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东
王东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048
  • 关注人气:4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亲爱的地狱之善闹者啊!

相信我吧,最大的事变——

不是我们最喧吵的,而是我

们最沉默的时刻。世界不是

围绕着制造闹声者而旋转,

它绕着新价值之发明者

而旋转,它无声地旋转着。”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王东东,1983年3月生于河南杞县。

 

 

邮箱:wangdongdong21@126.com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3-14 16:54)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鲁迅的目光
 
王东东

       我坐在卧室的地毯上,从一本叫做《悲剧之死》的书的序言抬起头来望着窗外。突然我感到一阵震悚,想到鲁迅也曾这样从书页抬起头来望着窗外,仿佛那窗外全是可怖的事物。
       
       他望到了什么?暗夜。风。公园。五个青年的死讯。其中一个青年接过一把递过来的铁锨,在为自己挖一个坟墓,等着被活埋。(刽子手很累,在一旁等着。)他会自己躺进去吗?鲁迅,也望到了他。

       而在这样的中午,我的目光无望地想要比鲁迅的目光望得更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王东东

分类: 诗歌

恩里科·丹多洛之墓

但丁遗忘了我。他本应
将我打入地狱第八圈第八层,
还有谁比我更像尤利西斯?

从第九层的人物身上
也能认出我,我一个人
打通了第八和第九层。

我没能进入但丁的《神曲》,
只能葬身于教堂二层的地板上
紧挨着壁画《最后的审判》
基督的目光让我身体疼痛

一个驼背老人,眼瞎耳聋,我
将一支意在耶路撒冷的军队引向君士但丁堡,
那曾令我受辱的城市,现在终于满足了我
犹如在通向天堂的途中回忆起我那甜蜜的罪孽。

2019,2,于伊斯坦布尔
注:Enrico Dandolo(c. 1107 – May 1205), 威尼斯总督,因其虔诚、长寿和老谋深算而著称,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和君士但丁堡陷落中扮演重要角色。死后葬于圣索菲亚教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东东

文化

分类: 批评

回答邓月娘(Yulia Dreyzis)九个问题

王东东

1 你对诗歌语言的看法如何?诗歌的语言应该是什么样的?诗人与诗的关系是什么?

 

诗歌语言要足够神奇,但又能给人带来幸福。诗也是如此。

诗人与诗的关系,就是诗人与缪斯的关系。诗人是诗的仆人;如果诗人足够幸运,他也应该可以照料缪斯。在这个问题上我是绝对传统的。

但诗反过来又给诗人带来了拯救、庇佑和幸福。

2 你对中国诗歌传统的态度怎么样?

它不应该带来焦虑,而应该带来灵感。 

3 对你影响最深的是哪一位诗人或哪些作品?

帕斯基尔纳克、叶芝、艾略特、陶渊明、杜甫、李商隐……的作品,还有鲁迅。但我需要重新找到典范,一个综合甚至混合的、不确定的、属于未来的典范。古典大师往往带来信心,在面对命运时,又能在精神和能量上给我以加持;我通常感觉不到那种影响的焦虑,这是我的幸运。同理,如果能找到一位小诗人甚至无名诗人,并将他发扬光大,不是很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间丨是我亲手将女友推到了教授怀里
2018-06-19 17:05 网易人间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黄雪琴

 
1

王东东决定旧事重提,揭开他曾经最尊重的老师——河南大学教授、知名诗人肖开愚性骚扰和侵害女学生的一面。

这不是这个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和诗人第一次试图诉诸文字与自己的老师宣战,在5年前的微博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肖开愚性骚扰

肖开愚

分类: 批评

 

关于河南大学教授、诗人肖开愚性骚扰、性侵女学生的说明

 

王东东 

(诗人,学者,河南大学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公正与理性面前:或知识分子的背叛

——以王东东上海交大博士后事件为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河大萧开愚

肖开愚

分类: 批评

此人继续在河大校园逍遥,是笑我河大无人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新年祝词:给何言宏和上海交大人文学院(上半部分)

——或对一个笑话的记忆与展望

 

王东东

 

引言:七八年前,一位我尊重的学者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在美国时,传教士总是会来敲门传道,他虽然不胜其扰,可出于习惯和修养,总是和气待人,甚至陪着人家做学术讨论。有一次他灵机一动,就说:“对不起,我已经信佛教了!”对方虽然是宗教狂热人士,但也不好劝人家背弃母教,劝得动的话就会发生第二次叛教,从宗教和谐的角度只好走人为妙。于是我们的学者不仅平息了一场学术论争,而且再也没有受过类似打扰。

我也多次碰到热情的传道者,和我尊重的这位学者多多少少有一些相像,我感到被他们挑选出来已经是一种荣幸,于是总免不了和他们认真的讨论。结果总是谁也无法让谁说服,谁都不愿意屈服;如果他们失望,我更失望。甚至,我比他们还失望,毕竟我的不能屈服只是个人的愚顽,而他们的不能屈服却带着宗教的智慧。

归根结蒂,这也不是一个谁说服谁的问题。也就是说,并非一个论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何言宏的正确打开方式      


高爽(诗人,房产人,编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狡兽”,典出《山海经》,其文曰:“有兽焉,其状如犬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