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栖凤斋主沈阳
栖凤斋主沈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44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邮箱
暂无内容
我的简介

沈阳,男,栖凤斋主。青年诗人,诗书画评论家。本名沈劲松,乳名秋泼,曾用笔名阳光籽等。河北河间人,1969年8月23日出生。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间市作家协会副。《艺术》编委、《大众阅读报》北京记者站站长。1990年以来在《上海文学》《诗神》《河北文学》《世界文艺》《诗选刊》《绿风》《北京文学》《文学》等二十几种期刊发表作品若干。曾参加作协诗刊社霸州笔会。首届河北省青年诗会。其诗作《一朵月光在一朵海水里盛开》入选作协创联部编《2008诗歌精选》。沈阳情人三部曲:《情人DE村庄》、《情人主义》(北方文艺出版社)、《情人词典》

通讯地址]:

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旧宫红化路6号院新宝丰栖凤斋     沈阳  

邮政编码:100076

电话:13701310518

我的圈子
暂无内容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9 19:06)
标签:

文化

    父爱如山:公元2014年1月18日(癸巳年腊月十八),我的父亲沈焕然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仙逝,享年68岁,于腊月二十二日入土为安。我悲痛欲绝,遂以图片以永远记之,念之!长子秋泼跪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交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题记:和沈哥相识,是在“河北省第五届青年诗会”上。他的热情和周到让初到诗会的沧州诗友倍感温暖。回沧不久,便收到沈哥亲笔签名的赠书《情人主义》,距今已有数月之余。由于俗事缠身,再加上我那种“心不静,不读书”的执拗思想。时至今日,我才提起笔,为这本书写下只字片语的感悟,在此真诚的对远在北京的沈哥道一声:抱歉!

      “情人”,这个在当今社会被贬义化了的词语,在《情人主义》这本书中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情人”不是一个人,是一种思想,一种被放大了的情感。于是,“情人主义”便成为了一种精神,它是美与爱的结合,是超越了小欢小爱、男欢女爱的大智慧。它是直击人类灵魂的一把利剑,把人性善恶美丑剥离开来。只留下,美妙的瞬间,美丽的片段,美好的记忆......

      初读沈阳的诗歌,感觉有些“淡”。之所以被认为“淡”,是因为他的每一首诗歌似乎都与我们的生活为邻,他把他的故事和情感向你娓娓道来,讲述的是每个人内心都可能萌动着的那种情愫。这些看似平凡的语句却让我忍不住再三“品味”。当我从泛泛的翻看到痴迷的品读之后,一种强大的力量震撼着我。这种力量就是爱的力量。山川、江河、大海、一草一木------每一寸我们爱着的土地;祖国、家人、朋友、爱人----每一位我们生命中挚爱的亲人,都成为沈阳诗歌中灵动跳跃的音符。于是,沈阳的诗歌有了灵性,有了情感,也有了梦想。

     “欲望的未来早将昨天的战地全盘占领  唯有一条大河从我的内心呼啸着出发” 沈阳的诗歌是奔放的。他把炽烈的情感融入每一个带有诗者体温的文字,轻叩每一位读者的心扉,释放出灵魂深处耀眼的光芒。这光芒中恰恰存在于我们内心最真实而又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我把你的微笑叫做含苞的花朵  我把你的忧伤叫做雪  我把你的花朵和雪叫做温柔  我把你的温柔叫做鸟声或者雨滴” 沈阳的诗歌又是内敛的。他对于爱情浪漫而执着,用真诚擦亮彼此内心的火花。
     
沈阳的诗歌中多有“阳光”。不管是“阳光灿烂的正午挂满果实”的秋燕山,还是“平原腹地”中“走过田头的阳光女孩”,抑或是“在比远方还远的地方 用一些阳光,编成号角”......都像一株劲草,总让人感到一种向上的张力,一种积极的情愫。阳光的性格造就了沈阳内心的丰盈。“像庄稼们,我们无法不希翼,平原肥沃的部分填满自己的心田”,“我是青鸟我的梦想长在翅膀上”“想熟未熟。一枚青苹果在我的眸里浮着  她灼亮秋天的努力还在路上的梦里” 这样一位有着博爱精神的人,用一颗感恩的心在人生之路上挥洒着汗水与激情,用澎湃的血液点亮他的人生坐标。
远远地漫了上来
          身体里的河流从一朵雪花出发
              我看见春天在不远处
                  在一枚种子里,微笑着,荡漾着

