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得瑟
爱得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056
  • 关注人气:28,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就是得瑟

   矫情自我,闷骚孤单,得逼嗖嗖,永不妥协。

   从2008年12月14日开始,希望在这里开启一段秘密而得瑟、优雅而土逼的新生活。

新浪微博
我看过的电影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墨迹生活

    我感谢每一个阶段路过的人,无论是仇家还是朋友。或者从朋友,到陌路。听说某原改名了,听说半岛书还在处,听说麦子有了BF,金刚芭比不但有了BF而且还他妈的停博了。
    好几个人问我,金刚芭比BF是谁?我说我怎么知道?那麦子的BF是谁?我说我和麦子平时只交流工作上的事情,从不过问私生活。那你是不是和麦子又闹掰了?我说全单位的人都知道我和麦子关系最好,但正因为我们已经是同事,反倒不愿意说太多同志间的话题。
    好朋友,好这个字,永远都是相对的。好在一时,已是缘分,永远感恩那些甜蜜的碎片记忆。我们谈笑风生的时光里没有任何令人作呕的东西,这就够了。至于最终走向疏远,恢复理性的距离,我觉得都是正常的。全沈阳我有一百多个同性恋朋友,我不可能和每个人都始终保持最热络的程度,我累不起。
    朋友,这两个字,才是最值钱的。无论好坏,亲疏,如果彼此都不是势利眼,没有因为实质性的矛盾伤害过对方,那他总会在一个地方等你。也许久不见面,也许总不联系,但大家都知道,等的就是那一通电话,“喂,我是爱得瑟”,“靠,你死哪儿去了!”
    正好十年前。那时候我在新乐遗址认识一个人,性伙伴之上,BF未满。相处一段时间后,他搬家,慢慢失去联系。直到前几天,他开始在微博上给我发私信,逐渐确认爱得瑟就是他十年前认识的那个小孩。
    他惊讶,惊讶我的变化。他说他从有情天博客就开始跟着看,然后是得瑟的博客,再到爱得瑟的微博。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我居然是他曾经的知己。也许,网络给了我们另一张脸皮,我们肆意任性地在微博上演另一个真实的自己。当你找到十年后的我时,无论我是不是你心里的那个小孩,还是对于现在的你觉得更熟悉的爱得瑟,我们,依然是朋友。
    这就够了。我的朋友们。有你们,比有BF,强百倍。所以,我也从不打听谁的新BF是谁,早晚不也得黄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爷们

杂谈

分类: 墨迹生活

    他现在的名字叫@哦了_爱谁谁 。也许不远的将来会改成小自我大天地,或者铁西名炮闷骚攻,蹲在街角等真爱,恨不相逢未嫁时,半世凄清半世哀,等等。总之,每一个稀奇古怪的名字背后,都隐藏着他某一阶段的可爱思考。
    我有很多朋友,他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在他身上其实看到了好多我从前的影子。从处男到骚男,这么一路走过来,他,酣畅淋漓的爽,倒追倒搭的苦,被人耍弄的尴尬,和现在雄霸铁西的当红,每一种经历都是财富,每一种失去都不耽误下一次的硬。
    有些人是愈挫愈勇,有些人是随弯就弯。小爷们有点儿像我,总愿意在同一个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
    我觉得,他是陷入爱里面忘情游的一尾大鱼,横冲直撞,佛挡杀佛,盲目又执着。
    他和我一样,名声两极分化。朋友里口碑不错,但不熟悉的人会觉得,微博上的那个人,有些可怕。
    我多次在微博上开小爷们的玩笑。比如说他改活儿,说他玩遍各路0,说他这样那样,有些是真有些是夸张了。文字和网络永远都是表象,骨子里有些人可能更烂,但我觉得小爷们的本质是真、虎、二。褒义!
    今天,小爷们心情很不好。我给他介绍的一个聊得很好的男孩,意外宣布退出同志圈,要结婚了。他刚认真又被“闪”,作为介绍人,我都觉得这事儿磕碜。写一篇长微博的意思是想告诉我的朋友小爷们,大家都爱你,这就够了。
    牵手分手,无非云烟一场。会有更好的一个人,等着你。他出现之前,请允许我继续踩踏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4 14:15)

