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四川杨然
四川杨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552
  • 关注人气:8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杨然简介

杨然,男,1958年生于成都,当知青,做教师,现居四川邛崃。出版有《遥远的约会》《寻找一座铜像》《雪声》《千年之后》《麦色青青》《在春天我把眼睛画在风筝上》《那片星座就要升起》《回澜之诗》等12本诗集。编著有《诗缘》5集《古今中外爱情诗300首》《成都地震诗选》《美文.新诗读本》《诗苑文荟》《诗人研究丛刊》,与朋友合办《芙蓉锦江》诗刊。

 

先后被《青年文学》《诗刊》《国际汉语诗坛》《新诗界》等列为“卓有成就的青年诗人”“20世纪80-90代重要诗人”。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11 20:14)

黑洞

.

杨然/

.

在恒星自由漫步的天空
黑洞,是永无天日的陷阱
从星球坍缩的尸体上
吸取深不可测的幽灵
那样贪得无厌的胃口
吃光,饮波,吞噬一切物质的塌崩
像一扇无法弥补的阴谋之窗
黑暗的手,抓走四周一切的运动

.

时光在里面扭曲了经度和纬度
空间在里面密集着引力和热能
黑洞,这个太空黑手党的首领
连最英勇的光速,也被它吞并
多少压碎的中子,多少无辜的尘埃
被它当成呼吸的微风
漩涡般吸进去实实在在的物体
盲瞳般呼出来力大无穷的虚空
这个恒星食品无法填饱的肠肚
使一切形形色色的旋转,全部沉沦

.

这个中子星可怕的归宿
这个脉冲星无法拒绝的坟茔
所有日冕的瀑布,那涨潮的太阳风
那灿烂的星际历程,那喷发的高峰
那所有行星家族、彗星和流星子孙
都逃脱不了最后熄灭的命运
超巨星爆发是恒星的解脱
那会向宇宙孕育原始星云的骚动
收缩性灭亡是恒星的灾变
这会渐渐形成黑黑的窟窿
像死去的人,走进陌生的骨灰盒
那神秘的黑屋,不知有多高又多深
恒星们永远无法体验,这黑色洞穴
究竟构成了怎样一种体系的时空

.

总有一天,贪婪的黑心将被胀破
那些密得不能再密的食品
那些失去电、失去力的自由粒子
将奋起抗争这无限拥挤的牢笼
冲出黑洞,逃逸向广阔的空间
重新组合星云,形成恒星的子宫
宇宙膨胀又收缩,星球死去又诞生
黑洞,这个天空最黑的谜,如飞碟
不可思议;如密码,如思维的本能
智慧的人类,将不断进行探索
揭示黑洞,设计走向无垠的太空

.

1985(载《科学诗刊》1985年第4期,2002年入选人民教育出版社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自读课本《翻过那座山》[七年级上册]

[教材解读《黑洞》]

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中语文实验教材七年级上册》将《黑洞》列入《科学与诗》(第39课),作为教材解读如下:

〔坍缩 〕恒星在演化的晚期迅速收缩。

〔黑手党〕13世纪起源于意大利的秘密犯罪集团。初以“惩强扶弱,杀富济贫”为宗旨,后逐渐发展成从事走私、贩毒、绑架、勒索等活动的犯罪集团。因曾在行动后留下黑手印而得名。

〔中子星〕中子态的恒星,由质量相当大的恒星演变而来。自转速度很快,周期性地发射出脉冲辐射。

〔脉冲星〕天体的一种。具有短周期脉冲辐射的新型恒星。

〔坟茔(yíng)〕坟墓。

〔日冕〕太阳大气的最外层。延伸到几个太阳半径甚至更远。密度极其稀薄,内层温度高达100万摄氏度。

〔太阳风〕从太阳表面射出的高速带电粒子流。

[教材注解]  

黑洞,在这里不是指黑乎乎的山洞或地洞,而是天文学家猜想的一种天体。它是一块挤压到一起的物质,极端密集,致使其临近的地方引力非常强大,任何天体和其他太空物质,只要靠近它就会被吸进去,永远不可能逃脱出来,恰似一个洞。甚至光线也不能逃逸出去,所以称作“黑洞”。遗憾的是,根据人类现有技术,黑洞根本无法看见。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真是一个黑得什么也看不见的“洞”。也正因为这样,它更激起了许多科学家和天文爱好者的强烈的好奇心,想进一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教材安排]  

诗人就是怀着这样强烈的好奇心来写这首诗的,从而给我们展示了黑洞这种神秘天体无限的神秘色彩。读完这首诗后,你能说说诗人运用了哪

些形象的比喻来描述黑洞的特性吗?不妨在课外与有兴趣的同学一起,探究一下包括黑洞在内的一些天文现象。

(下载于《初中语文》2005年网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天的少年

 

