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耀江
于耀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001
  • 关注人气:1,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简介

 

 

    于耀江,吉林省梨树县人。吉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在《诗刊》、《文学》、《萌芽》、《星星诗刊》、《作家》、《绿风》、《青春》、《海韵》、《作品》、《飞天》、《山花》等几十种报刊发表作品若干。

        已出版诗集《末之花》(1988年·国际广播出版社)、《于耀江抒情诗选》(1996年·华侨出版社)、《个人风景》(1999年·远方出版社)、《危险的细节》(2008年·作家出版社)、《花间》(2011年·国际出版公司),散文集《青青木栅栏》(1994年·吉林出版社),随笔集《诗人与情人》(1999年·华侨出版社)。

        入选《当代大学生诗选》、《当代大学生抒情诗精选》、《当代校园诗歌选萃》、《校园沉思录》、《当代诗歌大观》、《1989——1990青年诗选》、《当代哲理诗选》、《过目难忘》、《再见·二十世纪》、《一行诗人作品选》、《新时期十年吉林作家代表作》、《当代诗库》、《诗典》、《东三省诗歌年鉴》、《全国报刊集萃》等多种选本;并多次入选年度《诗歌精选》、《最佳诗歌》,曾获第三届吉林文学奖诗歌一等奖。

       现为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文学创作聘任制作家、吉林省作家协会第八届全委会、吉林省现代诗学会副会长、四平市作家协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1-06 10:34)

打开房门,风眯了看门缝的眼睛

窄窄的一条门缝,挺伤感的

我出出进进,日子在夹住阳光的门缝里过下去

有的叶子吹过门前,有的遇到门缝

一片叶子大小的门缝,使风吹来的消息

始终没有中断,风越吹越凉了

像从凉水里捡到的针,越来越尖锐了

也像说出来的真话,不得不接受

在长白山风口的四平家中,该怎样去看四平

有点革命意味的秋天,一下子

革命到了四平,一片树叶吹落到脸上

跟我要求它的红还相差很远

或者说,一片树叶在季节里的革命还没红到份上

我的心有点不安,也有点激荡

仅仅为了在一片树叶里找到红的象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5 09:49)

我被别人弄得很乱,乱如心绪

杨花飘在现实的胡同,谁的手能够捉住

 

晾衣绳上的被子,晒进去多少根阳光

晚上睡觉,就有多少根阳光陪着

 

困境中梦见一种暖和,心在外面也想着往回赶

一只手牵着灵魂,一只手牵着鸟声

 

习惯了喜欢一种书,习惯了打开那一页

静静等待,有人跟我说话的时间

 

在固定的时间里,有一种固定的秩序

比如说记忆,比如说乱中取静想起一个人来

 

记忆被世俗挤出去很远,接近地狱边缘

恶之花如同食人花,张大花的嘴巴

 

有猫走在胡同的尽头,不是心思尽头

傍晚光线的扫帚,一条一逛地扫过了天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4 13:47)

不知不觉中的走,路总会丢失的 

路丢失在路上,能原路返回吗

有的丢失在小路上,有的丢失在大路上

目标的针眼里穿过发丝一样柔软的风

我和我纠缠着,我和我们纠缠着,在词里

怎样过上没有风来干扰的清净日子

一个看不到自己的人,经常不认识自己

一个不和别人看到自己的人,看到了还是没有用

一个不把镜子化作水的人,照见了也不会流淌

镜子的后面还有镜子,一块镜子的前面

准备照出一块镜子的后面,这个时间的过道

遇到现实的出口,比两个人的心里还暧昧

在地势中行走的人,是地势决定了行走

还是行走决定了地势,肩膀之上扛着空气的人

也许是思想,也许是装着思想的诗歌

两样东西掉进河水里,能不能一起漂流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9 07:02)

新铺的路铺到哪了,自行车骑得很慢

门前散发沥青的气味

两边是现实加塞加进来的风景

我住在路边的楼就要扒了

几年下来,路还在往前延伸,我还在这里住着

每年的蒿草长得比我的个头还高

隔河就是市政府,晚上的市政府灯火辉煌

我的居住却被灯火遗忘

几棵苣荬菜开花了,开在表面的黄很黄

内心却流淌着说不出来的汁液

它们站立的地方,楼房的基础正在开始裂缝

墙皮在剥落的倾向里,露出红砖

还可能转移到内心,在雨季

内心洇湿开来,就是一块很大的斑驳

我的世界存留一幅怎样的地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8 07:18)

