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纷飞的雪,现居上海。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社长。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汉语言文学系,从事与文学有关的职业。曾管理雅虎“紫荆轩”文学社区。主编出版《盛开的紫荆花》、《流年》图书。
暮雪之城



这里只存放从前
从前的时间影像
散落的文字
沉降的往事
遗失的记忆

你来了,在最需要相遇的时候,我们相遇。是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你正从世界的另一头,马不停蹄地赶来,来弥补,从前,那所有缺席的时光。

暮雪之城微信号:mxuezc
纷飞的雪微信号:xujue197211

【暮雪之城】
纷飞的雪的个人公众号
期待你的关注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个人资料
纷飞的雪
纷飞的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751
  • 关注人气:20,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我
qq:767262940

搜索

复制

wx:xujue197211
yx:767262940@qq.com

【文学净土】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流年论坛:风来水榭

红笺小字中永不褪色的诗篇

逝水流年新浪官博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

散文新观察论坛

民间。自由。人文。

西部作家论坛

从一株到一片,从一本到浩瀚。

华语网

让中文走向世界

亲爱的旧时光



纷飞的雪首本散文集《亲爱的旧时光》

45元包快递,少量题签版预售中,随书赠送精美书签 

《亲爱的旧时光》由作家傅菲先生作序

顾坚吴佳骏吴昕孺马叙潘小平

指尖江少宾 梁晓阳杨献平温亚军

十位知名作家联袂推荐 

内文三十三幅插画是视觉抵临心魂的介质

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单书号

当当|亚马逊|京东|天猫|新华书店上架热售中。

购书请加纷飞的雪

微信:xujue197211、QQ:767262940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博文
分类: 【素年锦时】
    一
  去年深秋,我在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的一次画展中,看到青年画家崔晨宇的一幅粉画作品——《在束河》。画中,一位满脸褶皱的纳西族老太太坐在古旧的木质摇椅上,双目平视前方,她的身后是石头堆砌的巷子,结伴而行的年轻姑娘,还有随意放在路边无人看顾的银饰小铺。落日熔金。枯叶满地。天地屏息。一缕斜阳散落,将一个苍老佝偻的身影拉长。
  时间在她的沉思中摇晃。就在那时,一个摇摇欲坠的瞬间,我想到一个词语——枯索。我不知道那位纳西老太太贵庚几何,在丽江大研古镇亦或是束河的街头巷尾,像她这样的老太太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这片土地,也不愿意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束河对她们而言,其实不是神话,不是景点,而是安身立命的家园,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
  想要一个人去束河,找一间屋子住上几天——这个念头驻扎在我心里已经很多年。想要在一个阳光煦暖的午后,看她们摇着板铃、跳着东巴舞,或坐在她的身边,听她用我听不懂的纳西语言讲述很久以前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常常会想起束河,那些杂乱的俗事和忙碌,一次次让我的愿望落空。我的白天和黑夜与纷繁的现实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0 11:41)
分类: 【素年锦时】
  一
  是在寒露节的早晨,我铺开纸,给你写信。一笔一划,写了满满三页,末了才惊觉,这竟成了一封无法投递的信——我在凄风冷雨的寒露节,忘了你的地址,忘了你的电话号码。
  你走的那天是寒露,一年之后的今天,正好也是寒露。月上树梢,秋风渐起,桂花飘出去年的香,时远时近,时而浓郁时而清幽,如水上的波纹一般漾开……离桂香近了,离你也就近了。
  长假里,读一本关于二十四节气的书,其中有一篇是周华诚先生写的《寒露》,一句“有了桂香,这算是,真正的秋天了罢”,轻描淡写间便教人入了境。桂香在鼻息间如波纹般漾开,人在这种情境里,倒是应了那一句伤怀诗“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你在寒露时节离开,又在这个节气归来。这一年,我活在时间的褶痕里,节气在时日的轮转中,像是一出用来凭吊的戏。我这才开始相信,原来二十四节气中最悲伤的角色是寒露——这一天的清霜,白雾,淡烟,细雨,白月光……排着队,轮番登场。
  “故人何在?烟水茫茫。”我诵读这首诗,记得那一天的温度骤降,光线暗淡。深夜,我坐在窗前写字,可以看到玻璃上凝结的霜花,等待夜空里出现你叼着白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倾城之恋】
  
