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人
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11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4-13 13:49)
4月12日又到了,對於别人,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對於我,那是一個比較特別的日子。
47年以前的這一天,我來到了香港,開始了另一段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5 07:05)
标签:

杂谈

今日是清明節,慎終追遠,我沒有去掃墓,不過不代表我不思親,不思念在成長過程中一路陪伴着我的長輩親人。

我家的族譜在文革中被我哥哥燒了,那是個特別的年代,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大理解,那時,一些現在看來微不足道的文件記錄可以令一個家庭遭遇沒頂之災,.特別是對於我們這些成份另類的家庭,所以哥哥不顧父親的反對,把族譜燒了。

燒之前我們两兄弟仔细的看了一次,一個家族的歷史文字記錄大概和一個國家也一樣,楊善隐恶,盡說自己光彩的一頁,不過根據文字記錄,我們家庭來自北方,宋代曾官拜宰相,這些是否真實我不知道,家庭成員中,我知道的最長輩是我祖父,我不能判斷他是否目不識丁,但我看過他從澳大利亚寄回來的信,那些信中簡單描述了他在他鄉的艱苦生活,一個人做两份工,掙下第一桶金然後再個小農場,可能捱得辛苦,他英年早逝,父親8歲那年祖父就客死異鄉,聽父親說,祖父不大識字,我相信這些,我看到祖父的信都是在唐人街托寫信人書寫和寄回來的。聽父親說,我們祖上幾代都赤貧,祖父為了改變家庭命運而自簽賣身契前往澳洲的,賣身的錢留给祖母安家,後來大概回來過幾次,带回來的錢不算多,身故後所剩遺產大多數用於把他的遺體送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13:27)
标签:

杂谈

近幾個月來,頻頻來往廣州,年齡大了,落葉歸根,是時候計劃找一個退休以後的去處及作出-一些安排。

廣州是一個我生活過的城市之一,我在這裡出生,長大,這個城市给我留下了許多難以忘記的回憶。

還記得十七歲那年離開廣州的情形。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我們兄弟和两位校友在大沙頭客運站告别了送行的父母,當時好多同學都上山下鄉了,沒有幾個给我們送行。

站在船舷,我默默的看着熟悉的長堤和滨江夜景,心情忐忑,這裡留下了我許多回憶,今天一切都過去了,明天怎麼樣,前路茫茫。哥哥安慰我,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退一步海濶天空,我們一定能在另一個地方闖出自己的生存空間,只要肯努力,天無絕人之路。

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我也相信上天自有安排。我們的生活軌跡不應該這樣。

果然,幾年之後,我們兄弟去九龍窝打佬道山豪宅探望母親舊友的時候,這位母親當年的閠蜜聽過我們兄弟的這幾年死裡逃生的經歷之後,也是很感触的告訴我們一些父母的往事。

當年政權易手時,他們一班大學好友對未來前景的預測有着不同的看法和選擇,一些人包括舅父和阿姨選擇了離開廣州,父親和另外一些朋友選擇留下生活,這位阿姨告訴我們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0 12:37)
标签:

杂谈

家居收拾東西,偶爾看到結婚證書,簽署於1977年尾,至今不覺差不多42年了,許多往事湧上心頭。

還記得證書簽署那天,我和老婆大人,還有男方證婚人我舅母,女方證婚人外父大人一起相約在彌敦道舊日的普慶戲院附近的一間酒樓飲茶及提早午餐,然後去對面的政府合署宣誓結婚,在婚姻注册官的主持下,我們跟著誓言宣誓,大意是一生相守,不離不弃,不論貧富及健康與疾病,.整個過程好簡單但嚴肅莊重,在男女雙方家長的見證下,一段婚姻確立了。

儀式過後,舅母悄悄塞给我一個紅包表示祝賀,後來我才知道红包裡面是1000大元,這在當年對於我是個天文数字,我全部積蓄不到一萬元,當年一席酒席大概400元多一些。

那年代的婚姻注册大多数簡單,沒有現在年輕一代的熱鬧,觀禮親友眾多,不過普遍來說,婚姻的牢固性比現在高。

結婚證書的證婚人至今仍然清楚看到證婚人一欄我舅母和外父大人的簽署,眾所週知的原因我的父母不能出席我們的婚禮。

儀式過後,舅母和外父大人祝賀了我們,事情過了四十多年,他們两人都千古了,不過相信仍在遙遠的天堂祝福我們。

巧合的是,我們兩個證婚人的職業都是教師。

缘份上天注定,我始終相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0 03:31)
标签:

杂谈

老婆大人表弟的宴會上,來賓除了我們這些老一輩的親友,其餘很多都是高學歷高職位的嘉賓,不少年輕人特意從海外回來,雖然酒席只有幾圍,卻是氣氛热閙,我想起童年時聽外公说的昔日家庭聚會情形,'談笑皆鴻儒,往來無白丁''。

可能海外來客多,表弟表弟婦致詞向嘉賓感謝時分別用中英文,可謂雙文雙語,表弟婦先用英文致謝,然後表弟翻譯成粵語,夫妻兩人雙剑合壁,舉案齐眉,令人羡慕。

他們一家久居美國,平常大概全是用英語沟通,使用粤語像是比較生疏了一些,他們在香港長大況且如此,子女大概更對於中文生疏了。

表弟婦的英文致詞,我只聽懂幾成,英文不好是我的軟肋。來到香港近半個世紀了,其實接觸英文的機會真的不少,我們每日工作報告,開會的會議記錄,甚至我還在日本公司,法國公司和韩國公司工作過,大概是我沒有什麼學習語言的天份,正式開始學習英文的時候又过了最佳的學習年齡,所以一直不能提高。普通應付工作沒有大的問題,進一步交流就不行了。

