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丙等生
丙等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3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8-29 16:40)
分类:
1
心里堆放着杂七杂八的柴禾,
是春天打马的树枝,
留给冬天取暖。

2.
热带鸟在我腹中,
我一张口就是夏天。

3
在冷气车厢里孵化我的日常,
三餐,睡眠,冷热,饮水,
夯实我的一生。
异乡的语音已成为我的母语,
如同走路的姿势,
河流的纹理,
每一个途经的站。

4
夏天乘着惯性还在冲刺,
秋天的云朵慢吞吞地接力。
在列车的人群间窥见一背沼泽,
夏天留下了地图,
谁来辨认那通往回忆的路?
背部斑驳的汗影,
是涌过来的浪花,
潮水褪去,
留下夏天的咬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腿都还是软的。”这是娃爸在手术室里扶着娃头,固定她防止她乱动后的虚弱。术前,医生告知我手术大约半个小时,手术一半时,医生还叫我帮忙把他的眼镜拿出来,替他戴上,就这一点,娃爸一直耿耿于怀。

      周六一直下雨,娃一天没出门,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各种不得劲,烦死人,周日天一放晴,当妈的就张罗着出门,要遛娃去。娃爸力荐南园公园,说是可以喝茶,让娃自己玩,给娃买了网兜和小桶,娃果真自己玩去了,我们就坐下来嗑瓜子,吃零食,喝茶。

      快中午时娃申请去沙滩玩,爸妈同意了,但是沙滩离我们坐的地方较远,这就意味着要出一个人去看娃,我们叫娃先去。娃欢蹦着去了,娃爸磨蹭了一会也去了。

      坐了几分钟,就见娃爸抱着娃回来了,说娃摔了,娃爸挪开手,就见一个血洞正汩汩地冒血,赶忙收拾东西,去了附近的九院。娃还在说等会要回来玩。

      娃本来没哭,可是爸抱着娃不松手,妈也火急火燎,就开始哼唧了,医生说:多大了,怎么话都说不清楚?怀疑娃头重创至傻,娃妈解释半天。

      进了创口清理小手术室,娃爸扶头,妈握两小手,酒精涂了又涂,娃已启动至嚎哭模式,然后一块布蒙上娃眼,爸就一直盯着娃的伤口,盯到汗水一滴滴地落到娃身上。妈转换为话痨模式,开始自以为是地安抚劝慰说到手术结束。看到医生用有麻药的针头在娃伤口里转啊转捅啊捅,娃妈就真心看不下去,再没敢看了。爸说娃没动过,他只是固定住娃。最后给娃头上戴了个网罩。

      娃不哭了,但听说打破伤风又不乐意了,硬给按住做了皮试。手术六百六,破伤风针四十多,共花七百大洋。

      拿早上买的芭比玩具给她,开心了一点,给她吃爆炸糖,好像没胃口,毕竟上午吃的四条健达巧克力还在起作用,不然那来力气哭叫半小时?

     抱娃出来,娃说还要去玩沙子,被腿软的娃爸拒绝了。

     出租车上就睡着了,放到沙发上也没醒,一直睡到五点,醒来后网罩就掉了,又去买胶带粘,把脸上的血迹清理了一下。

     起来玩了半天贴纸,吃了面条,水果,才肯换下血衣,里面的小衣服领口和胸口有大片血迹,说要给她扔掉,她不答应,只好亢呲亢呲地洗了半天衣服,娃和娃爸的外套上裤子上都溅上了血。

     坚决不洗澡,刷了个牙,洗了脚,上床念完故事,该睡了,可是睡不着,开始闹,说头上痒,要求我挠,完了说我挠得不对,然后就又打又踢,爸爸说他来,娃打他,说:妈挠!妈挠就怎么也挠得不对,就又打又踢。只好把住腿,哄劝半天,娃发出惊人的声音,大吼大叫,说:“我口都说干了,你怎么不明白?”把我的胳膊拿起来,说:“你看着我,你好好看着我!”我劝她喝口水,她不理我,继续以惊人的嗓音吼叫:“你好好看着,看我是怎么做的!”接着在我胳膊上飞快地挠了一下。我觉得娃是幼儿园老师附体了,又觉得娃的气势跟我发脾气时一模一样,再觉得她这么小怎么能有这样的力量,连续长时间吼叫,能去唱金属摇滚了好不好?

