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茶人街
茶人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06
  • 关注人气: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茶人街

微信:charenjie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3 16:44)
分类: 跟着茶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6 16:18)
分类: 跟着茶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缘起
禅苑吃茶之风,自唐宋以来尤为隆盛,故以茶礼融于诸禅苑清规之中,或奉盏供佛,以念法乳之恩深,或普请供众,以增僧团之和合,或吃茶醒神,以资坐禅之定力,或拈举茶事,以悟平常之禅机。天童道场亦承此风,今逢盛缘,中韩日三国之佛弟子聚会一处,行此茶会,共叙法乳之情谊,同悟禅法之真谛。

第一部分 中国《茶与乐的山间和鸣》
第一泡茶:《太白兰香》乐:《高山流水》(箫)谭宝硕《平沙落雁》 (琴) 吴钊
第二泡茶:《唐语牡丹》乐:《关山月》(琴)吴钊 (笛)杜如松《莲台凝香》(笛)杜如松
茶人:三生 依依 夏佩 王蒙润 许慧娟 王乙



这次茶会有邀请了谭宝硕先生来,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那么美妙的箫声,让人沉静,回味许久!



第二部分 韩国禅茶  華嚴,道上的大海《禅茶 》
表演单位: 大韩佛教曹溪宗全国比丘尼茶人会会长: 寂忍法师演出人员:慈允法师 慧星法师 静園法师 周昊法师 禅源法师
演出内容:茶禅一味,生活中的行住坐卧无一不是修行参禅。

華嚴,道上的大海表演单位:大韩佛教曹溪宗寺礼茶会指导:安連春 (韩国茶人联合会副会长)
演出人员:蒋弦成 金秀娟 鄭賢子 張銀儿 李金珠 蒋玉京 車胤 元愛慶 李公顺 
演出内容:静坐倾听烧水开煮的声音,静静烹茶独自品茗的独修禅茶,与客供饮得供宾禅茶,与众饮茶的供修禅茶。





第三部分 日本祥雲之昔 表千家祥雲之昔 
所用之茶枼:柳樱園,表千家家元所好之《祥雲之昔》所奉之
點心:長生堂《秋津洲》奉茶者:表千家之传人, 表千家堀内長生庵行分千叶宗立的妻子千叶惠子,女儿千叶吉美,弟子中久保惠里子,弟子山内庆子。
千家茶道之简介:千家茶道之精神:致力於無僞飾之直心交往。以謙虚、低調、不傲慢,不虚榮為要,崇尚以無僞之直心交往。今日以珍視如上之精神,至誠奉上一盏茶。

林谷芳老师在彩排现场做指导


受林谷芳老师的嘱托,我有幸参与了这次盛大的茶会!
茶会开始之前,彩排了四次,在彩排时,想起之前彭老师跟我说过几次的话:“我们身边有些朋友很认真在学茶,可惜日本味太重!”在这之前我其实并没听懂。此刻似乎有些懂了,当在面对日本茶人和韩国茶人时,想要学好中国茶文化这种想法尤为深刻!
                                                    ----王乙   2016年10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6 16:42)


 

丰多香:“神の雫”那是永恒之物,任世事更迭,亦不会动摇,那是无尽的遥远之门的另一侧,使所有的使徒跟从,我现在打开了那扇门,通像神的道路,跨越了长久的时间,现在只是一直远远地延伸到大地的深处,我走在那道路上,无法抑制自己兴奋的心情,人类和自然在那里编织着永恒,这支葡萄酒正是神所酿造的酒滴!

雫:成为永恒,这就是继承。

一青:门打开得越大,看见的光芒就会越加耀眼,人类追求着光明生着,照耀着通向神之路的光就是这只葡萄酒。

这支葡萄酒无论地位还是名声,都难以立足于所有葡萄之首,但品尝这堪称永恒延续的风土条件,却能感受到它的深邃。这支葡萄酒在400多年的岁月中,没有使用一滴农药,是在完全自然条件下生长而成的。因此,无论大地上生长的是什么,即使在那个寒秋,各地葡萄树都凋零的2003年,出产这只葡萄酒的葡萄树,将深深地根扎在地底下70米,出色地产出了完美的葡萄酒,400年间,传承了几辈人,用手中的爱种植出来的,产出这支葡萄酒的树根深深地扎进了大地,这就像是父母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是继承了光芒,绝不会灭绝,这是无尽的传承,这支葡萄酒就是永恒之物。


 

雫:永恒之物就是继承,父母教导孩子,并传替到下一代,与自然共生,只是简单地生活下去。持有这种信念的人酿造的奇迹般的葡萄酒就是“神の雫”,继承下来的风土条件,继承下来的血脉,延伸自身的力量,这支葡萄酒是继承的产物,通过葡萄酒我成长了,谢谢,老爸!

