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观塘
观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990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相关链接

一墨文房

文房 书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6-04 11:48)







去三联书店看为纪念王畅安先生诞辰百年举办的墨迹展览,恰好有几件作品中附有朱季黄先生的手笔,存图为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1 11:32)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木瓜集作者:誰堂呉汥涌

 

 

《木瓜集》是為答謝各位師友支持我“小蓮池”手卷而製作的一部原拓印譜(尚在製作之中,所以拙印還要過些時日纔能同印譜一起寄奉)。因數量極有限,除贈送參于者外,不接受预訂。届時略有餘書,將另帖發售。

 

 

 

 

 


 

 

 

                                小蓮池記

                                           吳汥涌

 

     乙未八月之朔,英州石賈黃氏持一石来售,髙廣約半尺,質黝潤,間白筋,而厥形甚奇,底平置座,上則數峰特起作三圍合抱之勢,聳峙嶔崎,複岫囬巒,視之如蓮初綻,竟得黄山蓮花峰之仿佛。其右尤為峭拔,體昂而畧作俯側,有數千仞之象。左峯壁立,自巔及麓有一白筋曲折貫通,則悬泉也,磈磈触激之聲如闻在耳。昔人謂石為山骨,泉又為石骨,此當更得謂之骨矣。後峯稍矮,有小竇嵌空,其形非圆而有白筋萦繞之,則浮雲緾綿,繊阿隱現。石中凹陷作小池狀,可容水半 杯,池底高下如岻嶼,近前卷石底以為岸,髙僅寸餘,亦突怒參差。


         黃氏索價八百金,予旋即收歸囊中。憶陶庵有龐公池夜船看月之興,自忖於此小池植绿萍十數點,則蓮葉田田矣。當拏一小舟,盤桓其中,悄悄冥冥,月淡香清,閒剥蓮子以啖之,亦是几案間臥逰快事也。噫嘻!“不曉世間何物謂之憂愁”,又豈陶庵獨言哉?
    峰作蓮狀,小池復植萍为蓮,遂以“小蓮池”字之。 

 


 

 

 

 

 

--------------------------------------------------------------------------------------------------

--------------------------------------------------------------------------------------------------

 

 

 



 

 

                     《木瓜集》自序

 

乙未八月之朔,予得英石山子一,峰巒環抱,如蓮初綻,有小池,植萍為蓮,

 

遂呼之小蓮池。邀朋儕圖繪題詠,一時珠玉紛陳,如山陰道上。予不敏,雕

 

 蟲以为獻,未足云報也。今都為一集,以木瓜集名之。

 

                                                                  

                                                    乙未重陽

                                湘鄉誰堂呉汥涌于小蓮池舘 

 

 

 

 

 



 




 

 

 

 

----------------------------------------------------------------------------------------------------------------------------------------------------------------------------------------------------

 

 

 

 

 

 魯九喜先生


 

 

 

 

 


 

 

吳香洲先生


 

 

 

 

 

 

 


蒙竹盦先生


 

 

 

 

 

 

 


懐一先生


 

 

 

 

 

 



梁禮堂先生



 

 

 

 

 

 

 


楊懒翁先生



 

 

 

 

 

 

 


許俊華先生



 

 

 

 

 

 

 

李雲雷先生


 

 

 

 

 

 

吕三先生

 



 

 

 

 

 

 

周幼鶴先生


 

 

 

 

 

 

 


 

  楊無非女史

 

 

 

 

 

 

 

 

 

髙得之先生



 

 

 

 

 

 

 


徐容齋先生


 

 

 

 

 

 

 

 

王玉吅先生



 

 

 

 

 

 

 

孫翼廬先生



 

 

 

 

 

 

 


李子蒼先生



 

 

 

 

 

 

 

 

宋玖安先生


 

 

 

 

 

 

 

譚臞盦先生



 

 

 

 

 

 

 

春在君先生


 

 

 

 

 

 

 

陳檀溪先生


 

 

 

 

 

 

 

 

戴葦士先生



 

 

 

 

 

 

 

谷濳堂先生


 

 

 

 

 

 

 

朱梅僧先生




 

 

 

 

 

 

朱募沉女史



 

 

 

 

 

 

 

熊長云先生



 

 

 

 

 

 

 

焦豚父先生



 

 

 

 

 

 

 

 

金甓甫先生





 

 

 

 

 

 

嚴大可先生


 

 

 

 

 

 

 

 

畢多聞先生





 

 

 

 

 

 

張今聲先生


 

 

 

 

 

 

 

 

江維先生



 

 

 

 

 

 

 

 

 

朱蕉廬先生





 

 

 

 

 

 

丁筱盦女史


 

 

 

 

 

 

 

 

許昉溪先生

 



 

 

 

 

 

 

 

 

范白先生



 

 

 

 

 

 

 

 

石硯汀女史



 

 

 

 

 

 

 

 

