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沭阳崔玉郎
沭阳崔玉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258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我的观点

  再次做起平民百姓的我,经常想,如今的公家人,特别是那些手里掌握许多行政资源和金融资源的公家人,他们动则年薪十几万甚至上百万,而他们的工作时间却是每周工作五天,一天工作6、7小时,他们是否想到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一周工作七天的老百姓,他们月工资才一千多元钱,而就这一点可怜的收入,也常被一些无耻的政客拿到他们的政绩簿上不知要翻晒多少次,才能真正到老百姓的手中。能够制定政策的公家人,你们有没有想到这些老百性,他们或许他们的祖辈或父辈或许就是他们自己,就是在建国时作过牺牲,自然灾害时作过贡献,文革时受过浩劫,改制时受过阵痛的人们?是否想到,没有他们无私奉献和牺牲作基础,的经济是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果,也更不会有这些年薪十万百万的公家的人们。可以这样说,在最有资格享受开放经济成果的是最基层的百性们,然而他们却基本没有享受到,他们还有一大部分人在贫困线上下在挣扎。的政治和经济明星们你们是否认识到了这一点

搜索

复制

锐博客
柴沂桥保护神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慎重声明
 本博作品均为博主原创,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转载。博主在新浪网名“心中永久的记忆”,在百度网名“柴沂桥保护神”。

搜索

复制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以仇和同志为原型写就的长篇小说《酷吏》,是新时期“沭阳精神”的另一种演绎,叙述沭阳广大干群在仇和同志发起的那场所谓“改革”浪潮中所作出的牺牲和奉献,用普通沭阳人的视角讲述沭阳人曾经经历过的故事,目的是为了使沭阳人不要忘记那段苍白和带有伤痛的历史,给社会和为官者以警示。请大家给点意见。

可以点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aabe4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4 16:00)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篇小说

 

 

外面“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告诉王秀芳作为家庭主妇大年初一的早晨有许多事在等着她去做,尽管身体很疲惫,她还是用力支撑了起来。丈夫卢栓柱外出打工几个月,三十年晚,也就是昨夜里十点多才回到家里。栓柱到家,给边房中住着的妈妈打过招呼,便一头扎进了堂屋。至天亮,栓柱在王秀芳身上折腾了三次,现在栓柱正在床上打着呼噜。

听栓柱说,他打工的那个工地,直到年二十九的早晨老板还未在工地露面,就连手机也转成了空号,项目部根本无人说农民工工资什么时候发,或是怎么发。已停下手中活计两天的栓柱和工友们,眼看围堵项目部已没了指望,带他们出去打工的栓柱表哥,果断安排栓柱和另一位工友爬上工地铁塔,又派一班人将市政府门前的大道给封堵住不让车辆通行。双管齐下才力逼政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9 22:06)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篇小说

 


外面“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告诉王秀芳作为家庭主妇大年初一的早晨有许多事在等着她去做,尽管身体很疲惫,她还是用力支撑了起来。

丈夫卢栓柱外出打工几个月,三十年晚,也就是昨天夜里,十点多才回到家里。栓柱到家,给边房中的妈妈打过招呼,便一头扎进了堂屋。至天亮,栓柱在王秀芳身上折腾了三次,现在栓柱正在床上打着呼噜。

听栓柱说,他们打工的那个工地,直到年三十早晨老板还未在工地露面,就连手机也转成了空号,项目部根本无人说农民工工资什么时候发,或是怎么发。已停下手中活计两天的栓柱他们,眼看围堵项目部已没了指望,不得以,带他们出去打工的栓柱表哥,果断安排栓柱和另一位工友爬上工地铁塔,又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酷吏>(016)

 

说来也怪,吕氏巷中“屡屡死去”的谜咒被自己在冬至前一天晚上发现后,要命的事就像催命鬼一般一件接着一件,一件比一件令自己头疼,一件比一件来得凶猛,后果也一件比一件严重。早晨一场突发性大火,一下子烧死了十四个人,一件天大的事,竟然是出在入市门槛被自己降低了的娱乐业上,怎么不令自己心惊肉跳呢?