老房子的镜子闪了一下,没等切断什么

时间的刃就卷了,有些东西切不断

 

我和过去的某种联系,血管里的血一样红

血管的胡同走遍了全身,一滴血也不能浪费

 

宿命的一滴,给我的一滴,我接住的一滴

往下要怎样流淌,我的方向感错乱了

 

我是最晚睡去的人,也是最先醒来的人

鸟叫声被长大的树叶包围得很绿

 

结了杏子的树,树下被踩出一条小道

无一例外的小道,可能成为杏树的杏核丢失了

 

有老房子的老院子,不经叨咕中又老了一年

杏花开到了墙外,暗含一点轻薄和苦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7 13:19)

许多年前的上午,阳光

从医院带回到家里,靠着这种虚无

心里面的草茎也高过了窗台

我看不到胡同的尽头,生活在里面走得又窄又细

一棵向日葵追着阳光生长

花瓣落在脸上,像是病的形状和颜色

我整夜整夜地失眠,睡不着觉

早晨开始了,我不得不在别人的白天里睡觉

睡一小会,也能找回自己的夜晚

集体户、口粮、工分,眼前要紧的是活着

眼前的以后,才是怎样地活着

许多年前,没有想到现在是什么样子

现在想起许多年前,都发生过了

我只是发生过的一个,一个和许多个互相陪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6 12:25)

梦在紧要的关头醒了

做得与不好,都没有一个结果

窗外的路灯亮着,隔一个

亮着一个,好像风太大,灯泡里的花蕊不经吹

夜里的现实漂浮,有点抖动

睡在现实里,醒来还得重新感受现实

墙上的砖是那么摆放的吗

压住了另一块的砖,又被另一块砖压住了

砖被火烧过,也有生命的密码

它们被摆放进一堵墙里,它们完成了

作为一块砖放在那里的使命

墙外面的现实明摆着,看得太明目张胆了

墙里面的现实,自始至终隐秘着

或长在树干的树皮里,或长在树皮的颜色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07:57)

大街空空荡荡的,大街上的脚印

像不跟脚的鞋子丢掉了,风也系不紧鞋带

 

初春的杨树还没醒来,去年的树枝

长到去年就停止了,停止在树皮的浅灰色里

疤在树枝折断的地方长成眼睛

从大街的头看到大街的尾,雨天也会流出眼泪

 

扶着桥栏看水,水流出多远心就跟出多远

一条人工挖的河,找不到河的源头

夜晚捞出水里的灯光,放进岸边的空房子里

让靠近黑暗的地方也有光的思想

 

生病以后绕着河走,走来走去让病陪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4 07:53)

走在桥上的人走过了,我停下来

自行车靠在桥栏上,闪着大街上骑过来的光芒

大街有点长,有点虚无,一只鸟刚刚飞过

向着一个尽头丈量,理想中的翅膀掠过了平民区

屋顶还是屋顶,烟囱还站在屋顶上面

炊烟站也站不稳,炉筒子的思路不符合眼下的天气

风里散发着炉子里的煤没有烧好的气味

桥上走过的人,有的走过了,有的走过回来了

他们和我一样疑虑,都是走不到尽头的人

自行车骑到云里也容易丢,丢是大街上蒸发的意思

只有拴在桥栏上,流水流走的影子还能回来

打捞上来湿漉漉的,像自行车镀上新漆

不管骑到哪里,都是一个容易丢失的地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3 08:39)

雪被凌乱的脚印踩脏了,继续踩

继续脏,没被踩过的地方只能装在心里

一块干净的地方,自己都没有走过

第一次踩雪的时候,真有点不会迈出脚的感觉

脚举起来了,心却怕把雪弄脏

对于雪地的处女情结,珍惜了许多年

脚印纷乱,像战争时的那种纷乱

一片江山的雪无处躲藏,只能放在脚下

怎样才能够收拾眼下的局面

这个世界保护不了雪,雪也保护不了自身

保护是需要零度以下的,保护不了的

温度正在上升,伴随着海平面的上升上升着

雪的保持化掉了,跟从来没有保持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