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寓夫闲话
寓夫闲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735
  • 关注人气:1,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关注博主
博文
(2020-05-04 08:00)

富顺突然醒了过来,是打呼噜把自己震醒的。刚清醒的一刻,他心慌了一下,责怪自己:睡得这样死,误了事咋办?随即抬头向窗户望了望——昨天晚上,他特意把窗帘扯开一条缝,那样一搭眼就可望见天亮没亮——还好,那条缝隙和窗帘一样的漆黑,没有光线射入,他的心才踏实下来。可是也不能再睡,再睡一定会过头的,就坐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摸到了裤子。往裤子里伸腿时,他才感觉到两腿关节酸溜溜的,睡了大半宿还没缓过来,真是是岁数不饶人啊,和十年前的四十几岁也不能比了。没有开灯,脚在炕下凭着感觉找鞋。他怕惊动淑琴。其实淑琴早已经醒了,倒是怕惊动了他,一动没动地躺着,直到富顺下地,她才翻过身来,拦挡地说一句:“天还没亮,不用着急。”富顺回过身,问:“你醒了?”趿拉鞋的动静才敢大起来。“晚不得呀,咱该比别人先到一步才行,随礼归随礼,人场也得捧,差一点儿都够不上人字两撇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1 20:25)

我被借到主管局整理史志资料。是借用,临时的。借我去,可能是因为我喜欢鼓弄一点文字,也有一些随笔和小说发表在报刊上。在领导眼里,去了以后能拿得起来,不至于搞得驴唇不对马嘴。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一个原因,我在厂里是工会干事,一般没什么要紧事,基本算是个闲职,换句话说,我在,也不多,不在,也不少。而我呢,也想去,明知道是临时的,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两三个月,不加工资,也没有补助,只是想出去走走,就像在屋里呆闷了,到外面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说句老实话,这个生产水泥的小厂,我呆得越来越不安心了,当初几个和我一起进厂的,但凡父母有点背景,或是自己能和上边扯上关系的,陆陆续续地都走了,有的进了机关,有的去了事业单位,几年光景,个个都活得珠圆玉润,而我却一直窝在这里,跺跺脚,头顶上都跟着冒灰,见了面,总感觉比人家矮半截。尽管有时也掂量自己,人和人不能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他活他的,我活我的,而实际上,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6 06:10)

  1

“安奎外面好像有女人。”大脸跟我这样说。

大脸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把他浑圆的肚子压在办公桌上,上身吃力地向我这边探过来,压低声音,同时还下意识地瞅了瞅墙壁,似乎担心隔墙有耳。他的脸凑得那么近,显得更大更圆,我都感到热烘烘的了。说实话,我挺烦他说那些男女暧昧之事,以及他说那些时所带有的那种神秘感。通常,我不插言,也不抬头看他,该做什么照旧做着什么,偶尔,配合地笑一下,算是给个回应。因为他说的那些人和那些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这一次,他说的是安奎,我们的科长,我就不免惊愕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15:06)
标签:

寓夫原创

老大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出去找个事做,老二是开着工厂,一百多号人,不差自己一个,向他只要露个话,老二自然能板上钉钉一样安排得了,但去是去了,万一哪儿做的不当,给弄出个差错来,老二管还是不管,管吧,这边是他大哥,不中听的话说不出口,不管吧,那么多人看着呢,影响不好,再说他媳妇茜茜在那当会计,老二想睁只眼闭只眼,也瞒不过茜茜,若要让人家两口子闹出矛盾来,不是为难老二吗?

老大戴着遮阳帽,挎着包,往里边装了水,沿着背街,逢到小工厂或小商铺便问用人不?干零活,打更啊,什么都行。自己不会什么技术活,又是这个年龄了,只有这些还算适合自己。母亲卧床这几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0 12:34)
标签:

寓夫原创

母亲

母亲没有想到父亲会先她而去。

当我背起发病的父亲走到门口,母亲在后面蹒跚着两脚,也跟了出来,扶着门框,眼巴巴的,显得无助。

父亲呻唤、挣扎、呕吐,输进的药物没有任何效力。在折腾了一夜之后,开始进入昏迷状态,最后没了呼吸。

父亲是天,父亲没了,天就塌了。我在悲痛之中还另担着一份心:一个月里,母亲连续住了两次院,身体还在恢复之中,做儿女的悲痛,其实最悲痛的,还是母亲。

我跟弟弟妹妹们定好:先瞒一两天,找个适当的机会再说。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再病倒。