     
  在泸沽湖的那个早晨,我有短暂的恍惚。雨后,天气微凉。穿着白裙子,我在湖边走,像是被昨日的云托着身子飞,像是置身于一个不太真实的梦境里。
  七月,我来到泸沽湖。穿过一个个城市,绕过山路十八弯,只为遇见一片湖,只为遇见你。
  还来不及欣赏你的千姿百媚,便纵身坠入湖的幽境里。从来没有见过一片湖,能与泸沽湖这般静若处子,即便有风吹皱起一湖涟漪,即便是湖上的小白花堆起半城雪,你依然一动不动。我听见,诗句坠在灵魂上,如同露水坠在草叶上,如同一缕时光,重叠在湖面上。
  早上六点钟的时候,我醒来,拉开和我一样有点慵懒的窗帘,才发现绵密的雨已被夜收揽入怀。雾气一丝连着一丝,凝合在玻璃窗上,直到无法依附,才渐渐滑落成一串串莹亮的水痕。哦,这是泸沽湖的泪。
  这里是大落水村,我们入住的良宿客栈是临湖的第一家,离泸沽湖码头只有几步之遥。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我贪婪地嗅着早晨自带芬芳的空气。为什么会有香气呢?像是我在喜洲花海中用力嗅过的薰衣草的香,时而浓密时而清浅的香气,在风的护送下钻入我的鼻腔,涌入我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流年雪韵】
  一
  文学令我痴狂,仿佛是永恒恋人。年岁渐长,痴心不变,心境渐渐变得平和,愿此生光景能同简嫃所愿:“继续长途跋涉,独自一人,走到行兴自消之处,写到江郎才尽之时,若能如此,一生自在圆满。”
  某日深夜。无眠。听“为你读诗”中简嫃诵读她《不断地向你倾吐》中的片段。一直钟爱简嫃的文字,在那个真实与虚幻交错的世界里,简嫃始终以一种纯简的方式活着,可谓人如其名。在那个属于她和文学的世界里,倾听或倾诉,缭绕的光影,幻动的心灵,似无处安放又在无声中悄然沉降的情愫,于陡然间升华。
  读简嫃,总是在深夜。只需一盏灯,一双眼,那个远方的女子,神态自若,步入我的世界。特别是那一句“认识你越久,越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几次相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出自她的笔下,又关乎我的心魂,恍惚中,感觉读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我很幸运地成为她的读者,我把每一次的阅读视作是和她的促膝相谈,而她,从不吝惜把内心丰溢的生息倾注于我的杯。
  
  二
  《亲爱的旧时光》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集。写了那么多年的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素年锦时】
  一
  筹划、启动一次旅行,目的地是在云南,结伴同行的是流年的伙伴们,内心的期待总是在不断地加码。从2015年到2018年,从暮春到盛夏,云南——这个在念想中不停升温、发酵的旅行佳境,终于可以在今年的七月慢慢靠近。
  人生最美好的旅行,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遇见久违的感动,发现更好的自己。多年前,听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简单的歌词,吉他弹出的旋律悠长悦耳,一个女声的低吟浅唱中时不时传来火车长长的轰鸣声……
  很多年后的七月,晨光微熹,我从云南昆明返程,高铁代替了绿皮火车,火车的轰鸣声销声匿迹在这个时代中。云南九天的旅行时光浓缩在一帧帧照片中,想着三个多小时前在站台与他们拥抱道别,心中的不舍仿若潮水,一波波涌来,一波波褪去,周而复始。
  “你累计了许多飞行,你用心挑选纪念品,你收集了地图上每一次的风和日丽。你流连电影里美丽的不真实的场景,却说不出旅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8 16:02)
分类: 【素年锦时】
  一、青庐
  青庐,是一间酒吧的名字。
  是在某日黄昏,我走向它,推开一扇半掩的木门,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那时,酒吧里客人稀少。微弱的光,从墙壁为中心向四周散射。一个沙哑的男声,正忧伤地读着聂鲁达的诗: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今晚没人看见我们手拉手
  当蓝色的夜在世上跌落
  我从窗口看见
  远处山巅日落的祭典
  有时候一抹夕阳落日
  像一枚硬币在我手中燃烧
  ……
  聂鲁达的诗句,于我而言是药石。在他的诗歌里,渺小的心境变得开阔,悲伤的情绪会被诗歌慢慢修复。是在深夜,将窗帘闭合,当光线暗沉下来,读聂鲁达的诗,便会看到星空,星辰一颗颗落下来,最后落入你的眼里,会有一种声音,如悠扬的小提琴曲,慢慢地回旋,风烟俱净。
  乔雅和我一样,极爱聂鲁达的诗。青庐墙壁的搁板上,是聂鲁达的一套诗集。那是青庐开业时,我送上的贺礼。乔雅将这些诗集包上书皮,供客人翻阅。
  青庐与乔雅的结缘,纯属意外。三年前五月的某个下午,她拿到确诊为乳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8 16:01)
分类: 【素年锦时】
  一
  是云生,拯救了那片水泽。
  
