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桂兴华
桂兴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058
  • 关注人气:1,0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联系我

桂兴华:国家一级编剧。2010年上海世博会志愿者标志、口号评选委员会委员。

1987年主编了《散文诗的新生代》,并发表了许多城市散文诗。

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1993年以来,连续创作了长诗《跨世纪的毛泽东》、《邓小平之歌》、《中国豪情》、《祝福浦东》、《永远的阳光》、《青春宣言》、《智慧的种子》、《又一次起航》,总计两万余行,并汇成《激情大时代》在2006年出版。

2008年出版了被列为上海市重大创作项目的献给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城市的心跳》。

2010年3月出版了第10本长诗

《前进!2010》

2011年,出版了被列为上海市重大创作项目的散文诗集《金号角》

2012年7月,策划《感觉2012》中国散文诗无名作者征文

2013年出版了《靓剑:桂兴华散文诗精选》

2014年出版了《中国在赶考:桂兴华朗诵诗插图本》

2015年出版了《嘹亮的红:桂兴华研究图文集》

2016年出版了《又一春:桂兴华微摄影》

2017年出版了《南京路在走:桂兴华散文诗新作88章》

2018年出版《邓小平之歌·朗诵版》

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

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

《黄河诗报》主编。

“上海地铁朗诵角”创办人

桂兴华诗歌艺术中心:

上海浦东蓝村路86号

塘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403室

    (邮编200127)

邮箱:guixinghua@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为"朗诵诗"加油!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市浦东中学于清光绪三十三年丁未正月二十四(190738日)正式开学,由一代营造业宗师杨斯盛毁家兴学创办,首任校长黄炎培,是一所曾蜚声海内外的历史名校,是浦东地区的第一所中学,是近代上海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所完全中学,也是我国惟一培养过国共两党领导人的中学。

上一世纪二三十年代曾享有北南开,南浦东之盛誉,著名教育家吕型伟称之为中国近代教育的一座宝库

现在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高科西路1105号,是一所区实验性示范性高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告别浦东中学同学
小杜生产队
1979年回上海,途径滁州醉翁亭
回沪后,80年代主要创作散文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朝花时文


桂兴华:当年,和秦怡、孙道临一起演《邓小平之歌》
1996年东方电视台
1997年北京音乐厅
1997年兰心大戏院
2008年上海市政协
2008年北京

2018-05-19 08:56

我曾是在安徽下乡十年的上海知青。我的诗歌沿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路一步步走来。

我为欢呼粉碎“四人帮”写下《十月六日》,又在《星星》上发表《一个红卫兵的忏悔》,为罗中立的油画《父亲》配诗在全市比赛中得了第一名,发表了控诉血统论的《第一声啼哭》,写下了回到大都市后的 《夜归》《我爱没开发的风景区》等。我把“文化大革命”中的出版物始终放在案头,以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这样写!我考虑的是怎样把“我”摆进去。

1996年12月,《邓小平之歌》第一版问世。1997年2月19日凌晨,小平同志离开了我们。东方电视台反复播放着电视诗《邓小平之歌》,我难忘孙道临在人民大道上临风吟诵的英姿。“两会”召开期间,记者在北京采访了秦怡。秦怡说:“这些天脑海里总是萦绕着《邓小平之歌》。诗句充分表达了我对小平同志的无比怀念:从今天的每一座路标,到新世纪的每一条跑道,哪一刻不在心底轻轻呼叫:小平,您好!”那时,文化部正在筹备一场朗诵会,看了报道后立即找到秦怡、孙道临、曹可凡、袁鸣和我。我随即把《邓小平之歌》传真给了主办方。于是,《邓小平之歌》作为选定的7个节目中唯一的一首诗进京。在4月6日北京音乐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送给记者的礼品是一张节目单、两张入场券和一本我带去的《邓小平之歌》。7日,道临老师又和我在饭桌上对长诗进行了浓缩。诗稿上留有他用笔画下的一次次思考。他对朗诵的语气、语调的处理,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建议。特别对迟来排练场的袁鸣,他在辅导她时细致到读音。这也为在中国唱片公司灌制盒带打好了基础。连排时,音乐换上了雄浑的《长江之歌》。4月8日,赵忠祥主持了这场座无虚席的演出。等待上场的道临在沙发上闭起眼睛,嘴唇间轻轻吐着词。当大家朗诵到小平在南昌拖拉机厂那段生活时,我看到邓琳不断擦着眼泪。