 

杜鵬飛先生

 



 

 

 

 

 

 

 

 

梅淇園先生



 

 

 

 

 

 

 

 

 

 

 

徐右卿先生



 

 

 

 

 

 

 

 

 

袁適廔先生



 

 

 

 

 

 

 

 

 

 

李怡齋先生



 

 

 

 

 

 

 

 

 

 

陳浩星先生



 

 

 

 

 

 

 

 

 

 

蔡衞東先生





 

 

 

 

 

 

 

 

 

李默甫先生



 

 

 

 

 

 

 

 

 

 

何家榦先生



 

 

 

 

 

 

 

 

 

林静齋先生



 

 

 

 

 

 

 

 

 

涓之女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苹果树下

西元新年後客次港島,承橋公老師招飲陸羽茶室,席間請教作文之法,適在星期六,老師說明天《蘋果日報》〈蘋果樹下〉有上海安迪文章,寫〈沈曾植繪事〉,你可以看看,值得一學。次日遂早起買報,回旅舍中仔細拜讀。文章提到的沈曾植山水畫,我在拍賣預展上看過,印象很深。沈寐叟書法常見而畫作稀罕,陸先生鉤沉稽考,排列史料一點不枯燥,讀過受益。提及收藏沈寐叟作品的寶寐閣,立刻想起鄭逸梅先生寫的《寶寐閣主人蔡晨笙》,再就是橋公寫的《寶寐閣》,談往事、談書法,也談到沈曾植和蔡晨笙。蔡氏是寧波人,古稱鄞,或四明,號隨翁,多齋。近年過眼經手蔡氏舊藏寐叟書法約有數十件,大多袖珍小幅,或臨帖,或自書,都是斷簡零篇,甚至有剪貼成對聯的,雖字小如豆,長不及尺,卻精心裝裱,並有蔡氏親筆題記,鑒藏印如「寶寐閣主蔡晨笙珍藏沈寐叟墨寶」、「蔡氏寶寐閣」、「蔡晨笙所藏寐叟真跡」等,其中「寶寐閣」一印見有多方,朱白文均有。

曾見拍賣過《寶寐閣圖》手卷,畫家汪琨辛卯年(一九五一年)七十五歲時所畫,前有沙孟海題引首,後有陳運彰題《沁園春》詞一首,接着是蔡晨笙自題,錄王蘧常先生為作《寶寐閣記》長文,文章記:「鄞蔡晨笙先生,業於賈而耆古今人書,能精別高下。中歲以後乃獨耆吾師沈寐叟,尤喜其晚年所作,大至豐碑巨障,細至零縑斷劄,無不收,收必精裱褙詳疏記,無慮數百軸,皆朱鈐曰《寶寐閣》。叟卒後,名益重賈益昂,先生不憚傾其家貲。叟書多贗作,先生能望氣辨雲,收叟書者皆欲得先生一言為取去。叟書晚有奇悟,越晚越變,越變越怪偉,先生能按手跡定年歲,不少爽。吾嘗謂先生為叟書知己,先生亦自許。」

其後,蔡晨笙又添案語:「王君蘧常工詩古文辭,尤擅長章草,為當代一大家。年來養家居,杜門習靜,右寶寐閣,見者僉謂非蘧老大手筆不能成此記,非此記不能盡洩叟書之原委衍變,而寶寐閣所耗之數十年精力,亦賴此記而益彰,誠篤論也。此記作於庚子之冬,距今丁巳亦既十餘年矣。予老矣,未來歲月知復幾時,乃以此記儷以沙君之齋額、汪琨之畫合為一卷,詎意本記幅式與額圖迥異,不獲己乃力疾,重錄一過,目眊手強,屢書屢輟,閱二日而始竟。筆枯墨澀,絕不足觀,所冀後之見者以予八十開二老人猶作此端楷,或能憐而諒之者歟。丁巳冬至後二日,寶寐閣主蔡晨笙跋。時年八十開二。」丁巳是一九七七年,據此可知他生於一八九五年,而卒年不詳。

寐叟書名隆重,晚近以來推為大家,眼下一紙真跡幾乎過於明珠駿馬。而蔡氏手筆除了寐叟墨寶旁的題識外少見整幅作品,巧得很,自港還鄉不數日,即獲見一軸,正文寫七言律詩,唯缺首聯,字體仿寐叟而較溫和,款識寫一段書論,自運其體,稍見放縱。引首是《寶寐閣》長方朱文印。末鈐「晨笙」白文方印。懸諸壁上,寐叟腕下風神恍若其間。鄭逸梅在《藝林散葉》裏記載寶寐閣位於上海南京西路石門二路口,車聲徹夜不絕,蔡氏以汽車之一稱市虎也,乃榜其居為虎嘯樓。這是蔡晨笙除了寶寐閣外的又一個齋號,未見其用過,唯賴鄭氏之筆而存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6 19:59)

