞起沙尘
      谁的前世今生不去?
      建造一个村庄吧
      放弃所有的向口  凝定
      奢求一次人世的重逢
      流水被落花残尸的美丽觉醒
      背负花魂静静地往下游去
      岸边等花的人
      将褪色的胭红剥开
      在浸透月色的脸上
      看见前生
 
      能容下目光的角落
      以我的血肉兑换
      为守在岸边的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8-17 12:10)

    

    

好友死讯  /听月

 

   王丽死了

怎么死的?

一小孩在她茶馆闹事

妈逼的贷拿刀就削

小鸡巴中了三刀还能抢了刀杀她

俩都死了

什么时候怎么不告诉我?

到你出牌了

七月十九号上山了

知道你这月会开车回来

怕你路上不安全就没说

起没事  没事  娼妇娘你出牌

哭妈逼呀  大家迟早还一玩

明一早陪你上山看她

老子  还哭

出去这些年你个妖精怕死了?

你出牌呀

打你妈逼牌  现在就去看她

好吧  好吧  有月亮  我们走

卖逼的几个   老子跟你们没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让上帝笑死去吧 听月

 

 

       (上帝  我先求求你别再遣那么多人下来教我诗歌要怎么写了  你就放任我长成一首吧。)

 

这些日子我总在担心上帝那老头快笑死了,乘那老头没笑死之前我想我该赶紧思考去,不然他老人家笑死了却还没有笑过我怎么办呢?我总不能吃这么大的亏吧?没因由的傻笑那可都是疯子干的,上帝他老人家是因为人类思考了才会笑。放眼看着这天底下的人们都在勤奋思考,那老头正笑的厉害呢。对,我得赶紧思考去,若实在想不出问题我思考思考我自己也行。另外,我得为上帝终将笑死这件事情贡献出我应有的笑料,应该全民思考人人参与,这样那老头笑死的时候肯定就没有人怀疑他老人家是疯了。让人误会疯了可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上帝他老人家被人误会疯了就更不合适。那么我究竟思考我些什么呢?什么又是我值得或应该思考的问题?想了半天我都没能确定。正忐忑间,灵光闪现,我这不是正在思考吗?

 

 本女子出产于湘西山野,虽秉承了些淳朴之风却是韭葱不辨五谷不分的痴儿,外表看似也算细腻温婉,只是骨子里有些桀骜不驯地难缠,少时太少只知道该饱读些书,也不为别的,只想着等我把书读好了,就到那在电影里老闪着光的城门楼子里住着去,那城门楼子真是太高大辉煌了,既便我不能住在那城门楼子里的正屋,住边上也不错呀。这想法让我象是中了我乡民下的蛊毒,使我在读书的路上表现的不知疲倦且勇往直前。至于书中的颜如玉什么的,可能皆因我是个女子,到也不曾在意了。可笑的是,本女子现今就混迹于都市旖旎之间悠然自如,功劳竞不能全归于我那起早贪黑啃啮在身体里的书。当本女子发现那城门楼子并未闪光也不高大,城中诗书也无什用处的时候,真叫一个大失所望茫然失措。还好,幸亏读书不曾把我读傻了去,灵机一动就突然忆起本女子在山野间曾捡拾了些湘西女子独有的村姑品样(绝对不是小芳那样的,具体内容暂时保密。),拿来一试,果然有效,真是让我欣喜万分.可好景也不长,许是没逃过乐极生悲的诅咒(还是老人言说的好呢),我这里得意其实也并不打紧,问题在于我发现我只能窃喜,不入皇城主流的村姑品样让村姑在皇城里游刃有余竟然不能说出来,皇城里那些骄傲的土著受不了啊。这好事只能藏在心里,藏着藏着终让叫我憋出了些时髦的症候来,比如牙坚嘴厉言如刀什么的,霎时间流言如注蜚语倾盆,仿佛本女子就是这人世的妖魔,想想真是有些亏了,还不如再回我那乌龙山上落草去强些。好在本女子还未敢忘本,还记得从山野到都市的路是有些蜀道模式的,既然好不容易地来了,少不得混个几十年再回去才不至让我那匪名扬了中外的乡亲们笑话,也就转战了,也就从此喜欢上了在暗处过我的日子想我的心思了、也就开始写我的诗弄我的汉语字了、也就病了、也就安然一时了。

 