      我只好说:“是不是大人要求你做的很多事情你做不到啊?没关系的,我也做不到,你还只是个小孩呢,我都是大人了,很多事都做不到,比如吃饭我总会吃到衣服上,出去吃火锅就会溅一身的油回来。你要我挠,我也做不到。”

      她表示和解,要抱,抱起来又要唱歌,唱什么都要打,说不对,感觉恶婆婆百般刁难童养媳,我也来气了,说再这样就不哄了。

      然后回到床上,她躺下来,说:“其实我很想停下来。”意思是说她控制不了情绪的发作。

      她睡着了,娃爸说,是因为白天受刺激了。娃妈觉得,是不是娃爸太紧张,而娃妈太放松,她觉得妈妈不够关心她,所以生气了呢?真的只是小伤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8 12:44)
你带着创伤在世上行走。
你生来就傻,
或是穷,
还有许多无法被谅解的罪——
鲜红的唇是你容貌的罪,
巨大的胸是你身体的罪,
挨揍是你存在的罪,
伤心是你情绪的罪。
“要快乐!”
“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不作不死。”
诸如此类 零星的乌骨鸡汤,
过夜的茶,
带着死神味道的凉咖啡,
落进肚子里沉重的铁。
没有妈妈愿意亲吻这裸露的伤口,
这恶心的黑痂,
像被驱赶的巨人,
蜷缩在不占地方的荒野。
这伤痕长满洞口,
堵住了通往他人的道路,
你承受所有不幸,
觉得这也是种幸福。
直到某一天,
每个人的终结者提前到来,
你努力设防的灵魂
对如影随行的死亡打开,
他一直在你身边,
你也不用再逃,
没人比你清楚
和死亡一起生活的味道,
是疼痛,
接着飞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10:36)
 我在觅食,
那灵魂的食物:
我的缺憾。
在单人行的恶梦里,
侦探每一细小的痕迹,
要与不安全感,
与陌生的恶,
与黑色情绪为伴。
一只小手拉着我离开,
一个稚嫩的声音狂怒,
 一只臭脚踩我的脸,
妹妹,
你是每个母亲的拯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6 21:24)
他们总要离开,
一些鞋,一些鞋带
一间祖屋,屋里居住的人,
他,或者它们,
在任何时候,
独自离开。
有时是在清晨,
兔子先生跑过沾着露水的草丛。
有时是在正午,
太阳的光芒遮住了群星。
也许是春季,
死神像侦探来访不留痕迹,
更可能是在冬天,
长眠于阴冷的谷底。
他们坐着,睡着,
行驶在路上——脸上覆盖着花朵,
没人知道他们为何来,
所以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何走。
有人说他们病了,
佛也会腐烂。
是意外,我告诉红娃子,
他们完成了他们的使命,
留下剩余的部分,
有很多难以弥补的,
和一些完美的伤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0 10:00)
分类:

单薄的春天

反复唱着回旋曲

一会哭一会笑

浑然地爱与恨

世间有几个春天

让我丧失一个季节如同丧失世界

如同丧失至爱

树对春的表白

是绿

铺天盖地

花对春的表白

是开

短暂地开

最绚丽的告白

我爱

我的枪口长出草

不再对准世界或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手抄

节选

森田正马(1874~1938)是名精神科医生,幼年时,他曾在村里的真言宗寺和金刚寺的佛堂看到过两幅地狱图,其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氛使他精神上受到强烈的刺激,以至夜里一个人睡觉时心烦意乱,经常纠缠于噩梦之中,脑海里摆脱不了关于生与死的问题。于是便沉湎于各种迷信活动并研究问卜占卦、观相术及宗教等,但后来他发现这些东西并不能帮助他摆脱精神上的困扰,便从此确立了从事精神病学的志愿。森田自幼身体虚弱,曾患过夜尿症、头痛、腰痛等多种疾病,高中以后又常受神经衰弱的折磨,这些都使他对由其命名的“神经质症”(Shinkeishitsu)有了最切身的感受。大学毕业后,他曾热衷于收集各种针对神经衰弱的新药和新的治疗方法,包括当时盛行的暗示与催眠疗法等。但从他个人的体会来看,由于东西文化的差别,有的东西并不能照搬移植,需要发展一种“东方化”的特殊治疗.森田认为,神经症大多是由所谓“神经质”特质发展而来的,这种特质表现为过分的自我意识、不现实、过度追求完善、对焦虑采取克制或其它负性领悟的态度、忽视自我满足。在不利环境中,这种人易于产生自卑感,而当焦虑诱因出现时,他们过分注意于其焦虑并竭力回避它,但越是如此,便越感觉紧张、焦虑,并逐步形成恶性循环。森田治疗的目标就是帮助当事人减少自我偏见、增进现实的思想和实用的

