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朵与语词
花朵与语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0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0-11-04 13:19)
标签:

杂谈

春天的怀念

 

将外婆的命运与佩索阿作联姻的确有几分牵强,可那段时间我正在酣读后者。

舅舅将一对桃形的泪眼转向我:嗯,你说呢?外婆的墓志铭,你考虑过了没有?

我打断他:现在的问题不是我把它写出来,而是它几十年前就等在这里了,我不过是在将它呼唤出来。

哦,有时候的确是这样。舅舅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常以为自己的感觉是新的,其实它已经在这个世上重复过很多年了。它已经在很多人的头脑里轮回过多次了。

我把头撇过那堆矮屋旁的旺火,我想在外婆生前走过的那条路上看看树枝是否都已经枯死了。冬天降临得这样突然,我想知道上一个季节是否还有没来得及撤走的绿意和生机,可是除了一条发灰的路基和一片白亮的河面,我只看到一个正在匆匆赶路的行人和他的三轮推车。行走在路上的中年人的帽檐低低地扣着,手指不安地绞着肩胛上一段栗色的绳索。三轮车上有一堆过期的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4 13:06)
标签:

杂谈

这个雨季延期的夏季,使我可以从从容容地享用来从雨后的枝叶间透露出来的类似于暮春的潮湿和清凉,尽管我知道,这一切很短暂,很快,太阳就会占领这里,就像所有的傍晚,疲倦不是由外,而是从体内来到你跟前。一切都会恢复到以前该有的样子。

但是这一切现在还没有消失,植物在我窗前摇曳,它们灰绿色的阴影一会儿把一片乏味的建筑送到我跟前,一会儿又用它的枝叶把我的眼睛紧紧遮蔽,它们所有的同类都一样,与人为邻却又远远地生分地与我们不发生关系,它们虽然占据了这个小区几乎所有的空地,却不比我的眼球更妨碍我的目光,有时候,它们是我自己的延伸,从这堵长满青绿色苔藓的墙根一直到拐角的白色垃圾房,然后又沿着那条狭窄的小道有点不大情愿地伸到大街上去。

想起了香榧。

在浙中诸暨的山中见到了这种植物,它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树叶长得不漂亮,树形也没有那么高大,它在隆起的坡地上撑起的树荫也极其平庸,由于还没到结果的时候,它刚刚从花蒂上探出头来的浅绿色种子也显得老气又委琐,它好像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没有想到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1 22:12)
标签:

门罗

逃生

空间

这个人头马,今天又与我说艾丽丝·门罗不好了,八年前,正是他向我推荐了艾丽丝·门罗,我气得想朝他摔电话,因为好我不容易从芜杂的阅读中培养起这么一个文学偶像,而且这么多年来,我逢人便夸我的偶像,为了这个偶像,我不惜脚踩阿特伍德,加拿大另一个老女人(前两年,当后者获诺贝尔文学提名时,我一个劲地诅咒瑞典文学院的那些老顽固,只要阿特伍德获奖了,门罗指定没戏,好在后来阿特伍德也没戏了)。

人头马说,《逃离》中的门罗变啰嗦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我觉得那些咕哝是必要的。当然写《邂逅》的时候门罗还比较年轻,而写《逃离》的时候,门罗已经老了。人在失去力量的时候才需要言语的补充。我承认人头马说得对。只有老人们才会围着一个词语拼命打转。

不想写门罗的书评,因为门罗很快会有她的书评。不想聊门罗,因为门罗也很快会有她的中国粉丝。只想聊聊人头马和读《邂逅》时的自己。话说八年前,人头马为了讨好我,从各种杂志上复印了各类小说装订成册寄给我,那里边就有门罗的《邂逅》。那段时间我正陷于一桩欲罢不能的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7 14:00)

水果硬糖

近日与同事整天在外面胡吃海喝。某日,凌晨一时还被困在KTV包厢里,酒精加速了脑细胞的反相运动,年龄最大和年龄最小,也是本单位职位最高与职位最低的同事开始互诉衷肠。大:我真爱你们,离了你们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把咱们这个单位给撑下去。小:是你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们,你放心,我们会永远追随你的。大眼睛红了,小的忙递上纸巾。