 本女子爱吃辣椒(这改不了,也坚决不改),个性鲜明且自尊心恶强,自从在暗处写上了我的诗弄上汉语的字,就对那些也在写着诗弄着汉字的人特别关注,对在虚夸的,毁谤造谣或善于变通的全部嗤之以鼻恨之入骨,但凡入了此道者,本女子皆视为鬼模狗样之异类,不惜刻意与之为恶,反正本女子己看破天相,知道此生大器晚也不成的了,何惧什么宵小。只可怜又因本女子天生好水,虽有些心智晚熟也不失了天性浪漫,原以为自己容颜端庄,整体组合应算得上天成之偏上品,便把自己归于窈窕淑女的队伍里等那好求的君子了,却不曾想这清雅的外貌配上了辣椒的辛烈竟能拥有世间的利目,但凡有那好求的君子前来相求时,本女子利目之下至今还未得见君子,识别之途上也曾以身相试,终不得道,看来只好准备今生独过,还真是有些伤心。但这能怪我不成?我在一些看似善良的人群前放下过本女子能言善道的技能并努力显得木讷呆板,只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也只视我如笼中困兽隐于市井,这应该不能怪我,谁叫他们总猜想着出产本女子的场地陌生野蛮如史前呢?他们甚至还猜想本女子的眼睛都不带角膜的,再加上我方向感混沌,每每在都城中迷路还超速行驶,他们更安慰自己地相信本女子乃匆匆过兽正在赶往别处,都给我让路,只想着让本女子早些过去,他们哪里会知道,我在这“过”的状态下己经快过完了一生。 

 

想起这些我就有了想哭的意思,尝尝出了一半的眼泪又竟是让风雨淋淡了不带咸味的。眼泪不咸了还不如不哭,哭有什么用呢?欲哭无泪吗?徒叫人笑话。再说如亲人去了又哭不回来,那本女子的青春逝了哭不也白哭了?既然世人不认识我,我干吗要辛苦地去让他们认出我是谁呢?这样也好,我也假装不认识他们,反正他们怕我 弱智如稚童地肆意生活当自己和他们都是白痴不是很好?这样我可以不善舞也不能歌,可以弃文也不从武,实在闷的不行了,就去囫囵吞枣些新诗旧词或浅尝些琴棋书画消极怠日。本女子是个行动者,从小就是,这样一想也就这样做了,效果还真又不错。如今你若见一人似逃离红尘俗世,不问人情礼往、不懂繁文缛节、不信蛇神鬼怪、不管秋来春去、仿如不食人间烟火、魂若游离状的,那可能就是我。(当然,这些有装的可能,凭你判识。) 

 

   好吧,我想我还得重点感谢上帝让我得知他快要笑死的音讯,多亏他老人家快笑死了我才想想这些的,那老头也该感谢我,无论本女子这思考多么不接近哲学,也是为他老人家要笑死的事业尽力了。当然,他若实在不愿感谢我就算了,我可以回我湘西的乌龙山上落草去,反正我为他要笑死思考过了,他不肯因我发笑也没什么,鬼知道那老头是嘲笑、微笑、傻笑,还是其它什么笑才笑死的。

 

最后:那老头若真的不为我这半天的思考笑笑,我就自己笑,他可就不再是我的上帝了。

                                                                                                                                                2013.7.30

 

                                                                      

 遥远的花  /听月    

 

 

 许多年前

 把你种在都市

 以为那里土壤肥沃

 你是不是开放过  

 是不是己经凋落


 一些繁华轻轻地飘在空中

 可能是我看错

 在家乡的小河边种下

 才知道你可以

 花开花落

 




听月油画 《遥远的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女匪书(三)/听月

 

魔鬼在人世己洞开贪婪冰冷的黑暗之门

充盈歧视的污浊世界让我无法呼吸

镇魂钢刀发出啸吟不适合悲哀绝望

目光清冽为不死的热血吹响号角之声

世间阴森 温暖变得模糊且遥不可及

掩饰虚无匮乏 压抑痛苦是多么愚蠢

寂寞私欲疯狂诡异自卑不能植入我毛孔

随我提刀在人世杀出一条血淋淋的路

 