当田野把所有绿色积蓄

写成金黄的谷穗

秋天,便翻开大地的录取通知

走进太阳签署的存折

 

最珍贵的一粒谷子

被路上的少年捡拾

他也积蓄了整个夏天啊

把妈妈给的所有零钱

都悄悄积攒起来

 

当钟声发出迷人信号

他已凑足九月一日的镍币

和金秋一起,走向学校

去骄傲地报名……

 

(原载《求索》青年文学报1984年第5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路边,无名勇士墓

 

路边,无名勇士安息着

火车日夜从墓前开过

悠远的汽笛

一半拉响太阳

一半扩散黑沉沉的夜

 

活人们不敢走进去的事啊

你走了进去

父亲用潮湿的声音讲述着

在冲锋号熄灭后

你忘记了胜利

一面淌着血的红旗

听见了化作硝烟的声音

飘逝

连同最后一座堡垒

东方,却渐渐发白

 

你的战友走进城市

在鲜花的簇拥下

被人雕成铜像

塑在街头

每天都有幸福的使者

用色彩和芬芳

守护他微笑

 

而你,获得了没有结尾的梦

世人不敢营造的梦呵

梦那片故乡的风

拨亮母亲的眼睛

永恒地望着

默默地等

 

于是,你打量每一位

陌生的路人

那么熟悉

像兄弟,又像父亲

火车日日夜夜地开过

载走春天的月亮

运来秋天的云

 

我向每一片绿叶

探听过你的名字

像墓碑

期待着记忆和怀念的足音

 

你没有墓碑

但有一棵松树

像你一样无名

它也是可爱的勇士呢

无言地,守你多年

那么,让所有的森林

都做你的墓碑吧

让所有的风

向陆地和大海翻印你的光荣

 

你并不孤独

每天,有路人放束野花

吻你,并且

在儿子做了父亲的时候

重述你的故事

 

(原载《蒲江文艺》1983年七一专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鸽子梦

 

搅乱一片蓝天,从楼顶

撩起溅满阳光的鸽群

橄榄丛中,出现紫罗兰迷恋的巨人

 

他的肌肉隆起(不朽的健美啊

少女心中的山峰)

他的名字惊退了浓雾

用黑夜冶炼的一双眼睛

他爱飞翔

构思着,推动地球的故事

告诉阳台上的风

他尊敬生翅膀的诗人

 

他永远爱护鸽子

蔑视秃鹰

凝视着东方文明的巨著

一枚火箭美丽起飞

芬芳,晶亮

从他平原一样的手心

 

于是,田野倾斜地缩小

楼群旋转着,急速下沉

湿云涌动着,坠落纷纷

残败的羽翎

气球和风筝

巨人的梦呵

他欣慰地笑了

我突然幻想变成鸽子

(鸽子是巨人时代的象征)

我将和蓝天一起惊喜地发现

在巨人身后

那城市、山原、海和森林

也在骄傲地飞升、飞升……

 

(原载《蒲江文艺》19834月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石像

.

杨然/

.

在诗歌的悬崖上

命运

将我雕刻成石像

.

苔藓涂改着我的本色

松树美化着我的悲伤

一路顺风的山泉

也把叹息译成了歌唱

.

太阳落山的时候

鸟向密林逃遁  花在收回清香

色彩服从了黑洞的亵渎

音响归附了死寂的力量

保持住往日亲切的

唯有渺小的萤光!

这只生着翅膀的星星

无畏地  清高地

剪开夜色流浪  流浪……

.

悲哉!她竟碰上了阴毒的蛛网

我僵硬的手啊

竟不能制造简易的解放

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雷电射给我复仇的五脏

我的凶鹰的思想

我的含毒的磷矿!

.

我永远想飞!

山峰推出了狂呼  这岩石塑造的海浪!

理想像野草一样生长

渴望举起少男少女的月亮

玫瑰  鸽哨  蝴蝶和橄榄的绿枝

帮我选择了未来的希望

我永远想飞!

越过命运的刻刀

给我风的翅膀

给我虹的桥梁

我甘愿驮走诗歌的荒山

一代诗神的勋章啊  自由的太阳

永佩在天空展开的奖状!

.

1982.12.31.斜江

【杨然注】

这是我1982年最后一首诗。写诗的意念力图求变,不甘寂寞的诗名,渴望有自己的诗歌天地,因此自己给自己打气、鼓劲,想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诗路来。那年秋天,我的一首诗开始在《星星》发表,这给了我信心,我开始动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茶花山

.

杨然/

.

我翻过龙泉山、莲花山和月宫山

真正记忆犹新的

就是从来没有到过的茶花山

.

哥哥,还记得你讲述的那位美少年吗?

你在她的红晕里迷了路

幸亏樵夫指点,你才扔开了蒙住双眼的深红的衬衫

.

