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我是一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为人率真,大方,喜欢结交全国各地的朋友,谢谢。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我的偶像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8-19 01:24)

人生感怀

家国情怀

琐事挂怀

寝食难安


有些翻阅过茫茫人海

却又牵挂到丝丝入扣中的潘安一隅

到底该要如何做

才能偿还你万中无一的偏偏怜爱


颦颦一笑

步履阑珊

心底纠葛

却又苦苦留恋到天明


风花雪月

千丝万缕

如我情浓

泪流满面

却又挂怀到无所事事


那些难以预料的

这被纷飞到家国情怀的万重枷锁

可有人静静凝望着她的双眼


世人尽知

却又毫不知情

有些细腻到白发沧桑中的十指连心

这物欲熏心

却又纠葛到万里挑一的心惊肉跳

是否都会演变成这世人眼中太过挣扎的物欲熏心


有些路

或许我们走着走着

回头一看

却突然消失了

那些遮不住的

这若隐若现的泪流满面

那些太过在意的前因后果

是否终会在某个多愁善感的时刻

突然沉淀到心坎儿


事与愿违

风吹花落

这大起大落的心

是否

在经历过这场雨之后

会慢慢变得善解人意


有些路

有些事

有些人

或许

在多年之后

再一次想起

我们会一笑了之


或许吧

或许

这徘徊在时光中的那些未完待续

也许只有你能懂


时光沙哑

尔必从之

纠葛万千

奈何有些事与愿违的心力交瘁

都是一个泡沫

奈何这一片光与影交织的荷塘月色

是否都能温存着每一个辗转失眠的夜

奈何我的心中

却只有你

毫无怜悯

却又不可转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片斜阳下

忐忑的挥霍着

那些原本不属于我的第二空间


手舞足蹈间

这粉末倒置间的挣扎

空间渐渐疏远了

这涌动在年轮里的参差不齐


一段挣扎过后

那些紧锁在风尘仆仆过后的脚步

每向前一步

是否

就会更加激起这强烈的斗志


那些愈演愈烈的战况

究竟是在哪里


双手不停舞动着

时光

也澎湃的穿梭在那些愚昧的流言蜚语中


每一次

这略带冲动的偶尔之后

那些对抗在地平线上的势如破竹

是否还保留着那些最坦白的天真


故事

歇斯里地的讲述着

挥一挥那些满目疮痍的伤疤

这淡忘在时光中的成长

那一片早已忘记的过去

是否还依旧保留在我心中

这殊途同归的望洋兴叹

那一份最初的信仰

黑夜里

眼眶中

一个人

还在静静的为谁流着谁的泪


灯光

温婉的洒在那老旧的唱片机上

这正在释放出的能量

那势如破竹的布鲁斯

它正无形的穿透在我的脉搏里


这喝酒的人

那些

从前的放肆

或许是此刻

或许是未来

那正无线扩散的无所事事


寂寞随心

优柔寡断


接下去

会是谁

在哪里

闪光灯

在哪里

布鲁斯

在哪里

一个人

究竟是在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长方形

正方体

那些徘徊在圆柱底面的圆周率

凹凸不平的表面

是否

还留有太多的毛刺


不停放纵

却又不停依赖

这被击穿在顶端的

那个闪闪发光的终点

是否

还在毫无顾忌的

迎着风

向前走

眼前

这痛哭着的

微笑着的

或是悲哀在崩溃边缘的一无所有

是否都还在苦苦的

支撑着


这一个天生含苞待放的特质

就要毫无顾忌的

刺痛了这刚好熟悉的所有人

是否

冥冥中

到最后

总有些未完待续的情节

就要走到这万劫不复的边缘


那些

花开花落的瞬间

这曾经挽留过的泪水

是否

都还能留得住你千百次徘徊过的身影

一场秋雨

一场寒

是否

那些放不开的曾经

就还能轻而易举的将那个执着到天涯海角的人

沦陷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些

断续间的

这悲天悯人到无可复制的脆弱

可有谁人懂

一段痴情

却又换来一段枉然

下一场剜心之痛的自我淘汰

究竟会是在何方

尘世间

云端里

那些曾经熟悉的模样

是否

就还像从前的从前一样


不可复制

一段剧情

早已远去

是否

总会有人

还久久的驻足在这里

不愿意离去

一个圆柱

分两半

那些被余味灼伤的二分之一里

是否

就再也搜索不出那个曾经想要的模样


人与人之间的视线

全都变得模糊了

那些

还藏在心窝里的暖

究竟该如何不留遗憾的施展

一个人

一段路

这无可奈何地离别

是否

我们

就要天人永隔了

现实与梦境

孤独与傲慢

这恍惚间的

那些