蚊子在世间吸食鲜血传播疾病要砍杀他们

眼镜蛇是犬儒的化身祸及远久要砍杀他们

水母长长的触须刺扰人的尊严要砍杀他们

圈地令剃发令屠城令一一砍杀

垄断 索取 破坏 污染无异于自掘坟墓

历史玩笑是消灭富人就等于消灭了贫困

砍杀蔑视那些弯下腰悲哀获益的仓中暗鼠

站直身体告诉后代不能成为侏儒和报应

我们不是圣人不是蚁类不低贱是自由的灵

要对黑暗挥刀 即使头颅落地要大笑三声


请我力透田地的男人先砍杀你们的自卑自弃

你有沸腾热血受吐蕊的光和繁星倾情养育

泥沙俱下的人世要用人的骄傲为钢刀注入自尊

无论暴风骤雨山崩地裂我如花朵开放守候你

残酷的战斗若让你失去四肢性器甚至身体

我将留下肉身为你今生复仇魂灵随你世世轮回

用卑微无聊隐藏自己的醋意是你必须跨越的误区

女人要的不仅是肉体上亲和更要你正视她生子能力

假道德苛求女人纯洁不可能掩饰你脆弱的心理

恐惧也只会让你永失最爱作为砍杀对象被舍弃

挥起你的钢刀立牢你的图腾去砍杀人世累累黑暗

我钢箍般的蛊毒紧紧跟随着我也深情地跟随你

 

姐妹们随我拿起钢刃带上明眸和放蛊的银针

不要因为泛滥的母性只抓住亲情之爱舔犊之情

求女性贞洁 美貌 温顺谦让的男人不配称男人

回避自我庇护男人污秽只有怨妇的位置在等你

女人的血一样鲜红一样沸腾一样可以直达霄云

那些与黑暗战斗的男人才配我们用心喊出我爱你

英勇的躯体若血肉模糊我们就去亲吻他们的脚跟

碧水转世的女人发髻饰刀我准你们衣袂飘飘

一路砍杀金丝鸟笼摧毁虚设华厦还我清丽木居

遇上脑满肠肥做了狗却不如狗的男人砍杀他们

遇上贪婪下流自私冷漠趋炎附势的男人砍杀他们

遇上只长性器不流热血阴暗猥亵的男人砍杀他们

遇上能为人世带来黑暗的所有种种砍杀他们

丢掉等待 胆怯 哭泣 怅惘 忧虑 怨恨

随我提刀在人世杀出一条血淋淋的路

 

 

 

附:

女匪书 /听月

                                         ____男人,你若不能站立行走就倒下腐烂吧.

 

               

          四水为义,武陵为名,乌龙为巢

          我是你落草为寇的冤家

          出生时把根从群山之顶扎下

          骨血来自奔涌浩瀚的群峰

          母语赐于啸吼铁马

          左臂烙有山神的图腾

          右臂把前世的红绳紧紧系下

          指尖展开既万水千山

          围剿的抑窒不过染红杜鹃

          我为你撰写刹那江山,江山刹那

 

          穿上经年的征袍,挂牢累月的盔甲

          跃马水黑山白定要与你一夕共话

          普天浑浊你若倒于泥处即腐

          乾坤暗淡你入岐路将不能归家

          祭英堂里我把你的祖灵点个通红

          出征场中你根的图腾直达天上地下

          记住你力透田地的名字:男人

          你是山的脊梁江河的魂魄女人的家

          四海流落你要练就王的风骨

          八荒流血你不可把泪轻下

          你悲只能壮要把哀抛开

          你喜只能把阳光四处传达

          用草木做朋友风霜做华衣天地做家

          即是你死,要面朝天廷倒下

 

          我血红的心只因你的骄傲听从你命令

          手持吴勾为你歌唱眼泪将涌流我的脸颊

          一路杀将我仍然为你保持躯体洁净

          请用你坚韧的生命摩抚我

          让我的爱屏除虚设,在子宫深处开花

          你累时必须懈怠在我的怀中甜睡

          那些曼陀罗花将被我一一砍杀不用理她

          千军万马中我为你建造安逸的居所

          但你必须与我面对寂静淡看血流如看花

          你看我简洁的生命除了征甲只装一枝苇笛

          粉身碎骨你也不能把雄性的本质屈损践踏

          若在你荣光中死去我将高歌赞美

          如果你害怕衣饰骄奢粉饰萎缩退避

          我手中柳叶自会时刻验证你根的图腾

 

          黑暗渐深阴霾堆积时你要脱光衣衫坚挺

          我将为你打造长矛所向披靡

          晨光来时黑暗消隐你的声音定划破长空

          让我的巢穴因你而繁花怒放钢刀铮铮

          忧愁来袭你也不用从梦中惊起

          我乘莲花送你芳踪香奇

          昏暗迂回的路上只有失望者哀号

          暴风雨的夜晚我仍与你作爱的旅行

          假如有一天鸟儿不唱风也不吹

          我就撕扯下厚厚的天幕睡在你胸口等待苏醒

          不要指望用萎靡的精神敷衍我的行动

          我的爱是坚韧的罗网

          死亡的灰尘不能动摇我放蛊的针

 