行为。在这一过程中,治疗者扮演一种训诫引导的角色,让当事人明白焦虑作为一种正常的人类体验,是构成自我实现所需要的反应,用这种“正性强化技术”来修正当事人的自我挫败态度和逃避焦虑行为,并引导其产生新的社会和心理适应。当事人则应首先养成“忍受痛苦、为所当为”的生活态度,对心理冲突不回避、不抑制、正视现实、顺应自然,并通过实际行动来加深信心,提高对实际生活的适应能力。森田治疗最初仅适用于住院病人,分为绝对卧床期、轻微工作期、普通工作期、生活训练期四个阶段。整个疗程约需15~40天,其间医护人员对当事人的各种提问均不予答复,只简单地承认当事人的焦虑而不试图改变之,此即所谓的“不答复态度”,目的是令当事人养成外向型的生活态度,完全地接受自己的不安和痛苦而不专注于其中。

森田治疗中的治疗师是以父亲式的指导方式掌握控制治疗,精神分析中治疗师大部分时间采取中立态度,犹如一面镜子反映患者的问题。然而被森田自认为完全不同的这两种治疗方法在某些方面还是有着很大的一致性,首先,两位创始人生活在同一时期,因此受到当时流行的精神病学理论的影响相同,故两人均选择了神经症作为研究目标。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理论源于一例癔症,而森田的“神经质”理论源于一例强迫症。其次,两种理论均是对传统精神病学的反叛,认为神经症是心因性而是非体因性的,是一种正常倾向而非疾病。再者,弗洛伊德理论主要受到康德及其弟子赫尔巴特的哲学以及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者谢林的影响。森田虽然接触过弗洛伊德理论,但其一生中主要受佛教、特别是禅宗的影响,从这点上看,两人尽管都是科学家,但都使用了人文科学(哲学和宗教)来理解人的复杂心理机制以提高人类心理水平。

森田治疗最初最特异性的适应症是所谓的“神经质症”。按照森田的观点,神经质是指“一种神经性的或精神性的异常人格。而异常的涵义,与其说是实质性的变化,倒不如可以看作是机能上的过高或过低。对轻者,则应该叫它做精神倾向。⋯⋯如果谈到神经质是什么类型的精神倾向时,我认为它是一种自我内省的(精神内向的)倾向”。森田认为,“神经质”当事人常将注意力放在其神经症症状如脸红、紧张、心前区疼痛等上面,且夸大这些症状所带来的痛苦,这种气质即“疑病基调”,它与当今研究较多的个人意识(private self—con—sciousness)极为相似。我们知道,人的自我意识可分为公众自我意识(public self—consiousness)和个人自我意识;他人意识(othe卜consciousness,0C)也可分为内在性和外在性的他人意识。公众自我意识和他人意识的交互作用可导致人际间焦虑(interpersonalanxiety,IA)的产生。Usa等通过对照研究发现IA、SC及OC的各项因子均以“神经质”组高于对照组,这一结果进一步证实了“神经质”作为一种“主观属性”的观点。由于过度的自我意识被认为与神经性贪食的认知行为偏差有关,Levine通过试验证实,理性情绪治疗与森田治疗均对这类病人有较好疗效。森田治疗对于神经症的疗效被认为是显著的,多数报道其有效率在80%以上。Suzuki(1979)报道

病人出院时的显著进步、进步、无变化百分率分别为12.1%、66.5%和19.8%,2年后随访则分别占59.4%、36.7%和3.9%。Han Jing等研究发现,OCD患者通过森田治疗后,焦虑水平明显下降,并且血清5一HT水平在卧床期增高而卧床期后下降;大脑诱发电位显示治疗前N1潜伏期延长,N2波幅增高,卧床期中N2趋于正常。他们认为,卧床期中OCD患者焦虑水平部分缓解,脑电不平衡趋于平衡,因而改善了左半球的觉醒和认知状态。Mei等的对照研究发现药物合并森田治疗对OCD的疗效优于单用药物。Wang等通过与氯丙咪嗪的对照研究也发现森田治疗对于OCD的疗效优于氯丙咪嗪。Tatematsu等的研究发现森田治疗对于惊恐障碍同样有效。Shioji等报道森田治疗还能成功治愈社交恐怖症