梦边词跋

右梦边词一册,天津张牧石先生著,不分卷,半页八行,行十六字,计三十七页。框高一百二十五毫米,阔七十毫米。通篇以仿宋字体精写。间多挖改贴补处,并有朱圈句读,似当日备刊之底本。书函黏墨笔题签,署年庚申,即西元一九八零年。卷前录番禺解先通题辞七绝一首,序跋均无,询之先生后人,则知前辈学人多有赐题,抑毁于丙午之乱,抑失于佞人之手。今蒐罗再三,仅存丛碧张伯驹,吟笙王新铭两前辈序,系牧石先生手书传钞,忍寒龙榆生序,夕秀寇梦碧题诗,俱见载文集,孤桐章士钊题签幸存影本。今皆依次附录。先生词学精深,高評宏论已见诸序跋题辞中,勿容赘言。昔刊《茧梦庐丛书》八种,有关金石文字书画辞章,韵语乃选本,而此书阙焉,戋戋小册,蒙尘有年付手民,刊诸墨版,不独先生遗著得以广播,亦为词林增一雅韵也。梴年主其事,考索爬剔,校勘经月,实先生身后知己也,既命余跋之,略记因缘如上。岁在癸巳年寒露六安谭然识于都门邻苏室客次。

又检夕秀词核之,《题梦边词》与册前番禺解先通题辞雷同,唯首句第四字“惊”作“夸”。第三句首字“岂”作“可”。倘为写手误植,似应更之。或乱离时有讳言处耶,殊不可解。解氏生平亦不可考,并记于此,以俟知者赐教。









图片采自布衣书局http://www.booyee.com.cn/user-bid.jsp?id=949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5 10:40)


绢本墨迹,尺寸:26.5*5.5cm
此为元·虞集《赠别兵部崔郎中 蹔还高丽即回中朝》诗:拜表推梨献,趋朝谒主尊,云依温室树,星入紫微垣。
签条原贴于右上角。


纸本墨迹,尺寸:28.5*8.5cm。
   这两件小窄条秋拍刚刚拍过,依照原藏家写的签条定名为《拜表帖》《阁环帖》(原贴于右上角,图片有误),上拍前我就看到原物,感觉张即之比赵孟頫要好。

   图录出来以后,请教周围的人,各抒己见。一部分人看的图片,一部分是看图后再看的实物。看图片的人分成两类,一类坚决否定,一类持怀疑态度。看过实物的也分两类,一类是继续否定。一类是预展前就很关注,想必已经做了功课,来现场看的仔细认真,结论是没有否定,但是有关商业机密,没有和我交换看法。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拍卖结果的成交价在我意料之中,完全是瞎蒙的。最关心的有一点,就是《阁环帖》到底是个什么东东?是个档案,还是表格,还是释道之类的用途?仅存两行半,六个字,是个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学以传古”与“书以载道”

—— “罗、王”文化世界中的两个价值面相

 

丁小明

 

毛笔书写作为中国文化史上独特的艺术现象与精神现象,当下所主要关心的还是他的审美价值。如何拓宽我们对中国知识人两千年不倦书写的认知,如何将这一文化行为与中国人文史连接,更多关注书写内容与形式相结合所产生的精神影响,甚至使之如何成为我们探知国人精神世界与人文养成的引导,这是我们在品鉴知识人书迹时需要思考的问题。

让人鼓舞与欣喜的是,泰和嘉成拍卖有限公司以超前的眼光、独特的品格在2013年秋拍推出“同心传古——罗振玉、王国维书法专场”,很显然,这一高出同侪的举止让我们思考在白手套与天价成交之外,拍卖对文化甚至学术研究可能有何影响与作为?也让我们在回顾二十世纪初学术史、文化史甚至政治史上这一节既曲折幽深而又充满纠结的前尘往事时,除了感慨我们的健忘,汗颜我们的无知,更促使我们不要忘记自尊自重自信。实在地说,相对拍卖最终成交额,笔者更关注这场拍卖所带来的场外意义,并乐意为之摇笔鼓吹。

话说清末民初那时,西学涌进,国学式微。旧式学人大多步趋在乾嘉学术的脚跟之后贩着“古时丹药”,新派学者则在膜拜“德先生”和“赛先生”的同时又要求“废庙罢祀”。在这个新旧交替的关捩点上,有两位盖世英雄,横空出世,他们既摆脱了“八部书外皆狗屁”的“侫古”漩涡;又叱退了西学输入所带来“是己非人,是今非古”的 “疑古”狂澜。这两位为中国学术重新找到安身立命之所,引领中国学术研究新风气的大师巨子就是罗振玉、王国维。后人将他们共同开创的新学科及研究的相关学术,如甲骨学、敦煌学、古器物学、简牍学、明清档案学、汉魏石经学等并称为“罗、王之学”。

在此,本人无意就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成就作长篇大论式的评说,只想集中提出并作答两个问题:一、我们应如何评价“罗、王之学” 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与影响?二、我们应如何看待罗振玉的书艺成就?

