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浪网友
新浪网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10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本页面所涉所有链接、文字、图片均出自《读写月报新教育》2009年第二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线全国教师专业发展高级研修班(第四期)正在招生中

2009-06-18 19:28

详情请见http://bbs.eduol.cn/2009-6/18/19255723969.html

 

参与第4期研修班部分专家、名师简介

 

姬十三,神经生物学博士,曾为多家媒体撰写科学专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说《读写月报·新教育》(朱胜阳)

 

第一次看到《读写月报·新教育》这一份杂志,是2008年11月在嵊州听将军晶老师的读书课时见到的。那时见在讲台上放着,我便拿起来随意翻了一下,没有多关注什么,只记得在上面看到了“温州好老师”杨聪的文章,很是钦佩。随后便淡忘了。

2008年年底的时候,见到好友“落地麦”在人教论坛上发帖,推荐大家在2009年订阅这份“很不错”的杂志。因为相信麦子的眼光,我二话没说就去邮局订了。但日盼夜盼,想不到第一期到3月初还没有拿到,以为是邮局把我的杂志弄丢了(因为这样的情况,对我们这里的邮局来说是家常便饭),于是便到邮局去查询。结果从电脑上查出第一期还没有出来,这就放心了,继续慢慢等待。

后来终于收到了,很开心,但并没有细看,只是随便浏览了几篇文章,便放下了。但这期的漫画《传统》让我颇有感触,让我不禁思考:自己究竟是那只想去拿香蕉的猴子,还是去阻止那只拿香蕉的猴子的猴子?为此,我还跟好几位同事说起了这组漫画。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喜欢这本杂志(蔡朝阳)

 

  ——2008年度个人致敬  
  07年,李老大筹办新杂志的时候,我其实很有几分怀疑。李老大又从西部飞过来,为了去“有月如环”的地方拐带一个狐妖编辑,呼啸来去的。我与他在杭州见面,还有胡说、锅子、F师,锅子做的东,似乎有个干锅鸡很好吃。老大狂出汗,一边讲述他庞大的写作大赛计划,酷似文艺复兴。我想他狂出汗肯定是因为心虚。而我多精明啊,经过了疾风暴雨的2004,经过几年的冷眼旁观,变得现实起来。哦,请注意,是现实,而非世故。我跟一位与我一样热爱八卦的朋友说:靠理想做事情,未免有点那个什么,啊啊啊……
  
  现在,《新教育•读写月报》走过了一整年。可以说,一年中这12期杂志,每一期都像一枚钉子,锲进人心,加固着这本刊物的人心中的位置。“思痛录”、“得寸进寸”、“华德福”、“萧望野”,这些专题,都叫我触目惊心——下面允许我作抒情状:啊,我多么喜欢“华德福”和“萧望野”这两期啊!叫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生命因你而动听 (廖学军)

 

真的很喜欢《新教育》,有相见恨晚的之感,呵呵。

那次在成都开会,第一次看见这杂志,大开本,光滑的纸页,舒爽清新的感觉。订阅了今年的,又补买了去年的,小狐老师张罗忙乎着,一直很客气地说着“谢谢”,心就莫名地酸涩,说“谢谢”的,其实该是我们啊,感谢他们编辑出这样好的东东。

第三期邮寄过来,费了些时日,于是拿到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丑的语言能'驯养'美的心灵吗?

丑的语言能'驯养'美的心灵吗?

 

                  ——王富仁《“大语文”与“小语文”》学习札记之二

 

     今日,继续读王富仁教授的《语文教学与文学》。《“大语文”与“小语文”》一文中有以下两段话,让我特别有感触:

    “我们把语言当成了一种知识、一种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的书

母亲在忙完一天的煮饭,洗衣,喂猪、鸡、鸭之后,就会喊着我说:“小春呀,去把妈的书拿来。”我就会问:“哪本书呀?”

“那本橡皮纸的。”

我就知道妈妈今儿晚上心里高兴,要在书房里陪伴我,就着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的眼睛里有我

“女娲就捡了很多很多五色石,就是有五种颜色的石头,又采了大把大把的芦苇,芦苇呀?就是一种长得很高的草,长在河边。我们院子里不是种着芒草吗?对,芦苇跟芒草长得很像。”

“女蜗就在石锅里头煮那五色石,用芦苇烧火。火很烫,五色石就被煮成石浆了。石浆呀?就和稀饭一样,对,和麦片粥一样,黏黏糊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拽住妈妈衣襟

小时候,上街是愉快的事,看到了许多新奇的东西。刚懂事时,上街由妈妈抱着,不愿走路而旋颈展望四外风景,而且我的视点与妈妈的眼睛同高。小孩子总是希望居高眺望。在妈妈怀里逛街,还有一个好处是困了便睡,越颠簸睡得越香,涎水溻湿母亲肩胛。那时我当然不知道妈妈是否辛苦。

及长,上街被妈妈用手牵着。她一手牵一个,那边是我姐姐。“那边”即右边,我喜欢呆在妈妈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日卡片

刚进入台北师范艺术科的那一年,我好想家,好想妈妈。

虽然,母亲平日并不太和我说话,也不会对我有些什么特别亲密的动作,虽然,我一直认为她并不怎么喜欢我,平日也常会故意惹她生气;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初次离家的孩子,晚上躲在宿舍被窝里流泪的时候,呼唤的仍然是自己的母亲。

所以,那年秋天,母亲过生日的时候,我特别花了很多心思做了一张卡片送给她。在卡片上,我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

儿子七岁了,忽然出奇地想建树他自己。有一天,我要他去洗手,他拒绝了。

“我为什么要洗手?”

“洗手可以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