霧生:“神の雫”是chateau Le puy

(勒龐酒庄)2003年

(波尔多 Cotes de France 地区 400年间 传承古老手法酿造的葡萄酒)

王乙:几年前读了神の雫漫画,最近看了电视剧。从此,我的向往又多了一份,我对红酒了解甚少,却又特别的亲切。我想这应该源于我对普洱茶的喜爱吧!常听彭老师讲自然生态,顺应自然的智慧,越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福,我虽然还没有喝道古法酿造的神の雫,但我每天都在喝着用古法压制的自然生态的千年古树茶,说起它,就像是聊起在远方深爱的他,甜蜜就会涌上心头…

传统古法


传统古法


自然生态

千年古茶园

      王乙 2015.7.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川端康成

杂谈

分类: 不只是茶

   “崇尚“和敬清寂”的茶道所敬重的“古雅、闲寂”,当然是指潜在内心底里的丰富情趣。极其狭窄,简朴的茶室反而寓意无边的开阔和无限的雅致…”自从在靳飞先生的《茶禅一味》书里看到摘录的这段文字,就一直想读读川端康成的那篇完整的经典演说!



《美丽的日本和我》(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上的演说

春花秋月杜鹃夏

  冬雪皑皑寒意加

这是道元禅师〔道元禅师:即希玄道元,镰仓(1192—1333)初期的禅师,日本曹洞宗的始祖,曾到中国学习佛法,著有和歌集《伞松道咏》等。〕(1200—1252)作的一首和歌,题名《本来面目》。

冬月拨云相伴随

更怜风雪浸月身

这是明惠上人(1172—1232)作的一首和歌。当别人索书时,我曾书录这两首诗相赠。

明惠在这首和歌前面还详细地写了一段可说是叙述这首和歌的故事的长序,以阐明诗的意境。

元仁元年(1224)12月12日晚,天阴月暗,我进花宫殿坐禅,及至夜半,禅毕,我自峰房回至下房,月亮从云缝间露出,月光洒满雪地。山谷里传来阵阵狼嗥,但因有月亮陪伴,我丝毫不觉害怕。我进下房,后复出,月亮又躲进云中。等到听见夜半钟声,重登峰房时,月亮又拨云而出,送我上路。当我来到峰顶,步入禅堂时,月亮又躲入云中,似要隐藏到对面山峰后,莫非月亮有意暗中与我作伴?

在这首诗的后面,他继续写道:

步入峰顶禅堂时,但见月儿斜隐山头。

山头月落我随前

夜夜愿陪尔共眠

明惠当时是在禅堂过夜,还是黎明前又折回禅堂,已经弄不清了,但他又接着写道:

禅毕偶尔睁眼,但见残月余辉映入窗前。我在暗处观赏,心境清澈,仿佛与月光浑然相融。

心境无边光灿灿

明月疑我是蟾光

既有人将西行称为“樱花诗人”,那么自然也有人把明惠叫做“月亮诗人”了。

明明皎皎明明皎

皎皎明明月儿明

这首仅以感叹声堆砌起来的“和歌”,连同那三首从夜半到拂晓吟咏的“冬月”,其特色就是:“虽咏歌,实际不以为是歌”(西行的话),这首诗是坦率、纯真、忠实地向月亮倾吐衷肠的三十一个字韵,与其说他是所谓“以月为伴”,莫如说他是“与月相亲”,亲密到把看月的我变为月,被我看的月变为我,而没入大自然之中,同大自然融为一体。所以残月才会把黎明前坐在昏暗的禅堂里思索参禅的我那种“清澈心境”的光,误认为是月亮本身的光了。

正如长序中所述的那样,“冬月相伴随”这首和歌也是明惠进入山上的禅堂,思索着宗教、哲学的心和月亮之间,微妙地相互呼应,交织一起而吟咏出来的。我之所以借它来题字,的确是因为我理解到这首和歌具有心灵的美和同情体贴。在云端忽隐忽现、照映着我往返禅堂的脚步、使我连狼嗥都不觉害怕的“冬月”啊,风吹你,你不冷吗?雪侵你,你不寒吗?我以为这是对大自然,也是对人间的一种温暖、深邃、体贴入微的歌颂,是对日本人亲切慈祥的内心的赞美,因此我才书赠给人的。

