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陶
老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5-14 16:40)
标签:

房产

从学校出来,右行,过一段泥土路,右拐

进入街道的断层,房屋的停尸场

路两旁,全是挖掘机的巨铲,砍死的房子

很多只看得到地基的石脚,圈堆着

高高的断砖和破碎的沙灰,锈迹斑斑的钢筋

从里面伸出来,别别扭扭、曲弯异形

像死刑犯,有强烈的逃走欲

有那么几幢,尸身两半:一半站着,一半倒下

站着的房间和窗口,望着趴在地上

外面的另一半,一直没从惊恐里回过神来

更为恐怖的是:长长短短挂在外面墙体上的钢筋

只需一点点力的牵引,它就会扑倒、散开

瞬间死亡——在回不过神来的空白里

仅一步之遥,贴着断砖和乱土,蔚蓝色的铁皮

圈围起又一个工地。从外面的路上

就能听到各种机器开动着的轰鸣

高高的钻塔已树了起来,每一个钻塔的顶部

都有一面国旗在飘扬

不久后,那里将长出又一片房屋的森林

我只是迷惑于在生生息息的自己的土地上

修建的一切,怎么会衍生出了非法性

而同是自己的土地,外来者侵占去

却建造合法。是不是仅因为他们

在修建时插了国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2 02:55)
标签:

杂谈

如果蜂蝶围绕着我旋转,我以为

是因为手里的权仗;如果蜂蝶一直

不离我而去,我可能有那么一点

什么品质。权仗是最好的蜜糖

品质能把这一切修正一些

但哪来什么蜜蜂和蝴蝶呢,围绕旋转着的

都是欲望的替身、逐利的使臣

有什么东西能让人集合在一起

预谋的时候,分配的时候

所以,我从来不相信政治,政治

就是一个盗取的过程,而权仗

是偷来的神器,握有这东西的所有人

都是盗贼法律的命名

 

而槐花就不同了。这小的、碎的

绿白相间的火星,躲在叶片后面

但最终被蜂蜂蝶发现了,发现之旅

其实就是飘香的演义,本要沉默

遁世,却因品质泄密了行踪

这就大有意义了。蜂蝶的寻觅

比对人世,一个是在云朵上,有光

一个是在深渊里,没有朗照

······一个想要学好的人,很多时候

不要到书本里去寻找,到外面走走

到一点文明都不存在的地方走走

恰恰会大有收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00:55)
标签:

杂谈

春天

 

一朵降落的雪花被天空喊住

我就知道,花朵拥堵在树枝的深部

芽苞默待发言:她想阐述嫩绿及

不着色的亮、孱弱被绞杀后又组装的新梦

春天以及说成是苏醒,不如表述为复活

随便、随便吧,只要不捅破真理的那层薄纸

认识、相处、领教的光明

在雪诞生之前,不是一直在风中旋转

没有落到泥土里的叶片。腐朽的形容

风中飞旋的叶片其实是生命的赞歌

知道离开是使命,可能

让开道,想不是春天就错过了头

只要一支军队不在流水的前面举着步枪

只要承诺的话不葬进泥土

只要看了天空的心再不收回

只要举起的旗帜不醉宿在淫荡的貂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6 00:53)
标签:

文化

牌局

 

川牌麻将有一种打法:血战

四人对手糊了两人,一人与你

血战最后,而牌只剩最后一张

在摊开的牌中你要的都没了

······这样的牌局或许就是

被神安排的所谓命运

至此,我惊奇于一种假设:如果

这并不是神安排的结局,现在

请神解,神有解吗

不违规,不乱法,无解

神也有无力的时候,我怎能

把我托付于神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6 20:29)
标签:

杂谈

史铁生

    ——著名作家史铁生,我敬重的一个对生命进行思考的前行人,2010年12月30日下午16点突发脑溢血,之后经抢救无效,于12月31日凌晨3点46分去世。以此小诗缅怀和纪念。

 

一个名字。不能多,也绝不能少的

三个主题:生、死与意志

谁安排的这三个字,谁诠释了

一场抗争的大剧:史铁生

 

铁。不是赖着,可能挣扎,但

绝不自弃、自毁,而是自救

最后,远大于自救,救活了

忘记自救的人

 

残缺的身躯安坐健全、明亮的魂魄

健全的身躯携带残缺、晦暗的心灵

我不是说这是两种极致,只是表述

是否存在的可能。如若存在

且是高下立判一词所能道尽

 

在生的泥沼里怅望死的人

举着照亮生命的火把。现在

他坐在了死中,坐在死中看生

除了坦然,我想,他会否

反而为自己加入了沉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13:34)
标签:

杂谈

明天

 

