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寓夫闲话
寓夫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087
  • 关注人气:1,4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关注博主
博文
(2017-11-29 15:06)
标签:

寓夫原创

老大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出去找个事做,老二是开着工厂,一百多号人,不差自己一个,向他只要露个话,老二自然能板上钉钉一样安排得了,但去是去了,万一哪儿做的不当,给弄出个差错来,老二管还是不管,管吧,这边是他大哥,不中听的话说不出口,不管吧,那么多人看着呢,影响不好,再说他媳妇茜茜在那当会计,老二想睁只眼闭只眼,也瞒不过茜茜,若要让人家两口子闹出矛盾来,不是为难老二吗?

老大戴着遮阳帽,挎着包,往里边装了水,沿着背街,逢到小工厂或小商铺便问用人不?干零活,打更啊,什么都行。自己不会什么技术活,又是这个年龄了,只有这些还算适合自己。母亲卧床这几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0 12:34)
标签:

寓夫原创

母亲

母亲没有想到父亲会先她而去。

当我背起发病的父亲走到门口,母亲在后面蹒跚着两脚,也跟了出来,扶着门框,眼巴巴的,显得无助。

父亲呻唤、挣扎、呕吐,输进的药物没有任何效力。在折腾了一夜之后,开始进入昏迷状态,最后没了呼吸。

父亲是天,父亲没了,天就塌了。我在悲痛之中还另担着一份心:一个月里,母亲连续住了两次院,身体还在恢复之中,做儿女的悲痛,其实最悲痛的,还是母亲。

我跟弟弟妹妹们定好:先瞒一两天,找个适当的机会再说。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再病倒。

两天里,忙着料理后事的同时,妹妹们轮换着回去照顾母亲。只要有谁回去,母亲就迫不及待地问父亲的病情。妹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寓夫原创

杂谈

跟送水的师傅聊天儿。他跟我说:给机关送水,去敲大领导的门,紧张得心都揪起来,不过,里边总会及时地应一声:“请进。”然后大领导从椅子上立起,对自己笑一笑,或者送一句:“辛苦啦!”有时还会主动拉起闲话:一天送多少水呀?一个月挣多少钱啊?语气和蔼,让人暖和。而去一般科室,因为都是普通职员,心情放松了,没有压抑了,但得到的却不一样,不但敲门得不到应声,常常还是一副脸冷,如对待讨债一般,不仅如此,而且还会挑出毛病来:两只桶摆放不齐,这次足足晚了十分钟,等等。

我也有这样的感受。去机关办事,跟大领导往往好说话,好办事,而跟一般科员却往往说不通,吃闭门羹,似乎真就应了那句老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5 08:51)

偶遇旧识。

三十年未见,他问我:“怎么样,现在怎么也得处级了吧?”

我笑笑,回答:“我不在机关工作,在企业,没有行政级别。

“喔!”他沉吟一下,随即追问。“那也得是老总了吧?至少也是副总了。”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是给人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7-14 14:25)
标签:

寓夫原创

杂谈

    有件衬衣,两年前买的,在单位里干活时没留神,将腹部的一侧刮出个口子来。因为喜欢它的颜色,而且口子也不大,就让妻去街上补了,但补丁毕竟是补丁,稍一留意,还是能看出来的。

    重新穿回单位,同事就说:“你真是简朴,破了还穿,佩服!”

    我觉得这话不像反话。简朴是一种美德,即便不为美德,不该扔的也还是别扔。

    去宾馆筹备年会,走时没太在意,就穿着这件衬衣忙前忙后。会后,坐下来吃饭,一位地区经理拍拍我衬衣的补丁处:“哥啊,从这里我可以看出你的品性啊!”

    这话言重了,一块补丁说明不了什么,我反倒觉得这样的场合理应穿得讲究些,这些可都是从全国各地回来的,都是腰缠万贯叮当作响的呀!