    前座,后座,白色衬衣上蓝色的墨水,就像青春故意留下的刺眼印迹,毫不矫揉造作。一面写着纯纯初恋,一面透着精液的膻腥。
    那些年真实的样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先后两次看这部电影。第一次和小宸在上海的宾馆里,没太认真看,今天下了个完整版的,认认真真看完,后半部开始流泪,不断对号入座,哦,打手枪的我(倒没在教室里公然打手枪,但在考场上的确滑精过),哦,到黑板前答题的我(小时候最怕的就是到黑板上答数学题),哦,与教官(辅导员)对峙的我(这种事儿我干的太多了,热血!),哦,浴室里的四脚怪兽(嗯,干过)……
    共鸣,无处不在。相信你也如此荒唐叛逆吧?
    我居然都经历过,除了性别和电影里的不一样之外。把自己的故事投射进去才发现那些年的幼稚与早熟,不后悔和很后怕。如果说女孩一定要比男孩成熟得早,那么gay在青春期里的成熟也一定比一般的直男要更多一些。我们会敏锐地寻找猎物,在好感之上性欲之下的暧昧地段里和他玩这玩那。还要贱次次地照顾他的粗心大意,像个上辈子欠他的小妈妈。
    直男总会长大,被女孩抢走,gay也会变得花心精明,不再为不值得投入的直男犯傻。
    结尾那场婚礼,看心爱的人在光影里娇俏可人,柯景腾第一次知道放手的意义,她幸福就好,不管和谁在一起。我注意到他在来宾席里的目光,新人出场时的淡然,到发现沈佳宜那么幸福快乐时,他的眼神里也泛出光彩,嘴角溢出甜蜜。这样才好,这样多好。
    红包背面写的字样是:“新婚快乐,我的青春。”幼稚的爱情终会散场,但青春不会落幕的。

    ……
    三天假期结束了。明天开工,希望是个好天气,好心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1 22:36)
标签:

爱得瑟

端午

杂谈

分类: 墨迹生活

    回家晚了。爸妈已经撤退。留下一个干净整洁的家,冰箱里塞满了粽子和包子,这是让我三天假期吃的。门口、书房、客厅窗台上头,都挂着彩葫芦。就差我胳膊上的一条五彩线了。
    不爱过端午。不爱吃粽子。也不爱去回忆。可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五月初五,还是会屡屡浮上心头。2009年和深圳前夫去湖南凤凰旅行。两个人从各自的城市坐火车到吉首,再至凤凰,在凤凰也就是三天吧,然后去的张家界……悠闲浪漫。
    那年我工作不忙,可以不扣工资随便请假。哪像现在,三天法定假日都跟个宝儿似的,唯恐浪费了一秒钟。那年我也心情极好,一路上两个人除了为到底做不做爱闹了点儿不愉快外,一切都平静顺利。
    我还在凤凰的一个苗族晚会上被选中为幸运观众,上台唱了一首歌,赢了一双绣花鞋垫儿。
    好吧,一写长微博我就还回忆往事呢?其实我要说的是:往事在风中,如浮云,不在乎。
    三天假期来了,我单身,我自由。好好休息调整思路,把节后的工作完成好。好好寻找下一个目标,新肉也好嫩肉也罢,总之,不会虚度。
    我还是我。
    敢爱敢恨敢失去。
    端午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0 22:41)
标签:

乒乓球

爱得瑟

杂谈

分类: 墨迹生活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是我们班的体委。不知道班主任遴选标准是什么,也许看中了我变声期到来前的那把好嗓子,清亮尖锐底气十足。不似现在这般有气无力加慢性咽炎。
    我小时候的体育爱好,一个是跳皮筋,一个就是乒乓球。兴华一校自从培养出来一个叫于沈潼的世界冠军后,立刻成为铁西区乃至当时全国的重点乒乓球少儿基地,一到下课的时候操场上十多个水泥乒乓球台两边都是骄傲少年。挥拍飞舞伴随阵阵掌声。他们多是有半专业背景的,我只能靠后。
    我只能在家玩。我卧室里有个我姥爷亲手打造的长条茶几,把文具盒立在中间当网,我和同学或者我爸或者我妈,就能开战。那时候都流行直板打法,讲究发球和头三板。
    我记得我最喜欢的乒乓球运动员是邓亚萍。她之后的王楠张怡宁都像抑郁症患者似的面无表情。就邓亚萍,是那么与众不同。她的泼辣与霸气,在场上跳跃和兴奋的呐喊,总让我心有戚戚,每一个小同志心里应该都住着一个邓亚萍吧。
    喜欢她,自然会模仿她。模仿的重点就是她的喊声。短促尖利的一声“杀!”现在想来,逗死了。
    今天回爸妈家,门口摆着这副乒乓球拍,是当初我爸用过的,也是后来我小时候用过的。看造型就知道那得是什么年代的产物。既有我爸青年时磨损的痕迹,也有我少不更事,把不干胶贴在胶皮上的残留。我妈说这拍子岁数比我都大了。我信。
    我问为啥拿出来球拍。妈说,晚饭后和我爸去克俭公园里打球。我发现我爸妈真的又可爱又浪漫。过一段我得给他们买两副上档次的新球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9 21:41)
标签:

小哲

爱得瑟

杂谈

分类: 絮叨情感
    中午,H老师请我和小哲吃水煮鱼。席间说起昨晚我的“五年”微博,与小哲又是一顿感慨,我俩应该也是相识于五年前的那个夏天。
    五年前,我被一段称不上成功的爱情正折磨得身心俱疲,而那时的小哲却是风华正茂得紧,大学在读满目清澈,他可以烫卷发着白衫穿粉鞋。
    他可以在我家里一呆一整天,摆弄手机一晚上,我坐在书房手淫他也不会过来看一眼。从那时到眼前,认真想来,朋友里我真的谁都骂过,落叶啊小邻居啊小爷们啊小明小狗啊都骂过,也就小哲和紫风吧,没红过脸。
    五年,看着他毕业,找工作,换老公,买房子,装修入住,搬到离我好远的铁西,见面都费劲了。
    可我有多爱他啊,我路过四十中学的时候总会想,这是小哲当初的故居呢,那时一个电话他就过来陪我一整晚;路过老航院旧址的时候又会想,看,当初那个小哲蹦蹦哒哒滴跳下138公交车,回学校的样子;经过太原街也会想起当初我们仨(小爷们小哲和我)在骨汤麻辣烫那家店里的臭白话。
    岁月可以偷走好多细节,但那份清风拂面的温暖与甜蜜的味道,不会忘记。
    朋友是怎样的关系为好,我和小哲这样我觉得似乎刚刚好。打探八卦点到为止,在我需要他鼓励的时候,甭管是买衣服还是找对象,都会送来一句“可以”。其实他比我小好多,可我从来没觉得我比他大多少。
    五年的友谊天使是小哲,其实八年的友谊天使应该是小邻居(@海洋star),九年的,是紫风是落叶……三年的呢,可能是麦子和半岛书,前者百转千回地误解与澄清,后者渐行渐远倒也从不遗憾。
    该来的来,该走的走。
    情还在人未老,友谊地久天长,相互陪伴为情所伤的日子,就像每一次我们不含情欲完全真挚的拥抱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8 21:46)
标签:

五年

爱得瑟

杂谈

分类: 墨迹生活
    从2007年6月18日算起,到今天,正好是我住进这个属于自己的家,五周年。
    五年了,想想自己都害怕。岁月苍老,没偷走我任何理念和理想,我依然风骚,更加淡然,连发火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这五年。爱情失败。与某宇同居几个月后分手。遇到刻骨铭心的滚刀肉,在奥运年,徜徉在北京夜色里,也迷失在他出国深造的纠结里。而后便是那个一直包容我、宠爱我的深圳前夫,小宸叫他大舅,小爷们叫他大姐夫,无可挑剔地对我,却无可救药地被万水千山的距离阻隔掉,磨去耐心,失之交臂了。
    他之后,似乎再无值得纪念的爱情。
    这五年。友谊如筛子,变脸翻牌,各走一边。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巩固了许多老友情。也失去了我一直很看重的几个死党。曾经我以为那就是我老了之后,要一起携手在养老院里度余生的朋友呵,道不同不相为谋,竟至于幡然反目恶语相向。不值得。
    这五年。亲情依旧,历久弥坚。独居之后,与父母大胆出柜,得到理解。我不奢求祝福,他们也不强迫我改变,一切都比预想得顺利。当那个谈判的夜晚在泪雨滂沱中结束后,我才发现,父母对子女的爱,可以跨越世俗的羞耻之心,接受儿子的一切。五年里当然失去了很多,也有不快乐,也有被骗过。唯独在“家”里,一家人两座屋反倒更近了。我大大的满足。
    五年,太匆匆。工作向上,换了一个更有发展的平台,这个忙碌充实的状态保持至今;人心思定,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少一些八卦多一些自由。
    我没停止过脚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
    我也没放弃过朋友。哪怕那些伤过我的人,我也依然觉得,有些人骂远了,未必以后不再是朋友。
    五年,陪我的是难忘的时光,是造作的岁月,是暑热周末里看着快女直播的麻将之夜,是一个小爷们搅浑一个圈子的混乱性网络。太多的记录,太多的细节,太多的花絮镜头了。
    信息好多啊,我装不下,我也懒得说。
    可我记得这五年我最大的快乐:我没变过,我依然是爱得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半岛书

