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婵
静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35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石油文学》

 《石油文学》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2553467311

花香染衣

天女来相试

欲以花染衣

禅心竟不起

还捧旧衣归

多少星辰

多少星辰,被人

闪闪烁烁指给我们。我,

望见你的时候——什么时候

我已在外

在别的世界

 

哦,这些道路,银河路

这个时辰,替我们

掂量着把黑夜放进

我们名字的背篓。我知道

我们并不是真的

生活过,一下子就过去了

看不见,一阵风吹过

“在那儿”和“不在那儿”和“时时”之间,

一只眼如彗星呼啸

落向那毁灭的,在深谷里,

在那儿慢慢熄灭,而时间

伫立着,挺着娇丽的奶头,

上面早已爬上爬下

过往并生息着

在者、逝者或者将来者——

我知道,我知道你知,过去我们都知,

又不知,我们

曾经在此,而非在那边,

而且时常地,只要

我们之间隔着空白,我俩

就只能是萍水相遇。

镜中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鱼相望于江湖

鱼忘记了沧海,

虫忘记了尘埃,

神忘记了永恒,

人忘记了现在。

 

也是没有人的空山,

也是没有鹰的青天,

也是没有梦的睡眠,

也是没有故事的流年。

 

忘了此地是何地,

忘了今夕是何夕。

睁开眼睛就亮天,

闭上眼睛就黑天。

 

太阳出来了,为了生活出去,

太阳落了,为了爱情回去。

般若波罗揭谛......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0-24 09:36)
标签:

文化

杂谈

一些

 

扑朔迷离的不仅是故事

 

《指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禁欲放浪的维多利亚时代,坐拥家财的千金小姐莫德,日日被迫抄写舅舅的情色藏书,禁于深宅不得自由。直到某天,觊觎金钱又洞彻人心的“绅士”、出身贼窝却心思单纯的苏,携惊天骗局来到这个封闭的小姐身边。引诱、骗局之中是反转又反转的哥特式悬疑,一部充满十九世纪珍闻的纯文学,一部洋溢着生命体验的女性书写。阴谋浩荡,而希望蠢动;骗局迷离,而爱欲丰盛。”

作家萨拉·沃特斯是个编故事的高手,而且情节离奇却又严丝合缝。她的语言也老道独特,不经意间就有经典语句穿插其中。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15:00)


 

北方的冬天有一种绝望的味道,枯萎的荒草干硬的树木都是死亡的迹象,不确定春天是否可以唤醒他们。街上的行人都急匆匆的,气急败坏又心事重重。阳光倒是高高挂着,但也只是挂着,没有丝毫温度,又暗含了几分嘲笑,似乎对这片土地上的人十分不耐烦,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他们懒惰没有激情,只是一天天地挨着日子。

于我而言,幸福的日子就是总有一些好书,在匆忙或者无所事事的时光里,心里不慌不堵,不奢望什么也不厌倦什么。

 

用尽全力,过着平凡的日子

 

童年时期,我生活在一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山村,父亲用泥土在村子尽头的路边上建了个小房子。那条路似乎是雨水冲刷后自然形成的,每有大雨,就成了河流,混浊的泥水颇有气势地顺流而下,那样的时候,我就瞪大眼睛,想着是不是有鱼什么的跟着漂流下来,但每次都是失望。小山村呈现出恒常的寂静状态,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看到,甚至飞鸟们也是无声地静静飞过,只有到夜晚,会听到一种怪异的叫声,妈妈说那是蛇们发出的声音。我最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14:49)


 

这个冬天的雪都飘到了南方,北方只有凛冽,但生活依然是寂静的,一切还好。

每天的每天,差不多都是拿起一本书就无法放下,或者拿起一本放下,再迅速拆开另一本,与一本好书相遇也是很难的事情。

 

如何避免悲怆的命运

 

现在,当我想叙述或者回想《萨巫颂》时,遥远的伊朗,陌生的伊朗仿佛就在近前,坚实的土地上荡起淡淡的烟尘,纷繁或孤单的身影,狡诈或愁苦的脸庞……总之,那是一幅寂静与杂乱交织,悲伤与平静互补的凄凉画面。无法想象作为一名伊朗公民应该如何避免悲剧的命运,应该如何拥有平静的生活,似乎,在个体的命运与其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的背景下,除了逃离,没有中间的道路可以选择。

