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oiceyaya
voiceyay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2,979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有网友要我详细写个文,我实在没有时间,也觉得不值得,就简单说两句吧。

先讲几点事实:

1、机构是正规机构吗?

李思磐说:@新媒体女性 和@源众反暴力热线 都是民政注册的妇女组织。字母君说李思磐是媒体人,源众是公司。我在网上看到信息如下:

新媒体女性 成立于2004年,是广州一群媒体人发起的聚焦于性别平等媒体倡导的志愿项目;2013年,正式登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思瑾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源众咨询(北京源众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1 年,是专门从事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及推动性别平等的公益机构。2015 年,由源众咨询发起成立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在民政局注册。——公益机构的工商注册很常见,而源众确有下属机构是民政注册。

2、援助失败是李思磐态度傲慢、撒谎的原因吗?

吐槽鬼的文把援助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李思磐对当事人态度不好,这不是事实,根本原因不是这个。

李思磐一开始态度不够亲和,但当事人还是信任她,跟她核实信息,并根据她的建议去找警察交涉。

然而事情从此就发生了变化。简单来说,不是李思磐抹黑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7 22:16)
标签:

杂谈

作者:普洱茶

凤凰男这个词广为人知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两年了。有一天我给老公看一篇吐槽凤凰男的文章,他看完后呆呆地跟我说:“这说的就是我啊!”

是的。我老公是凤凰男,凤凰男共有的特征他都具备:聪明勤奋,工作不错,出身农村,家境贫寒,靠整个家族的力量供他上了大学,工作后他一人担当着家族救火队的职责:两个外甥没钱读书要出钱,妹妹四面透风的房屋修缮重建要出钱,舅舅破产无家可归要负责生活费,父母身患多种慢性病需要长期治疗,以至于他工作十年只有两千块钱存款。

我老公的成长经历有着凤凰男的共性,比如:他很聪明,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家里又重男轻女,有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小学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妹妹16岁结婚,20岁丈夫工地事故身亡,留下双胞胎的遗腹子。妹夫的家庭也是赤贫,无力帮忙抚养两个孩子。我老公很善良,认为如果不是家里重男轻女,成绩很好的妹妹不会这么早出去打工,也不会这么早结婚,更不会早早就背负起这么重的生活担子。妹妹今天的生活是因为家里把所有资源都倾斜给了他,所以他有责任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妹妹生活过得好一点。

我结婚的时候去过他的老家,他带着我挨家拜访亲友,亲友们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言:这篇文章是我在网上搜到的题目,没有全文。我在淘宝上找到这本旧书,本来想拍照的,但效果不好,所以采取了笨办法,自己手工录入的。供有兴趣了解早期女同志运动的人参考。另,我在豆瓣建立了“纪念kim小组”,从kim家里拿来的一些资料会慢慢整理后上传,有兴趣的欢迎关注。如果你有相关资料也可以登陆豆瓣后在小组自行发布,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602203/?ref=sidebar ,也可扫描下面二维码浏览。有问题可联系我,我的微信:voiceyaya)

​邬烈兴:自由撰稿人

敢于在任何场合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却不用过分的私人行为打扰别人,在“女同志”中并不多见;更难得的是将个人的努力转化为集体行动,在为弱势群体争取权利的同时,时刻不忘自身的成长。

她在她和她们的路上刚刚起步,正在做相关的组织工作,并且正在编写她们自己的书,也许今年能看到前期成果,拟名《我们的声音》。


最早认识其他的女同志是一次很有趣的经历。

1996年圣诞夜。从上海跑到北京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5 01:18)
标签:

杂谈

Kim(邬烈兴): 土生土长上海人,1989年厦门大学肄业,孤身走遍中国,1994年开始为外国媒体工作,同时为中国媒体撰稿至今,其中除两年全职外媒(远东经济评论和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各一年)经历外,其余都为自由职业。1998年参与创立中国第一个女同志工作小组“北京姐妹”至2001解散,2002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院访问学者。(以上是kim曾提供的个人简介)

