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档云
档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45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小说荟粹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一不小心,踏入社会。浪子回头,已经白费。现在的我,手拿报纸,受着洋罪。吃顿米饭,还要排队。赚的小钱,还要交税。爱也空空,情也空空。自己流浪在街中。人也空空,钱也空空。单身苦命在打工。
QQ: 493106886

E-mai:luodangyun2005@126.com

地址:陕西省洛南县广场电话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散文随笔
 

  我离开故乡那个破破烂烂的家,虽然十几年了,但是故乡的石磨依旧在我记忆中苍凉而忧伤地转动着。那悦耳动听“吱悠悠”的声音,宛如一首古老的歌谣,依稀飘荡在故乡的上空。当我明白了石磨与人生的某种相通之后,身在异乡的我,多么地渴望见到那令我魂牵梦绕的石磨。
  石磨不但是家里的必备之物,也是家乡悠久历史的写照,它暗示着某种凄婉和无奈。石磨在那个久远年代是农户人家磨面碾米不可缺少的工具。它可以将玉米、稻谷、高粱以及豆类粮食碾成面粉食用。那段天昏地暗的日子里,故乡没有磨面机和粉碎机,石磨自然而然成了一道耐人寻味的风景线。家里有一盘碾子和石磨,不但给家人和村民带来了生活上的方便,还能给那些天真般的孩子们增添无限的乐趣。
  逢年过节,母亲拉来牛,给牛蒙上眼睛。我挥舞着鞭子,吆喝着牛,时不时抽打着牛。看着磨盘围着我旋转,望着五谷杂粮流入磨眼时那份情景,再打量着坐在箩面柜旁边筛面的奶奶,仿佛在弹奏一曲沉重忧愁的古筝。农忙时节,牛被牵到地里犁地,姐姐和哥哥一人一根磨棍轮流推磨,最小的我就套上根绳子在旁边拉,母亲拿着簸箕,用笤帚把推出来的面用面箩筛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4 14:38)

一、
   秋天临近,一阵秋风袭来,莎莎紧裹着黑色的风衣,走在上班的途中,感到阵阵的寒意向她袭来。她不由自主叹息道:“天凉好个秋!”8路的公交车刚停下来,几个男女像苍蝇见了蛋糕似的扑了上去,莎莎好不容易挤上了公交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流云姐,一路走好!

今天,在这里我们送别我们的妹子巧云、
我们的兄弟孝斌。其实,我知道的,我们不需要这样的送别,这样的送别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7-06 09:11)

   在县城蜗居这漫长而煎熬的十五年里,总能看见屋檐下来回穿梭的燕子。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燕子就从南方飞来,在破烂而简陋的房檐下筑巢、繁衍后代。
    今年,蜗居被一栋现代派拔地而起的楼房取代。我亲眼目睹了燕子房梁下筑窝的前后经过。

那时我正沐浴着阳光,在躺椅闭目眼神。忽然两只燕子飞到房前来回盘旋着,唧唧啾啾地叫个不停。它们一会上下翻飞,一会嘴对着嘴在亲昵地说着悄悄话。突然间,一双深灰色的燕子,牢牢地立在电线上。一身光滑的羽毛,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腹部和脖子之间有洁白的斑点,像黑夜的星星;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闪闪发亮。最有趣的就是那尖溜溜的能说会道的小嘴吧!另一只也落在电线上。它们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拍着翅膀,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好像在说,这地方真不错,我们就在这做窝吧!我仔细地看清楚了,从形体和个头来看,它们应是一雌一雄,是一对夫妻。

    过了一阵儿,它们相继地飞走了,我有点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脚手架上的蚂蚁【配乐诗朗诵】

                                  

 脚手架的蚂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9 22:31)
标签:

殖民地

城市

高低

少年

身躯

分类:

一块土地

一旦庄稼消失了

它的本性就消泯了

这块地被很多贪恋的目光盯着

它是这个城市唯一一块还生长着庄稼的土地

可怜的庄稼没有竞争的能力

就如农民没有反抗的能力

 

庄稼地被许多可以用金钱衡量的目光

瓜分成一栋栋参天的大楼

就像一个弱女子遭遇歹徒的凌辱

马上溃不成军

支离玻碎

这块地成了最后黄灿灿的夜明珠

价格在一夜之间飙升

你争我夺  胜者为王

 

今年的春天

麦苗还没有来得及泛青

这块就被插上五彩斑斓的旗帜

迎来了一批批钢铁战士的光临

一片片长势喜人的麦子惨遭蹂躏

一块块土地的内藏被抛开

从此换上钢铁铠甲的外衣

悲哀的表情  僵硬的身躯

许多可能存活的生命被挤压到无人知晓的角落

 

这里只有尚未建成的楼房

不分昼夜  轰鸣的挖掘机

来来往往的运输车

飞扬跋扈的尘土

市侩的商人

还有翻滚起伏的土丘

到处弥漫着失序和放荡的味道

 

野草开始肆无忌惮地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2 10:46)

村庄·母亲 
罗档云

 

村庄就是人群聚集的地方,祖祖辈辈生息繁衍的地方。传说繁密得像天上的星星,我就住在村庄里。大约几间瓦房,一棵棵核桃树,一只碾盘或者一口辘轳、井,还有很多鸡窝和堆积如山的柴草垛。我身居其中却可以对它们视而不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7 19:56)
好牛的司机

      一日,收费员在某县的繁华街道上收停车费。遇见一辆日本“丰田霸道”在停车位大约停十分钟。就急匆匆地开走了。这白色辆车是某县最高领导的车。收费员没有上前收费。
  这个县城是从7月一日实施对所有的车辆停车位给予收费。对于乱停乱放在街道上,行车道上的,不入车位的所有车辆给给予贴单子,或者被警车拖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330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8.11.0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8.11.0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第 1 章 苏文在农村的小院呱呱坠地》。
  • 2008.11.06,我上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4 19:37)
  男人去煤矿干了一年多久,一次瓦斯大爆炸,炸断了男人的双腿,成了无腿无腿的残疾人。与此同时也炸灭了男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妻子听到和骇人听闻的消息,哭得死去活来。女人一边呜呜地哭着,一边诉说着:“我男人走得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就成了缺胳膊少腿呢?我还指望他挣下钱来,给婆婆买药喝呢?现在倒好,人都成了这副模样,我还指望谁呢?我真是靠山山倒,靠水水流,世间的所有不幸都让我撞上了……”女人撕心裂肺地哭着,我被女人的哭声感动得泪流满面,此刻我不知道该为女人做些什么?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好人有好报!
  男人的母亲是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她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就病倒,这几天她茶饭不思,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一边哭泣,一边摸着儿子两条空空的裤腿,边哭边埋怨着:“我早就料到你会有事,你就是不听话,说什么挣到钱就能为我看病,让我颐养天年,我的儿呀!现在你完了……”儿子靠在床上长吁短叹,心里的苦楚不比母亲的少,所有梦想的幻灭把他的精神彻底击垮了。耷拉头脑,无精打采的面容上,没有一点活力,失神的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紧绷的嘴唇写满了悲戚无奈。
这时,情绪稍微变化的女人端着热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