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暂无内容
作者声明

作者声明

作者声明

分类
个人简介
刘月潮,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生于安徽怀宁,一直沿用笔名刘林至今,在多家报刊发表中短小说及散文多篇,有散文及小小说被《散文选刊》《小说选刊》等各种选刊及选本选载。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

                                     金大地
    二毛猛地直起身子,拧起三轮车的车把头,人和车头顿时在空中立得稳当当的。二毛一高兴,就爱耍这套把戏。路过金大地时,二毛忍不住妈呀叫:这工地比俺村子大得多,比俺村子还让人心里热乎。二毛心中鼓荡起幸福感,认定金大地就是他日后的根据地。二毛刚落脚龙州不久,入这行太晚了,一直靠四处打游击,不像同行个个都有根据地。
    金大地。二毛反复念着金大地售楼部刚弄好的几个金色大字,他得把金大地发展成自个的根据地,有了根据地在龙州就有落脚的地方。
    金大地,让人幸福的金大地。路人向二毛张望时,二毛快活地吼了两声。
    金大地还只是一个嘈杂的大工地,围墙里正起着许多的高楼,金大地售楼部刚起好,还没有对外卖房子。
    金大地从一个大工地变成居民区,用了两年时间。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

                                              哑猫

    一入冬,大地就失了生气,一天天瘦着,很快脱了形。丰腴的村庄见天瘦下来,平日遮天掩日的树木脱得只剩光秃秃的树干,躲在树影里的村子立马显了形,冷丝丝的北风在村里来来回回蹿动。房前屋后立起一堆堆草垛,陷落了孤单的村庄。
     农闲时大人都去开批斗会,庄里的孩子成天闹哄哄的,打打杀杀,轮换着上台批斗。小仓闷头闷脑,半天压不出一个屁。小仓像落在坡上的一棵独树,庄里的孩子和他闹不到一堆。小仓心空荡荡的,像个孤鬼,从村头往家走时,在屋后草垛的南边撞见一只猫,看样子就几个月大。小猫紧缩身子,想挤进草垛。草垛码得结实,互相挤压着,把小猫拦在外头。小猫瘦棱棱的,像榔头,一下下敲进小仓的心。
    小仓四下张了几眼,冷飕飕的北风把村子里人影刮干净了。小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的田
    这田咋跟狗娘养的一个屌样,才粘上一点官家的气味,咋就自抬身价,不那么好侍候。程久耕在心头一次次地骂娘。
    这田到底咋啦?行家里手的田把式再也摸不准它的脾性,程久耕种田的自信一下子跑光了。
    市委书记曹不纯在这块田闹过春耕,程久耕就感到它早不是原先的田,更不是程久耕的田。
    它成了谁的田?是曹书记的田。县长来时县长这么说;乡长来时乡长也这么说;就连村长也这么说。
    对,是曹书记的田。程久耕也一次次地这么想,这可是曹书记的田,早就不是程久耕的田,它是曹书记的田,就该有个曹书记的样子。
    大前年,春耕时,久耕的田一下子给他家带来前所未有的荣耀。市委曹书记要和他一起插秧耕田,久耕听乡长传达上面的指示,顿时慌了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园何处
                                        A
    坟地里埋的都是死人,还没活人睡进去。王守仁在姑娘的坟边挖了个坑,土坑长方方的,棺材般大小,大半人深浅。坑挖好了,王守仁一头扎下去,躺在土坑里。
    姑娘,俺来陪陪你,说说话,好多的话一直堵在俺心头,都好几个年头,差点把俺憋闷坏了。姑娘是王守仁的老伴,从老伴嫁进门的那天,他就一口地叫姑娘。
    一躺到坑里王守仁就犯迷糊,姑娘来了,立在眼前,还是年轻时的俊样儿,浅浅地笑着,抿着嘴粘声说,哎,来啦。
     咋能不来,得给你搬个家,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逢一笑
     一大早,我刚出小区的门就碰上他,他和我走的一条路,他卖报,我上班。
     过了不惑之年,就一个劲奔天命而去,我习惯早起,走惯了大清早安静的马路。
     走在路上,车少人稀,都市刚醒来不久,还看得见昨夜的梦痕,只有在此时人和都市才贴得最近。在这份难得的安静里,我感受着一天跟一天的不同,今天的阳光和昨天的不一样,今天的风比昨天的风轻,路边树上的叶子也一天跟一天不同,从我身边过去的人也一天不同一天。
    这个卖报的人常和我碰见,一周五天,我和他走过一条路上的大半截路,然后在路边一处菜市场悄然分手。
    路上的人忽然多起来,来来往往的人走得是同一条路,却过着不一样的人生。他跛着一条腿,走路一瘸一瘸的,胸前挂着发白的帆布包,帆布包装着一大撂报纸,压紧他的身子。每走一步都很吃劲,好像要把全身的力气用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鼾声

纸篓

新家

时节

摆设

文化

分类: 原创

                                桃花
     桃花开满九子岭,芦苇在龙州城置了房,安了家。有了舒服服的窝儿,芦苇突然觉得日子变了,像一盘子烩菜,看得见上了色,闻得着喷喷香的味儿,往后的日子就上口上心。
    芦苇面前的天亮堂了,一晃眼在龙州十年,在城里安了家,才安下心,扎了根儿。芦苇和男人江河在城里打工这些年,越呆越惯,都不愿再回乡下的家。九子岭紧挨着龙州,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就能望见村头。头几年,她和江河还一趟趟回九子岭,照看一下荒掉的田地,后来这劲头就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遗 物

12楼一扇窗口纵身一跃,丁力不管不顾地落进另一个世界。马莉无声地站在窗前,忍不住老往下瞅,楼底还是往日的草地,丁力跳下去时草地绿得晃眼,后来北风一天天起劲地刮着,草不知不觉转黄。

马莉紧闭上眼,在脑子里用力地想,怎么也想不透男人那么决裂地一跳,用这种所有人都接受不了痛苦的方式彻底底地告别。这个世上真的不值得丁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只大鸟

 

    李新民人刚进办公室门,身子就滋地一声被定住,魂魄变成了夏雨口中的那只大鸟。

    大鸟傻头傻脑的,好像在大厅里乱飞乱撞,找不着北,有几次身子撞上玻璃墙,落在了地上。

    这只傻乎乎的大鸟足有一斤重,逮鸟的人可真有口福,大鸟不论清蒸、炖、炒、红烧都是人间美味。夏雨扬着眉眼,像个大厨很在行地说着。

    办公室同事激起了食欲,眼巴巴地望着夏雨,也都在暗中伸出手想去捉鸟。

    李新民的躯壳包着一颗狂跳的心,觉得自己被蒸、炖、炒、红烧过,一双双贪婪的筷子插进他的身心。

    夏雨说得起劲,说她吃过好几十种野鸟,惹来一身惊羡的眼光。她扬着眉眼,一张脸美丽青春自信。

    李新民心生痛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本文所述一切皆为事实,本人对此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广西建设银行柳州分行职工王晓钦驾驶一辆悬挂广K33126号牌的本田雅阁军车, 20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本文所述一切皆为事实,本人对此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祈盼解放军总后勤部军事交通运输部、广K33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