          尽可鄙视住在虚设宫殿中穿戴珠宝的人

          你是流离的王自将建筑你的辉煌金碧

          那些海市蜃楼风月枉度不属于你

          华美的假象会把你的健康与土地隔离

          那么你将无力参加我备下的光荣宴席

          卸掉让你失去快乐的尘世枷锁

          我抢来战神的盔甲为你做玉衣

          不要试图用欲望的气息把我的山火吹灭

          我从不把自己背在身上在自家门口行乞

          刀山火海天坑赌命只因你以王的身影失所

          你既使在最贫苦中也要让目光生辉熠熠

          最悍美的柔姿自会为你尽瘁后已

          旅途漫长你不用害怕孤寂

          千里宝驹自将追随你的辙印而行

          你会时刻听见我说:我在这里

          一起杀灭贪,嗔、痴、怒、哀、恶

          让我们刀下挂满血肉模糊的头颅

          我是你落草为寇的冤家


 

    女匪书 (二)/听月


    自从那年你把我遗落在山顶

    我的根系就从这里向下延伸

    耗费一生的时间占领这座山头

    他们叫我匪  我把匪首的位置空着

    这辈子我甘做你的臣民



    
想你的时候我就站在高冈上狂笑

    如母狼失了幼崽的呻嚎

    抓捕轻狂的风传递涅槃的景致

    鸟儿躲在草丛里不再啾鸣

    她们在猜想你的名字并为我流泪


    没有人相信季节会在一棵老树上吊死

    他们被我的匪兵挟持了眼睛

    饮马的山溪边有一根坚实的木桩

    我用它拴住流水拴住行云

    柔媚的云水从此学会怎样抒情


    
那些叛逆的兄弟选择夜里逃离

    害怕我惩罚他们没能攻占尘世的堡垒

    逃离前夜他们在松针上写下壮歌般祭词

    我不去捉拿他们  害怕那些绝望的魂灵

    没有转身就砸痛我的脚跟



    
常常有胆大的野兽来破我的山门

    我的硝烟没给他们预留丝毫机会

    他们可以在我的领地边嚎啕互相厮杀

    施舍些残食足以让他们度命

    我命令他们带走我最后一枝桃花


    常常恐慌恣意婉约的抽刀断水

    我怕我的盔甲被限制在你的上游

    所有的刀肯定都有不凡的来历

    我不相信那些救赎或天鬼的信差

    或许我的刀就是女巫的法杖神器



    
你进山的竹签上我刻下了苹果图纹

    对坐的夜里我为你备下了适当的辣汤

    冰凉的斗篷下你的身体肯定冒着热焰

    匪兵们可能当你是夜奔的厉鬼

    不用担心  我随时准备令他们打开山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9:48)

近日回到湘西  受乡民邀约一大家子回到土家寨 分享我的骄傲我的幸福吧


到寨门外了 走过风雨桥就进寨子 


左起 我的傻妹子 妈妈 我 风雨桥头抱着各自的属相合影


左起 妈妈 我的云姑姑 妹子 爸爸 欢喜的一家人


我对爸爸说 门口的水泥不好


云姑姑说她最痛爱我了


三美女 云姑姑 妈妈 我




我土家的水我土家的树 美

 
摆手堂前摆手舞 忘了放下小包包 害我又重跳


我的土家冲天楼




我的土家吊角楼

一大家子



寨中路




欢迎我们的鞭炮落红

我的小河


我的风雨桥





我朴实的乡亲 


云姑姑没用不敢下水闹 我和莲姑姑下水闹去了 


玉姑姑也来了 三臭美下

 




水有点深哟


莫浇水给我呀

莲姑姑说 我往别处浇呢

偶想若想不湿身偶得快点跑

偶湿惨了忘了还有云姑姑的石头闹水

该回了 风雨桥会想我们的


云姑姑说 还说我没用不?


再见 我的土家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男人 别在阴暗处想我/听月

我只想迷醉荒芜
得到完善的冷
一世将血洗黑
青丝诬白 

立于高崖狂笑
汉字所有符号

己被利刃粉刷

三月的桃枝上
垂挂着

冽冽钢牙


我于诡异处传输暴雷

一路砍杀了你的梦境

请别在阴暗处想我
途径只有一条
亮出你雄性特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1-04 21:45)

          
图为香港诗人画家戴国东作品《听月》

 

     月书 /听月

 

                          ___给松下听月

 

    必须告诉你 所有的

    你从未虚度

    那些试图用背影遮蔽的忧伤

    是我给你最古老的邮票

    夜因你 早就稀薄了

    你携带的黎明在你酒杯里

    我饮了  是坚实

 

    我有更寂洁的光给

    我不让你看见

    我把七月七藏在前世

    当松风失声  我

    流下银色的眼泪

    天地两岸汇成海

    我看见我一身的错白

    你的目光比古松老

    比松针青

 

    你焚的香  今夜

    再次直达尘渊手指

    我的真相从指尖泄流而出

    把你思念的褶皱拂平了吧

    尽管我还有些惊慌

    可我掌心生出了今世的绿芽

    那是你的名字

 

    取走这未尽的泪好吗?