还未走到头的路

却为何再也走不下去了


眼泪

独孤的绽放着

那些

独留在风浪中的遗憾

这垂死挣扎在死亡线上的

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神

是否还依然如旧

我们从来就是陌生人该有多好

这样

此刻我就可以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

灯光

刺眼的穿透着我渐渐麻木的视线

那些

宁愿玉碎

也不肯瓦全的自我放纵

是否

总在每一次

往往是走到最后的时候

却又最先倒下

气温冰冷的冻结着

那个每况愈下的沉默


灯光

却还在不解风情的抒发着

那是谁

还在迎着风雨

坚强的走

一寸光明

三寸放纵

慌慌张张

或是

凄凄凉凉

这找不到终点的路

那些没有来由的多愁善感


是否

终究都难舍难了

一段离别

却又堆积着一番思念

那些

逃不开的

这自我束缚在3.1415926中的

那些无限不循环的终点

是否

还在不停地困扰自己的灵魂

这一番最特别的情感

都能像圆周率一样

破镜重圆

那些

找不到终点的循环

这重逢在你我之间的昨日重现


是否

都能留得住

时光慢慢的演变着

那些

堵塞在心头的

这一去不返的好时光

到最后

是否都终究敌不过一瞬间而已

不曾放弃

不想忘记

不想要亲手的放纵掉那些委婉的瞬间

这才刚刚好累积的梦

是否

往往到最后都只是化作那些难以遗忘的曾经而已


反正刚好孤单

反正刚好一无所有

反正刚好流浪着

时间如梭

不舍昼夜

你我之间

多希望

可以就像那数不完的圆周率

仅此而已

不做它想

那些一切的一切

这挽回不了的局面

一切还是

随它吧

随它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枣强到衡水

那每一次浸湿在眼泪中的分秒必争

是否

都还残存着一丝渴望的曙光


每一次

每当这清晨的朝阳

再一次折射进来

那些凝望在留恋中的渴望

是否


都再一次缠绵在那些无尽渴望中


被岁月捆绑

被无奈拖延

那些淹没在东风无力百花残中的歇斯里地

可有谁

能给予我那四两拨千斤的力量


强颜欢笑

或是

故作镇静

那些色厉内荏的故作坚强

是否

还能找得到那沉睡在希望中的一无所有


孤独

或是迁就

当这所有看不见的眼泪

全部都透过那颤抖的食指

再一次

抚摸着你柔软的双手时

那些

看得见的

或是看不见的

这一份

被蹂躏在现实与憧憬中的

这一份情有独钟的怜子之心

是否

再向前走一步

就能再一次找得到那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那一份

渴望到极致的子虚乌有

全都

演变成谁五脏郁结的辗转难眠

那些

剩下的

这空无一人的迷茫

到底还留有何种找不到希望的痛彻心扉


一段路

一生情

从枣强到衡水

这45分钟的路

那些

打破在结局中的出人意料

是否

都能收获到那再一次奋起直追的希望


沉默着

悲凉里

这一份迷恋在回忆中的那些抹不掉的百转千寻

到最后

都可以找到一个善终的结果

那些

剩下的

这难舍难分的支离破碎

是否

就再难找得到那可以缓冲的余地


沉默着

安静着

车厢里

又再一次播放着

那一年

我们相遇时的歌曲

这多么熟悉的感觉

是否

还是无法忘怀在那些悲锁清秋的日子里

那些翩然落下的

这一片片被绝望碾碎成空的距离

那些被各个击破的

这残存在那最后一道防线中的难舍难分

是否

就再难找得回

那些无力抗拒的

这曾经苦苦追寻在风中的岁月静好

是否

就再难找得回


平凡中

缄默里

那些被眼泪湿润的目空一切

这一片凌乱在自我咆哮的梦里

是否

这一个牵强在轮回中的期望

那打破在垄断边缘的若即若离

就还能拥有一个找的到的未来

那些

侃侃而谈的若痴如醉中

这不见不散的无话不谈

是否

就真的会演变成那些找不到的未来


沉默着

呼吸着

回忆着

那些难掩伤痛的故作坚强中

或许

真的再难找得回

一条路

一个梦

从枣强到衡水

那些百转千寻的梦里

这一个牵挂在沉默的苏醒之后

是否

就再难以找得回

沉默

执着

从迷恋到伤感

那些挥剑斩情丝的一蹴而就

是否

都是因为我的迁就

才让那些肆意妄为的疯狂

来的更加猛烈

思念如痴如醉

那些找不到的梦里

一个人

一段路

安静的等候

就让这一份逗留在执念中的目光

全都演变成沙哑的沉默


那些

夺眶而出的眼泪

这守护在沉默中的沉默

是否

就再难找得到

好想好想

这一份期待在回忆中的梦

不在那么清晰

该有多好

回忆里

沉默中

一直走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3 08:21)
标签:

杂谈

倘若

寂寞是如此的无敌

那些爱到荼蘼的滋味

是否

就只会有一个人来承受

​孤独

不停挥霍着

这一个爱到凌迟的挣扎

究竟该要如何去透支

下一场

这一份细微至花落的诚恳

究竟该怎么去解救

​我们

一笑而过

风里雨里

我们紧紧地相拥

这一份入木三分的麻木

是否还能再有与君长绝的勇气

假如

你还站在我身后

这沾染了凡尘的宿命

是否

就会有不去痴心妄想的眷恋

那一份

深入云海的无怨与无悔

是否就无法把你拥有

曾经

挽留过

曾经

痴狂过

却还依旧的守护着

这曾经的

无数次的

刻在心里面的那一个熟悉的名字

这个人

这一颗心

是否

就会留有撕裂到麻木的回声

人生路

坦荡过

红尘中

这一个沉默在凌乱中的辗转反侧

是否能有再和你牵手的勇气

那一个最美的岁月

从来就没有认识你

那一份勿忘的痴狂

也许

就不会那样的痛彻心扉

寂寞

若也能婉转如梦

是否那些从前想要留下的人

就能不留任何遗憾

记忆啊

若那些从前遗忘在桃花林中的三生三世

是不是

就都毫无忌惮的的深入骨髓

这一个

迟迟不愿放手的情感

是否

这今生的结局

就无法改变

那一份散落在东荒大泽里的翩然往事

是否就匆匆而过

一边前行

却又一边难舍难分

那一份

徘徊在东荒俊疾里的颓废

是否

就能这样不痛不痒的随遇而安

这一个

被封存在记忆两端的平凡

是否就能再次的遇见你

坠入洪荒的凡尘

我们曾经来回几何

这阴差阳错的落寞

是否就还能挽回

望着那天

那为你掩埋在宿命里的衣冠冢

是否就能守护你到天荒地老

孤独

却又肆无忌惮的放纵在寂寞两端的无妄海

相见别时

梦亦难

放不开

忘不掉

却又忽略不掉的曾经

该如何解救

眼看着

这眼懵里的花开花落

却又

停留在三年光阴里

全部的等候

是否你还能记得我

曾经

那一年

我却还在桃花深处

静静地等待着

这一份归于平静的心

突然间

波涛汹涌

天空忽然光芒万丈

那一片被孤独囚禁的心

从这一刻有了温暖的感觉

这深入期望里的缘深缘浅

终于还是等到你

回忆里

现实中

古往今来

不思量

自难忘

心头挂碍

情切切

意悠悠

三生三世

缘深缘浅

桃花深处

十里蓦然

东荒定情

不相负

战擎苍

祭东皇

无妄相思

花开花落

一眼万年

爱你

无怨无悔

咫尺天涯








​

​

​

​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7 11:25)
标签:

杂谈

​生命很短

时光匆匆

在我生命中

有的人

早就

不辞而别的与世长存了

有的人

也许

是故意躲藏着

避而不见

再多一些时候

或许

等待着

自己再成熟一点点

也许

我可以很慷慨的承让着

那世间

最人之常情的冷眼旁观

从不痛不痒