     冬天里我坠入一首关于春天的诗
          可能她一点儿也没察觉
               她锃亮的犁头
                   正在我的身体版图上耕耘

      到种子里去
           我默默地积攒一切可能的力量
                没有人比我更像劳动者
                    我一把将冬天装进春天的口袋里
                                                  《到种子里去》
    沈阳善于抓住瞬间的影像,捕捉微妙的情感,寻找心灵的共鸣,抵达人性的真善美。”到种子里去,积攒一切可能的力量“。沈阳何尝不是这一枚种子?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努力的跋涉着。在困难挫折面前,勇敢而执着。我相信,不管多么艰难,只要有爱有梦,春天就不再遥远。
 
 轻轻地合上《情人主义》的扉页,回味着这些带着体温的文字。不禁感慨:沈阳------一束能够柔软石头的阳光。他用一颗感恩的心勾勒四季犁铧。沈阳的内心世界一直是温暖的。在这种温暖的情愫和氛围里,“半枚苹果”、“一滴水”甚至一朵“在黑夜中翩然而至的雪花”,都会在他的心灵世界里生出羽翼。于是,黑夜不再可怕,孤独也不再可怕,那些足以温暖心灵的细节,成为暗夜的阳光,照亮我们人生漫漫旅途中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祝愿每个人的生命中阳光和爱同在!祝福沈阳的文学之路越走越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简明、郁葱、李延青(从左至右)



李浩。



赵云江。



宋峻梁。

 



东篱。

 



王雪莹。



李洁夫。



辛泊平。

 


郭建江。




石英杰。



薛梅。

 



韩闽山。




沈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艺术欣赏


东方晨阳。



王克金。



海边的老王。



李双双。



写意。



蓝羽。



绿窗。



邢剑君。



李桐。

 



奥冬。



染香。



吴素黎。




耿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人的灯盏

沈阳

向阳楼

文化

分类: 艺术欣赏

         <鹧鸪天*向阳楼>

                         沈阳

公元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农历四月十三,岁次壬辰,节届立夏,惠风和畅,沈第更新,喜向阳楼奠基,遂词以记之。诗人之于向阳楼,若王勃之与滕王阁,范仲淹之于岳阳楼,崔之于黄鹤楼。

               曦光沐露霞满天,

        沧保高速身后延。

        更上层楼红旗展, 

        小史村北添新颜。

        海南秀,奥知俭,

        家翁家慈掐指算。

        沈子推敲有佳句,

        三五柿树植楼前。

 

             《壬辰岁夏北京栖凤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9 08:53)
标签:

文化

杭州湾

金薇冬

分类: 艺术欣赏
欣得著名女书法家金薇冬大姊书法巨作,与博友共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沈阳作品:

北京时间:我站在第N朵盛开的雪花之上想你

 

&#9633;

 

                         之于花盏下薰香的诉说,之于疼成草叶形状的你

                         之于那些小时光,旧时光,以及未来之来

                         我在一首诗里聚拢了一个人遥远的苍茫

 

                         怎样干净的雪啊从天空飘落,抑或由我的笔尖盛开

                         这朵紧挨那一朵,漫天舞蹈。谁的偌大的忧伤被悄然遮掩

                         独坐于第十一枝香烟的闪烁之间,我与你默然遥对

                         无声的北京时间被你敲响。当那钟声落入第N朵雪花,

                         我的轻,就是白茫茫的大地上那燃烧的洁白

 

                         一匹新月,从你的眸孔中飞来,嚼动一种晶莹的思念

                         我怀恋我曾摸抚过的那些生锈的钟声织出忧伤

                         我怀恋我曾痛饮过的那些蒙尘的琴弦开出花朵

                         任一首长诗在一滴浅泪里漂泊至今却从不命名

                         那不是背叛。那不是一帘月光落地生根的花影之殇。

 

                         燕山雪花大如席!从2012下到2013。从北京可否下到渤海湾?

                         剖开一枚最瘦的雪花,我看见一条无岸之河的结构

                         在这场银河冰封的白夜,处子献身的瞬间停滞。

                         谁能够计算出所有道路都朝着春暖花开的向度?