送了最后一程

7月下旬,我发朋友圈说在淘宝50块买了4件衣服,kim跟我说不要乱买,等她整理好衣服去她家挑,我知道她有去美国的打算,一直在做准备,看来是快要成行了。后来过了很久没有消息,看她朋友圈才知道住院了,情况不太好。我发短信问,她回复说还活着呢,我就以为转危为安了。本来要去看的,但那时候为了米米控血糖,整天查资料找人问盯着监测打针喂饭,每天很累,人也经常迷糊,就拖了一阵子。

8月30日,看到kim转一个旅游贴,说明年组团去,我以为她的病情有恢复,就问她是不是出院了。她发语音给我,说病情反复没法出院。我觉得应该去看看,问了其他朋友,了解病房等信息。9月1日原计划去看,然而那天状态不好,早上稀里糊涂把电子秤用水冲,导致失灵。给米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键是细心!

1/基本症状

猫的糖尿病症状与人相同,简单来说就是三多一少。

三多:吃多,喝多,尿多(且较粘)

一少:体重减少

注意:应激(如手术)可能引发。我看到的案例中,有好几个就是手术后发现的,建议在医院进行其他疾病的治疗期间,多测两次血糖,及时发现,便于调整治疗方案。

2/如何测重?

建议一周测一次体重,如果下降比较快,就要注意了。

淘宝上有宠物体重计,但我觉得不是很方便。我买的是这种,开机可以去皮,人和宠物都可以用。人是直接站上去,宠物需要配个道具,我用篮子和猫抓板,放上去容易稳定。



你可以打开后,把猫咪抱上去。一般十秒内稳定,会给出一个数值,如果猫咪不稳定跑了,也能大概看到一个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人介绍加了个糖尿病猫家长的qq群,一开始进去感觉不错,人挺多的,也有不少信息,但后来逐渐不太舒服。我发现这个群有以下问题:

1/开放度不够,是少数人把持的较封闭的群

我举个例子吧。群里新来一个猫妈在摸索胰岛素用量,一些人给出了意见,包括从多少打起,怎么调量等,大概因为这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没人表达异议。我也建议过减量,因为她有几次测不到值(血糖太高),而且血糖曲线也显示下降快反弹高。

今天她的数据又有类似问题。我问她打0.5到底是几个单位,因为她用的注射器(3毫升)我没用过,而且我猫在两个医院都从2个单位开始调(血糖跟她家差不多高),有点奇怪为什么只用0.5还高。还有我最早是1毫升注射器打的0.5,换算过去是2单位,不清楚她是不是有换算的问题。

这时候某个管理员(甜橙,好像是叫这个)出来说,有的猫很敏感,0.25就能降很多。我顺着她的话说了句,那要不索性减到0.25试下。没想到甜橙忽然发飙了,说什么你没有依据,群里哪个家长像你这样…….。巴拉巴拉一堆我也记不清了,我觉得莫名其妙,也就不客气回复了她,大意是你觉得不妥你也可以建议,大家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群本来就是讨论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两个月来,我的小猫米米生病了,一开始是脂肪肝,后来又引发糖尿病,目前用胰岛素治疗中。米米需要每天测血糖打针,这个过程可能是长期的。家里还有一个小米是健康的,不过猫猫年龄大了总归会有病。以后我不打算再养,但已有的两个米米要努力照顾好。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个人护理深感困难,尤其缺乏心理支持(技术可以提升,心理素质提升更难),几度接近崩溃,不得不到处向朋友求助。考虑到将来还有类似需求,米米也需要较固定和可靠的照顾者,而且我也不能确保完全不出差。经慎重考虑,特此征友。

我目前独居30平小屋,在上海徐汇区交通便利处,家有两只小猫。我在事业单位就职,收入不多,但经济能自理,生活能力一般,也能自理。

我希望对方:

1/喜欢猫,愿意帮着一起照顾猫(不用出费用),有照顾猫的能力,而且猫也能接受你。——必要非充分条件,不符合的就不用看下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家里照顾宠物的多是女性