如何评价“罗、王之学”,我想我们应当将他们放在中国学术史的长时段中,特别是身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晚清中国,在学派纷纭、门户林立的“百家争鸣”中,将“罗、王之学”与同时期的学术巨匠的学术成就作一论衡。以下就以学力、影响为坐标,选择足当与罗、王争一时短长的“章、黄之学” 及朴学大师孙诒让为代表作一比较。

与“罗、王之学”创建了甲骨学、敦煌学、古器物学、明清档案学等新学科相比,“章、黄之学”除了在音韵学上尚有馀响,到如今,其总体的学术影响已是“暮霭沉沉”。究其由,实因其“治学拘束,门庭狭隘。门户之见太深,意气之争太甚”。比如,罗、王治甲骨文声名鹊起,章太炎则气雄万夫地斥甲骨文为罗振玉所伪造。事实证明,这可算是他学术生涯上的最大败笔。黄侃在日记中这样评价王国维:“少不好读注疏,中年乃治经,仓皇立说,挟其辩给,以眩耀后后,非独一事之误而已。”作为“章、黄之学”的中坚黄侃,他对传统经籍用力极深,拟五十岁以后著书,可惜的是,他四十九岁病亡了。他的古音分部综合清人旧说而后来居上,但守成有余,创新无功。他去世后,杨树达在日记里说:“近日学界人谈及季死,均谓季生时声望虽高,百年后终归岑寂……季刚受学太炎,应主实事求是,乃其治学力主保守……此俗所谓开倒车。世人皆以季刚不寿未及著书为惜,余谓季刚主旨既差,是享伏生之年,于学术恐无多增益也。”杨树达此论虽近刻薄,现在看来,到也是大实话。(“章、黄之学”的评价参见胡文辉《现代学林点将录》一书)此外,特别具有反讽意义的是,作为章、黄之学后劲的王仲犖先生、朱季海先生,后来居然写出了《敦煌石室地志残卷考释》、《甲骨别录》等属于“罗、王之学”学术范围的倒戈之作。我们除了敬佩的这些章黄后人“吾更爱真理”的勇气,恐怕惟有感叹“章、黄之学”日薄西山的境况了。对这些转变门庭而预“罗、王”之流的章黄后人而言,与其说他们被“罗、王之学”所同化,到不如说“罗、王之学”就是那个时代学术研究的方法、道路与真理。

孙诒让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朴学大师,有 “清三百年朴学之殿”之誉。孙氏经史诸子皆通,亦留心古文字,与章、黄相比,孙诒让的学术态度并不保守,甲骨学研究的开山之作《契文举例》就是他所著。从早年经历看,孙诒让与罗振玉的治学路径相同。从治学精深程度看,孙的水平绝不在罗、王之下。以这样逻辑来看,孙的学术成就应不在罗、王之下,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两者都从研究甲骨文出发,孙诒让的甲骨学研究主要是停留在“释字”层面,远没有达到罗、王以甲骨文考史的高度。究其原因,两者的差异之处在于研究环境与学术取向。从环境上讲,孙诒让的甲骨文研究属于“独学无友”的研习,缺少与外界深度学术的交流。罗、王的情况就大相径庭,他们身处通都大邑,相与研讨者是刘鹗、林泰辅这样硕士俊彦,还有一线的古董商为他们提供甲骨实物,他们亦会动手动脚去找材料、寻线索。这其中比较典型的事情是,在甲骨学研究的初期,罗振玉一直在访查甲骨出土的原始地,而一旦他最终确定了商都安阳为甲骨出土地,并释出了甲骨文中的“王”字之后,罗、王就打通了由甲骨文证殷商史的大道,并由此进入了甲骨学研究的快车道,其一日千里的进程非孙诒让能望其项背了。同样是“笔墨当随时代”的“预流”,孙诒让与罗、王之间的学术取向上的殊途,也是他未能开启甲骨学研究大门的主要原由。孙诒让的治学兴趣多在经学,而罗、王的治学兴趣则集中在古史考证上。趣旨不同,自然会影响他们的研究思路,毋庸置疑,能将甲骨文与殷商史联系起来的只能是罗、王,而不会是孙诒让。

所以说,在天崩地解的民国初年,“罗、王”、“章、黄”及孙诒让这样的大学者都在为中国文化做着“存亡继绝”的传古之业,而惟有“罗、王”能开旧布新,他们所开辟的甲骨学、敦煌学等新涂径,奠定了中国现代学术的基础,说他们在中国近现代学术史上有着万丈的光亮,绝不是过头的话。

也许有的看官会觉得在拍卖图录上闲谈“罗、王之学”的意义过于炎炎大言,甚至有离题之嫌。就事论事地说,这场“罗、王专场”的拍卖毕竟是一场学者书法的盛宴,那么,就书法本身而言,我们应如何看待罗振玉的书艺成就呢?