到与死神分秒必得的108天里

那每前进一点

或许就更加的痛苦了

从侃侃而谈

到沉默不语

从满头乌黑的头发

到脱落到一根也不剩

从手牵手的走过的街道

到我的世界中只留那一双分辨不清的双懵

原来

好多事

每当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时

才知道什么是千钧一发

每一天

每一分

每一秒里

看时间毫无顾忌的

重复在不对称的时间轴上

伸出手

微微的抚摸着

那插在身上的每一根不知名的管子

半睡半醒间

这渐渐安静的房间里

那个

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

现在

为什么

只有这不停波动的体温

才会陪我走一程

从浑浑噩噩

到半睡半醒

从躁动不安

到后悔把所有想念都雕刻成那心目中最优美的符号

人的一生

那些

得到的或是逝去的

究竟哪一些最重要

有些爱

或许我们永远都羞于表达

有些时光

我们或许谁都无法去拥有倒流时光的能力

有些梦

这或许还无法到达终点的路

希望可以一直走下去

人生苦短

时光匆匆

多想可以永远这样

或许

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就是情感的试炼

从无人问津

到不希望被关注

一个人

轻轻地来

正如我在阳光下淡淡地微笑着

我轻轻的挥动着那满是一言难尽的辞藻

阔别那无尽的暗淡

梦醒了

面对着那时日无多的自己

这依傍在眼神里

那迷醉在无尽边缘里的不舍

午后

阳光也温柔的投递在我身上

这与病魔斗争的日子

我将终身难忘

那些空白中的空白

这努力卸下的重担

或许

在遇到千刀万剐的不幸之后

那些

从前还放不下的

也许

都可以全都释然了

人啊

每当走到一个节点

下一场

这看不穿的置身事外

究竟会是在哪里

风中

静静的

漫无目的的分隔着我们所有的沉默

那些渐渐凝结的

浴火重生之后的豁然开朗

人生的事

从无到有

从黯淡无光

到把从前的一切

全部都放下了

忘记过

也执着过

或许

人生就是从学会承受那漫漫长夜的孤独

开始了我们不期而遇的人生

偶尔吵闹

但绝不放手

偶尔互相撕扯

但绝不天各一方

偶尔抛下所有的设身处地

去争夺那所有的名和利

但绝不离开着那一片属于自己的故土

我的梦

你知道

我的留恋

那些斑斓不羁的

或许

在多年之后

曾经有那样一个场景

你每每提起

也许都会是满满的不舍

一个人

一生中

究竟要有多少坎儿要通过

那些期许在前程往事中的匆匆

这波澜不惊的

或许

多年以后

这从前挣扎在乱花渐欲里的迷茫

在过了多年以后

或许

等我们

再成熟一点点

也许

好多的事

反而

不再那么痛了

也不在那么执着了

......

