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荷兰清幽
荷兰清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24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海岛日记
    我喜欢吃玉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喜欢。
    我经常在每天都经过的市场买玉米,晚上便吃上一穗。
    玉米要吃新鲜的,放久了的玉米,煞浆了就不好吃了。这是妈妈告诉我的。
    记得周末去妈妈家,一开门,煮玉米的香味便扑面而来,知道妈妈又是特意去早市买来玉米煮给我们吃。
  “正好,苞米刚出锅,快吃吧!”妈妈得意地说。
     我就赶紧洗洗手,迫不及待地拿起新出锅的玉米,满足地啃起来。妈妈是用高压锅煮的玉米,玉米粒都有点开花了,浓浓的新鲜玉米的味道,好糯好香。妈妈站在那里笑呵呵地看着我吃,仿佛比她自己吃着还香。
     现在,我是每天用煮蛋器蒸一穗玉米,很快就熟了,这就是我的晚餐,边吃边看电视。
     海南的玉米有三种,分别是黄色、白色和紫白花的,三种玉米的口味不同,黄色只甜不糯,白色只糯不甜,花玉米半糯半甜。我喜欢吃花玉米,可能是花玉米的味道多少和东北的黏苞米接近点吧。
     在海南,知道我喜欢吃花玉米的还有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年

海口

分类: 海岛日记
        腊月二十九晚上,儿子从北京出发,他爸爸从哈尔滨启程一起到了海口,一家人团聚有说不完的话,聊着聊着就到了深夜,赶紧睡下,明天就三十了,晚上还要熬夜呢。
        除夕早上醒来太阳高照,又是一个艳阳天。海口的冬天大多阴冷潮湿,而今年例外,春节期间天公作美,仿佛回到了夏日的东北。
        儿时的我有一个愿望——夏天过年,长大以后常笑自己的异想天开,如今小时候的愿望竟然换一种方式实现了。
         来海南五年了,每到过年,我不用像过去那样忙着准备过年,但曾经忙年过年的往事总萦绕心头。
         还记得,妈妈头上包着毛巾,扫墙扫房,过年时家里一定要窗明几净。晚上妈妈在缝纫机前赶制每一个孩子的新衣。奶奶蒸一锅锅的枣馒头和豆包,包好几种馅的饺子,煳骨头和肉,做皮冻,炸丸子,炸套环。这时也正值正是寒假,小孩子们整天在外面滑冰、玩雪、放鞭炮,跑累了、饿了,回到家里,一开门便是扑鼻而来的煳肉的香味,奶奶会说啃骨头吧,或是让奶奶夹块刚出锅的肉吃。外面寒冷,家里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t台

分类: 海岛日记
证明自己

      每个人从小到大都是在不断地、一次次地在证明自己中成长起来的。或是通过考试、或是通过比赛,证明自己是否合格,是否优秀。
      毕业证书,资格认证证书、获奖证书,哪一个不是对自己程度的证明。
      没有考试和比赛,怎知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为了证明自己模特这一爱好的水平,几天前我走上了《海上丝路国际旗袍大赛》的T台,因为缺少参赛经验,我错过了非常重要的面试环节,错过面试环节意味着,无论选手T台表现如何都没有成绩,最终这场比赛我以没有成绩而告终。没有成绩怎能知道我T台的表现和对旗袍驾驭能力,我没有达到证明自己的目的,觉得非常遗憾。反思这次参赛,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自己,欠缺比赛经验,在时间的安排上不够合理,没有抓住重点。这也是我的收获。
       证明自己有时是向别人证明,比如参加高考,你的分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间

速度

分类: 海岛日记
距离

因为火车
忽略了越岭翻山
因为飞机
不觉得穿峡渡海

江河奔流
高山耸立
纵使日行八万里
还是遥远的距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海南岛

三十年

分类: 海岛日记

美丽的海岛  我美丽的家

    最近一段时间海南人都很兴奋,好事连连,微信的朋友圈里刷爆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海南的三十岁生日竟然如此不凡。

    三十岁对中国人来说另有含义。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三十岁意味着做事要合于礼,言行都很得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馒    
        乘公交车,看到路边新开了一个红糖馒头店,脑海里立即浮现出糖三角的画面,随后公交车上的一路旅程便都是围绕馒头的温馨回忆。
        馒头自古(没有考究过古到多远)是北方人的主食,尤其是在小麦主产区的黄河流域,河南、河北、山东一带都以馒头为主食,往西去山西、陕西喜欢吃面条,无论馒头还是面条都是小麦的贡献,我这东北土生土长的人也是吃这些长大的。
       我从小生活在黑龙江,七十年代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一个最北的小县城度过的,这个县,虽说县城很小,人口很少,但是一个有着六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县,应该是全国最大的县级行政区之一吧。听父亲说过,六十年代初那里流传这样说法“九月飘雪五月化,六月还把棉衣拿,两麦一薯太单一,地广林茂人烟稀”,这是当时那里的真实写照。
        东北主产大豆高粱,在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思考旗袍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知不觉我走入了穿旗袍的队伍中,旗袍色彩斑斓,款式繁多,喜欢的人更是多。
      我对旗袍最早的认识要追述到40多年前,那时每到夏季,妈妈都会在天气晴好的某个日子,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晾晒,临时在房间里栓根绳子,挂满了各色衣服,就像长在半空的树,我在衣服的丛林里游玩,观赏一件件做工考究,款式别致的服装,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当属那两件旗袍了。据说深蓝色的那件是妈妈经常穿的,而那件孔雀蓝的真丝旗袍,会在节日时穿,妈妈也曾多次穿它演出。
      那时正值“文革”时期,看惯了灰、黑,一字领的衣服和分不清男女的装束,偶尔看到丝绸的长长旗袍,觉得很稀奇。
      邻居一个大姐姐曾和我讲,她见过我妈妈穿旗袍,非常美,每次看到妈妈穿旗袍从这个大姐姐家窗前经过,她都会目送妈妈直到离开视线。
      我没有看过妈妈穿旗袍,但我能想象出,高挑纤细的妈妈,穿上那件箱底里的旗袍,一定是一道美丽的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日

夕阳

分类: 海岛日记
生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一年一度,那就是生日。
        我将迎来我的节日,在暮秋的季节。
        每年的此时我都会感叹时光流逝,岁岁年年,带走了童年,逝去了青春。
        今年是我55周岁的生日,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
        职场渐远,韶华将去,只盼夕阳也能璀璨。
        回想三十四年的职业历程,历尽艰辛的IT人生,从无到有的创造,一段段改写历史的记忆。
        那是三十年前,一九八七年三月,还没有过第二十五个生日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漂    

        那是2014年,我选择了漂泊,从祖国最北的黑龙江,来到遥远的海南岛,回想一下,这应该是我人生中的第二次漂泊。
        17岁那年,我带着别人的赞许和自己的胆怯,从大兴安岭来到省城哈尔滨,走进大学校园,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蓄谋已久的漂泊。
        那时的我青春年少,离开父母,住进八个人一间的宿舍,有同龄人相伴,觉得很开心。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憧憬的是美好的未来,但也会时时萦绕着对家的思念,不会忘记盼望家书时的急切,收到家书时的激动。现在也能回忆起,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回家时,那种近乡情更怯的心情。
        第一次的漂泊是人生的真正开始,是美好未来的起步。
        大学毕业我便结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琴结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链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