以研究波提切利〔波提切利(1445—1510):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而闻名于世、对古今东西美术博学多识的矢代幸雄博士,曾把“日本美术的特色”之一,用“雪月花时最怀友”的诗句简洁地表达出来。当自己看到雪的美,看到月的美,也就是四季时节的美而有所省悟时,当自己由于那种美而获得幸福时,就会热切地想念自己的知心朋友,但愿他们能够共同分享这份快乐。这就是说,由于美的感动,强烈地诱发出对人的怀念之情。这个“朋友”,也可以把它看做广泛的“人”。另外,以“雪、月、花”几个字来表现四季时令变化的美,在日本这是包含着山川草木,宇宙万物,大自然的一切,以至人的感情的美,是有其传统的。日本的茶道也是以“雪月花时最怀友”为它的基本精神的,茶会也就是“欢会”,是在美好的时辰,邀集最要好的朋友的一个良好的聚会。──顺便说一下,我的小说《千只鹤》,如果人们以为是描写日本茶道的“精神”与“形式”的美,那就错了,毋宁说这部作品是对当今社会低级趣味的茶道发出怀疑和警惕,并予以否定的。

春花秋月杜鹃夏

  冬雪皑皑寒意加

道元的这首和歌也是讴歌四季的美的。自古以来,日本人在春、夏、秋、冬的季节,将平常四种最心爱的自然景物的代表随便排列在一起,兴许再没有比这更普遍、更一般、更平凡,也可以说是不成其为诗的诗了。不过,我还想举出另一位古僧良宽所写的一首绝命诗,它也有类似的意境:

秋叶春花野杜鹃

  安留他物在人间

这首诗同道元的诗一样,都是把寻常的事物和普通的语言,与其说不假思索,不如说特意堆砌在一起,以表达日本的精髓,何况这又是良宽的绝命诗呢。

浮云霞彩春光久

终日与子戏拍球

习习清风明月夜

通宵共舞惜残年

并非逃遁厌此世

只因独爱自逍遥

良宽的心境与生活,就像在这些诗里所反映的,住的是草庵,穿的是粗衣,漫步在田野道上,同儿童戏耍,同农夫闲聊,尽管谈的是深奥的宗教和文学,却不使用难懂的语言,那种“和颜蔼语”的无垢言行,同他的诗歌和书法风格,都摆脱了自江户后期、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日本近代的习俗,达到古代的高雅境界,直到现代的日本,他的书法和诗歌仍然深受人们的敬重。他的绝命诗,反映了自己这种心情:自己没有什么可留做纪念,也不想留下什么,然而,自己死后大自然仍是美的,也许这种美的大自然,就成了自己留在人世间的唯一的纪念吧。这首诗,不仅充满了日本自古以来的传统精神,同时仿佛也可以听到良宽的宗教的心声。

望断伊人来远处

如今相见无他思

良宽还写了这样一首爱情诗,也是我所喜欢的。衰老交加的六十八岁的良宽,偶遇二十九岁的年轻尼姑纯贞的心,获得了崇高的爱情。这首诗,既流露了他偶遇终身伴侣的喜悦,也表现了他望眼欲穿的情人终于来到时的欢欣。“如今相见无他思”,的确是充满了纯真的朴素感情。

良宽七十四岁逝世。他出生在雪乡越后,同我的小说《雪国》所描写的是同一个地方。就是说,那里是面对日本的北国,即现在的新潟县,寒风从西伯利亚越过日本海刮来。他的一生就是在这个雪国里度过的。他日益衰老,自知死期将至,而心境却清澈得像一面镜子。这位诗僧“临死的眼”,似乎仍然映现出他那首绝命诗里所描述的雪国大自然的美。我曾写过一篇随笔《临终的眼》,但在这里所用的“临终的眼”这句话,是从芥川龙之介(1892—1927)自杀遗书中摘录下来的。在那封遗书里,这句话特别拨动了我的心弦。“所谓生活能力”,“动物本能”,大概“会逐渐消失的吧”。

现今我生活的世界,是一个像冰一般透明的、又像病态一般神经质的世界。……我什么时候能够毅然自杀呢?这是个疑问。唯有大自然比持这种看法的我更美,也许你会笑我,既然热爱自然的美而又想要自杀,这样自相矛盾。然而,所谓自然的美,是在我“临终的眼”里映现出来的。

1927年,芥川三十五岁就自杀了。我在随笔《临终的眼》中曾写道:“无论怎样厌世,自杀不是开悟的办法,不管德行多高,自杀的人想要达到圣境也是遥远的。”我既不赞赏也不同情芥川,还有战后太宰治(1909—1948)等人的自杀行为。但是还有另一位年纪轻轻就死去的朋友,日本前卫派画家之一,也是长期以来就想自杀的。“他说再没有比死更高的艺术,还说死就是生,这些话像是他的口头禅。”(《临终的眼》)我觉得这位生于佛教寺院、由佛教学校培养出来的人,他对死的看法,同西方人对死的想法是不同的。“有牵挂的人,恐怕谁也不会想自杀吧。”由此引起我想到另一桩事,就是那位一休禅师曾两次企图自杀的事。