 

                         忽然,两只喜鹊轻吻栖凤斋的北窗。早起的第一列城铁

                         呼啸而过。被远方的光芒牵引,是幸福的。囿于雪意

                         那是我不曾说出的私密之波汹涌澎湃我受伤的心海

                         我承认冰雪中一滴水的能量一定荡漾着一个辽阔的春天

                         我承认旧宫镇的事物与诗歌根本无关,尽管窗外片断的大地

                         再也呈现不出田野的色彩。我喜欢你那种慢,

                         慢,让我更能准确无误地描绘出关于中年的黄金分割点

 

                         我很轻,所以我能站在第N朵盛开的雪花之上优雅自己

                         情耕万里,不在冰面上建筑爱情,不照看你的所有往事

                         梦乡悬于孤独之巅   你,有必要在未来制造风花雪月!

                         风生出了水,我不再是从前那把刃上长满寒霜的刀

                         想你,把你也想成一朵雪花,恰如水仙的心情从一口井里长出

 

                         其实什么都是水做的。不必厘清我的歌声与一缕月光的重叠

                         就让雪更猛烈地下吧! 有什么比蜡梅的光晕更耐寒?

                         抽一丝明月下的清风寄给你   一点点地细腻与粗砺

                         穿越情人主义的腹地。  有什么比梨花的洁白更柔软?

                         有什么比情更辽阔?   有什么比爱更汹涌?

 

                         冷,是另一种精致的温暖。那一匝一匝的缠绵被时间裹得更紧

                         我的文字却将成为记忆的光片,包括不可预知的变数

                         我在慢慢发亮的北京时间里未能说出的那些,也许更重,更明亮

 

 

 

                                                  (壬辰腊初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人的灯盏

分类: 艺术评论

 

    

                让悲伤疼成草叶的模样

                          ——读“诗哥”沈阳《情人主义》随想

 

     囿于一个女人的悲伤,甚至灵魂的残缺,肉体的磨折。我更喜欢“情人”这个词汇带给我的想象。梦幻不只是属于一个人的,它开放于更多的疼痛和落寞的肩头,原野的小别墅,我无望的故乡。而浪漫会加重一个人在现实中的桎梏,望尘莫及的悲楚相忘于天涯。

孤独的重量藏匿于一首诗歌的骨骼中。你说:“灵魂饥饿了/它不说话/它猛兽般一口/吞下我聊以自慰的一截昂贵的烟蒂(《饥饿的灵魂》)。诗人,作为一个世间之外的旁观者,我们只有站在肉体之外才能看到更多世人看不到的体察到他人感觉不到的风吹草动。一个夜的孩子多么孤独啊!我们述说着,我们用大地颤抖的声音。

浪漫从不缺少情人。我们用诗歌的糖衣一层层包裹着属于爱的悲伤之处,月亮的铜孔封锁着一支支离别的歌,又能怎样呢?缘来缘去,才是最美的吧?!“等你不来/我却一把抓住你的名字/抓住那幸福的籽粒/和尖叫/犹如一粒春雷/我坐在深夜深处的黑里/即将抵达一些事物和事情的内核”(《等你不来》)。

流浪是一个人的天涯。村庄我们的母亲,老眼昏花的美。无论你的足迹遍布何处,有一处的疼痛总在呼唤着你,母亲的子宫,我们最初的故乡。“对于你/我是漂泊的一粒麦子/或者一粒大豆/一粒高粱/是你探向远方的一条枝丫/让农村的芽去接城市的果”(《小史村》)。

如果一个人的热爱始终拘泥于一朵花的芬芳,那么他眼底的远方始终是沉睡的甚至于死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你的胸怀里茂盛的生长着这样的气度与热爱。“无法触摸疼痛的琴弦!无法豪饮血色!/无法在现实与幻梦的连接处捧出语言/抑或跳跃的文字与图形;无法将自己缩写/使热爱的疼于哭泣中简单甚至停止…….//从北京到华盛顿/波飞浪卷汪洋相衔/快快端来叫愤怒的醒狮一口喝干(《热爱之疼》)。

梦啊,多么美的词汇。你的江山和你的美人,你的情人和你的主义会坐在中国的华北平原上生风。

 

 

愿你的诗歌越写宽阔,愿你的路途越走越平坦,愿你的生命越来越彰显出深刻的美丽。

 

                                       “诗妹”天天(盖伟伟)拙作

                                         记于家乡王官屯村

                                         2012-12-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