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主简介
孙国福,笔名寒石。1974年在一首古诗里和一滴晶莹的露珠一起诞生。其作品散见于各级报刊,名衔不多,最注重的只有一个:人!本博文章,均属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QQ:1063403663
个人资料
孙国福
孙国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02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3-30 09:26)
分类: 诗歌
之一【牛】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
你的悲伤与欣喜
欢快的响鼻和沉闷的叹息
包括大家公认的倔脾气

我知道你一晚上要躺下又爬起来折腾好多次
也知道那些独立的思想在你体内反刍的轨迹
为了开垦这片蛮荒的土地
你一次次汗流浃背地托起朝阳
又被沉重的落日一寸一寸压进土里

  之二【马】

白色的、红色的、黄色的,色彩纷呈的马
天上的、地下的以及栖居在心里的,身份各异的马
奔跑的、静立的、高高腾空跃起的仪态万千的马
低着头,生活的绳索深深地勒进肉里,负重前行的马
被房价、粮价、肉价、菜价和入托费、入学费、医药费等拧成的鞭子
吓傻了的马,躲进画里,虽然保持着奔跑的姿势,却屏住了呼吸

  之三【羊】

这个草木皆醒着的秋,不属于羊
羊属于那道山梁,属于天空,属于那大朵大朵的白
羊身边的人,表情复杂。挥动鞭儿的有着父母之爱
捻着手指数钱的有着俗世之悲,手持尖刀的怀揣恻隐之心。
羊,从不设防。一次次交出体内的温顺和善良
抵挡袭来的泛着寒光的冷和尘世凄楚的凉。

  之四【狗】

多年以前,你是贴着标签的王
是眼含闪电的豹,是怒发冲冠的狮子
即使老老实实地蹲在斑驳的土墙下
也是忠诚地守护着我整个童年的大黄

现在也学会顺势而为,不再逆流而上
学会了直立行走,适应了花花绿绿的时装
和精雕细琢的狗粮
俨然已经忘了那个步入暮年正在渐渐老去的村庄
  
  之五【猪】

作为蠢和笨的代言者
你真是不让人待见的个体
每天为了温饱哼哼唧唧
多么强烈的小农意识

不得不佩服你
说不上哪一天就图穷见匕
顶着那么大的压力
还能修得一个好睡眠、好脾气
这多么不容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7 08:52)
标签:

育儿

《听到脚步声》

 

黑色的拐杖敲击胸膛

听见这坚硬的回音的时候

我正专注地看一只蚂蚁爬上树干

看一片叶子由绿变黄

 

天快黑了但很快又会亮起来

就像这倔强的声响

缓缓地走近,又慢慢地走向远方

 

《符号》

 

                         

乌鸦,黑暗的使者

怀揣闪电,在黎明到来之前

抵达。那些宿命的咒语

需用一生破解

如何逃脱蛛网捆缚,如何把命运截图

宽阔的河流危机四伏

无法言表的悲欢倾泻如注

耗尽所有力气

哭过、疼过、痛过

转了一圈

还是坎坷接着坎坷

坦途遥远着坦途

 

《露从昨夜白》

 

一场雨,孱弱

从枝头开始,一路演绎

一朵花的离去

一片片叹息,落寞,慌乱的琵琶曲

如泣如诉

 

夜色伤感,一颗心抱紧

在黎明到来之前,不敢轻易说出

那个积压很久的字

 

 

 

《那留下来的》

 

 

太阳瘦了,像一个白血病患者

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月亮瘦了,像一个刺客

背负一柄长剑要把真理刺破

河流瘦了,像一位落魄诗人

日夜吟哦

村庄瘦了,越来越虚弱

像一位老者,哆哆嗦嗦不停地咳嗽

城市依然臃肿肥硕

一步一步往前挪,像无尽的沙漠

 

那留下来的,只有风

一直呼呼地刮着

 

 

 

《护身符》                         

头,低过蒲团

脸上堆满远山

剑一样的裤线仿佛就要刺破

臃肿的肚腩

 

捣蒜、捣蒜、捣蒜

一根红绳编成诺亚方舟

走夜路的人,惧怕突如其来的闪电

 

佛曰:人心善,路自宽……

 

《床上谈话》

 

 

 

 异常汹涌的花事

过早地跌入了白雪覆盖的悬崖

闲敲棋子再也看不见

比火焰还要热烈的灯花 

 

孤坐了一整夜的残茶

和一地的纠结一起

陪着时钟

一字不落把往事记下 

 

雪落的黄昏

总有一个人,默默地修剪

窗帘上的那株梅花 

 

《 仰望一座山》

 

每翻开一片烟叶,他都仔细查看

就像很多年前坐在灯下给我们批改试卷

 

这个因成份不好被高校拒之门外的老人

手把手教会了我们

什么是曲直,什么方圆

自己却没保住饭碗

民办转公办的路太挤

身单力薄的他轻易的就被别人

挤到了一边

 

他多像一棵小草啊

用自己卑微的绿把大地晕染

可俯下身子我才发现

面前耸立着的

分明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蝶衣》

 

/寒石

 

10岁的小霞

一个人躲在山坳里喃喃自语

 

小蝴蝶,小蝴蝶

把你的花裙子借我一天好吗?

俺妹明天过·

过了明天就还给你

 

《闹剧》

 

八十多岁的薛老太

颠了三里多的山路

一路碎步

把她体壮如牛的傻儿子

远远地甩在后面

 

刚进乡政府,就坐在地上哭诉

就剩下那二亩薄田,

还给我挤没了,

让我们孤儿寡母以后怎么活?