哦!桑塔格说的“温柔谋杀”。

过去抱怨不佳的同事关系,现在惮于过佳的同事关系。特别是后者将导向一个无法挽回的物理趋势:温暖和友情会融化糖果,使其无法塑形。

我曾经是一颗独来独往的水果硬糖。

白日梦

早上醒来就自我厌弃。中午一觉将之纠正过来了。这个白日梦来得适逢其时,虽然是不相干的情节:我在延安路上等车,车子来了,我发了一会儿呆也走了,我没上那车,车也没载我。梦是似是而非的现实,对现实既忠诚又背叛。忠诚的一面是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8 00:38)
标签:

w

知识分子

痛苦

  经过一番歪打正着的人肉搜索,失踪多年的W突然浮出水面。当然,说失踪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也许真实的情况是五年前W主动掐断了与我们的联系,将我们的电话从他所有的通讯记录中删去,以此方式给自己做了一次彻底而健康的外科手术,在另一个城市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我与W甚至没见过面。不知为何这些年总会想起他。我想是因为他是我精神上的一个男身。他是我的一部分,最隐秘的一个镜像。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自己的一部分,这绝不是什么隐喻。爱情就是自恋延伸出来的那一个部分,只是有的人只是你的皮肤,有的人却是你的灵魂,所以,有的人在你的体内住得深,有的则像栖落在身上的灰尘,抖一抖就掉了。  

  我们有过短暂的精神交汇,然后就在各自的生活动荡中失之交臂。结交的那两个月光阴于我而言就像是一场痉孪,在经历了欣喜、颤栗、温柔之后便是巨大无比的虚无。但是W的纯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通过各自的阅读经历辨认对方,最终我发现了自己的浅薄。    

  我们是两个不写实的人。我憎恶集体,就像阿多诺一样怀疑人类的整体性。集体、整体性,这些面容模糊的词汇只会加深如下事物的重要性:主观、个人意识、自我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2 16:33)

与我相比,K是一个复杂度更高的女孩,方形的脸棱角分明,超高的身材显得孔武有力,不过我想原因不在于此,而是她经常一袭黑服,总让她自己与旁边看着她的人步入黑夜。爱她的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一个既被男人又被女人疼爱的女人总是在人性上更为完善,就像纪德。纪德十几岁就以排斥女人的德行当作值得称傲的修行,在女人方面,他把厌恶称为拒绝,将反感视作操守。如果女性的全部秘密一个动作就能揭露无余,他说这个动作他绝不会去做。事实上,后来,他还是爱上了他的表姐,同时,他还爱上了许多男人。当然,这些人也全部爱他。

一个人必须活得斑驳。这是我与K得出的共同结论。事实上,我与K并不太熟,我们经常见面,但多数在那些令我们不舒适的场合,只是点个头而已,可我们是同龄人,就是这一点让我们互相吸引。但也止于吸引。我挺害怕会在她身上找到我自己,我将那些令我自己也感到颤栗的部分深深地藏在内心,可是她却带着它招摇过市,所以,在人群中,她比我更引人注目。我的同事多数认为她很“妖”。这天晚上,她带着赞赏的口气对我说,她喜欢这个词。“太好了,”我对她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5 00: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6 15:48)
标签:

日记

杂谈

  暴雨将至,这样的天气值得期待。在沙发上抽了两根烟。

  莎士比亚问:雪融化了后,那些白色去了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日记

这个故事的五个W同一出滥情的电视剧没什么区别:有一天,某个周日的早上,J好了六年的女友突然找了一个很小的借口与他吵翻了,然后两人说分手吧,刚说完分手,J的女友就在第一时间内抢到了他存了许多客户资料的移动硬盘,然后打电话将她的两个舅舅找来,因为六年的感情不止是感情,还有许多账目要清理。于是,小时,六年的合作社生活就解散了,不过请注意这里提到的每一个数据,因为这个故事最关键的不是这个女主人公分手的态度之果决与冷静,而是数字——清算的结果是,六年前曾身无分文来这里打拼的J二百多万的财富全部抵押给了这个如今叉着手一声不吭的女人,包括一台车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0 17:30)
标签:

作业

  旅途中碰到资深玩家虫虫,受其感染,开始重新学画,这是交给她的一篇作业。

  中午读到陈村的一句话也很好:人在性的功课上最多地食言而肥,绿肥红瘦。与作业似不搭边又搭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