继北京、哈尔滨、杭州之后,在上海的排练场上我成了总导演,短袖衬衫总是湿漉漉的。自己还上台朗诵,纠正着梁波罗身后的伴奏。当排练到小平复出这一节时,演员和指挥静听着我的慷慨陈词:“这是历史的大转折啊!必须起音乐!”见我这么激动,上海歌剧院的乐手们当场鼓起了掌,然后伴奏起《在希望的田野上》。为了体现几代人对小平的怀念,我特意安排了一个十岁的女孩子朗诵。我追忆小平去世的情景,眼含热泪呼喊:“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孙道临、秦怡一起呼应,立即在国际体操中心激起了回声。《邓小平之歌》 后来被中宣部选定为全国重点出版书籍。2008年9月,朗诵会在东方艺术中心第5次复排。秦怡和许多当年的朗诵者仍旧参加。我在台上朗诵:“一个93岁的老人几度走出了漫漫冰雪,他一生的力量,就是为了温暖中国所有的寒冬!”我深深感到:没有小平,就没有我们这一代的今天;没有小平,就没有当代中国的巨变!作为一个与共和国同命运的诗人,应该写下不该遗忘的灰暗与缤纷。

1984年国庆游行的时候,北京大学生物系的学生在天安门前,曾经打出一条举世瞩目的自制横幅“小平您好!”1999年9月,我和东视编导专程赶往北京大学,采访了其中三位当事人:当年的细胞遗传专业班班长、专业班班主任和当年制作横幅的王新力。据他们回忆:国庆游行训练时指示群众队伍的方阵可以活泼一些。同学们在宿舍里议论:能不能更好地写出一句口号?大学生们大多出身于极其普通的家庭,如果不恢复高考,他们都进不了北大。大家要表达对小平深深的谢意。不能用“万岁”这个词了;用“小平”的称呼,特别顺口、亲切。于是决定打出“小平您好”的横幅。此刻,重温这句曾经贴在床单上的口号,怎能不心潮起伏?我有幸能用诗句体现群众与领袖之间的亲情。

感谢95岁的贺敬之、秦怡老师,为今年的《邓小平之歌·朗诵版》写了贺词。我又新添了一章小平与长征的内容:“今天,翅膀送给了我们曾经一次次卧倒的民族,给了那一位在沼泽地使劲呼喊的女军医,给了那一支在铁索桥匍匐爬动的突击队”。而且,从头到尾分成了25个短章,以便读者从中选择朗诵。朗诵,是诗歌走向社会、贴近群众、激荡心灵的最好途径。我策划了一场场在社区、学校、地铁的朗诵活动。其中以《邓小平之歌》最为响亮。朗诵者中既有众多的名家,还有无数的老妈妈和初中生。

我国新时期的政治抒情诗坚守着,前进着。贺敬之说:“否定诗与政治的联系,也是一种政治!”温情脉脉的诗,需要。但嘹亮的诗,也需要。然而直露而少“诗美”、概念堆集是政治抒情诗的常见病、多发病。没有“我”的独特的思考与想象,哪来好诗!不能把豪言壮语当作材料,得有诗的手段。诗总得用鲜活的形象说话:“你那件蓝纱卡工装与手中的小型锉刀,创造了特定时期的特定效率,这个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钳工,用自己一套精湛的工艺来修理国家机器”。与那个特殊年代特殊作品的根本区别在于:不是机械地配合,而是充满创造的欲望。艾青早就说过:“‘政治敏感性’当然需要——越敏感越好。但是这种‘敏感性’又必须和人民的愿望相一致。”时代前进了,不能与大喊大叫的空洞为伍。我在追求真、大、实。这个大,是大时代、大胸怀、大声音。要给人以陌生感。写作姿态可以更低些,意象的高坡上则要张扬青春之旗。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得勤于跑,善于跑。细节铺满了我不离身的日记本。激情得从细节入手。小平当过钳工、75岁登上黄山等细节,让我想象的空间很大。文学的审美视角总是大中有小、小中有大。红色主题要绕过熟门熟路,并不排斥个体情思。

政治抒情诗的大意境对实景的要求更加严格,而不是在网络上抄抄摘摘。写长诗,得运用短诗的精悍。感不感动人,是硬道理。此刻,四川广安街上那块“把对小平同志的怀念化作一片绿荫”的宣传牌,又出现在我的记忆里。在诗路上昂首吹号,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姿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吹响时代前进号角。”《邓小平之歌》 是我写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站。愿我能在传播正能量的征途上,“去生动天下所有的树叶,去打开天下所有的窗口”!