在这里,我之所以在“一休”上面贯以“那位”二字,是由于他作为童话里的机智和尚,为孩子们所熟悉。他那无碍〔无碍:佛语,通达自在的意思。〕 奔放的古怪行为,早已成为佳话广为流传。他那种“让孩童爬到膝上,抚摸胡子,连野鸟也从一休手中啄食”的样子,真是达到了“无心〔无心:佛语,不起妄心的意思。〕” 的最高境界了。看上去他像一个亲切、平易近人的和尚,然而,实际上确实是一位严肃、深谋远虑的禅宗僧侣。还被称为天皇御子的一休,六岁入寺院,一方面表现出天才少年诗人的才华,另一方面也为宗教和人生的根本问题所困惑,而陷入苦恼,他曾疾呼“倘有神明,就来救我。倘若无神,沉我湖底,以葬鱼腹!”当他正要投湖时,被人拦住了。后来有一次,由于一休所在的大德寺的一个和尚自杀,几个和尚竟被株连入狱,这时一休深感有责,于是“肩负重荷”,入山绝食,又一次决心寻死。

一休自己把那本诗集,取名《狂云集》,并以“狂云”为号,在《狂云集》及其续集里,可以读到日本中世的汉诗,特别是禅师的诗,其中有无与伦比的、令人胆颤心惊的爱情诗,甚至有露骨地描写闺房秘事的艳诗。一休既吃鱼又喝酒,还接近女色,超越了神宗的清规戒律,把自己从禁锢中解放出来,以反抗当时宗教的束缚,立志要在那因战乱而崩溃了的世道人心中恢复和确立人的本能和生命的本性。

一休所在的京都紫野的大德寺,至今仍是茶道的中心。他的书法也作为茶室的字幅而被人敬重。我也珍藏了两幅一休的手迹。一幅题了一行“入佛界易,进魔界难”。我颇为这句话所感动,自己也常挥笔题写这句话。它的意思可作各种解释,如要进一步往深处探讨,那恐怕就无止境了。继“入佛界易”之后又添上一句“进魔界难”,这位属于禅宗的一休打动了我的心。归根到底追求真、善、美的艺术家,对“进魔界难”的心情是:既想进入而又害怕,只好求助于神灵的保佑,这种心境有时表露出来,有时深藏在内心底里,这兴许是命运的必然吧。没有“魔界”,就没有“佛界”。然而要进入“魔界”就更加困难。意志薄弱的人是进不去的。

逢佛杀佛,逢祖杀祖

这是众所周知的禅宗的一句口头禅,若将佛教按“他力本愿”和“自力本愿”来划分宗派,那么主张自力的禅宗,当然会有这种激烈而又严厉的语言了。主张“他力本愿”的真宗亲鸾〔亲鸾:镰仓前期宗教思想家,日本净土真宗的始祖。著有《教行信证》《愚秃抄》等。〕(1173—1262)也有一句话:“善人尚向往生,况恶人乎”,这同一休的“佛界”“魔界”在心灵上有相通之处,也有差异之点。那位亲鸾也说,他“没有一个弟子”。“逢祖杀祖”“没有一个弟子”,这大概又是艺术的严酷命运吧。

禅宗不崇拜偶像。禅寺里虽也供佛像,但在修行场、参禅的禅堂,没有佛像、佛画,也没有备经文,只是瞑目,长时间静默,纹丝不动地坐着。然后,进入无思无念的境界。灭我为无。这种 “无”,不是西方的虚无,相反,是万有自在的空,是无边天涯无尽藏的心灵宇宙。当然,禅也要由师指导,和师问答,以得启发,并学习禅的经典。但是,参禅本人始终必须是自己,开悟也必须是靠独自的力量。而且,直观要比论理重要。内在的开悟,要比外界的教更重要。真理“不立文字”而在“言外”。达到维摩居士〔维摩居士:大乘佛教经典《维摩经》中居士之名,或谓菩萨的化身。〕的“默如雷”的境地,大概就是开悟的最高境界了吧。中国禅宗的始祖达摩大师〔达摩大师:南北朝的高僧,谥号圆觉大师。〕,据说他曾“面壁九年”,即面对洞窟的岩壁,连续坐禅九年,沉思默想的结果,终于达到了开悟的境界。禅宗的坐禅就是从达摩的坐禅而来的。

问则答言不则休

达摩心中万般有

一休还吟咏了另一首道歌:

若问心灵为何物

恰如墨画松涛声

这首诗,也可以说是洋溢着东洋画的精神。东洋画的空间、空白、省笔也许就是一休所说的墨画的心境吧。这正是“能画一枝风有声”(金冬心〔金冬心(1687-1763):中国清代书画家和诗人。他打破宋画的画风,独创新的风格,擅长画竹、风、水、佛像。〕

道元禅师也曾有过“虽未见,闻竹声而悟道,赏桃花以明心”这样的话,日本花道〔花道:日本一种用以修养心神的插花艺术,派别很多,以“池坊派”为最有名。〕的插花名家池坊专应〔池坊专应(生卒年不详,约在15世纪初到15世纪中期):池坊派插花始祖〕也曾“口传”:“仅以点滴之水,咫尺之树,表现江山万里景象,瞬息呈现千变万化之佳兴。正所谓仙家妙术也。”日本的庭园也是象征大自然的。比起西方庭园多半是造成匀整。日本庭园大体上是造成不匀整,或许正是因为不匀整要比匀整更能象征丰富、宽广的境界吧。当然,这不匀整是由日本人纤细而又微妙的感情来保持均衡的。再没有比日本庭园那种复杂、多趣、细致而又繁难的造园法了。所谓“枯山水”的造园法,就是仅仅用岩石砌垒的方法,通过“砌垒岩石”,来表现现场没有的山河的美境以及大海的激浪。这种造园法达到登峰造极时就演变成日本的盆景、盆石了。所谓山水这个词,指的是山和水,即自然的景色,山水画,也就是风景画。从庭园等的意义,又引申出“古雅幽静”或“闲寂简朴”的情趣。但是崇尚“和敬清寂”的茶道所敬重的“古雅、闲寂”,当然是指潜在内心底里的丰富情趣,极其狭窄、简朴的茶室反而寓意无边的开阔和无限的雅致。

要使人觉得一朵花比一百朵花更美。千利休〔千利休(1522—1591):安士、桃山时代的茶道家,精通茶术,集茶道之大成。〕也曾说过:盛开的花不能用做插花。所以,现今的日本茶道,在茶室的壁龛里,仍然只插一朵花,而且多半是含苞待放的。到了冬季,就要插冬季的花,比如插取名 “白玉”或“佗助”的山茶花,就要在许多山茶花的种类中,挑选花小色洁,只有一个蓓蕾的。没有杂色的洁白,是最清高也最富有色彩的。然后,必须让这朵蓓蕾披上露水。用几滴水珠润湿它。五月间,在青瓷花瓶里插上一株牡丹花,这是茶道中最富丽的花。这株牡丹仍只有一朵白蓓蕾,而且也是让它带上露水。很多时候,不仅在蓓蕾上点上水珠,还预先用水濡湿插花用的陶瓷花瓶。

在日本陶瓷花瓶中,格调最高、价值最贵的古伊贺〔伊贺:地名,现在三重县西南,盛产陶瓷。〕陶瓷(大约15、16世纪),用水濡湿后,就像刚苏醒似的,放出美丽的光彩。伊贺陶瓷是用高温烧成的,燃料为稻草,稻草灰和烟灰降在花瓶体上,或飘流过去,随着火候下降,它就变成像釉彩一般的东西。这种工艺不是陶匠人工做成,而是在窑内自然变化烧成的。也可以称之为“窑变”,生产出各式各样的色调花纹。伊贺陶瓷那种雅素、粗犷、坚固的表面,一点上水,就会发出鲜艳的光泽。同花上的露水相互辉映。茶碗在使用之前,也先用水湿过,使它带有润泽,这成了茶道的规矩。池坊专应曾把“山野水畔自成姿”(口传)作为自己这一流派的新的插花要领。在破了的花瓶、枯萎的枝叶上都有“花”,在那里由花可以悟道。“古人均由插花而悟道”,就是受禅宗的影响,由此也唤醒了日本人的美的心灵。大概也是这种心灵使在长期内战的荒芜中的人们得以继续生活下来的吧。

在日本最古老的诗歌故事集,包括许多被认为是短篇小说的《伊势物语》〔《伊势物语》:日本平安朝的诗歌故事集,由以和歌为中心的一百二十五个短篇汇编而成,有相当一部分是取自地方的恋爱故事等民间传说。〕里(10世纪问世),有过这样一段记载:

有心人养奇藤于瓶中。花蔓弯垂竟长三尺六寸。

这是在原行平〔原行平(818—893):日本平安朝前期的诗人〕接待客人时的插花故事。这种所谓花蔓弯垂三尺六寸的藤确实珍奇,甚至令人怀疑它是不是真的。不过,我觉得这种珍奇的藤花象征了平安朝的文化。藤花富有日本情调,且具有女性的优雅,试想在低垂的藤蔓上开着的花儿在微风中摇曳的姿态,是多么纤细娇弱,彬彬有礼,脉脉含情啊。它又若隐若现地藏在初夏的郁绿丛中,仿佛懂得多愁善感。这花蔓长达三尺六寸,恐怕是异样的华丽吧。日本吸收了中国唐代的文化,尔后很好地融汇成日本的风采,大约在一千年前,就产生了灿烂的平安朝文化,形成了日本的美,正像盛开的“珍奇藤花”给人格外奇异的感觉。那个时代,产生了日本古典文学的最高名著,在诗歌方面有最早的敕撰和歌集《古今和歌集》〔《古今和歌集》:共二十卷,收集和歌千余首。〕(905),小说方面有《伊势物语》、紫式部(约 907前后—1002前后)的《源氏物语》、清少纳言(966前后—1017,根据资料是年尚在世)的《枕草子》等,这些作品创造了日本美的传统,影响乃至支配后来八百年间的日本文学。特别是《源氏物语》,可以说自古至今,这是日本最优秀的一部小说,就是到了现代,日本也还没有一部作品能和它媲美,在10 世纪就能写出这样一部近代化的长篇小说,这的确是世界的奇迹,在国际上也是众所周知的。少年时期的我,虽不大懂古文,但我觉得我所读的许多平安朝的古典文学中,《源氏物语》是深深地渗透到我的内心底里的。在《源氏物语》之后延续几百年,日本的小说都是憧憬或悉心模仿这部名著的。和歌自不消说,甚至从工艺美术到造园艺术,无不都是深受《源氏物语》的影响,不断从它那里吸取美的精神食粮。

紫式部和清少纳言,还有和泉式部(979—不详)和赤染卫门〔赤染卫门:日本平安朝中期的女诗人,著有《赤染卫门集》。〕(约 957—1041)等著名诗人,都是侍候宫廷的女官。难怪人们一般提到平安朝文化,都认为那是宫廷文化或是女性文化了。产生《源氏物语》和《枕草子》的时期,是平安朝文化最兴盛时期,也是从发展的顶峰开始转向颓废的时期,尽管在极端繁荣之后已经露出了哀愁的迹象,然而这个时期确实让人看到日本王朝文化的鼎盛。

不久,王朝衰落,政权也由公卿转到武士手里,从而进入镰仓时代(1192—1333),武家政治〔武家政治:即由武士阶级掌握政权,实行统治。一般指镰仓、室町、江户三幕府的政治,自镰仓幕府创立至江户幕府崩溃共约七百年。(1180—1867)〕一直延续到明治元年(1868),约达七百年之久。但是,天皇制或王朝文化也都没有灭亡,镰仓初期的敕撰和歌集《新古今和歌集》(1205)在歌法技巧上,比起平安朝的《古今和歌集》又前进了,虽有玩弄词藻的缺陷,但尚注重妖艳、幽玄和风韵,增加了幻觉,同近代的象征诗有相同之处。西行法师(1118— 1190)是跨平安和镰仓这两个朝代的具有代表性的诗人。

梦里相逢人不见

  若知是梦何须醒

纵然梦里常幽会

  怎比真如见一回

《古今和歌集》中的小野小町的这些和歌,虽是梦之歌,但却直率且具有它的现实性。此后经过《新古今和歌集》阶段,就变得更微妙的写实了。

竹子枝头群雀语

  满园秋色映斜阳

萧瑟秋风荻叶凋

  夕阳投影壁间消

镰仓晚期的永福门院〔永福门院(1271—1342):镰仓晚期的女诗人,伏见天皇的中宫皇后。〕的这些和歌,是日本纤细的哀愁的象征,我觉得同我非常相近。

讴歌“冬雪皑皑寒意加”的道元禅师或是歌颂“冬月拨云相伴随”的明惠上人差不多都是《新古今和歌集》时代的人。明惠和西行曾以诗歌相赠,并谈论过诗歌。

西行法师常来晤谈,说我咏的歌完全异乎寻常。虽是寄兴于花、杜鹃、月、雪,以及自然万物,但是我大多把这些耳闻目睹的东西看成是虚妄的。而且所咏的诗句都不是真挚的。虽然歌颂的是花,但实际上并不觉得它是花;尽管咏月,实际上也不认为它是月。只是当席尽兴去吟诵罢了。像一道彩虹悬挂在虚空,五彩缤纷,又似日光当空辉照,万丈光芒。然而,虚空本来是无光,又是无色的。就在类似虚空的心,着上种种风趣的色彩,然而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这种诗歌就是如来的真正的形体。

(摘自弟子喜海〔喜海(1174—1250):明惠上人的弟子,著有《梅尾明惠上人传记》。〕的《明惠传》)

西行在这段话里,把日本或东方的“虚空”或“无”,都说得恰到好处。有的评论家说我的作品是虚无的,不过这不等于西方所说的虚无主义。我觉得这在“心灵”上,根本是不相同的,道元的四季歌命题为《本来面目》,一方面歌颂四季的美,另一方面强烈地反映了禅宗的哲理。

1968年1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麻黑未被矮化的古茶树,生长状态良好!量了一下,这棵树的树围刚好一米!