    而前些日子,回老家参加一个婚礼,吃饭的时候感觉热,就把外衣脱了,认出我的人除了打招呼,还有意地盯我几眼。当时我没明白,也没听到说什么,过后有人把话传给我,说我家原来就是个困难户,现在的我还是没有翻身,一件衬衣值几个钱?这城算是白进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2 13:04)
标签:

寓夫原创

       

刚搬来那会儿,电视里正演着《西游记》,胡同里的孩子见他面孔陌生,两个肩头又是那样奇怪地吊起,就取笑说他是“天兵天将”,但是王哥并不气恼,照常打着招呼:上学去呀?快考试了吧?这样,孩子们就不好意思了,反倒更加尊重起来。

王哥和老邻们一样,喜欢拿着小板凳坐到胡同口,见了人打招呼,有人聚拢起来,就跟着一起聊天儿,说家长里短,国家大事儿,有时还会唱几句小曲儿,把胡同口搞得有说有笑,很是热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寓夫原创

活着

陈兄被推进手术室,我们在门口守候着。为他揪着一颗心,攥着一把汗,担心着他的这一劫。

陈嫂则坐在走廊尽头的墙角里,两手抱膝,脸颊苍白,眼眶红肿,想必是已经没有泪水可流,很久很久,她的目光就一直那么停落在膝盖上,也去不看任何人,不说一句话,对于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丝毫的反应,那种失去支撑的颓废,让人不知道怎样去宽慰。

十八岁的儿子,刚给主治医下跪恳求过,恳求他多想想办法,花多少钱都不怕,只要爸爸活过来,钱可以出去借,然后再慢慢还。这时他站在走廊拐角处的昏暗处,面对墙壁,两手交替抹着眼泪,而女儿一边“嘤嘤”低泣着走到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8 18:48)
标签:

寓夫原创


在街边的书摊前,掏出六块钱,随手拿起一期《读者》。这时,身边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也在找,但是摊主告诉他:“对不起,那位先生是最后一本。”

年轻人若有所失地:“我去!这么寸……”离开的时候,还回过头,不情愿地瞅了一眼。

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如果晚到一步,这一本就归他了。

旁边水摊儿的大圆脸似乎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在我要离开的时候,他的小眼睛里挤出好多的不屑:“我去!花六块钱买本书,值不值不说,买不着还心有不甘,唉!我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8 15:49)
标签:

寓夫原创

患者

老谢患了脑梗,但不是很严重,住了半个月院就回来上班了,回来后不能再回原来的岗位,不过考虑到他家里困难,领导没有辞退他,安排他去了保安部。

保安部也是有所考虑,没让他去执勤站岗,只要他按时巡逻,回来后做好记录,就算尽了职责。

老谢每天按规定的时间和路线巡逻,走一圈也就半里多路,很轻松,他也很满足,但是每每想到自己的工资没有原来那么多,心就不顺,有时候还要嘟囔几句,发泄发泄,好在一次都没有传进领导的耳朵。

过了一段时间,老谢去医院复检,医生说病情没有发展,但嘱咐他保持心情愉快,多散散步,增加点运动量。老谢回来说给大家听,主管说,你每天在院里巡逻,即干了工作,又锻炼了身体,两全其美。

但老谢有自己的主意,每天坚持到院外沿街散步,说那才是正经的散步,这样,有时就把巡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13:59)

喜欢吃杀猪菜。杀猪菜入口浓香,香而不腻,以我个人的口味,可为农家菜里的一绝。不过,我说的是过去的杀猪菜。

过去的庄户人,一年四季风里雨里的,汗珠子掉地摔八瓣儿,真是辛苦太多,付出的也太多,平日里又没进得半点儿油水,一年到头了,好歹也要杀头猪,犒劳犒劳自己才是吧,所以,好多的庄户人家过年都是要杀猪的。

记得每年的一开春,天暖和了,就要到集市上买猪羔子的。选猪羔子是要讲究个眼力的,身腰长,嘴巴短,毛管理顺粗壮,这样的猪羔子胃口好,不挑食,同样吃食,能长成大胚子,比黄毛尖嘴的长得快,而吃食也不过是淘米水加糠皮,至于粮食,是轮不到猪们的,一瓢一瓢稀稀溜溜地倒进槽里,猪们并不计较,迫不及待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