​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4 04:28)
标签:

杂谈

是什么

还可以让自己

选择留下的勇气

时光

匆匆的流动着

那些还存在我手心里的好时光

那些倒数着的美好

它交织着

那些用满满的痕迹

浇筑的梦

问自己

是否

曾经

那一段

没完没了的岁月

还都值得拥有

默默地

哽咽着

那一篇还没有写完的日记

和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

它缓缓的

渗入每个字里行间的回忆里

那每每想转身离开的自己

却又为何在十字路口停下了脚步

彷徨

它交织着这一个

想把你拥入怀中的勇气

却又总是为何在每一次靠近你的时候

都要显得那样的小心翼翼

那些藏在我心里面的

有关于你的一切

那些为你每一刻

惦念着你的心思

你是否

都能全部的收到

哽咽着

那一个情到深处的思念

为何还要假装陌生人

恍惚的

那些分秒必争的努力

多么不想要失去你

那每一次眼神对视的瞬间

我深深的凝望着你

想念

它蒸发着

那些挥发在空气里的不舍

记忆

停在心里面的一个角落

静静的讲述着

我们曾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

向前走

心却为什么会这样的痛

那些流着泪的眼睛

泪水

却又

滚烫的滑落着

那是多么不舍得离你远去的心

这一个被思念

淹没的快要窒息的悸动

莫名的

不舍离去的背影

每一次

当我想你的时候

就站在你的窗下

默默地望着你

这是多么踏实的幸福感

说抱歉

话到嘴边

却又为何就难以说出口

思念

不停地徘徊着

那一个不停游荡在眼神里

被凌乱

交织着一切的眼神

匆匆离去

那些停留在这眼神里的湿润

是否

我就能忍心的离开

孤单

它偏执着

这一个毫无保留的思念

那些

充斥着这一颗心里的

所有的言语

该用什么说出口

没有想过

那一年

在这个最好的时光里遇到你

是否

那些停在世间的纷纷扰扰的匆忙

就能将我全部都淹没

心啊

那些蔓延在我心里的执着

是否

我就是那一个半途而废的人

那些轮番拍打的纠结

再向前走一步

那心里

痛过的伤

是否

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遗忘

哽咽着

夜深了

我却更加的孤独了

幕凄凉的拉开思念的大幕

孤独

肆意的

缠绕着我那被冷酷的心拉扯的记忆

习惯了

守护你

已经成了我唯一的习惯

月光

照耀在大地上

那折射在恋人心房的思念

是否

远去了

遗忘了

麻木了

才更会觉得伤人

我每一天都无数次的祈祷

如果可以重新蜕变

那我

就算失去一切

也宁愿去变成你心里最理想的模样

青春

我们用泪水和伤痛换来了成长

那些停留在昨天的背影

多么想能留住你的好

我们

若即若离

我们

渐行渐远

我们

用分离交换了想念

思念

赤裸裸的充斥着

那一个用所有痴狂和炙热的心

编织的一生

思念

它却渐行渐远

回忆

有时苦涩

有时酸甜

多么不想

让现在的进行时变成我们的过去式

挣脱着

嘶哑的呼喊着

没意外的

不想离开的

怀念着的

青春的梦

和这一个永远的她

前方的路

不管有多苦

只要为你