落水洞的头号古茶树,状态堪忧!


三合社的大茶树,茶芽发的正好,绿油油的。为了见她,来回走了三个半小时。



一扇磨的这棵大茶树,树围有190 cm,这里的茶农很会采茶,茶树发芽发得很好,古茶树的状态也很好!他们在采摘的时候会顺带修剪茶树,把老叶剃掉,只留下新叶!

今年在易武喝的第一泡古树茶是一扇磨的。淡淡的花香,茶汤很甜滑,余韵很甜爽。像是吃了新鲜的古树茶芽茶之后的感觉,一直回甘。非常的鲜爽,彭柏说,这种感觉很像在喝日本的煎茶,这个氨基酸的含量不亚于日本的绿茶。 

                        ——王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19:55)

易武的老房子


易武的老房子


今年春天在易武的日子,住在田坝李姐家里!非常的享受!相较易武街上这里空气非常的清新,傍晚时常是水蓝色的天空,渐变成深蓝色的画布,然后月亮星星都出来了。如果白天有采茶,我们就会在月光下揉茶,揉完茶之后,手会留下茶叶的清香!田坝的朋友说:“田坝的茶,又甜又霸气!”

田坝的古茶樹


田坝的古茶樹

田坝,雨后的早晨。


田坝,雨后的早晨。

                   ……王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2 13:13)

春节后,卓鹏雯婷陆续回到广州。我们还增加了一位新同学,她叫阿梅。4号,彭老师回台湾了,我们四个每天早晨不约而同都会到店里一起喝茶猜茶,这依旧是我们最享受茶的时光。更有趣的是,我们发现过个年回来,茶都起了变化!



那天,卓鹏冲泡了一款茶,先不公开是什么茶。冲泡出来的汤色是红褐色了,喝下第一杯,很舒服,感觉像是03年左右的茶的表现,前三泡的茶汤感觉有点陌生,我心里想着我们的茶,这茶应该最近没有喝过。卓鹏看着我跟雯婷问,“这茶怎样?”我回说:“真的很好喝,很舒服!”茶汤的甜很温馨!不过我还是猜不来是什么茶。喝到第五泡时,茶汤没有那么深了,还有我熟悉的千年古树的蜜韵出现了,我看了看茶底,也确实是千年古树的样子。卓鹏看着我们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说:“这茶今天表现确实偏成熟了些!不知道是水的原因还是茶变了,跟年前喝不太一样。”我有些不确定的说出我的答案:“是不是06年千年古树?”卓鹏说:“是!”。虽然猜对了,我们三其实都很惊讶,又很惊喜,跟年前比,这茶真的进了一大步!



前几天在喝10年《和气》丁家老寨的时候,我以为是09年的和气!年前,10年与09年的状态是差很多的,一个花香,一个果韵,现在10年的也跟上来了。最近几次喝丁家老寨的茶,发现它除了花香独特之外,她的茶汤中有着明显的苦,是不带涩味的纯粹的苦,似给甜滑的茶汤增了几许和弦。她的花蜜香与麻黑、田坝这些寨子的茶也不一样!很特别!

这几天还喝了两次08年的刮风寨,茶汤甜到心里,卓鹏说,在冲泡的时候蜂蜜香扑鼻而来!两次雯婷都把它猜成是06的千年古树。与年前的状态比也成熟了许多!

喝出变化之后,我们把熟悉的茶品陆陆续续都试了一遍。06绿金聘,07红金聘,07田坝,11麻黑,13一扇磨…都有了明显变化。真的可喜!这个春天,我的易武茶带给了我很大的惊喜!第一次那么切实的感觉到存茶的喜悦与成就感!