两天里,忙着料理后事的同时,妹妹们轮换着回去照顾母亲。只要有谁回去,母亲就迫不及待地问父亲的病情。妹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寓夫原创

杂谈

跟送水的师傅聊天儿。他跟我说:给机关送水,去敲大领导的门,紧张得心都揪起来,不过,里边总会及时地应一声:“请进。”然后大领导从椅子上立起,对自己笑一笑,或者送一句:“辛苦啦!”有时还会主动拉起闲话:一天送多少水呀?一个月挣多少钱啊?语气和蔼,让人暖和。而去一般科室,因为都是普通职员,心情放松了,没有压抑了,但得到的却不一样,不但敲门得不到应声,常常还是一副脸冷,如对待讨债一般,不仅如此,而且还会挑出毛病来:两只桶摆放不齐,这次足足晚了十分钟,等等。

我也有这样的感受。去机关办事,跟大领导往往好说话,好办事,而跟一般科员却往往说不通,吃闭门羹,似乎真就应了那句老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5 08:51)

偶遇旧识。

三十年未见,他问我:“怎么样,现在怎么也得处级了吧?”

我笑笑,回答:“我不在机关工作,在企业,没有行政级别。

“喔!”他沉吟一下,随即追问。“那也得是老总了吧?至少也是副总了。”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是给人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7-14 14:25)
标签:

寓夫原创

杂谈

    有件衬衣,两年前买的,在单位里干活时没留神,将腹部的一侧刮出个口子来。因为喜欢它的颜色,而且口子也不大,就让妻去街上补了,但补丁毕竟是补丁,稍一留意,还是能看出来的。

    重新穿回单位,同事就说:“你真是简朴,破了还穿,佩服!”

    我觉得这话不像反话。简朴是一种美德,即便不为美德,不该扔的也还是别扔。

    去宾馆筹备年会,走时没太在意,就穿着这件衬衣忙前忙后。会后,坐下来吃饭,一位地区经理拍拍我衬衣的补丁处:“哥啊,从这里我可以看出你的品性啊!”

    这话言重了,一块补丁说明不了什么,我反倒觉得这样的场合理应穿得讲究些,这些可都是从全国各地回来的,都是腰缠万贯叮当作响的呀!

    而前些日子,回老家参加一个婚礼,吃饭的时候感觉热,就把外衣脱了,认出我的人除了打招呼,还有意地盯我几眼。当时我没明白,也没听到说什么,过后有人把话传给我,说我家原来就是个困难户,现在的我还是没有翻身,一件衬衣值几个钱?这城算是白进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2 13:04)
标签:

寓夫原创

       

刚搬来那会儿,电视里正演着《西游记》,胡同里的孩子见他面孔陌生,两个肩头又是那样奇怪地吊起,就取笑说他是“天兵天将”,但是王哥并不气恼,照常打着招呼:上学去呀?快考试了吧?这样,孩子们就不好意思了,反倒更加尊重起来。

王哥和老邻们一样,喜欢拿着小板凳坐到胡同口,见了人打招呼,有人聚拢起来,就跟着一起聊天儿,说家长里短,国家大事儿,有时还会唱几句小曲儿,把胡同口搞得有说有笑,很是热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寓夫原创

活着

陈兄被推进手术室,我们在门口守候着。为他揪着一颗心,攥着一把汗,担心着他的这一劫。

陈嫂则坐在走廊尽头的墙角里,两手抱膝,脸颊苍白,眼眶红肿,想必是已经没有泪水可流,很久很久,她的目光就一直那么停落在膝盖上,也去不看任何人,不说一句话,对于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丝毫的反应,那种失去支撑的颓废,让人不知道怎样去宽慰。

十八岁的儿子,刚给主治医下跪恳求过,恳求他多想想办法,花多少钱都不怕,只要爸爸活过来,钱可以出去借,然后再慢慢还。这时他站在走廊拐角处的昏暗处,面对墙壁,两手交替抹着眼泪,而女儿一边“嘤嘤”低泣着走到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