那情景和她28岁那年

被车祸夺走了丈夫如出一辙

 

一圈又一圈的影子

无言地围着,慢慢又散了开去

只有气喘吁吁追来的傻儿子

一直在旁边笑呵呵地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1 20:24)
标签:

育儿

 

《瓦盆窑》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

那隐藏在雨水里的秘密

瓦盆窑

这个蜷缩在灰烬中的老者

躲在一场大雪的背后抽泣

 

道路失聪,河流失语,星辰隐匿

青花瓷、陶罐等兄弟纷纷逃离

瓦盆窑,暮色里的悲剧

今夜,我这个异乡人

你的穷亲戚

到底该不该说出

多年前我们曾有过的相遇

和那些鲜为人知的经历

 

《一根雪糕化了》

 

一根雪糕在他的手上颤颤巍巍的

他把它递给儿子
儿子正在流着汗锻炼或者谈判
 他把它递给女儿
 女儿正在城市的空调下做脸

 他歉意地笑笑,讪讪地缩回手
 一根雪糕在阳光下特别耀眼
 慢慢地变散、变软,最后化了
 白白的一滩,像苍老的汗碱 

 

《遗落在城市广场上的稻黍》

 

那些遗落在城市广场上的稻黍
时常在深夜从伤口里探出小脑袋
抱紧雨声互相倾诉
隐藏在体内的暗疾
不动声色地控制着痛楚的流速

行走在陌生的空气中
它们大口大口地吸进冰凉的冷
却努力呼出感人的温度

 

《回乡见闻》

老屋老了
满头枯草在风中摇晃
村口的小路瘦成了一根拐杖
一声一声敲打着易碎的时光

一场大雪之后
父亲的身影又被吹矮了三分

 

 

《抠门儿老娘》

 

东院三婶借的二尺布票至今没还
王大伯还欠一个床单外加两块钱
(这些都是准备给大哥结婚攒的)

七十九岁的老娘有时糊涂
能把一分钱攥出汗来的她
这帐记的却异常清楚

凭着这个绝技
在被饥饿追赶着的年代
老娘养活了我们五个儿

 

 

《建筑工人》

 

站在高高的的脚手架上

他们小的像一群蚂蚁

每天用纤细的触须

搬运方砖,钢筋和水泥

用廉价的青春,健康或生命

喂养贫瘠的生计 

 

越往高处去他们越小

小的像一粒尘埃

仿佛一丝风

都能把他们吹得不留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6 08:12)
标签:

育儿

那时候
整个小镇
电视机也没有几台
暮色浸染的小屋内
男女老少挤成篱笆墙
修补着流逝的时光

那时候
街头巷尾都交头接耳
一曲昏睡百年
唤醒了沉睡雄狮
霍元甲
以一位民族英雄角色
走进全国人民的心中
村头的小树林里
一群缺钙的孩子打着补丁
把童年舞得虎虎生风

那时候
只有来客人了
妈妈才舍得
做一次白米饭
一群小眼睛挤在一起
瞪得溜圆
暗暗盘算那一盘炒蛋
到最后还能剩下几块儿

那时候
老人跌倒有人去扶
那时候
欺凌弱小有人敢管
那时候
做错事情有人直言
那时候水是绿的天是蓝的
那时候空气是不戴口罩的
那时候呼吸是自由的
那时候只有小孩子才可以任性的
那时候
冬天很冷但人心很暖
那时候日子很苦很平淡
可我却真的真的
很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之眉,一弯,孱弱地别在伊通河上
竹的泪,饱满,浸湿了大地的诗篇
只有那一声弦外之音
那惊世骇俗滴清响啊
至今,回荡在人世间
治疗我贫血的失眠


上榜理由:在纪念屈子的日子,想起青春早逝的女诗人竹露滴清响,不能不令人痛心。作者以真情的笔调,引导了我们的思绪,这是诗的弦外音,这是月的分外明,延伸,以诗的名义,纪念。(无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15:09)



我推着铁环把羊群赶上天空
我拎着鸟鸣把笑声写进梦境
田野弥漫粪香的日子
连饥饿都是甜的
村口老榆树的裤子补了又补缝了又缝
一根敏感的神经,牵扯亘古的疼痛


这么多年,我背负羊群

行走在煦暖的云端
行走在钢筋和水泥冷漠的嘲讽之中
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前行
唯恐一失足把生活踩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些遗落在城市广场上的稻黍
时常在深夜从伤口里探出小脑袋
抱紧雨声互相倾诉
隐藏在体内的暗疾
不动声色地控制着痛楚的流速

行走在陌生的空气中
它们大口大口地吸进冰凉的冷
却努力呼出感人的温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5 09:52)
一根雪糕在他的手上颤颤巍巍的

他把它递给儿子
儿子正在流着汗锻炼或者谈判
他把它递给女儿
女儿正在城市的空调下做脸

他歉意地笑笑,讪讪地缩回手
一根雪糕在阳光下特别耀眼
慢慢地变散、变软,最后化了
白白的一滩,像苍老的汗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5 09:51)
东院三婶借的二尺布票至今没还
王大伯还欠一个床单外加两块钱
(这些都是准备给大哥结婚攒的)

七十九岁的老娘有时糊涂
能把一分钱攥出汗来的她
这帐记的却异常清楚

凭着这个绝技
在被饥饿追赶着的年代
老娘养活了我们五个猪仔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5 09:50)

 站在高高的的脚手架上
他们小的像一群蚂蚁
每天用纤细的触须搬运方砖,钢筋和水泥
用廉价的青春,健康或生命
喂养贫瘠的生计

 

越往高处去他们越小

小的像一粒尘埃

仿佛一丝风

都能把他们吹得不留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