               王乙        2015.3.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6 11:21)

     


      看了《狼图腾》电影回来,心情有些许的沉重,同行的庄老师也有同感。我复述电影的情节给彭老师听,彭老师听后跟我说:“我们采自然生态的茶芽来做好茶也是一样,要降到与茶芽一样的高度,与它“偷”一点来,而不是超控者的姿态!”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彭老师讲这些话,今晚听后,有了特别的触动!看这部以狼为主角的电影,看到那些不尊重自然法则的肆意妄为的人们,我觉得很羞愧,人们利用枪支弹药轻而易举的把狼都杀死了,自以为很厉害,却不知那是很愚昧无知的行为。



《狼图腾》简介: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中国大陆内蒙古最后一块靠近边境的原始草原。这里的蒙古牧民还保留着游牧民族的生态特点,他们自由而浪漫地在草原上放养着牛、羊,与成群的强悍的草原狼共同维护着草原的生态平衡。他们憎恨着狼――狼是侵犯他们家园的敌人;他们同时也敬畏着狼――草原狼帮助蒙古牧民猎杀着草原上不能够过多承载的食草动物:黄羊、兔子和大大小小的草原鼠。他们同时也深深地崇敬着狼――草原狼是蒙古民族的原始图腾。狼的凶悍、残忍、智慧和团队精神,狼的军事才能和组织分工,曾经是13世纪蒙古军队征战欧亚大陆的天然教官和进化的发动机。

正是蒙古民族的历史和神秘,草原的广阔和浪漫,将本书的主人公、一个叫陈阵的北京青年带进了草原。很快,陈阵发现草原并不全是浪漫和自由。牧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必须和狼进行战斗。他亲眼目睹蒙古的女人和小孩与偷袭羊群的狼――像豹子一样大的狼――徒手搏斗。也曾误入狼群、并亲眼看见群狼怎样在头狼的指挥下,调兵遣将围猎几百只黄羊。但是,人却抢了狼储存的食物。为了报复人的贪婪,狼利用冬季风雪和夏季蚊灾的掩护,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偷袭军马群的残酷而壮烈的战役。于是人又被激怒了。来自于农耕民族的干部不顾蒙古牧民的反对,开始了大规模的围猎狼群的战斗。狼在死亡前的尊严和牺牲精神震撼了陈阵。陈阵和他的朋友亲自掏了一窝小狼,并且养了其中的一只。他要通过一只小狼的成长,探索狼的习性和狼的哲学。通过一系列的令人陶醉的有趣的故事,陈阵发现狼是动物中唯一不可驯服的、十分神秘的动物。比如,第一次面对食物或者面对大批食物的时候,会举行跑圈,类似现代宗教的感恩仪式或者祭祀;比如,狼一旦离开大地就会颤抖无力,又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进而,陈阵又发现蒙古民族不仅将狼作为自己民族的图腾崇拜的对象,而且,死后又将自己的尸体放到狼出没的地方,实施“天葬”。蒙古牧民相信狼会将他们的灵魂带上“腾格里”(蒙语:天)。狼是蒙古人敬畏的敌人,也是他们相伴一生、甚至是来生的朋友。正是蒙古人带着狼的精神征服了差不多半个地球,开通了东西方商业贸易与文化的交流。

陈阵和他的来自于北京的青年朋友,因为狼的缘故和牧民融为一片。但是,他们无法阻挡来自于农耕文化和文革时期的错误政策对草原生态的破坏。他们首先用现代武器杀狼,将仅存的狼驱赶到边境外。进而,大片的开垦草原土地。几年以后,草原上鼠害横行,大片的草原沙化。在作品的最后,也就小说的尾声,来自于蒙古草原的沙尘暴已经遮天避日地肆虐北京,浮尘甚至飘过大海,在日本和韩国的天空游荡……

人类失去的不仅是草原不仅是狼,我们真正失去的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价值观;我们失去的是中华民族早期的图腾:自由、独立、顽强、勇敢的精神、永不屈服、决不投降的性格、意志和尊严。这是《狼图腾》的主题和作家悲怆的呼唤。



                   王乙 2015.2.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2 18:11)


“漫撒地势很高,但不缺水,是个适宜人群居住的地方,一千多年前已有少数民族在漫撒居住种茶,漫撒普桑河上游一扇磨附近生长着几十亩千年古茶园,其树高达20多米,茶树树围已超过一百五十厘米,这片茶园是六大茶山最老的茶园。”早上在看詹英佩的《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一书,又看到这一段,还是很激动。

          一扇磨这个地方我还没去过,记得去丁家老寨时,老村长说再往上走就可到一扇磨,这两个寨子相邻。每年春天在易武时都会喝到一扇磨茶农送来的毛茶,但数量都不大,价格比丁家老寨贵,13年喝中有压过一批茶饼。我很喜欢一扇磨的茶非常的清雅带花香,高山韵十足。彭柏也说,他对一扇磨的印象非常好,与弯弓是同一级的茶。



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书中讲的那片千年古茶园。还有一扇磨古树茶的回甘!


                            王乙

                          2015.2.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