在我看来,第二个问题恰恰是与第一个问题紧密联系的。尽管罗振玉的书艺水平在民国书家中绝对是超一流的,张本义、萧文立、龚鹏程诸先生皆有妙论。其中龚先生甚至认为从诸体兼能与碑帖结合层面上,罗振玉对书法资源的综合利用程度要高于吴昌硕。他才是近代书法史上真正转关性的人物,在书法史上是难得的会通性的人物。其推崇不可谓不高。尽管罗振玉也从来没有放弃书法技术上的锤炼,终其一生,他留给我们大量的形神逼似原作的临作。我还是认为,相对于他如山如海的精神世界而言,以书法家及文人的本位来看罗氏书法的惯常眼光,不免有些语之皮相。既然罗振玉表达过“平生不愿以薄技娱人”与“无意于书”的思想,那就说明他的书作既不为娱人,也不当以为自娱。那么我们就要思考罗振玉一生不倦书写的目的又是什么?他的书作在我们传递着他怎样的精神诉求?

以我个人的理解,他的书法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他那不苟一笔的恭敬姿态,细细品味,又会觉得字行间弥漫着一股从容不迫的静气,一股外物不移的静穆之气。在罗振玉的书法世界里,没有审美表现上的加法,也不见沈曾植、康有为、吴昌硕那样用笔触来探索着心手逍遥的极限,有的只是他在笔墨锤炼中做减法。无论真草隶篆行,皆不尚意气,皆以雅正平和出之,其潜在的精神指向当是儒家的“忠孝道义”之训。他用不忧不惧的笔道创造着近现代文化史上不可替代的精神世界,所反映的是内心可大可久的儒者气象。说到这里,我们大致明白罗振玉的不倦书写的意义。对他来说,书写就是精神修炼,特别是他矢志从事“守缺抱残”的事业面临着花果飘零、沧海横流的结局时,纸上的书写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坚守与拯救。观其书法,不知其志可乎?罗振玉之书法,书以载道也,我作如是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10-10 19:09)
分类: 苹果树下
十多歲時二姨夫的尊人汪老太爺謝世,我隨外祖一家前去弔唁,靈堂上懸有一對白布挽聯,隸書長句,道盡逝者生平,哀挽至極,書法端莊工整,非同於一般從《尺牘大全》上抄來的代筆應酬之作。詢問後才知道是老太爺的連襟胡先生自撰自書,胡先生是小城耆宿胡天人仁丈的哲嗣,可謂書香世家淵源有自。不久我就從姨夫那裏得到一本《胡天人詩詞選》。是仁丈歸道山之次年由其門弟子匯集付梓的,卷前附有仁丈手迹十數幅,盥誦再三方知仁丈行略,平生功業於課徒教授之外復擅書法篆刻,精八分楷行。可惜余生也晚,雖有姻誼卻不及拜見了。


曾聽家父說起二十年前托人請仁丈寫過字,彼時尚沒有這層姻親關係,只是因為仁丈是家父老師的老師,平素喜歡寫字結緣。老人豁達,前後書賜四紙之多,後輾轉遷徙,不幸失於異地裝潢家之手。等我想看老人墨迹時家裏一幅也沒有了。同邑舊書店古玩鋪我都熟悉,跑遍了從沒見過,一等等十多年。上個月中旬,城南書賈老汪來寒齋閑談,說他最近收到不少舊書,其中有一張書法正是胡天人老先生的墨迹,聞之欣喜,遂以重金收下。兩尺大小的篆書「花好月圓人壽」六字斗方。大字古籀瘦硬,落款小行書也都是折釵股,觀之凜凜然有肅穆之氣。落款寫「一九六五年於六安,時年七十八歲」。考仁丈生卒七十八歲乃是一九八五年,此當是年邁時誤書。


一晃也有三十年了,拿到手時這幅字的品相已經凋敝不堪,攜至都中請高手重裝一筆,紙墨煥然。遂攜往櫻花危樓訪謁蔚山先生,聽聞故實,蓋蔚老亦丈之故交也。仁丈諱德麟,字玉書。一九零八年生人,舊曆尚在清光緒三十四年,祖居在六安文盛街三道巷口。尊人堯階公幼習經史及諸子百家之書,長而設館授業,是本地有名的塾師。仁丈幼年從父學舊學,十五歲考入安徽省立第三甲種農業學校,校長沈子修,訓育主任桂月峰,教員朱蘊山都是老同盟會員,國文教員是錢杏邨,也就是後來的左翼作家阿英。仁丈從二十二歲起在小學中學大學任教,教國文教書法教詩詞,直到九十一歲高壽謝世,在皖西一帶教化無數。六十歲以後轉而行醫,因為仁丈早年即有「不為良相當為良醫」之志,搜羅醫書,熟記《湯頭歌訣》。晚年集各家名方為患者治療毒瘡,以熏,洗,敷法,三十年間義診萬餘人。這個「義」字不是虛名,仁丈治病救人不收分文,外地患者慕名來問診,還幫人家聯繫食宿。有患者聽說不收錢就贈送禮品,仁丈追出門去把禮品放在路邊讓人拿走。蔚老談及仁丈舊事,仰止之情溢於言表。非我拙筆可以傳其敬意於萬一。