还好,宁波娱乐城事件正在按自己的意愿去进行处理,殇户们还在通知之中,他们还未没来沭河,自己已有了应对方案和准备;给吕氏巷改名一事已经在落实之中。薛县长王局长邱主任走后,仇么明显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吱……”眼睛刚想闭上养一下神,仇么便感觉出手机在响。睁开眼,见是小杨的电话,仇么忙摁了接听键:“事情怎么样了?回来后我就听说了,怕打搅你,所以到家时就没有给你去电话……”听到这声问候,仇么心里暖融融的:“还好,一切还都在掌控之中,你就放心好了……”

“那,那今天晚上你就早点回来吧,我刚才在街上买了点韭菜和瘦肉,我准备为你包点饺子,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想起来好后怕,看来什么地方都没有在家里安稳……”

“好,好的……”

小杨令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酷吏》

 

<酷吏>(014)

 

宁波娱乐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一个宁波客商投资兴办的。说它是娱乐城,其实规模并不怎么大。叫娱乐城,只是经营者想从名字上去招惹人眼球,而玩的一个噱头。临街的三间门面房,辅以楼上两层住宅,外加十多个小姐,是娱乐城的全部家当。一楼靠门是前台,后面是洗浴场所,二楼是休息大厅,三楼为包间。包间是专为顾客提供特殊服务的处所。所谓特殊,说白了就是性交易。可以说宁波娱乐城根本不是在搞什么娱乐,而是一个地道的淫乐场所,说它是淫窝也不过分。

由于仇么的坚持,规定任何职能部门不准进入娱乐场所检查,宁波娱乐城在经营什么,有多少明细项目,内部是什么格局,软硬件怎么样,相关职能部门一概不知。经营者就凭仇么那些对娱乐场所的所谓优惠政策为上方宝剑,一路绿灯,便快捷地办好各项手续,匆忙开业了。未想到,刚营业两个多月就出了大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酷吏>(013)

 

也不知仇么什么时候从卫生间出来的,总之,当小杨有所感知时,她那修长的身体已被仇么高高托起在空中飞行了起来。从小杨口中发出的“啊”声还未结束,就听“扑通”一声,她就被重重摔在席梦思床上,还没等小杨身体被弹起,仇么便扑了上去……

    “不要……”两个字还未完全出口,小杨的嘴就被仇么及时赶到的唇给塞得严严实实。压在小杨身上,仇么伸手胡乱一拉,被子就盖到了两人的身上。接着只见被子稍稍抬了一下,小杨身上那粉红色衬衣就被扔到了床下,随即一条蝉衣般的内裤也不知被谁用脚噔出被窝落在了床尾…… 

   经半个多小时的疯癫,仇么才喘着粗气从小杨身上滑落下来。稍稍停顿,仇么缓缓将身翻起,向上欠了欠,仰躺着靠在床头上。小杨则趁机起身略作打理,返身又钻进被窝,侧身倒在仇么怀里。

“知道吗?你每次到这里来都如此威武,在沭河,每每却不是很理想,这是为什么?”    “环境的问题呗!”    “错!”    “错在哪里,哪儿错了?”    “还记得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酷吏> (012)

 

一个半小时多一点,汽车便越过沟通连云港港口与连岛的跨海大堤,在连岛山顶西侧金海岸度假村门前停了下来。下车,拉开后车门,小杨用嘴在仇么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仇么从朦胧中惊醒,抬起右手在眼上揉了揉,睁开眼朝小杨笑了笑,他知道目的地到了。但只过五、六秒钟,仇么又慌乱了起来,两手在身上胡乱地摸着。拿出手机,按开机键,稍作停顿,他拔了号:“喂!周主任吗?下午,我要休息一下,如果有人找,就说我在出席一个重要会议,明天早晨才能……”挂断电话,仇么又关了手机。

