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勇
白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13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7-30 14:25)

头上风景 

 

    头上风景,说的是头发。对于天天顶在自己脑袋瓜上的那一蓬乱草,想必每个人都是有话可说的。在此我想胡乱说一下关于头发的风景。

    前些日去俄罗斯旅游,机场大巴开到渝通宾馆,只见领队春风满面“嗖”地蹿上车来,车厢里众青年顿时“哇——”地一声欢叫,全部两眼放光。原来领队更是个年轻潮人,男,丰满,发型令人惊艳,四周一圈头发短得几乎只剩了发青的头皮,但头顶一堆两寸来长的头发又蓬松饱满地盘旋在头顶,最上面还做成一小撮尖尖的,弯弯的,向上立着。大家笑闹惊叫完,立即有人笑说,“好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里懒羊羊头上顶的那一砣屎哦……”

    不管怎样,他自己的头发,怎么弄是他的自由。一是他自己高兴,二是不妨碍他人,三是给他人带来欢乐。这就是值得尊重的自由。

    所以,大家那一声“哇”其实是善意的,我们至少应该赞赏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个性的追求。想一想,当年世界杯决赛上,罗纳尔多头顶那一片锅铲,配上他肥嘟嘟的脸和一笑就露出的一副白晃晃的兔牙,那是多么具有喜感的一种组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限于版面,论坛来稿有所删减。一部分人上刊,必然有一部分人落选,希望大家以平常心对待。对于那些安静写作,不媚俗、不刻意接近的作者,我们心存敬意。对于排版整齐漂亮的投稿者,我们心存好感。态度决定做学问的深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平民

 

磁器口古镇是重庆的旅游名片,十六年前我住那儿的时候,却是个被花花世界遗忘的乡下角落,房是瓦房,庙是破庙,烧的是蜂窝煤,过的是穷日子,小贩当街划黄鳝血水横流,大铁锅煮毛血旺煤气熏天。各色人等看上去都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元胜诗歌解读(一)

                  白勇

 

鼓浪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下在荒原上》

 

雨下着,下着亿万年前的雨

这与你我无关,与人类无关

人类出现之前雨就这样下着

下在山野里,下在荒原上、下在原始森林、深山峡谷里

下在沙漠戈壁上,下在大海上,总之下在人迹阒无之地

雨大规模下在这些地方的样子我从未见过

也听不见雨下在这些地方发出的声音

我想,这些我看不见听不到的,就是亿万年前

雨下在地球上的样子,和声音

可以想象一下,雨下在漫山遍野的竹林里

是不溅水花的,只听见亿万墨绿的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4 23:22)

他们

——在无限的时空里

我们像蝼蚁一样微不足道

(英/德波顿)

 

(一)

一边行走,一边风化

一边把骨骸还给岩石,血与肉

还给阳光和水。一滴失重的血正在用另一滴血

来继承。看不见的尘土,在呼吸里淤积

他们,是正在平衡的转换,无论何处

他们只有冰冷的外表

 

有什么可以被忽略?仿佛没有

每个人都只是死亡投射到地表的阴影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2 22:51)

 

我熟悉这样的灾难,我看见了

那一年深秋的河流

在肉体中切割,在心中,像河谷里陡峭的风

吹打着流水飞扬的翅膀

她只是问:大地这样坍塌是为了什么?

 

涉水而来的人,把白色的鞋淹埋在砂石里

低头的瞬间,我看见缓缓滑行的风景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1 13:58)

 

1,序歌

一切诞生之前你就在荡漾了

看似有时,你就任由流水把自己铺开

抖动一身的鳞片

 

令我迷失。美人鱼唱着雅歌,她是不知忧虑的

固执而柔软的包围,聚集着

水底跳动不息的火

 

2,浮生如梦

握着手心的汗毅然决然地走向你

让你冷冷地浸透我的空白

飘浮的菩提树,在天籁的音符里轻轻缠绕

每一桨都带来浑身的颤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2 15:38)

黎明

 

  (一)

持续多少个昼夜了

我徬徨在这里,等待最寒冷的深呼吸

当群山轮廓显现,凌晨的玫瑰园瞬间开放

我缓缓展开的身躯就会散发出赞美:

“我靠近你,唯有你看得见

黑暗中我羽毛上的光泽”

 

将一生的依恋全部交出?

这唯一存在的理由也要被剥夺

气若游丝的那一刻,我缓缓举起了头颅

我在灵魂深处举着头颅,展开四肢

谁偶然感到预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