愿穷尽一生的力量

也要跟随你

直到天涯海角

永远

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心

认真的品读着

那些且宽容

且放纵

一个让人放荡不羁的理由

是不是

我们就是那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那些转身后

沉默着离开的身影

究竟是谁还在留恋着谁

天空

湛蓝的

那些存在这透明里的纠结

这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疼痛感

是否你也能读懂

那些

颤抖着

紧张着

是否我们都还是一个不想回家的孩子

那些

肤浅着

张狂着

或是

傲慢的日子

这一段心与心相互拉扯的时光

究竟全都去了哪里

那些毫无疑问的

被感动蔓延在心底里的浪花

肆意的拍打着

那些停留在风暴中央

静静绽放的微笑

都是谁给的最执着的肯定

那些奔跑在狂风暴雨里的我们

那些最难忘的记忆

   你是否就能全部记得

那些想要松开的

却抓的更紧的双手

那些自我安慰的

自信心满满

彻夜停留的

是否

都化作

那一刻的自以为是的信念

那些残存在过往里的

你的微笑

你的温柔

和你的无邪

那些连上苍都不舍得放弃的垂怜

那些收起的

从前的

这一个颤抖的

哽咽的

不舍得却又在被挥霍的眼泪中的

那些

收起了自我诙谐的笑场

那些不想忘怀的自己

渴求上苍

能否再来爱我一次

那些苍白的

不忍心的断笔

沙哑的停留着

那些投影在眼神里

片刻的犹豫

那些用拥抱换来的

那些

留恋的

孤独的

找寻的梦

是否

我们还是那个不省人事的自己

那一个停留在纠结现场的悲伤

那些洒落在心底里

最幼稚的迷茫

全部都是谁的迷惑

那些

走不掉

逃不开的

无法救赎的自己

恨自己

那天

在你转身后

为什么还不能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

那些不断徘徊

却又不留恋着

那些

冲动着

想要

送给你这世上最温暖的拥抱

是否终究敌不过

这万千的荣华富贵

这一个

看透的

充斥在茫茫人海里的相遇

是否

我们都还在徘徊着

那些被冲刷在大浪淘沙里的余味

该要如何去找寻

虚伪的问候

疯狂的找寻着

那些转身就走的步伐

那些彻夜难眠的等候

那些太过在乎的疼爱

是否都会是那样无情般

掠夺着

那一片被泪水浇灌的执着

青春

是否都会是这样的冷酷到底

那些触碰在这现实底线的我们

是否还能度过那美好的时光

那些曾经的

毫无保留

或是不堪一击的自私

那些逃避的

没有意外的

纠葛的我们

是否就还能一如从前

浪花喷涌着

那些曾经的曾经

或许从前早已散去

毫无疑问的追寻的故事

或许

早已成为永远

无法忘怀

执着弥漫在美好的年华里

那些无法忽视的曾经

这一段将要走到尽头的路

那些温暖的感动

或许就变成了现在的唯一

呼吸着

这渐行渐远的背影

到底改向哪里去追寻

青春追逐着那些消失不见的背影

一个人

越来越难以忘怀

呼吸着

一直走

那些不容忽视的一切

我将永远保留在心底里

直到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5 22:42)