那里的山洞那么峻险

在黑夜筑造的宫殿中,你失落了双眼

摸到了岁月沼泽地的边沿

.

还记得没有给你指明道路的火把吗?

它在烧灼指头后,向着时间的黑洞坠下去、坠下去

原来脚前是最黑的深渊!

.

退出山洞,你融入深红的茶花丛中

记得那捕捉了许多阳光的铜塔吗?

山顶上,耀人孤舟的金色灯盏

.

没有忘记那只孤独的山羊吧?

你和知青们抹着肉香连同篝火消隐后

它把失去的羊羔凄楚地久久呼唤

.

你们消隐后,在另一座陌生的城镇浮现

我却在闷闷的楼群下

思念那素不相识的美丽少年

.

也许没有相逢,也许因为永远不能走到山那边

我心中千万座青山中

才高高鹤立着深红深红的茶花山

.

亲爱的哥哥还记得她吗?

也许你记忆云海中随便的一缕轻烟

却成了我永恒的怀念

.

也许无法到达的境界更加美丽

从那以后,我开始写诗了

茶花山,便是我诗章的第一篇……

.

1982.6.27.

【参考文字】

最早的诗师诗友

是我的二哥。他叫杨长久,初中后支边到云南,已在开远定居,在化工厂从事工会工作。他带给我的诗歌影响是诱发式的,启蒙性的。是我写诗作词的导火线。1974年寒假,他回成都探亲,带回了滇池、洱海、苍山的美好风情。支边青年们面对苍山雪顶的圆月和洱海面上的波光,无不伤感动情,放声歌唱,手舞足蹈,泪流满面!我被二哥的讲述深深打动了,深受感染,触及灵魂。连续许多夜都梦见湖光月色,如痴如醉,迷恋其中。醒来后怀念不已。

    二哥的软抄本上,既有歌曲,也有诗词。它们给了我神奇的眼睛和美妙的翅膀。小路。红河谷,深深的海洋。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和红莓花儿开。“红酥手,黄滕酒,满缄春色宫墙柳。”“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些多么奇妙的情情梦梦和风风光光的世界啊!这也是命中注定该我写诗,写一辈子的诗。我摹仿律诗和词牌,把我的所思所梦,一一记录出来。每夜大写特写,痴写迷写。不知道天有好高,地有好厚,只知道写诗写词,写写写!

我开始和二哥通信。最初多是谈学习。以后就多谈诗了。1976年春,写了首《谷雨》,开头是:

.

春天的细细凉雨,

好像无数连天接地的蚕丝。

带着五月丰收的预告,

急急落下,

浸湿了故乡大地。

    .

二哥对“急急落下,/浸湿了故乡大地”大为赞赏,说是淡中见奇,写得自然随意,正是诗句本色。他对我刻意讲究格式的,《望月》之类是不赞同的。可惜我当时对语感的自然美体悟不深,没有对二哥的宝贵意见引起足够重视。现在想起来,是很遗憾的。

(摘自杨然《我的诗生活(19731994)》,原载《习水河》1995年第1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归来

 

发丛中绵缠着苍山风的余音

眼波里回照着洱海水的月影

你回来了,哥哥,你回来了

扑进故乡久别的怀里

 

早熟的心再不属于遥远的山沟

口袋里,有了深红深红的工作证

啊,全家向你祝福

弹起吉他,你唱起优美的《鸽子》

 

你回来了,我真高兴

你讲述的铜塔、茶花、山羊和山洞

多年来,我都没有忘记

那苍山的雪、月光下洱海上的梦影

我还写进了稚气的诗句

 

但我期待你带来更美更美的故事

而今歌吹后,你却沉默了

亲爱的哥哥,难道

你丢失了什么东西?

 

你不是讲过吗?那迷路的一夜

是山里人的歌谣,把你引入亲切的山村

你不是吃过滨川的山梨吗?我也吃过

很甜很甜,在你很甜很甜的讲述中

 

我期待你再讲那野山羊的故事

你却讲起了狼,很吓人的狼

叼走了玉米地的孩子……

啊,从铜塔下走向树林的山羊

你再没有碰见过了吗?

 

亲爱的哥哥你有了工作

妈妈再不担忧你没有衬衣

永别了深红深红的山茶花

(却永远获得深红深红的工作证)

永别了黑夜开拓的奇险的山洞

(却永远获得关于山洞的黑色记忆)

我却再也听不到更美更美的故事

啊,哥哥,你一定丢失了什么东西……

 

1982.6.27.斜江畔

【杨然注】

这首《归来》显然是写我二哥的。在我中学时代,他从云南回成都探亲。讲述的苍山、洱海经历,深深烙进我的诗歌意境,成为我终身挥之不去的湖畔之梦

他到工厂后,讲述的故事实在了许多,我很怀念他讲述的山野事情……我知道,那些故事,沉积他清苦岁月的艰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夏天小诗

 

并不是所有的拍掌都表示欢迎

在我手心上

便拍死了一只蚊子

它刚才一边吮着我的血

一边嗡嗡歌唱黑黑的闷夜

 

滥唱颂歌的诗儿呵

您的命运

会不会比蚊虫更美?