作者从平民女子丽扎嫁入一个伊朗贵族的家庭生活写起,在日常生活的琐碎、温馨中,丽扎的觉醒,丽扎丈夫的宽厚与担当,战争、战乱带给伊朗人生活的困扰,投机者的阴险,伊朗人的失望与愤怒等渐次展开,那是一幅凄凉、悲伤的画卷,那个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3 14:17)

我们总是会听到一些难以想象的事件,迷乱纷繁的世事让我们在讶异过后慢慢对一切都表现得不在意起来,也不是不在意,是无可奈何或压抑地噤声,仿若一切都不确定起来,甚至曾经熟悉的一切也变得虚幻起来。或许,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中,连我们自己也活成了虚假的自己。

在几个月的忙碌之后,现世似乎远离了。打开一本书就打开了一个虚拟的世界,而那文字虚拟的世界在某一刻却是真实的,自然的事物、人物的面孔仿佛都闪现着动人的光泽。但合上一本又一本书之后,现世和虚幻重重叠叠,终于知道一切到最后都是个体的人所无法改变的,仿佛我们就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虚空之中,在一个又一个迷局里行走,最终走向的都是同一个结局。

 

或者毁灭或者重生

 

似乎安·兰德是位考验读者耐性的作家,七百多页的一本书,大段大段关于人生哲学的论述,让人即想跟随她的故事走向猜测人物命运的结局,又对其居于虚空的论述心生厌倦。无论哪个时代,生活于现实中的人们都不得不将自己的人生理想与现实相结合,否则那理想就是幻影就是将自身引向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4 10:53)

细细碎碎的人间声响

 

 

常常,当合上一本书的时候,书中的故事就差不多全忘了,只隐约地留下一种情绪,一种欲说还休的苍凉。

然而,当看完《群山回唱》的最后一行,内心却突然柔软起来,有一种想放下一切重负的渴望,从此温柔地对待生活,对待身边的所有人,哪怕是曾经冷漠对待的人。

卡勒德·胡赛尼,一位生于阿富汗后定居美国的作家,以悲悯的情怀描述阿富汗人民的苦难,描述战争对阿富汗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作家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笔下的人物默默承受苦难却不怨怼苦难,那些坚强、隐忍的男人、女人还有孩子,仿佛宿命般地承受着突如其来的灾难或恒常的痛苦,无声无息。

作家文字优美,人物内心的细致勾勒,常常让人恍惚地就进入了人物心里,并止不住流动的泪水。还有那些场景,或富丽堂皇或颓败破碎,或悠远寂寥或拥挤嘈杂,即有人间生活的世俗热闹,也有自然环境的清静悠远。每一个段落甚至是每一个字都满含深情。

苦难之下,人们总是需要更多的温暖,更多的相依相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我已经装作不知道还有梦想这个词了,仿若它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或者,它只是年轻的孩子们用来支撑着活下去的虚幻光影。然后,看到一个又一个被梦想击碎走上与我同行的路上,我掩饰不住内心的窃笑,觉得梦想其实和我是一伙的,它不容许任何一个别人打击我。

而事实上,我知道,那是一种自我放弃,或者说是自我麻痹。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一切仿佛都已经成了定数,此岸和彼岸之间已经没有距离,终点就在那里,清晰又剌目。再谈梦想,生涩而羞耻。

2

我经常失眠,在无数个漫长又黑暗的夜晚。最起初时,我紧张惶恐怨恨,恨不能掀翻床板去寻找丢失的睡眠。我已经暗暗知道那睡眠丢失的缘起,日复一日的生活慢慢地堆积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我在那黑洞里张着惶惑的双眼,盯着头顶的微微光亮,不敢去寻找向上攀爬的路径,任凭那黑暗一点点淹没我,无声无息。

然后,我慢慢地却喜欢上了幽深漫长的夜晚。那些夜晚我就是我的君王。我想象着我帝王般的生活。比如某一天突然取得登峰造极的成就,比如某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5 13:42)


 