岁月再度耗尽了所有的期待

月光下

这双双落座的人们

为什么

一样的心情

却拥有着不同的结果

那些

沦陷到万丈深渊里的

越想逃脱

却陷得更深的自己

与其说

还差一点点

倒不如说本来就没有缘分

如果

这一片被禁锢到绝笔的断念

会出现的如此早

那些

被拍打到疲惫的黄金海岸

这偷偷穿梭在手掌心

那些极致细碎的沙子

如果一千个问题

就该只有一个答案

那些绞尽脑汁的急转弯

是否就会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偶尔失眠

偶尔哭泣

偶尔会常常犯错的

认为那些从我世界经过的人

是否都是你

目光向前移动着

一个让人困惑的前因

却有又为何

总是跟随着一个不太让乐观的后果

那些就连自己也看不穿的论述

这流转于深沉里的孤独

是否

我们也在迎着风

不管也不顾的向前跑

一边怀念

一边却还在流着泪

感动着

这究竟都是谁从一而终的忐忑

那些

妄图干戈的微笑

是否

都是你用死撑到底的汗水

做的最为粉末状时的偏置

时而疯狂

时而痛苦

时而攥紧了

那些用尽了这所有的勇气

却颓废在狼藉边缘的迷茫

是否都来的太早

却又来的太迟

星光下

面对着

那些呼啸而过的匆匆

扪心自问着

到底还要努力到什么时候

才能满足你所有的条件

期盼

抽离在那些视而不见的疯狂里

一个挥发在无尽边缘里的赤裸裸

到底是谁的对白

才能无可救药的掩埋在回忆的迟疑里

那些

破灭在破灭之后的一蹴而就

这沉寂在似是而非里的滚烫的热泪

青春淡淡挥发在悸动边缘的无尽思念

究竟都是谁触不到的伤

才能换来你魂归四海的期盼里

一边流浪

一边忐忑

这青涩单纯里的质朴

那些简单的

或是赤裸裸到终点站的一段无尽的过往

这看开的

或是看不开的

一段过往

是否

都会

紧随着一段沉沦

一场无可救药的开场白

却又

紧随着一段看似奢侈的沉默

这没有散场的拥抱

这交织在华灯初上的寂寞

是否

都在这个难以割舍的黑夜里

义无反顾的散去了

这辗转反侧

却又不停买醉在放肆浪荡里的冷暖人情

多希望

以后的路

就能顺顺利利

那些

冻结在阴霾里的

这假装慷慨的宽容

或许

放了手

断了念

这围绕在风中的孤独

那些迂回在百般牵挂里的随遇而安

那些

沉默的

或是不解的

就让这回忆里悲凉的万千

都坠落在逝去的孤独里

那些不期而遇的

或是抹不开的点点迟疑

是否

都随命运的负隅顽抗

摇摆到了我哪里

不卑不亢

不悲不喜

那些大开大合里的自我催眠

是否

就是一番沉沦在惶恐里的执着

这无话不说

或是

无坚不摧的寂寞哽咽

那些束缚在凌迟之后的优柔寡断

是否

都是谁寂静神往的忐忑不爽

那些淹没在寂寞边缘的凄凉万千

这充斥在悸动边缘的无欲何求

是否

就真的那样重要

这低着头不说话的

还是敷衍在悲凉万千里的痛

是否

真的就是那样重要

悸动

摇摆在迷离的牵挂里

那些屡试不爽的

这沉默的

或是

爆发在坠落之后的摇摆不定

天空中

这眨眼间的璀璨烂漫

一个人

一段过往

爱散了

若那些不期而遇的

这找不到的

全都置若罔闻的

掩埋在回忆的期盼里

这一叶知秋的奢求

是否

就能填的满那不屑一顾的颓废里

回忆着

闭上双眼

那些没有归来的

或是错过的

也许

都是偶然的

都是

偶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4 23:16)