    亲爱的 歌声聚合没有休止

    让我银色的眼泪

    吸附在你体内  再

    铺盖地下  天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2-21 14:37)
      

      冬日·只影 /听月



     天空似乎没有尽头

     许多人都在努力取暖

     仰起头看看那些苍茫

     这想法很快被放弃

     害怕有人怀抱同样的寒冷

     被我看见

 

     时装店里羽绒服火焰般红

     也许它知道冬天的含义

     随处可见的冰面 以及

     被封锁的疼痛

     行人铁青色的脸

     被拒于橱窗之外

     它的温暖妖艳而孤单

 

     琴弦如梦初醒

     月色有些走调

     细描雪地里的落叶

     第一枚时

     我把她们全遗忘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冬季一天天地打发我/听月


   十月以后你会来

   这我知道

   桅杆上刻有准确时期

   你懒散了还是善良了

   洒些雪 若温柔些

   就如春天的飞絮

   谎称天堂离人间很近

   其实我更习惯

   布满乌鸦的窗棂

   冷风掠过

   至少我可以嘲笑

   随你而去的

 

   你应该让寒冷占据我

   你给的空气里应该含着冰

   希望房子不要太暖

   我就把自己想象成柳堤

   以惩罚你对我的敷衍

   堤岸开满我家乡的栀子花

   我要让你羞愧

   春天在你身后

   说这话时

   用白日梦一样的语调

   定能骗来你刺骨的冷风

   天天 殷勤地吹

 

                       渴望寒冷 渴望一场大雪 2012.11.1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1-06 11:41)

谁谓河广  一苇杭之 油画 2012.11 听月

 

 

谁谓河广  一苇杭之 /听月

 

挥袖的含义多么虚空

目光经脉让竹影挑断了

洗掳明目张胆

我只想用一世听完大悲咒的吟唱

有藏身之处吗?

 

风舞起沙尘

谁的前世今生不去?

建造一个村庄吧

放弃所有的向口  凝定

奢求一次人世的重逢

流水被落花残尸的美丽觉醒

背负花魂静静地往下游去

岸边等花的人

将褪色的胭红剥开

在浸透月色的脸上

看见前生

 

能容下目光的角落

以我的血肉兑换

为守在岸边的人

 




无题 油画 2012.11 听月

 

 

无题 /听月

 

石头说出柔软

我远方的名字就有了姓氏

六月正往前走

春天还能剩下什么

需要打扫庭院

熄灭心跳 追逐及词语

迎接我有姓氏的名字

 

寂静是虚无的

时间不会停下来

我想呼风唤雨

身体放置海的两岸

风雨失声灵魂折返小屋

落叶的回声

将倦怠的飞翔藏于皱褶

我带着病症安然入睡

此时 与时间无关

 

许多年后

一束光照亮我的残骸

爱人 带我回家

 


 



黑夜.更蛾 油画 2012.11 听月

 

 

黑夜.更蛾  /听月

 

不想说伤能逆流成河

只是坚强上演祭典虚弱

敲响更鼓的蛾

辗痕都是刀刻的

那些黑暗里说过的话,像刺

夜里舔食,视线迷蒙

 

日子全留在昨天

越往后看就越稀薄

思念如病菌串通夜的门

含颦的容颜

爱凝结成一枝百合

秋一吹

纯净的动机就浊了

鸿沟里全是恨 

 

玫瑰有毒

深渊早己窥破

尖厉的翱翔声啸醒唐朝

谁都能见到扑火的蛾

只要把火点燃

蛾还是飞蛾

 

一场雪正溺亡所有的语言

神叫白杨树的眼睛还挣着

荒芜里没有火

蛾用尽最后一口气力

说:亲爱的

请看清眼泪是怎样落下来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0-27 09:15)

    

    时光 草原 /听月

  

   着秋衫的草原

   被我招来的风反复拥抱

   笔墨淡下来

   歌声和马头琴有些迟疑

   一叶草被确定在发梢

   乌鸦飞去的天际

   落日如枯井

   背影中的我

   口宣佛号

   红尘和我将写下的诗

   变得可疑

 

   马群在远方沉默

   草原的目光

   助 瘦削  饥渴

   我丢失了绣鞋

   脸色焦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