森田神经质当事人具有自我约束倾向、对客体关系敏感、幻想倾向和内在动力较低等特点,反映其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之间存在矛盾冲突,而在神经质好转期,则具有强迫症倾向和抑郁特征。ShaSuppToyohara等则认为:投射测验是理解无意识冲突和心理防御机制的良好工具,而森田治疗并不注重无意识,只在乎当事人的症状及与外部世界的冲突、对外部世界的态度,故MMPI作为诊断和疗效评定指标较好。他们用对照研究发现,研究组显示剖面图上抑郁和精神衰弱的两个高峰。后者表明当事人具有强迫倾向,而强迫具有两重特点,一是完美主义,二是缺乏自信,这两种倾向的冲突是造成当事人对自己不满进而产生衰竭和抑郁情绪的原因。Tateno也发现,森田治疗者的MMPI剖面图模式多为Si、Pt和D分数较高。通过森田治疗,当事人的MMPI剖面图可获显著改善。

人们在衰老和患上致命性疾病后,通常会产生无助、懊丧、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对生活失去信心。因此有的心理治疗学家引用森田治疗理论来帮助老年、癌症或爱滋病等患者,并将该疗法称为“使生命富有意义(MLT)”,其目的是提高当事人精神和体力上的生存质量,使病人平静地接受疾病和衰老状态,积极过好每一天。该法的哲学基础是森田的一句名言:“只有事实才是真实的”。MLT通常被用作集体心理治疗方法。在日本还有一种更大规模的集体心理治疗组织,叫做“生活发现会”。它建于1971年,目的是帮助“神经质症”者集体学习森田理论并相互支持、共同提高。到1989年10月,该组织已有成员6 182名。他们主要强调的是一种“自我思考总结(self—reflective summary)”的方法,目标是指导“神经质”当事人通过努力学会富建设性和积极性

的生活方式。其具体方法是采用日记来做自我指导,用森田理论来思考“神经症”的形成经历,并逐步纠

正引致“神经质”的错误观念。作为一种逐步走向世界的心理治疗,森田治疗在理论和实践上均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首先是“神经质”定义的问题。如前所述,即便在日本国内对其认识仍不一致,而国外的研究者对它的看法便更加局限。许多人认为它是一种与文化和时代相关的综合征。具体说来,某些“神经质症”如人际交往恐怖(又称做“赤面恐怖”)是与日本文化密切相关的,而典型的“神经质”表现也仅仅是见于本世纪早期阶

段的日本青年人。对此,北西提出了一种折衷的建议,即从跨文化角度看,可以把“神经质”看作一种治疗学上的概念,包括任何一种可能通过森田治疗来改善的人格特质。当今森田治疗所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诊断和评定工具的选择使用。对于那些专业化程度不高的森田治疗使用者来说,通过会谈确定“神经质”的存在更加困难重重。桥本等尝试用DIB(边缘病人诊断性会谈)为工具来确定神经质特征的诊断标准和鉴别诊断,取得了初步成果。DIB为一半定式检查工具,它所确定的“神经质”标准为:1.社会关系维持相对良好;2.较为顽固,倾向于让人按他自己的方法行事,好争论,有逃避冲突的倾向;3.有依赖性和屈从倾向,而当自己处于领导地位时,则固执、苛刻;4.有轻度的抗焦虑药物滥用倾向,家中是狮子,在外是老鼠;5.通常有慢性不适,缺乏自尊,因而可伴有牵连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5 14:02)
标签:

佛学

分类: 小女
#小孩的认知#

 

小妹妹拿着一片爆米花:"一个小盘子。"她咬了一口,问:“它现在还是一个盘子吗?”我说:“它不是一个盘子了。”妹妹说:“它还是一个盘子。”然后又一口,又问:“它现在还是一个盘子吗?”这样,盘子越来越小,妹妹的答案还是一样。

如果是一个瓷盘子呢?它裂开一个口子,还是瓷盘,如果裂成很多碎片呢?它还是瓷盘子吗?它的状态已经发生了改变,它的性质是否改变了?

