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那人
杨那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106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社会主义猴子



杨那人,

1988年生,江苏人。 


 

活着,不是久留之地。

             ——杨那人

 

邮箱:631313048@qq.com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0-21 22:43)

十月杪

 

此时  是季节的深处和转喻  

谵妄的树上一切变得缓慢

如同船只和航标眠入海的暮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1 00:34)

群峰照彻的夜晚

 

有一种黑暗存在于光芒闪过的瞬间

经验使我看见它 像铁锚的颂歌沉入水中   

那是一种巨大在下沉   那是群峰照彻的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30 23:39)

麦粒的一生

 

那一年  麦粒

在一种赭红的光中  睡熟自己  

风阅读它摇晃的梦境

一种白穷尽它垂挂的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薄荷糖:抓住彩虹和摧毁明亮
           ————记李沧东《薄荷糖》

   铁轨始终穿插在主人公人生的各个时期,但它们的色调也在随着电影的叙事时间悄然改变。每当空无一人的铁轨出现时,《opening》总会适时响起。它的隐喻意义和薄荷糖一样,如此明朗。正是这条与人生并置的铁轨,看似充满阳光和花朵,金永浩百感交杂,最终走上了原以为是归途的不归路。整部片子都在一种幻灭和虚无中进行时光倒流,流向那个遥远的明亮源头。那时,他看见铁轨和列车,和那些花朵在春天醒来一样,充满明亮和憧憬。金永浩的一生,在春天展开,也在春天结束。春天是金永浩的河流。一条赫拉克利特的河流。当金永浩大喊着“我要回去”并迎向迎面驰来的列车时,镜头捕捉着他死灰般的面容和那双窄门般绝望地眼神。他的死亡让电影的叙事时间倒流。电影的叙事结构在匠气中抵达了精致,这种精致正像瓶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李沧东《薄荷糖》

生来竟要靠我们的死来活!
竟要通过我们自己的灾难
把我们从天空升到大地、偷看
时辰用我们的影子扑灭我们的黑暗!
                                         ——————塞萨尔·巴列霍 

秋天带着落日的水   没有鸟声
一切就没有那么惊心
谁记住一场寒冷的雨和冬夜里的门廊?
有时发见就是金永浩带着薄荷糖
生活在历史的漫夜泛着黑光
那是一种喧嚣  一种熄灭  
倒叙是凌迟  是回家
剥他们的皮  就是剥他们的历史
黯哑的疼痛和骨头 像驶出港口的秋天
从忘记自己影子的河流中醒来
才获得一种被关闭在梦中的经验
这唯一的一次 梦 在皱纹中并不那么漫长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80后

催眠

那人

情感

分类: 沉默之子

在马车与黄昏相遇并消失的地方

 

在马车与黄昏相遇

并消失的地方

                        垂挂着

                                  

                                   

大地里深埋着一个梦

宛如词语抵达事物

墓碑是唯一吐露的牙齿

 

 

深秋的叶子

 

遥远的烛火下   影子的宫殿摇晃着

像一个回家的醉汉

铁匠铺里挂满各种蹄铁和往事  

它们在墙上的投影

如此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面对蝴蝶舌头的一次艰难叙述

 

面对蝴蝶舌头的一次艰难叙述

黄昏被风吹进花园生锈的名字

在阳台与月台之间

大海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3 21:01)



在海边

   ——读马拉美《骰子一掷,永远无法取消偶然》或《伊纪杜尔》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6 19:19)



洋葱马戏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5 20:44)


向下修建的梯子

                  杨那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