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936
  • 关注人气:1,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07-26 13:37)

总结数百年历史,人类社会曾经发生过三次阅读革命。一次是在十五世纪以降,以古登堡活字印刷机的发明为标志,纸质书阅读开始走向大众化;再一次是在十九世纪,以电报机的发明为标志,电子传播开始进入我们的阅读生活。那么,第三次阅读革命产生于何时呢?正是二十世纪以来,伴随着互联网的出现与快速发展,网络阅读正在全覆盖人类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21 11:20)

如果用一个字,概括编辑工作的基本特征,它会是什么?我想一定是“错”字。如果用三个字呢?那就是错错错了。因为出版工作的每一个环节,几乎都与“错”字密切相关。

进入出版行当,第一项训练是校对。校对的首要任务是什么?除去那些技术性的职业训练,核心就是找错。古称校对为校雠,以谁为仇呢?当然就是错字了。古人又称校对如秋风扫落叶,吹去一层,又落下一层,可见纠错的艰难。进一步,校对训练的目的,一是检验你的文化基础,所谓学识,在这里都是藏不住的。再一是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屈指算来,今年伍杰先生已经九十岁了。刚刚拿到他老人家主编《历代精美短文选》的书稿,我的心头不禁一震,三十几年的职业生涯,过往的事情如一部冗长的电影,一帧帧图像在我眼前飞速闪过,最终定格在这位老前辈、老领导、老朋友的画面之前。一桩桩,一件件,还是那样历历在目,鲜活亲切。

我与伍杰先生最早接触,是在一九八九年。那时我在辽宁教育出版社工作,宋镇铃先生带领我们编辑出版《中国出版社概述》,请来伍杰先生做主编,撰写序言。那时伍先生极忙,但还会挤出时间与我们聊天,讨论书稿。我的初始印象:伍先生不像是一个官儿,更像是早年我当工人时,手把手教我技术的一位老师傅;他谈话清楚、幽默、机智、平和,年轻人都喜欢与他接近,与他交朋友。

后来我与伍先生几次接触,确实有了老朋友的感觉:时而,他会在清早打来电话,一番寒暄之后,他会赞扬我们出版的“书趣文丛”,还会说到其中思果《偷闲要紧》一书,希望我能帮他找一本。他也曾与宋木文先生来到辽宁,出版人王大路先生英年早逝,他们赶来参加追思会。临别前,伍先生握着我的手说:“晓群努力,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段时间被困家中,每天忙着读书与思考。那天记者发来微信,问我能否谈一谈,为什么热衷于经典著作的再现,以及图书的精致化、礼品化等问题。泛泛而论,人们通常会说到创新产品、弘扬文化,还有与数字化风潮抗衡等因素。但看到本文的题目,了解我的人可能会感到惊讶:你不是一直强调“经典至上”吗?现在怎么又推崇时尚了?经典与时尚或曰流行,不是一些对立项吗?

其实在出版工作中,经典、时尚、高雅、通俗与流行等概念,作为一些关键词,一直影响着我们的理念与实践,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6 10:08)

文|俞晓群

很多年了,碎片化阅读始终是一个热词。人们对它的界定,有些贬义,有些中性,但似乎很少有正面的评价。贬什么呢?无非是批评它浅薄、浮躁或流俗;批评它将阅读与写作,双双引入歧途;至于中性的评价,不过是对它留一点宽容或容忍的态度。

我却认为,不应该将碎片化阅读过于污名化,因为整片与碎片的文字表达,久已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比如在传统的意义上,碎片的文字,可以拼接成整片的典籍,像《易经》《论语》一类文体,都是文字整合的典范;反过来,整片的东西,也可以切割成碎片化的短语,像《太平御览》,它的编纂结构,类似于现在的阅读词典,给出一个关键词,再把众多典籍中的相关词语切割下来,罗列其下。人们读起来,不但文字清晰、易查、易诵,还便于比较先人的观点。更有趣的是,后来《太平御览》摘录的典籍,有些逐渐失传;人们又从《太平御览》中,把那些碎片化的语词再积聚起来,借以恢复成原著的面貌。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可见自古以来,人们的阅读,始终在整片与碎片之间跳动。至于整片与碎片孰是孰非,孰优孰劣呢?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5 08:40)

 


文|俞晓群


我的文章《编辑与总编辑》发表时,就有读者问我:“说完总编辑,能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5-01 14:12)



文|俞晓群

自古焚书,大抵出于两种原因,一是恨书,二是爱书。这话听起来有些矛盾,恨则焚之,还可以理解,爱又何以要焚烧呢?

先说恨书,焚书者究竟恨什么?无非是恨书扰乱人心,恨书启发民智,恨书记录历史。如此认识,秦时李斯说得最清楚:“古者天下散乱,莫能相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所建立。”怎么办?李斯建议,昭告那些读书人,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9 16:36)



文|俞晓群

疫情肆虐,众所周知。这三个月,我一直盘踞家中,无法外出,只好在网上办公交流,再把其他的时间,用来完成多年积下的种种笔债。为了写作,此时所读如《十三经注疏》《廿五史》《太平御览》《册府元龟》《太平广记》《五杂组》与《四库总目提要》之类,电子版与纸质版都看,有时一天读书六个小时以上。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研究,我也不会像鸵鸟一样,终日窝在那里翻阅它们。有言道读书是一件苦差事,其实也够得上天下第一苦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两半斋随笔》沈昌文序:巨大的另一半

我对正规上班时间以外的另一半,始终深怀敬意。二十来年前,读台湾郝明义先生写的《工作DNA》,就已有此念。他有一个说法:“工作比床重要。”你不上班,似乎闲起来了,要睡觉了。其实,会做事的人,这时想干的事会更多,心里会更烦。

俞晓群嘴上不说,其实是个典型的“巨大的另一半”的奉行者。他的这本大著,便是说明。他在书中讲了许多位中国的大出版家,研究他们的活动、主张,实际上是部中国近现代出版思想演进史。以这样的成就完成他的人生的“另一半”,可以说是“奇迹”了。

我喜欢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做编辑工作,第一位的职业标准,不是自己能否写得好,而是知道谁能写得好。那么何谓“写得好”呢?大抵有三个要点:文德、文思与文采。文德在作者的品行,文思在作者的见地,文采在作者的笔力。三者相对而言,文德是第一位的。

张中行先生能写得好。季羡林先生在文章《我眼中的张中行》中,先是夸赞张先生的人品:“中行先生是高人、逸人、至人、超人。淡泊宁静,不慕荣利,淳朴无华,待人以诚。”接着梳理张先生的文思:“他这几篇谈红楼沙滩的文章,信笔写来,舒卷自如,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