杂谈

分类: 絮叨情感
    最近情场失意,工作繁杂,不知目前所经历的到底是不是谷底,抑或转机。总之,每一天,都很忙。包括圣诞不休,下班后开会,等等。在同一家单位同一个岗位耕耘这么多年后,今年九月份之后的部门变动,是一次很重大的改变。
    现在的我,对找BF这种事儿,真的很不上心。原因很简单,我多大了?我不可能每天跟那些在校生似的,为这点儿情爱那些破鞋谁和谁认识了谁和谁搞一起了之类的事儿没完没了地关心。对工作,我曾经麻木应对了好几年,我希望我能抓住这次机会,重新锻炼下自己。哪怕输了,也不失意义。
    这样的机会,也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
    接下来说第二件事:关于半岛书的礼物。
    今天上单位开会,收到他的邮包。将我此前博客中所有的文章,打印成一大厚本,装在漂亮盒子里。如果不是他整理,我自己也想不到,居然写了这么多。看网络的文字,和真实的纸张印刷呈现在眼前,那种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
    这礼物很惊喜,因为他一点儿口风都没透露。这礼物很感人,用心倒是其次,要命的是,他腰不好,反复复制粘贴,调整格式,还要一页页打印出来,这种费神费力的付出,若换做是我,不会做。
    所以,要真心的感恩,感谢能让我在网络,在这座城市,遇见这么多好朋友。大家彼此都有幸福与不快乐的时光,可见到彼此,相互疗伤,再难的关,也会过去。
    我们彼此进入对方的生命,我们彼此记录对方的人生。
    没有爱情,还有你。我的朋友(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说一句好俗的话
梦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再美妙的爱情,落地生根之后,也会有缺水缺粪的时候,不吵不闹不咸不淡不冬不夏不风不雨的,不会成长。
挺过去,是收获一个圆满
挺不过去,那就等着爱情发臭吧
你的这篇博客,似乎也是我要说的话
可我有时候好羡慕你俩,你俩吵架吵得鸡飞狗跳
我呢,我从来都没和某人吵架过
因为,我懒得多说一句话
今天周六,外面应该很冷。就在一小时前,我被不知道哪个傻叉邻居极富有节奏性的砸墙声叫醒之后就睡意全无!索性就趴在被窝里上网。我其实挺想打开窗户破口大骂几句的,可是外面是在太冷了,我怕一打开窗户灌进来的冷风会让我更清醒。滴两滴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然后再继续。所以说,人的大部分想法还都是停留在想象阶段,不可能事事都付诸行动。就好比我现在只能想象和你朝夕相处的生活,而现实却是我们只能利用可怜的一天假期来相处。这好像夫妻跟情人的区别,夫妻是才是正餐,而情人永远是调剂生活的配菜。 我说过我的近况了么?好像有。人生真是充满了变数,我当初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到这座城市来。习惯了沈阳,适应了北京,却一下子跑到这左小城市来。刚开始会不适应,其实现在也是,我始终觉得有你在的城市才是我家。而我对现在那个城市的留恋也绝大多数因为你!哈,朋友们别骂我啊,你们也站很大一部分的。可是现况却是,你安于现状的继续在没有我的城市生活,我也在另一座城市里为了生计打拼。维系我们的只有可怜的电波以及两周一面的奔波,这是你所觉得挺好的现状吗?我并不觉得这就足够了,我们甚至从未连续相处过三天以上,甚至从来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甚至还在犹豫坐火车到底比汽车便宜多少钱,甚至还在算计手里的钱怎么花到月底才不会挨饿。这就是我们的可怜的现状。这就是你满足的现状么?人的自尊是最要得和最要不得的东西,它让人羡慕,让人嫉妒,但也让人清醒,也让人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我们必须为自己可怜有可贵的自尊心买单!所以,我们还远远不够! 不知不觉,这篇博客似乎变了味,从一开始指责无良邻居到数落你的不是,好像都是我一味的抱怨别人。好吧,那就暂时打住,可我并未在说笑。起床撒泡尿,继续睡!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2-05 2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絮叨情感
    晚上小哲习惯性的发他那一句话微博,问大家,一年前的今天,你在做什么?
    他不问,我是不会想这个问题的。他一问,我立刻欠儿欠儿翻这个荒废已久的博客,发现一年前的今天,我和他,以及小宸,是在中街度过了。我买了一双阿迪,率性地穿上就走,顺手把旧鞋扔到了工地旁边,小哲打趣说,莫不如给那些恋脚的,还能卖个好价钱。
    那一天,小宸买了超贵的八块钱的草莓糖葫芦请我们吃。
    那一天,我们在大悦城吃麻辣香锅。
    那时的我们,似乎要比现在更简单和快乐。我在濒临与深圳BF的分手,小哲和臭臭似乎也走到尽头,小宸被我搅合,已经和那谁失去了联系。于是三个相对孤单的人,怎么玩,怎么开心。
    一年过去,这一年里,我们各自都发生了很多变化。
    小哲买房子。我换工作。小宸,长大了。
    不变的,是一年前的12月,我处于分手边缘,一年后的12月,依然如此;一年前的12月,我与小爷们不再联系,一年后的12月,依然如此;一年前的12月,我渐渐习惯一个人的电影院,一年后的12月,依然如此。
    一年前,我和麦子好熟络,一周不见就想,来我家做饭,吃得热火朝天。一年后,似乎成为陌生人了。我是不是朋友太多?是非也多?表面热闹,内心落寞?会更加的不觉得失去哪位朋友而遗憾,其实,我想和谁都好好的。对麦子,我问心无愧,似乎又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只是那个机会,不见了。
    今天小爷们在QQ上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没正面回答。因为不知道再说什么。那种问题,一年前,他似乎也曾经问过。岁月被偷走了太多的快乐,唯有我们,在各自的轨道里继续往前走着。无法回头。
    今天,2011年12月5日,我一个人起床,第一次在上班日里给自己熬粥,薏米绿豆加了五颗莲籽。味道并不好,许是熬的时间短了。但心里很安逸,我知道,没人会比我更能对自己好。哪怕是干得满身酣畅淋漓爱得口号连天的BF,哪怕是这些朋友,也一样,会有一天被新的风景所迷惑,把爱得瑟撇在一边,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
    自私也是一种保护。我只想对自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