同桌之中親友,大多數學歷和職位都比我們高,不過我們沒有自卑,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不能樣樣以别人相比,記得我們兄弟初到香港時,我們到工廠大厦看廣告找份雜工维持生活,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9 01:53)
标签:

杂谈

2019年3月24日,星期天,陰。

是日晚上應一個老婆大人一個表弟的邀請,到香港仔珍寶海鮮舫出席一個晚宴。

好幾年没到這個地方了,不過這些老區變化不是很大,依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記得頭一次到香港仔是哥哥初到香港的時候,舅父母為他慶祝洗塵特意請我們到珍寶海鲜舫午飯,我那時雖然到達香港已經两年,但每天都在工廠大厦顶楼或者街邊大排檔進食,坐在這樣豪華的海鮮船進食還是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資本主義的腐敗,食一顿饭要花费一個多月的工資,雖然不用我结帳,但感覺太奢侈了,另一個感覺是進食不但是為了飢餓,也是一種享受,明白到生存和生活的分別。

第二次和N次到這海鲜舫午餐是幾年後的事情,那時公司有個工地在香港仔施工,自己初入管理層,不時陪伴洋人工程師到這里午餐,雖然只是普通的午餐,但洋人工程師特別喜歡這個充滿中國特色風格的地方,那也是我頭一次近距離的接觸洋人,我的英文是半途出家,有限公司,不過讀番書長大的同事都能操流利的英文,最特別的是那洋人工程師也會普通話,交流之下才知道他來香港工作之前也在北京生活過幾年,再交流之下原來那幾年正是北京信仰狂熱的幾年,洋人眼中,整個社會都瘋狂了,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9 01:48)
标签:

杂谈

過說起來,越來越不喜歡過年了,繁文縟節不說,又長了一年,實在高興不起來.
時光飛逝,轉眼之間,幾十年又過去了,想起這幾十年的春節情形,百感交集,盡在心頭.
小時候,倒是很喜歡過年.那年代物質缺乏,平常連飯都吃不飽,過年了的時候可以吃得好一些,而且一到過年,在香港的舅父阿姨就會給我們寄來紅包和壓歲錢, 有時還會托人帶來一些舊衣服作為禮物,在那物質極度缺乏的年代,這些讓我們感覺雪中送炭的溫暖,也讓我們明白學校的老師在說謊,香港并不是一個水深火熱的 地方.
童年時住在外公外婆家的小鄉村,破四舊以前,那裡傳統節日的氣氛很濃厚.清明和重陽的拜祭,端午的龍舟和糭子,中秋的月餅,冬至的應節食品,一一俱全.過 年更加濃重.踏入腊月,村子裡面家家戶戶都在準備過年的食物,主要的食品都取自當地的食材.蒸芋頭糕,蘿蔔糕,年糕,制造腊肉,腊魚,還有一些說不出名字 的家鄉食品,我最喜歡是炸油角,煎堆,連空氣裡都瀰漫著生油的香味,令人陶醉在節日的氣息.家家戶戶都打掃房子,門前貼上祝福的揮春,初一那天,很多小孩 都穿上新衣服,到處放鞭炮,地上鋪上了一層鞭炮的紅衣,長輩拿出紅包分派給我們,一切都在漾日著過年的喜悅.
只是隨著時代的進步,形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16:57)
 2019年3月16日, 星期六 , 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12:44)
标签:

杂谈

今日看了香港大學入學聯招新聞,又偶爾與同學聊天,忽然想起1964年的8月初,正是接到五中通知錄取我們的消息。

當年我自己第一志愿五中,第二志愿三十三中,第三志愿26中,第四志願49中,结果考上5中,有缘成為相識同學,後來上山下鄉時机缘巧合,跟了49中的朋友去了珠江口插隊,在插隊時也機缘巧合,入行建築,至今做了幾十年,,,,。回想往事,缘起缘落,人生皆有定数。

想來各位同學也差異不多吧,五中當時比較接近自己的住所,又是河南比較好的一所中學。

記得知青年代,每被收容的時候,向管教當局當然是報上自己在何處插隊,以便等待遣返生產隊。

在卒友面前,報的郤是原來讀書的學校,偶爾遇到五中校友,就是自己友,再擴大一些是廣州知青,大家互相交流,互通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8年8月6日,星期一,晚上到牛池灣文化娛樂中心聽了一場古筝演奏會。

古筝演奏會由老婆的閠蜜主辦,我們只是去捧捧場。

對於音樂,我是門外漢,讀書的時候,音響科大多數時候是僅僅合格,對於這個科目,自己沒有天份也沒有與趣。

只是機缘巧合,文革時候,對於那時舖天盖地的革命鬥爭極為討厭,幾個同学躲在家里自學過二胡及小提琴,不然,對於樂譜也看不懂。

在香港生活幾十年,每天忙著工作和生活,沒有時間也沒有與趣再去學音樂。

老婆朋友當年和老婆大人一起在工廠車衣,後來轉型成功,成為音樂人,偶爾送我們一些音樂門票,讓我們受到一些音樂文化熏陶。

只可惜我們是濫竽充數裡面的南郭先生,混在一大堆拥躉裡面充充數還可以,要單獨說出對演奏作品的看法就啞口無言。

可以自我安慰的是做南郭先生比東郭先生好多了,東郭先生憐憫毒蛇,把凍僵了的毒蛇放在懷裡,結果可想而知。

幸好當年我們幾個年少無知的同學自我陶醉在不懂的音樂中,不然如果迷失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說不定會鬥爭父母,師長,鋳成一生的大錯。

對於音樂,我們不懂,但只是遠遠欣賞,有時聽到好聽的一首樂曲可以令人心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