小孩还不能理解事物性质的变化,以及时间的流逝。

妹妹常说:“过三分钟去”,但她不能区分昨天和明天,以及一个星期是怎么周而复始的。

 “谷堆悖论”:假定100颗谷粒是一个谷堆,那么99颗谷粒是否是一个谷堆呢?一颗谷粒是否是一个谷堆呢?

“秃头悖论”:当一个人头上掉一个头发时觉得很正常,再掉一根时不用担心,又掉了一根也不必忧虑,但到最后,秃头出现了。

抽象思考对成年人来说是一件有趣的事,我们一直在努力理解难以理解的东西,像我们正在凝视着宇宙的深渊,它旋转,它无限,它使我们晕眩,我们无法长时间地看它,却又渴望再次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2 09:28)
标签:

育儿

分类: 小女

2015129星期四

这周解决了刷牙问题。

小宝的蛀牙正在快速发展扩大,妈妈很焦虑。

小宝上门牙间的两道缝变宽中,门牙两侧的六颗牙面发黄,面积变大中,所以刷牙成了一件 的事件!

妈妈每天都会不合时宜地叫小宝“我们该刷牙了!”小宝不是在玩就是在看动画片,经常说“再过三分钟”,然后又要这个那个,然后还要吃东西,等等。搞得妈妈越来越焦虑,终于光火了。

刚开始刷牙时,小宝会请求:“妈妈,你来当老师!”进行角色扮演,她就认真刷牙。

之后,要求妈妈表演牙细菌,妈妈扮成大嚷大叫的牙细菌,又唱又跳,其实打心里不乐意——这小孩麻烦死了。

而小宝一天比一天不爱刷牙,说:“牙膏太咸!”

每天都要把一把牙刷放入口中搅来搅去,可能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小宝开始拒绝刷牙,说给你吃功克力啊或别的,她说好吃好就刷,吃好后改口“我不要刷。”

妈妈使出各种招术:不理小宝,威胁要打她,真的打屁股(边打边想笑,衣服穿的太厚,还是怎么的,反正她就哼哼两声,肯定不痛),骂她,威胁不给她吃零食了,效果不太好,虽然刷了,但往往以闹剧收场,最严重的一次妈妈直接熄灯睡觉,小宝在床边哭着说:“妈妈我怕”。又给好处:现在去刷,刷了就给你放小仙子,不然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招头两天有用)。

她说:“我讨厌刷牙!”

最后是这么解决的,第一天:“小宝,你今天想要爸爸陪你刷牙还是妈妈?”“爸爸!”

第二天,“小宝,你今天想要爸爸陪你刷牙还是妈妈?”“我不刷!”“现在你可以选,如果你不选,那就不给你选了!”“爸爸!”

第三天:“小宝,你今天想要爸爸陪你刷牙还是妈妈?”“爸爸!”

好吧,可是你自己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30 12:02)
分类: 小女

妈妈精神不好,小宝也不好​

2014-11-24

这周妈妈牙齿发炎,不知道是心情焦虑,还是减肥导致免疫力下降,总之,一周下来,觉得好累,睡个没完,只想躺在床上,而小宝居然也像妈妈一样打不起精神来,妈妈睡,她也睡,也不玩了,好像要向妈妈表忠诚,要同甘共苦,这样,妈妈得打起精神来才行啊,不要在单位表现很好,把苦累带回家,让家人,特别是还不具备承受能力的小宝来承受,工作的就在工作时间解决,不要把情绪带回家——话说也没什么情绪,就是一天对着电脑,感觉累,而且上下班挤地铁也很辛苦。

周六上课,妹妹状态就不是特别好。周日也不要去公园,后来还是去了,玩过家家玩得不错,还钓了鱼,钓到后来不想钓了,乱来一气,这个活动现在变得简单而失去了挑战性了。下午睡了一觉,又和隔壁双胞胎玩了一会,妹妹说:“这是我的——(玩具),你们玩吧!”非常大方得体,妈妈心情愉悦!

今天早上,妈妈出门前,妹妹醒了,一定要送妈妈,爸爸为此和妈妈拌了几句嘴,一路生气,但是小宝牵着妈妈的手,嘴角不时露出笑容,看到她的笑脸,突然觉得早上醒来,小宝能看到妈妈,妈妈能陪一会她,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

我爱你,小宝,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我愿意变得更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