(刊于2018年5月17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综合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1570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进啊,向千万座山峰招手!

来源:解放日报 | 桂兴华  2018年05月17日07:28

我曾是在安徽下乡十年的上海知青。我的诗歌沿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路一步步走来。

我为欢呼粉碎“四人帮”写下《十月六日》,又在《星星》上发表《一个红卫兵的忏悔》,为罗中立的油画《父亲》配诗在全市比赛中得了第一名,发表了控诉血统论的《第一声啼哭》,写下了回到大都市后的 《夜归》《我爱没开发的风景区》等。我把“文化大革命”中的出版物始终放在案头,以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这样写!我考虑的是怎样把“我”摆进去。

1996年12月,《邓小平之歌》 第一版问世。1997年2月19日凌晨,小平同志离开了我们。东方电视台反复播放着电视诗《邓小平之歌》,我难忘孙道临在人民大道上临风吟诵的英姿。“两会”召开期间,记者在北京采访了秦怡。秦怡说:“这些天脑海里总是萦绕着《邓小平之歌》。诗句充分表达了我对小平同志的无比怀念:从今天的每一座路标,到新世纪的每一条跑道,哪一刻不在心底轻轻呼叫:小平,您好!”那时,文化部正在筹备一场朗诵会,看了报道后立即找到秦怡、孙道临、曹可凡、袁鸣和我。我随即把《邓小平之歌》传真给了主办方。于是,《邓小平之歌》作为选定的7个节目中唯一的一首诗进京。在4月6日北京音乐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送给记者的礼品是一张节目单、两张入场券和一本我带去的《邓小平之歌》。7日,道临老师又和我在饭桌上对长诗进行了浓缩。诗稿上留有他用笔画下的一次次思考。他对朗诵的语气、语调的处理,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建议。特别对迟来排练场的袁鸣,他在辅导她时细致到读音。这也为在中国唱片公司灌制盒带打好了基础。连排时,音乐换上了雄浑的《长江之歌》。4月8日,赵忠祥主持了这场座无虚席的演出。等待上场的道临在沙发上闭起眼睛,嘴唇间轻轻吐着词。当大家朗诵到小平在南昌拖拉机厂那段生活时,我看到邓琳不断擦着眼泪。

继北京、哈尔滨、杭州之后,在上海的排练场上我成了总导演,短袖衬衫总是湿漉漉的。自己还上台朗诵,纠正着梁波罗身后的伴奏。当排练到小平复出这一节时,演员和指挥静听着我的慷慨陈词:“这是历史的大转折啊!必须起音乐!”见我这么激动,上海歌剧院的乐手们当场鼓起了掌,然后伴奏起《在希望的田野上》。为了体现几代人对小平的怀念,我特意安排了一个十岁的女孩子朗诵。我追忆小平去世的情景,眼含热泪呼喊:“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孙道临、秦怡一起呼应,立即在国际体操中心激起了回声。《邓小平之歌》 后来被中宣部选定为全国重点出版书籍。2008年9月,朗诵会在东方艺术中心第5次复排。秦怡和许多当年的朗诵者仍旧参加。我在台上朗诵:“一个93岁的老人几度走出了漫漫冰雪,他一生的力量,就是为了温暖中国所有的寒冬!”我深深感到:没有小平,就没有我们这一代的今天;没有小平,就没有当代中国的巨变!作为一个与共和国同命运的诗人,应该写下不该遗忘的灰暗与缤纷。

1984年国庆游行的时候,北京大学生物系的学生在天安门前,曾经打出一条举世瞩目的自制横幅“小平您好!”1999年9月,我和东视编导专程赶往北京大学,采访了其中三位当事人:当年的细胞遗传专业班班长、专业班班主任和当年制作横幅的王新力。据他们回忆:国庆游行训练时指示群众队伍的方阵可以活泼一些。同学们在宿舍里议论:能不能更好地写出一句口号?大学生们大多出身于极其普通的家庭,如果不恢复高考,他们都进不了北大。大家要表达对小平深深的谢意。不能用“万岁”这个词了;用“小平”的称呼,特别顺口、亲切。于是决定打出“小平您好”的横幅。此刻,重温这句曾经贴在床单上的口号,怎能不心潮起伏?我有幸能用诗句体现群众与领袖之间的亲情。