某一天看到一个试图说明人类灵魂轮回的视频,言之凿凿,令人讶异。我想象这样一个情景,从远古时代毛发零乱兽衣披身到如今华衣丽服光鲜亮丽,我抛弃着一个又一个肉身,我从来就是一个灵魂的不同肉身,想想都很荒唐。

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开始看一些科谱书籍,看得恍惚迷惑疑虑,并且对一切都不确定起来。

 

《行走零度》

 

     这是个诱人的书名,同样诱人的还有那一帧向着光亮远行的背景。

作者和探险者或者考察者,沿着本初子午线徒步穿行于英国东南部的大地上,逢山攀爬遇水跋涉,他们的本意是要探索我们生存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曾经发生过什么,又有什么将要发生?

而合上书本的那一刻,我就忘了书本的全部内容。令我着迷的只是那一份行走和寻找。行走本身就是一件神秘的事情,背起行囊,在神秘的自然界中行走,一切仿佛都没有尽头的样子。更甚至,在无限的苍茫中,想象着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1 09:43)
分类: 杂谈


 

这个题目,适合片尾字幕,配以一帧孑孓远去的背影。

到了这个年龄,一切都是“天凉好个秋”了。

然后就是书籍里的飞短流长。

 

灰暗但却温暖,绝望但却坚持

 

《望春风》是一个很诗意的书名,然而,书中的故事却并不诗意。“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意和远方”,而真实情况是,日复一日的苟且永远在继续,诗意永远在远方。但人们依然心存一丝幻想,任凭冷酷的生活碾压着坚强,遮蔽着希望,直到最后,我们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仅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作品的色调是灰暗的,随着主人公从年少到暮年,艰辛的生活,无望的等待,绝望的挣扎,总之,无论怀着多么美好的愿望,生活一直伴随着苦难的低吟。唯一支撑着人活下去的或许是一些必不可少的温暖。格非用悲悯的情怀稀释着苦难,笔下的人物在本应疯狂的年代里保持着谨慎的清醒,努力抑制着人性中“恶”的部分,挖掘着“善”的部分,让父亲真切的爱、母亲遥远的爱,朋友真诚的爱呵护着小小少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0 10:53)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谈


 

这个冬天是一场雾霾的盛大狂欢,曾几何时,我们还在幸灾乐祸地看着帝都人们在霾里挣扎度日,而如今,我所在的城市也爆了表,并且我还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对它的心情。能够做的不过是,努力地保持不变的心情,努力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然后,淡漠又疏离地张望着这个世界。

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躲进一个角落,在虚拟的文字里忘掉现实的生活。挑书有时就像撞大运,总有某一个时刻你遇到一本对的书,看到一个个虽然苍凉但却能够温暖我的故事,然后,或许你的眉头额角不自然地就舒展了,心思也就不一样起来。

 

努力挣扎又安然接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8 16:18)
标签:

文化

 

日历早已是夏季了,然而,如今的北方依然冷暖交织、起伏不定,就如同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一样。好在,日子都差不多是千篇一律的重复,即使偶尔遭逢痛苦,偶尔突遇幸事,也不会有太多的悲喜,似乎在走向终点的途中,怎样都是好的。

在人生逐渐走向接近沉寂的岁月,女友们纷纷有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惟有我依然在一堆杂书里四顾茫然。

 

现实与魔幻只在一念之间

 

冲动是魔鬼,冲动之下,总会有一些意外发生。诡异的是,生活之中,总是会有重重的冲动,也会有重重的意外。如此,现实与魔幻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马尔克斯《爱情及其他魔鬼》用魔幻的手法表达着现实的人生,让人觉得,人类在自省的路上还一片混沌,一切的悲剧都是个体自身的悲剧,与命运无关。

 对于马尔克斯的作品一直有一种隔膜感,首先或许是由于年代过于久远,那样的生活场景破败、潦草,总有一种不堪忍受的荒谬感;其次是因为排斥非理性,因为伦理纲常的固守,总被他笔下人物的行为产生疑虑,似乎那些人物心理都是扭曲的甚或是疯狂的。

事实是,无论穿过多少世纪的烟云,当你仔细打量,慢慢思想,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