臨別時我敦請蔚老為這張墨迹題幾個字,蔚老答應寫一紙題耑,過幾天去看,核桃大小的字,題「胡天人先生遺墨」,筆筆凝重,字字大雅。老人家今年也八十歲了,聚白頭師友手筆於一紙,不啻雨夜荒寒故人重逢。蔚老幾次提起仁丈的德行,都說字如其人,硬的很。仁丈的字真是硬朗,談不上書法技術有多高明,在內行眼裏,也許認為他幾乎不會寫字,僅僅是善於使用毛筆的舊派人。一筆一劃都直來直去,不會回鋒,不會拐彎。老先生讀儒書出身,活到九十幾歲,仁者壽大概說的就是仁丈這樣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3 20:43)
分类: 苹果树下
夜班的火車凌晨四點就到杭州。往來江南這麼多次,這是頭一遭領略西湖的黎明。湖上靜謐非常,遠山近水霧濛濛。挑一個對着湖面的靠椅坐下來,看不清景色,只能聽見鳥鳴,安靜中格外婉轉幽麗,聽不出是什麼鳥,總之很多,在樹林裏飛來飛去。瞇上眼一小會天就微亮了,柳絲貼着水面,有一二野鳧在周圍游蕩,偶爾可見躍出水面的魚,湖水還是沉靜,只有一層層漣漪。路燈在背後亮着,聽腳步剛剛有人跑過去,是晨練的人。還有沙沙聲,清潔工拿着竹梢紮成的掃帚在掃地。


包裏只有薄薄的《南田畫學》,拿出來翻一翻。是吳門朱季海老先生編的書。小冊子幾十頁,像鄭逸梅寫的《藝林散葉》,像潘伯鷹編的《黃庭堅詩選》,方便攜帶閱讀。舟車之中可以破孤悶,此時閑坐,拿出來讀幾篇,欲讀則讀,欲止則止。像在街心公園散步,最是方便。讀幾則惲南田的話,再一抬頭,遠處拱橋也在望了。臉頰上忽落雨滴,把書收好,正在躊躇要不要打傘。湖面上水波好看起來,先看一會再說。


張宗子看雪的小艇不知道藏在哪裏?喃喃說話的舟子沉睡了。柳如是寫的《湖上草》晚明崇禎刊本還藏在孤山腳下的圖書館,曲園老人住過的俞樓獨自在孤山雨霧裏佇立。見過一張俞平伯先生中年在俞樓倚欄望湖的照片,長衫一襲,背景古舊,攝影作者依着行樂圖來拍照,山水樓閣人物都在畫裏。張菊生太史民國五年來杭州住的新新旅館,如今還在,老房子不高,遮不住山水,點綴恰到好處,是錦上添花,不像現在高樓大廈只會煞風景。民國七年張菊生再來湖上,還住新新旅館,大廳掛了他寫的一塊匾,題「大好湖山」四個字,印象中他寫大字極莊重,有一方圖章是「壬辰翰林」,一幅玉堂金馬派頭,這位「戊戌黨錮」的字真不賴。不知這塊匾還在不在了,估計早已經廣陵散去,設若有老照片,照着圖樣複製一個掛在旅館裏,現在看一定恍若隔世。


我來湖上閑逛已經多次了,喜歡找人少的時候來,喜歡去人少的地方走。湖邊有不少舊居,潘天壽先生的家像個美術館,陳列書畫氣勢磅礡,很匹配。馬蠲叟住過的蔣莊在花港觀魚裏面,遊人熙熙,大多是去看魚的,很少有人注意這位大腦袋長鬍子的老先生家,小樓南面對着西湖,院子裏有兩株高大的廣玉蘭,樹根隆起蜿蜒如同虯龍,森森然古穆極了,站在院子裏想起馬先生寫過的一副對聯「側身天地更懷古,獨立蒼茫自詠詩」。不遠的棲霞嶺上還有黃賓虹畫室,山徑旁依岩崖而建,有院,有樓,有水井,有小池,有修竹,有芭蕉。