    连岛位于亚欧大陆桥东桥头堡连云港港口东的黄海海面上,与港口只隔一个港池。连岛是连云港港口的天然屏障,它四面环海,自从亚洲最长的跨海大堤建成将其和连云港港口连在一起后,它便热闹了起来。金海岸度假村就位于连岛中部的山顶上,东侧三百多米是国家5A级风景区连云港海滨浴场,西侧与跨海大堤相望,南面隔着港池是孙吾空老家云台山。金海岸度假村是集旅游度假会议餐饮休闲于一体的四星级宾馆,它最大优势在于白天看海晚间听涛。周围虽然有多个国家级旅游景点,但它却鲜为人知,经营似乎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酷吏》

 

<酷吏>(011)

 

临下班,在椅子上坐着的仇么连一点起来的欲望也没有。昨天夜里至今天中午连续发生的几件事,将他纠缠得太疲惫了。夜里回家门前竟然蹲守着一个颤抖的乞丐,“吕氏巷”名字中的谜咒被发现,苏老柱屌毛被朱守富指使小分队队员拔个精光,朱守富差点被弄上《沉痛忏悔》,还有那一个强似一个替别人讨官说情的电话……

仇么真想伏下去好好休息一番,但想到下午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他不得不又强打起了精神……

“咚咚!”仇么的手掌按在桌面上刚想着力,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不得已他又将手收回,然后放松身体,习惯性对着门喊道:“请进!”

“仇书记!”进来的是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小心翼翼地和仇么打着招呼。

仇么想问周主任怎么还未走,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酷吏》

 

<酷吏>(009)

 

“仇么,仇大书记……”是个女人,说话直白,声音僵硬。

“你是谁?”尽管从听到对方发出的第一个字起仇么就知道电话里的女人是谁,但仇么还是这样问了。

“我是你老婆!怎么县委书记一做,连老婆声音都忘了,看来你还真忙得很……你,你,你?看我这嘴,真不会说话,一张就又引你不高兴……看样子,我,我还真的不会做女人……唉!不说,不说了,不说这些了……你,你,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孩……孩子想你了!”一听说孩子,仇么不禁“噗哧”地一笑,心里想“是你自己吧?别拿孩子做抬头!”

算起来已十一个月未和老婆谋面,尽管自己也常去省城开会,或办其它事,但仇么只是去看在省城市中读书的儿子,自来沭河和老婆电话也没有打过一次,更甭说是见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酷吏>(008)

    “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苏老柱脱下的裤子,见其屌毛被拔得一干二净,阳物裸露,光秃秃的,滑稽得很,两个警察和县委办周主任,还有沂北乡的两个人,都禁不住笑出了声。仇么则怒不可遏地喝道:“笑!你,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值得可笑的?你,你,还有你,笑什么,难道......”笑声立即停止,现场人的脸又重新严肃了起来。

    仇么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胡局长吗?请你立即带两个人,去沂北乡,把那个无法无天、干事粗鲁、不知天高地厚的副乡长朱守富给我抓来,简直太可恶了……对,对了,拘留证要带着,要按程序办。带到县城,直接送电视台,中午就叫他上《沉痛忏悔》,让他也亮亮相。这个节目不能老是叫老百姓上,干部犯再大错也不让沾边,这样对沭河老百姓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酷吏》

 

<酷吏>(007)

    “仇书子(此字未错,是海灌腔,也可称盐阜腔,“仇书子”是“仇书记”的变声,笔者注。),您可要为我作主啊,昨天,我们沂北乡副乡长朱守富,在我爹坟前,他耍流氓,指使手下人,竟然把我屌毛给拔了,拔得一根不剩......”送走围观市民,四套班子包干区内的雪已打扫完毕,仇么向组织部长张占年靠了靠,似乎想说点什么,嘴还未来得及张开,就见不远处,跑来了一个衣衫不整的人,后面还有两人紧叮着,到仇么面前,被追的那个人便“噗嗵”一声跪了下来...... 

    “这……这,这是咋回事?”突如其来,面前冷丁跪下一个人,仇么有点不知所措。还未等有人回答他脱口而出的话,从后面追来的两个人就到了仇么跟前,架起跪在地上的人奋力向远处拖。群众再次向仇么围拢,现场立刻乱了起来。仇么毕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