感谢95岁的贺敬之、秦怡老师,为今年的《邓小平之歌·朗诵版》写了贺词。我又新添了一章小平与长征的内容:“今天,翅膀送给了我们曾经一次次卧倒的民族,给了那一位在沼泽地使劲呼喊的女军医,给了那一支在铁索桥匍匐爬动的突击队”。而且,从头到尾分成了25个短章,以便读者从中选择朗诵。朗诵,是诗歌走向社会、贴近群众、激荡心灵的最好途径。我策划了一场场在社区、学校、地铁的朗诵活动。其中以《邓小平之歌》最为响亮。朗诵者中既有众多的名家,还有无数的老妈妈和初中生。

我国新时期的政治抒情诗坚守着,前进着。贺敬之说:“否定诗与政治的联系,也是一种政治!”温情脉脉的诗,需要。但嘹亮的诗,也需要。然而直露而少“诗美”、概念堆集是政治抒情诗的常见病、多发病。没有“我”的独特的思考与想象,哪来好诗!不能把豪言壮语当作材料,得有诗的手段。诗总得用鲜活的形象说话:“你那件蓝纱卡工装与手中的小型锉刀,创造了特定时期的特定效率,这个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钳工,用自己一套精湛的工艺来修理国家机器”。与那个特殊年代特殊作品的根本区别在于:不是机械地配合,而是充满创造的欲望。艾青早就说过:“‘政治敏感性’当然需要——越敏感越好。但是这种‘敏感性’又必须和人民的愿望相一致。”时代前进了,不能与大喊大叫的空洞为伍。我在追求真、大、实。这个大,是大时代、大胸怀、大声音。要给人以陌生感。写作姿态可以更低些,意象的高坡上则要张扬青春之旗。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得勤于跑,善于跑。细节铺满了我不离身的日记本。激情得从细节入手。小平当过钳工、75岁登上黄山等细节,让我想象的空间很大。文学的审美视角总是大中有小、小中有大。红色主题要绕过熟门熟路,并不排斥个体情思。

政治抒情诗的大意境对实景的要求更加严格,而不是在网络上抄抄摘摘。写长诗,得运用短诗的精悍。感不感动人,是硬道理。此刻,四川广安街上那块“把对小平同志的怀念化作一片绿荫”的宣传牌,又出现在我的记忆里。在诗路上昂首吹号,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姿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吹响时代前进号角。”《邓小平之歌》 是我写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站。愿我能在传播正能量的征途上,“去生动天下所有的树叶,去打开天下所有的窗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上海地铁朗诵角举行专场朗诵及《邓小平之歌》新书签赠

2018/5/9 9:07: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佳燕 选稿:吴佳逸

  东方网记者王佳燕5月9日报道: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8日下午,位于地铁世纪大道站的上海地铁朗诵角举行了《歌颂改革开放40周年:春天的故事》专场朗诵会暨桂兴华新作《邓小平之歌.朗诵版》赠书仪式。沪上知名主持人、春风一步过江朗诵团、地铁公司职工艺术团以及街道等个人和团体用饱满的嗓音和激情为在场市民乘客献上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朗诵盛宴。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专场朗诵会现场

  据了解,上海地铁朗诵角是由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和浦东新区桂兴华诗歌艺术中心共同合作打造。成立三年来,已开展各类宣传演出30余场,吸引无数中外乘客驻足。上海地铁相关负责人表示,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的春天,希望通过举办此次活动,让更多人感受到朗诵艺术的魅力和上海改革开放的成果。

  现场朗诵的篇目大多数出自于作家桂兴华的红色诗歌作品节选。桂兴华新书《邓小平之歌.朗诵版》也在朗诵会后举行了签赠仪式,专程赶来参加签赠的市民排成长龙。1996年,桂兴华出版第一本《邓小平之歌》,问世后在全国范围引起热烈的反响。1997年小平同志去世后,这本书也寄托桂兴华和无数百姓对他的怀念和追思。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桂兴华重新创作并发行了《邓小平之歌.朗诵版》,以此致敬和歌颂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

  上海市作协党组副书记马文运表示,上海一直走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桂兴华诗人也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几十年间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红色诗歌,如《跨世纪的毛泽东》《永远的阳光》《中国豪情》等。他也被誉为“红色诗人”。目前上海在正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希望桂兴华能再接再厉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弘扬红色文化。

  据了解,桂兴华至今共出版三本《邓小平之歌》,此次的朗诵版比起之前两本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所创新和突破。形式上,他将作品切割成二十五个主题章节,更加适应诗歌的情感表达和传播规律。内容上,作品增加了邓小平长征等细节的描绘,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饱满。接下来,桂兴华还将推出红色长诗《兴业路上》,以纪念建党100周年。

分享到

东方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相关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