從棲霞嶺開始爬山,可以通往黃龍洞,可以上達初陽台,這是湖上看日出的高點。可以走到抱樸道院,遠遠的偶爾能聽見道士們奏樂,隔壁是葛洪煉丹井,再往東能走到保俶塔,那是從宋畫裏就一直可以看到的西湖標識物之一。山路上的人比湖邊上的人少多了,《論語》裏說:「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智者動,仁者靜;智者樂,仁者壽。」如同彈琴,現在人喜歡「高山」的少,喜歡「流水」的多,取其悅耳動聽,大概也是這個道理,現在人總是喜歡熱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2 09:04)
陸灝愛仿古彩牋。先是寄來小牋數十張,仿俞曲園舊製,圓月一輪,中間畫古人作揖,篆書一行寫「敬候起居」,一行寫「曲園通候牋」,色極淡,像舊牋脫了火氣,左下角鈐白文「古芬」聯珠小印。古芬堂是陸灝和友人合想的作坊名,取得好。隨後他們又仿知堂題字彩牋刻印一款,灑金紙上畫雙鈎竹葉圍成圓框,印朱紅,框中八行界格印淺灰,工整秀氣,框外小楷「古芬堂製牋」也好看。這款彩牋帶乾嘉氣息,老民國時代零星流傳,有的是彩筆手繪的線條,一絲不苟,年輕朋友譚然會描畫,畫過十款送給我玩賞,至今不捨得寫字,怕寫壞糟蹋了。沈尹默給張充和題《虞美人》三首詞也用這款彩牋,兩張一對,寒齋掛了多年,朝夕相伴,悅目賞心。瞿兌之說文窗無俚,唯好取舊牋紙玩之以開襟抱,說是古人字畫為前人手迹所寄,可珍也;舊板書為古人所曾摩挲,亦可珍也:「若此皆收藏家所競賞,已成商品,其價與日俱增。從事於此者,有錐刀什一之利,而無怡情適性之用矣。吾曹不克賞鑒有字之紙,只會賞鑒無字之紙而已」。偏偏陸灝多事,寄來彩牋還命我變無字之紙為有字之紙。彩牋我很喜歡,愛藏愛玩,總不嫌多,近年坊間所見惡俗不堪,陸灝多製也好,我遵囑寫了這幾個字:


春殘何事苦思鄉,病裏梳頭恨最長。


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


此易安居士春殘詩。陸昶云清照詩


不甚佳,而善於詞,末句雖工致,


卻是詞語也。是耶非耶?陸灝清裁。


陸昶是乾隆年間吳縣人,字梅垞,編選《歷朝名媛詩詞》十二卷,夾錄夾評,落筆爽利,我在張作梅中華詩刊台北編輯部裏翻讀過,不是乾隆三十八年紅樹樓刻本,好像是四部備要、萬有文庫、叢書集成一類的印本,記不清楚了,全是粉黛韻語,難得收了那麼多。張先生編輯部一間書庫四壁縹緗,全是詩集詞集詩話詞話,早歲每年暑假上台北玩我幾乎天天騰出一點時間去看書,張先生心情好還走進來推荐幾本給我讀,稍稍提點兩句,要我加倍留意他紅筆打圈的句子。張先生逝世後那些書也許都散進牯嶺街舊書肆了,記憶中許多喜歡的卷帙如今無處重溫。上個月我寫〈黃莘田遺墨〉說我沒見過《香草箋》,改天去台北找一找。文章登出才幾天,我竟收到《香草箋偶註》,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出版,零玉碎金集刊本,不知道寄書人是誰,很感動也很感謝。陸昶評李清照的詩《宋詩三百首》裏引用了,金性堯選註,一九八六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金先生說李清照的詩確然不及她的詞好,數量又少,可是就宋代女詩人看,可選的也只是她和朱淑真了。幽棲居士朱淑真死得早,死得慘,詩稿和尸骨都給她父母焚化了,傳世百不一存。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評她的詞「骨韻不高,可稱小品」。謝無量《中國婦女文學史》評她的詩「雖時有翩翩之致而少深思,由其怨懷多觸,遣語容易也」。朱淑真從小嬌寵,天生任性,婚姻又不圓滿,有過新歡,〈元夜三首〉那樣的幽情之作寫得大膽了些也是難免。友朋中老穆從來偏愛朱淑真詩詞,早年在台北收進一張溥心畬小楷菱形彩牋,錄的正是〈元夜三首〉之二,掛了幾十年,愛了幾十年。那張菱角彩牋老極了,好像是手繪的,該是溥先生南渡前的墨迹,署西山逸士,老穆常說毛筆劃線條怎麼劃得那麼工整那麼均勻。我請教譚然,他回信說先拿中意的圖案影印放大,用鉛筆或碳條在拷貝台上摹寫上紙,然後用畫工筆花鳥仕女的鼠鬚、葉筋、衣紋毛筆分別勾線,最後依紙色設色渲染花瓣圖案:「花樣宜簡不宜繁,顏色宜淺不宜深,多用赭石、花青、藤黃。朱砂只須少許點綴即可。」那是關鍵。難怪蘿軒變古箋譜和十竹齋箋譜都素淡靜好,都比魯迅鄭振鐸《北平箋譜》清雅可喜:繁縟燠煖是製牋大忌。鄭振鐸說仿成親王的拱花牋是這類牋紙的白眉。可恨拱花太精緻了,實在捨不得寫字。月令牋花鳥牋好些,落筆少了一層糟蹋感。江兆申先生說花鳥牋往往花好鳥不好,棄掉鳥,只留花,牋紙會更典雅:「一燈細煮愁如酒,化作紅牋小字詩」。可見飛禽走獸入牋不容易討喜。聽說江左吳南愚繪製過艷影牋,有董小宛有馬湘蘭有李香君有顧橫波有柳如是有陳圓圓有卞玉京,或執拂或展卷或拈花或凭几,我沒見過,沈葦窗先生見過,說開臉都好,鬢髮衣紋也細緻。衣紋譚然說畫仕女衣紋的毛筆就叫衣紋,我沒留意這種筆。還有葉筋筆,畫葉子筋部用的毛筆,手繪彩牋都要用。譚然說的這些勾線毛筆我只記得鼠鬚筆,都很硬,王羲之說世傳張芝、鍾繇用鼠鬚筆,筆鋒勁強有鋒芒。王羲之寫《蘭亭序》聽說也用鼠鬚筆。蘇東坡更說「予撰《寶月塔銘》使澄心堂紙,鼠鬚筆,李庭珪墨,皆一代之選也!」鼠鬚筆難求難得,聽說「用未必能佳」,有空找來試寫。譚然用鼠鬚筆繪彩牋一點瑕疵都沒有,想是練習多時了。他繪彩牋有的繪滿月,有的繪八角、六角連綴而成的框框,也有菱形,有方勝,裏頭都要畫界格,周邊有的畫竹葉,有的畫竹節,有的畫冰梅,還有畫菊瓣畫蓮瓣畫祥雲畫書卷,紋飾花樣多,一張一張像印刷那麼端正。我請譚然寫一篇〈畫彩牋〉,文中他說起沈尹默先生為張充和老人寫的三首《虞美人》小品兩頁,說是曾經刊印在重慶出版社出版的《沈尹默書風》裏:「今歸港島小玉駝館,有幸拜觀再三」。「小玉駝館」是我和譚然開玩笑為寒齋取的齋名,沒有題匾也沒有用過。啟功先生生前案頭擺着小小一個銅駱駝鎮紙,說是朝夕摩挲,金光滿室,助他含笑高歌。啟先生逝世後京城舉行「啟功文物特展」,圖錄裏登了小銅駝鎮紙彩照,也登了啟先生題的「小銅駝館」大字和幾句銘文,我看了喜歡,古玩街找了好久找不到銅雕小駱駝,偏巧家裏舊藏一件六朝玉雕小駱駝鎮紙,譚然一見稱賞,我們都說寒齋不如也叫「小玉駝館」吧!銅字做齋名清代有幾個,王驤衢有銅竹齋,瞿中溶有銅象書屋,查禮有銅鼓書堂,沈濤有銅熨斗齋,不知道有沒有銅駝玉駝做室名,還要查一查。文人多事,不多事日子過得枯寂。陸灝一聽譚然會畫彩牋不禁技癢,說改天他也試畫幾款。他們都年輕,氣定神閑手不抖,我老了,眼花,手也不聽使喚,畫不成了,只等他們畫了分一兩款給我玩玩,精神好的時刻試寫幾個字送朋友存念。前一陣子天氣大熱,立了秋還沒有秋意,譚然來信說江南也大旱,想起兒時讀《水滸傳》裏一首詩,頗覺貼切:「赤日炎炎似火燒,野田禾稻半枯焦。農夫心內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寫農家哀樂石湖居士范成大甚好,有涕淚也有歡顏,前人都說他的五古多奇字怪韻,他的律詩杈枒拗澀,他的七絕倒是平淺近雅,多可回味,《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選幾首仿溥心畬小工楷錄在彩牋上一定好看。先父晚年逢人求字愛寫范石湖田園詩,說白描溫潤,寄托深遠,不是流連光景,不是裝點山林。亦梅老師煮夢廬多年前珍藏清人一幅《采菱圖》,詩堂上他也請我父親題了一首《雜興》:


采菱辛苦廢犁鋤,血指流丹鬼質枯。


無力買田聊種水,近來湖面亦收租。


亦梅老師教我說菱是池沼中水生植物,石湖居士發明「種水」喻種菱,很新鮮,很醒目。詩文求新求鮮不容易,爛唐詩假宋詞一大堆。繪製彩牋倒是求古求舊了,陸游說圖書貴在發古香,金農藏帖也要舊搨浮古香。古香是古芬,芬字比香字蘊藉,還是陸灝他們想得好,古芬堂製牋遲早揚名:浣花牋好聽,古芬牋也好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观塘兄嘱铭禅板其二作者:虚白
两具禅板铭罢,呈兄一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