 

19827.斜江

【杨然注】

《夏天小诗》是一首反讽诗,对自己曾经的信念进行反思,开始思考真实地去表达自我及其内心,不再盲目歌颂一些似是而非的现象。

这首小诗,对自己其实是一个警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的行云

.

杨然/

.

驮着煤烟一样的塑像

从天边的黑门中走来

每一双湖泊的眼睛

都不会相信

她曾经是那样洁白

.

流浪在没有光彩的世界

将最高的沉默

簇拥在天地之间

每一只山峰的耳朵

都不会相信

她手中捏着探索的雷霆

.

悄悄作了月亮的保姆

荧火虫却说

是她偷走了光明

.

夜的行云啊

从天边的黑门

走进另一个黑门内的天边

而她留下的每一个脚印

都装了一颗神秘的星星

.

    1982613日,成都

【杨然注】

《夜的行云》在我24岁那年写于初夏的成都。由于《行云》主要成员廖亦武去了《星星》,另一个主要成员荆纪民不再写诗,我们的诗社于是自然解体。一个人行走在成都的街头,我的孤独感是多么的强烈!

我多么怀念《行云》诗社的火热!虽然它昙花一现,但仍留下了痕迹,在一年的时间内,油印了29期《行云》诗报,刊载20余人的诗作近百首。王尔碑、顾城也有诗作支持我们,我在《我的诗生活》中如此记载。

《夜的行云》显然是为纪念《行云》而写,由于孤独,所以自弹自唱,夫子自道色彩很浓。我喜欢这首消失了整整37年的诗,至今读来,仍能强烈感受我当时那种誓不罢休的心情,特别是,探索诗歌之路的意愿,依然是那么凸显。

【参考文字】

组织《行云》诗社

刻印《星草集》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也没有感动诗界的伯乐。1981年的中国诗坛高不可攀。仅有的《星星》和《诗刊》,连名诗人也挤得爆满。无名之辈要挤上去,比登天还难。这年夏天,在成都见到几个文明诗友,都—样强烈不满,吵吵嚷嚷要成立文学社,办油印刊物,等等。但是光打雷,不下雨,来来去去一场空。

    我回到乡下,迅速恢复了刻印《星草集》的毅力和勇气。自作主张,将自己和朋友的诗稿刻印成《诗种》。寄出去后,引起反呼,大获成功。十月份,我再次回到成都,同廖亦武、荆纪民一起,组织《行云》诗社。开会那天,廖亦武把李静、培贵也请来了。气氛热烈,令人难忘。然后由我回到乡下刻印《行云》诗报。一年下来,共出《诗种》8期,《行云》29期,刊载20余人的诗作近百首。王尔碑、顾城也有诗作支持我们。

1982年夏天,《行云》社员各奔西东,自行解体。后来在诗坛有所为的,仅有廖亦武、杨然两人而已。

(摘自杨然《我的诗生活(19731994)》,原载《习水河》1995年第1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鹅

.

杨然/

.

我爱打猎

在故乡草深的湖畔

一个从来没有天鹅的地方

.

谁知道那天黄昏

会飞来一只天鹅呢?

枪声惊破了牧歌般的平静

我才发现她飞出了湖泊深处

.

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飞禽!

美如梦中的白雪公主

她匆匆飞向对岸

我的目光跟着飞去

却没有把她追上

.

是我惊走她的呀

我不知道她已来到水草丛中

我是不愿意惊吓她的

我瞄准的是一只鹞子

.

我爱这意外相逢的少女

从此在湖畔天天等她

她却没有再来

.

我的猎枪开始生锈

锈得一天比一天沉重

像我内疚的心

.

美丽的天鹅回来吧

我不打猎了

我恨自己,也恨猎枪

更恨叼走我小白鸽的那只鹞子

.

198263斜江

【杨然注】

这次从二哥一大堆20世纪7080年代书信中重新获得的33首我的早期诗歌中,这首《天鹅》最令我欣喜若狂!

在我15岁至23岁期间,深受传统格律诗歌影响,因此在创作上总是步履沉重,迈不出舒展的步子。

这首《天鹅》是我开始转向自由诗写作的标志性作品。可惜当时没有发表,底稿又不知为何被自己弄丢了。但我一直记得有这首诗。

没想到二哥把它保存了下来,太好了!

我的《天鹅》在37年后,又飞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