  二
  哥,你看,那边的木兰花长得多好看呀,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云生看看我,以微笑回应我的念想。黄昏还没有来,我和云生席地而坐,目光投向岸边的木兰树。树下,是一间破旧的木屋,与水泽为邻。天空是纯净的蓝,木兰花瓣如雪一样的白。当太阳快要落下来的时候,我看到,水中有一朵晃动的红云,在泛着涟漪的水上曼舞。
  云生的鬓间有了如木兰花瓣一样白的发,在耳边悄无声息地散开。黝黑的脸上,是一粒粒像芝麻一样大小的棕褐色斑点。我发出轻微的叹息,风拂过,送入云生耳中。云生摸摸我的发,拍拍我的肩,长满老茧的手触碰到我肩膀时,瞬间有了被钝器敲打的疼痛。我鼻子一酸,泪水差点掉下来。云生在我耳边唠叨:妮子,哥老了,一年不如一年了,不晓得还能活几年?
  我的眼,被一层雾气遮住——花不可辨认了。水不可辨认了。对岸的木屋渐渐缩小、渐渐模糊,就连云生脸上的斑点和鬓间的白发都不可辨认了。只有那片水泽因晃动的云影越发生动起来,随云影晃动的还有绿藻、芦苇和低飞的水鸟。通往木屋的小路,绕过岸边的青草,弯弯曲曲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落雪无声】
  这是一次心灵和身体共同的一次行走,是在时光岁月的极致回归模拟中,透过心身情景融汇式的体验浸入,从而使灵魂在最低程度的抵达中,感受并找寻自己前世的身影——遗落在前生的一个梦。
  理解这篇文章的思想意义,应该先从本文的标题开始,《绝尘》——法云古村寻踪。“绝尘”的解释是“超脱尘俗”。《文选·范晔<逸民传论>》:“盖録其绝尘不反,同夫作者。”刘良注:“绝尘谓超尘离俗,往而不反者。”绝尘谓超尘离俗,往而不反者为另解。那么此处“绝尘”二种意思全有,即:精神上的“超脱尘俗”,精神上的“停留不返”,这是一种高级层面独立的人格魅力和人性特指,并暗含了“安缦”精神的内质。《绝尘》——法云古村寻踪,给此文的精神寻找设定了一种双重象征,但其隐示着是作者在现代生活中的复杂思绪。随着物质和金钱的澎涨,现今人世关系变得复杂,真情却越来越难求得,超尘离俗精神之境地实难寻觅,唯在自然的山水乡间还保存着丝丝纯朴的真情,但还需用最大的努力去发现保存,才能让乡土文化中那旧时光的温情幻境,带给人们对淳厚质朴的民风,纯净无瑕的人性的一次深情追忆,从而让人们心底最初的愿望之溪流,絮絮低语,潺潺流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9 19:10)
分类: 【倾城之恋】
  一
  多年后,我终于确定,这是一枚从天庭落下来的原石,泛着深绿色的光泽,它的表面布满深浅不一的黑色斑纹,隐约可见。早晨的时候,它躺在草叶上,薄雾将树林笼罩,昨夜的雪将它覆盖,有钟声,从不远的教堂传来,当当,当当当——一道绿光穿云破雾来到我的眼前,而我,有羞怯的眼神,不敢直视它的美好。
  雪来了。我要去北方。听说很多年前,这块原石最先就落在北方的雪野。我要去看看那片雪地里是否还有它当年跌落时的印记。我听见有人在对着我喊——喂!不要去了,前面的路都被大雪封住。路,不好走啊!
  我的心中确有疑虑——好多年过去了,一个个冬天,一场场大雪,一个个车轮碾过,多少路人走过,早就将那些旧时的印痕一一抹平。我要去哪里寻它呢?
  我还是要寻它的。与原石的相遇,每一个瞬间都带着从未有过的悸动,我迷恋它黑色的斑纹。在我眼中,它与雪的结合如同一首从苦难中诞生的长诗,轻声吟哦便能滋生沧桑的意味。那幽绿色的光在我的眼前晃啊晃的,晃出一片丛林,我闭塞的心在恍惚间打开,麻木的神经被激活——我醒了。
  我醒来,人间早已没有我沉睡时的平和景象,一切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9 19:05)
分类: 【倾城之恋】

  一

  雪子落地时的疼痛,世人有谁能知?

  雪子是雪花的前身,那白色的球状的小冰粒降落人间时,瞬间幻化成最隐喻的疼痛。白色本是绝望的颜色,雪子落下来的时候,那些爱和忧伤也随之飘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流年微信平台

ssln_20110927


诚邀您关注逝水流年文学社团微信

可搜索公众号: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或微信号:ssln_20110927

您可以在通讯录——订阅号,点选逝水流年文学社团,查看历史信息。

期待能通过友好的互动,和您随时交流阅读体验。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木心语录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往过去看,一代比一代多情,往未来看,一代比一代无情。多情可以多到没际涯,无情则有限,无情而已。


因为喜欢朴素,所以喜欢华丽。


文学是什么,文学家是什么。文学是对文学家这个人的一番终身教育。 

 

修改文句的过程是个欲仙欲死的过程。


看在莫扎特的面上,善待这个世界吧。


微雨夜,树丛间传来波兰的心悸。


昨夜有人送我归来,前面的持火把,后面的吹笛。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


无为是一种为,不是一种无。


傲慢是天生的,谦虚只在人工。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