独自一人走回家

星光下

那些

好的

坏的

或是这满含着深情的愤怒

我们

自说自话的

伤人到伤到没有底线的词语

前呼后拥的

那些

一波未平

却又跟着一波又起的刺激

一颗就快要疲惫到休克的心脏

风中

一个人

独自沉默着送你回家去

你可曾懂得

那些藏在转身之后的

这被所有的负面情绪融化而去的热泪

是否

都会被这漆黑的深夜

悄悄的掩盖

这样一个

脆弱到万箭穿心的身体

究竟还剩下多少毫无保留的爆发力

才能拖得动那些沉重的包袱

岁月里

一刻也不曾停留的向前跑

眼神里

那些被团团围住的

这一个个貌似温暖的目光

那些

被唾弃的

这一番接踵而至的暴风雨

是否

会来的再汹涌一点

独自一人

微笑着

坦然的接受这所有的一切

曾经

我也曾经自我怀疑者

那看似徒有其表的假象

在升华之后

是不是

就再也找不到原本的色彩

一个人独自走上一条长满了荆棘的路

这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

那些历经了千辛万苦的征程

是不是

就都是错的

也许

有时候

孤独会夹杂着无奈

那些被生活所迫的迟疑中

这若有所思

或是有所期待的明天里

是否

那些熙熙攘攘的嘲笑中

就再也看不到希望的光芒

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着

那些忙碌在每一个灯光下的身影里

你是否

就全都看得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

这光鲜亮丽的背后

其实

就是一个个煎熬的夜晚

失落夹杂着悲哀

迷茫围绕着苦涩

那些放荡不羁的行为里

其实

就是我不懈追求的目标

那些不算牵强的理由里

这刚刚度过冬眠

却渐渐苏醒的梦想

曾经

我拥有一双洁白的翅膀

每当翱翔在蓝天时

这一次次勇敢

却又再一次次被压迫到失落的摇摇欲坠

从逞强到迷惑

从满堂喝彩到人走茶凉

一路上

遇到过太多类似的人

这越向前走就越多相似的场景

那些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景

却又接二连三的到来

寂寞就这样不由羁绊的走到底

那些

曾经迟疑的目光是否就会慢慢的退却

这一览无余

或是坠落在黎明前的孤独

那些无可复制的

这一番勇往直前的信仰

是否

就能闪耀出亿万瞩目的光芒

沉默着

不说话

任风雨就这样瓢泼的下着

这冲向终点的路

我依旧还在一刻不停歇的走着

这从前的被唾弃或是被嘲笑的人

那些残存在夹缝中的生存

或许

这该来的

或是刚刚好走到路口的自己

那些你走了之后

留给我的孤独

就是此生奋勇前进的目标

散落在马路上

那一片片形单影只的阴影

就是我此生忽略不计的逆流而上

时光

优柔的缠绕在回忆的过往里

那些漫长的等候

是否

就可以幻化成沉默的等候

生活

又总是给我们无尽的等候

那些停留在残垣断壁上的惟妙惟肖

一个散落天涯的青葱岁月

向前走

黑夜里

那些蔓延在惶恐里的波澜不惊

竟全部都是我想念里的诙谐

空间里

这旧旧的

那些褪色的色彩

多幸运

我能够坚持到现在

那些从前被蔑视过的

到如今都已慢慢好起来

星光下

曾经是多少个的黑夜离

有多少的时间

还剩下那为数不多的空白里

我还依然在坚持的走下

即使食不果腹

纵然所有美丽的泡沫都破碎在半空中

但我依然是我自己

是不一样的色彩

坚持的走

一路上

虽然那些痛痒到凌乱的细雨

还会凄凉的下着

但我依旧会学着会心的微笑着

时光

慢慢的散落

那些好的

坏的

如今

都早已不在乎了

那些字里行间的语言

现在

还唯一坚持的就是还有这条路

纵然还有百般的颓废感

但我都早已习惯了

今晚的路

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因为

再向前走

我真的不知道

还能不能控制好自己复杂的情绪

路灯下

这人声鼎沸的街道

是否

早就不在属于我

轻轻地

一个人

转身的离去

悄悄的

走远了

向远处

一直走

夜的黑

心的纠结

或许

再过了今夜

还是会一个人独自的走回去

空荡的房子

寂寞的情绪

还有

这不断被咒骂着

却还是落下的眼泪

今晚

就到此为止吧

还是会一个人

从最初到如今

在你看来

也许

我们永远都是一个孤独到底的人

红尘中

那些思绪万千的困惑

这永远也戒不掉的伤疤

永远永远

这忘不掉的

还是会一个人

一个人留

一个人走

一个人

走着

走着

却忽然发现

这路上走着的人

却突然变得复杂了

在这个物欲纵横的时代里

不是因为别人势力了

而是因为自己颓废了

那些找不到的

这被割舍的稚嫩

永远永远

天地间

我在等待

从稚嫩到年少

从轻狂到白发

这走在路上的人

即使

都变了

也许

就剩下我一个人

还在一个人走

一个人

一直走

到永远

不会变

一个人

永远永远

还是

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人张鹏程
河北人张鹏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2,400
  • 关注人气:11,9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财经要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