以大米为例,其实最初她并不是我的小猫,而是同居者养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逐渐变成是我在照顾她了。后来分开住了,米米也就变成了我的小猫。

这当然不是孤例。比如我有个同事,说她老公喜欢宠物,带回来一个大狗,结果狗洗澡、吃饭都是她的事,她累死了,坚决要求把狗狗送走。

据我观察,家庭里养了宠物的,多数是女性在照顾,不是女主人就是保姆。因为女性更多地操持家务、养育孩子,从事照护工作,所以家中如有宠物,照顾它自然就成了女人的工作。

 2、  社会中照顾猫的还是女性

前面说的是家庭,那么外面的流浪猫呢?我发现也主要是女性在养,有不断送吃的去,有的是收养,上海、北京都有几位著名的收养流浪猫的阿姨,家里至少几十只,有的阿姨自己生活都很困窘,养这些猫不得不靠救济生存。

女性由于环境影响,更愿意付出情感、照顾别人,也就更容易变成捡猫狂人。尤其是一些退休阿姨,孩子可能已经长大,或者没有孩子,总之不需要照顾了,这种要付出的需求就得另外找到一个寄托,于是把母性延伸到了小动物身上。

比如这位阿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柳岩出来道歉了,包贝尔紧接着也“道歉”了,一直秉持着说“人家当事人都不在意,你们蹦跶什么呢”的看客似乎终于有了支持的后盾,纷纷出来跳梁了,一时间东风压不倒西风,西风也压不倒东风了。可这件事真的有那么难理清吗?作为一个从一开始就关注此事的普通人,此时也忍不住聒噪几句了。

婚礼视频被爆出之初,女网友们不过是出于共情之理,将自己代入其中,相信绝大部分姑娘都是不愿意置身这个情境:被几个男人拎着手脚抬起,强迫式的身体接触,在众人面前低胸走光,被扔下水尴尬湿身……。于是大家推己及人的愤怒了。更何况有那么多姑娘也曾因为同样的婚礼习俗,受到过同类的侵害,大家如何不愤怒,如何不振臂高呼?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或者没有那个多事者把视频放出来,这场婚礼最终还是皆大欢喜,所有人都高高兴兴,只有那个伴娘,满心的不悦,却只能碍于面子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集体的狂欢就这样把受害的个体轻松抹去了。可是恰恰这事发生在公众人物身上,迅速爆光的“网络暴力”给了所有当事人很大压力,于是有更多的网友为包贝尔夫妻惋惜:“一生一次的婚礼被你们这些网络暴民搅黄了”。可是当大众以风俗的借口对施害者进行保护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6 17:08)
标签:

杂谈

仔细想起来,米米不怎么爱吃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我没怎么注意,因为它只是吃的少,并没有不吃。之前有两次稀便,但是间隔的,也不常见,我就以为是着凉或者吃什么不好的,也没有太上心。有一阵她每天晚上哭闹,给吃罐头又不吃,我以为她娇气,还跟她吵架。因为大米小米是混吃的,小米也会吃大米饭碗,所以她没怎么吃我也没有发现。

大概四五天以前,还是好好的,给她梳毛毛,也很愿意的。昨天晚上我忽然想起来,米米好像很安静,我好像一直在抱小米。我看了她一眼,她趴在床上,有点紧张的样子,不是放松地躺着。我就过去问她,米米你怎么了?她不说话。我去拿了梳子过来,才梳了两下,她就不愿意了,以前只要不梳到毛团,不弄疼,她也愿意梳毛的。于是她跑到阳台上,我就去阳台继续梳。她又逃回屋子,钻到床底下去了。

今天早上我醒过来,小米在被窝里我抱着的,起来一看,大米还是那样趴在床边(她舒服的时候会侧躺,卷成一团),我就赶紧起来,又要给她梳毛,她坚决不干,直接就跑了。我赶紧去拿了罐头回来给她送到嘴边,她使劲往后退,好像一点胃口也没有,很讨厌食物的样子。我摸摸她的头,想安慰下她,她好像不想要我碰,又要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