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东
王东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546
  • 关注人气:3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亲爱的地狱之善闹者啊!

相信我吧,最大的事变——

不是我们最喧吵的,而是我

们最沉默的时刻。世界不是

围绕着制造闹声者而旋转,

它绕着新价值之发明者

而旋转,它无声地旋转着。”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王东东,1983年3月生于河南杞县。

 

 

邮箱:wangdongdong21@126.com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我可以孤身迎战

——儒林内史:上交大人文博后报到记

 

王东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批评
可以转载自己的文章吗?个人以为这篇文章以后还可以收入我的文集,是21世纪的“新文学史料”之一,当然主要是研究我的资料。嘿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批评
原文地址:武放诗歌:三致肖开愚作者:但丁
三致肖开愚

洞,
一个预留,
习惯性地,
有狗爬来爬去!
你,
没有勇气实验,
宽——窄;
或者,高——低。
我们相信,诗的善意,
一定复活在,你,
垂死挣扎的梦境里!
其实,它,不仅仅是一个预留,
更是一种向善的勇气。
我们最后,以诗名义,向你发出邀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肖开愚

分类: 批评

(本文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25481125&ver=857&signature=0iaPbGil67DH5LNPVWHflASJQD13526VE6uA3-OERXy1nxtyTdl7pPOzU3YQCARX3sjCdGDjN7rSjiXknjZTudsCK6b17zr5Nyh75L1EmVqIkW1l2iKTWDxZhL9lGmZw&new=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肖开愚性骚扰

肖开愚

分类: 批评

 

关于河南大学教授、诗人肖开愚性骚扰、性侵女学生的说明

 

王东东 

(诗人,学者,河南大学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沈阳

白彤东

分类: 批评
我们要更多耐心,更多讨论:关于沈阳事件的几点思考
——也向白彤东先生请教
 
王东东
 

1  反思404目前来看太过高远,不切实际。白彤东先生可能热衷于启蒙,意在打破孔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柏拉图式的洞穴。应该感谢那些突破禁区的人。北大出身的记者、90诗人安吾对相关人物和机构的采访,决定了事件的走向。这篇采访是如何发出来的?重要的是通过可能的微小行动使404失效,牵一发而动全身。
2  亡羊补牢未晚,悬崖勒马不对?从两条只隔一天的新闻可以看出,南大文学院行政绕过了南京大学突击发布新闻,而且是在南大文学院党委按兵不动的时候。
3  这最多是表述问题,在原则问题面前,表述问题更为重要吗?新闻中援引的海淀分局侦查结果和北大对沈阳“记大过”的行政处分难道不是真实的事实,而只是“网络决定”?
4  回答白彤东的问题:“他后来怎么评上教授和当上副系主任的呢?”未必和沈阳事件有关;“中文系最后能拒绝推荐他做长江学者,逼得他出走”,也未必和沈阳事件有关。
5  中国的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公正与理性面前:或知识分子的背叛

——以王东东上海交大博士后事件为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您的位置: 首页法治中国法治舆情

北大博士剑指上海交大违规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河大萧开愚

肖开愚

分类: 批评

此人继续在河大校园逍遥,是笑我河大无人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新年祝词:给何言宏和上海交大人文学院(上半部分)

——或对一个笑话的记忆与展望

 

王东东

 

引言:七八年前,一位我尊重的学者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在美国时,传教士总是会来敲门传道,他虽然不胜其扰,可出于习惯和修养,总是和气待人,甚至陪着人家做学术讨论。有一次他灵机一动,就说:“对不起,我已经信佛教了!”对方虽然是宗教狂热人士,但也不好劝人家背弃母教,劝得动的话就会发生第二次叛教,从宗教和谐的角度只好走人为妙。于是我们的学者不仅平息了一场学术论争,而且再也没有受过类似打扰。

我也多次碰到热情的传道者,和我尊重的这位学者多多少少有一些相像,我感到被他们挑选出来已经是一种荣幸,于是总免不了和他们认真的讨论。结果总是谁也无法让谁说服,谁都不愿意屈服;如果他们失望,我更失望。甚至,我比他们还失望,毕竟我的不能屈服只是个人的愚顽,而他们的不能屈服却带着宗教的智慧。

归根结蒂,这也不是一个谁说服谁的问题。也就是说,并非一个论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