安静下来,不要成为呱噪的麻雀

喋喋不休,语言成了口唇的副产品

安静,像苍老的树,把挥舞和啸叫

交给尘土和纸;安静

如藏在水中的石头,接受一切

越过头顶的洗礼;安静得像下坠的雪片

雪片中的深山,深山中的寺庙,寺庙里

寡言的主持。安静中聆听坠落事物的脆响

破土种子的呻吟。并等待我佛

向尘世垂落又一滴清泪,直到心中

有水渐生,某个词破胸而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2 14:57)
标签:

杂谈

底 

 

    回忆儿时,是大片的苦难,在大片的苦难中,我截取一断。

    六岁时,我跟母亲去取垡子。所谓的垡子,便是湿地在千年的繁荣中逐渐沉淀下去的草叶、草根、树枝、树叶、於泥、动物尸体的混合物,因环境变迁,湿地逐渐控水、干涸,最终被埋在土层下的可燃物,像有烟褐煤,但比煤炭品质更差,更易燃。在高山之上的故乡,树被砍伐燃烧殆尽时,取出来晒干的垡子便是唯一的燃料,至后来的揭草皮已是惨痛的时候了。

    早晨起来,简单吃了东西后,便用背篓背上板锄、条锄、闸刀、锑盆,背上中午吃的洋芋出发,走了大约七八里路,便到了取垡子的地方。因头天取出了一部分垡子,余下的水溏积满了水,便得在水溏旁挖出一条小沟,母亲下到水溏用锑盆把水从下面端起,我从上面接着再倒在挖出的小沟里,一直到水溏的水干了,露出垡子来,我们便再刨开新土,之后母亲就站在溏底用闸刀把垡子闸成长方体,双手捧豆腐一样把垡子湿淋淋地举到我的手上,我就小心并拼着全部的力气把垡子端到向阳的山坡上去一排排地放好。由于我来回要消磨过多的时间,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0 00:41)
标签:

杂谈

 

每天,都没有道德

一些人死于别人的阴谋,一些人

作为障碍被铲除,一些人死于饥饿及贫穷

一些人死于亲人的手刃

一些人因无力担负,遗弃在病床

等待阎罗找他谈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4 12:48)
标签:

杂谈

鸟之天堂

 

    白雾下,山峦还在睡眠。

    山峦的躯体像一道密匝的围栏,泛着女性的柔美与光泽,这身躯尽可能地聚拢,尽可能团着一条河水、团着一望水草、一滩湖泊、一片沼泽,上面是天光,水洗过的蓝,云团在晨光里,还没被阳光穿过,潮湿、静止、被撞醒梦之后莫名的暗淡——这大概就是早晨了!

    轻风撕开暗幕,太阳擦过山口,一直朝上走啊走到顶部,照耀青草、照耀绿叶、照耀花朵,也照耀向上的水气。晨露还在枝干上,河水白晃晃在大地的中央。投射的温暖向下,爬升的温柔向上——这大概就是正午了!

    花朵闭合,青草拥抱,喧闹静息,云团被重新排在山岗的四围。正午出走的慢慢重回大地,白日到来的悄悄重回天空,像晨露那一类被白天粉碎了的要开始重生,光线很弱的时候——这大概就是黄昏了!

    月亮素面而出,星粒被再次擦拭,黑夜不黑。怀抱中的甜美,枕着肩头的幸福,梦及梦的安宁交相穿越,天籁之音有一只手从高处大把大把地抛掷,浸着万物——这大概就是夜晚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3 21:12)
标签:

杂谈

秘 

 

    回复“原本是什么样子”的欲望一直占据着我的心灵,每当我凝视故乡时,这种欲望是那般迫切、强烈,推开后又水一般漫来,直到我被浸在绝望里,不被救助也无力自救。

    大山包有人群到来,铲开第一块新土、伐倒第一棵大树、建成第一座茅屋、升起第一缕烟火、犁出第一垄地块、种下第一粒麦子、点亮第一块明子,鲜花如毡的山岗上有人开始守望,繁星如斗的夜晚有人开始睡眠,从开始的这一刻时间跨度不会多于一百年。我的爷爷是祖母领到那里去的,爷爷早死,奶奶养大了他的孩子,那块土地收下了爷爷,认可了奶奶,他们苍老的尸身就放进了那块土地。

    出于对土地的敬畏和热爱,从小我就喜爱在宁静的夜晚搂着奶奶的膝听她讲土地的过去,也会在白天跑进父辈们的人堆里去,偶尔听到他们说起昨日,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了我之前土地的一些样子:山岗上是人高的灌木丛,山凹里是密匝的野竹林,湿地幽深,长草,住着众多鸟类,狼、野猪经常出入与人争斗······多么蒙眛与天高地远的状态,却又那般神奇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