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狂客青衣
狂客青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94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3-14 04:37)
她们回去了

死亡侵犯了岛屿
很晚了,酒变得异常安静
我的车却还开在岛屿的路上

岛屿很危险
这个时候,我还坐在她们中间喝酒
她们底语,商量回去

我坐在话语中摆脱了
自由及不朽的幻想
她们望着我那半瓶啤酒,亲我

她们亲我,想方设法离开我
她们的手绕在我的脖子上
爱昧地悲伤着

她们叫怜怜还是莹莹
我不知道。哦,我的愧疚爬了过来
试图吵醒时钟

她们以为我是来泡妞的
我都四十一了,她满才十八
让我想起一个女儿。我们都谈了爱

她们想回去,我知道
可岛屿太危险了,死亡很容易进来
如果窗开着,喝完酒很容易让人往下跳

好吧。酒喝完了
我们不敢离窗在近,她们走出门口回去了
我用酒杯顶着头,让它冰冷

嗯,这事到此弄完了。明白了各有所爱
坦白了所有误解
我坐上车,开入了这个危险的岛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2 17:07)
分类: 随笔

她们晚上

 

 

晚上的酒是下午订的

那时街上冷冷清清,我还看书

雨好像刚停

 

她们把穿好的封闭的衣服脱下

套上露胸的碎花裙

裙边刚盖过大腿

 

这是一小时前的事

 

她们现坐在我身边

不断有人挤来挤去

我把手放在酒瓶上,没有往外看

 

知道吗

我们都没有妈妈送来衣服

我们都没人要我们睡

 

我们都在裸露

她们在晚上祼露胸,我们祼露心

天气很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12:29)

他们晚上

 

他们很害怕,因发现还有白天

可能还有,酒醒

 

他们发现,喝酒的人

一个比一个可爱。白天却很恐怖

 

他们知道,白天的受害者

在晚上很精神

 

他们晚上,在暗处,赤祼

他们捧着自己的心,躺在沙发上啃

 

我爱,好吃吗。她问

他们说苦,但喜欢,因那是我的。那就多喝杯酒,她说

 

他们晚上喝着酒,她搂着他们

叫着说,天快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11:23)
分类: 短句
她们说

黑,然后到了
她们说了很多话

她们继续说,在你耳边说
也在他耳边说,还有

她们在城里说话,在包厢里
在酒里说话

她们只是吐泡泡的鱼,她们游到你
嘴唇,还有他,还有我

她们,她们爬上了岩石的身体
我停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11:10)
她们过失


她们在别人身边
她们和别人过得如何

河水入侵了海水,渔鸣叫
窜入了岩石。她们念了佛号

她们跨过了栅栏
她们握了别人的手。念了声,那些业障

那些白浪花嚎叫岩石身上
撕裂她们忠贞的海水

我一句话不说,继续变老
继续听着海水摔门,啪啪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2 14:15)
分类: 短句

我所不知道的

 

 

那棵树的模样,是我所不知道的

斑马在那,诉说来自心内的虚构

 

斑马走了,走出了城门

那个绝色的步子,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所知道的是,车厢的门口

很热闹。斑马很多,雅致的,粗俗的

 

我所不知道的事物,太多

我站在黑夜的岸边,往里看,她们都在谈论,亲爱的

 

这时,音乐停止了说谎言的样子

他们搂着她们,手不安静地上下移动

 

这些事物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车开走了,她上不上车,我否定加肯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8 15:00)
分类: 短句

巡夜的薄荷叶

 

 

 

深夜,咖啡馆没有人

薄荷叶,出去找月亮了

白色耀武扬威

 

深夜了,女人们睡不着

深夜了,咖啡馆的薄荷停不下来

深夜了,世界有了尽头

 

白色是月亮的武器

薄荷叶洞悉这一切

 

深夜,咖啡馆没有人

薄菏叶的笑声穿透血管

他洞悉,女人们拥有了玫瑰

 

深夜了,玫瑰花就拥抱她

深夜,她在寻找另一种生活

在薄荷叶的背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4 20:32)
标签:

情感

分类: 短句

马致远不喜欢秋天

 

 

那个女人坐在公共汽车上

突然想到马致远

她想,马致远到底在干吗

天沙净里,他好瘦

 

她想,马致远为什么不喜欢秋天

这个问题,也让她想到另一个问题

男人为什么不喜欢她

 

她想,寒鸦与枯树为什么在一起

而她怎与那个男人在一起

这些问题她不敢问人

 

对于小桥她不敢想

公共汽车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这和掉入男人的怀里般危险

 

公共汽车开入了傍晚

离她的男人很越来越远

离秋天很近很近

 

女人想到马致远的时候

就想嫁给他,因为他叫马致远

这是叫他在秋天的时候离开

 

她想,马致远一定和她一样

不喜欢秋天。真可怜,马这样的瘦

还在秋天里走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4 19:53)
分类: 短句
鹿鸣


时间之上,鹿在吃着蒿草
喝着露水。黄昏之下
有男人和女子路过。他们
曾悄悄驻留于河畔

鹿不想说情话,只逐水和吃草
黄昏在水和草的肉体埋藏了许多情话
那时,月光拨节,树叶摇摇荡
指缝里的墨迹刚干

生日到了,鹿还在时间上吃蒿草
偶尔饮露,太渴的时候喝水
闲了就对柳上的月鸣叫

吱,从前,女人都在黄昏出生
在月上柳梢的时候带男人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30 13:45)
标签:

佛学

分类: 随笔

4

我们要好好谈场话很难。公开场合类的研讨会,基本上都是讲鬼话,是场用金钱给所谓的作家脸上贴金的表扬会。没啥可以研讨的。只有散会后,在酒桌,饭桌上的私人谈话里,大家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的一点点。但也只能一点点,没人会就作品深入去思考某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思维经验在里面所考虑的是安全边际,而不是对事物的正确认识与对真理的坚持。我们很难严谨地看待一个文本,很难真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尊重自己的思想意愿。我奉劝,如果你还是位对自己很真诚的艺术家、作家,请不要给自己开研讨会,甚至不要参加什么研讨会。我们所开的毫无意义。有意义的,只是研讨会散会后的饭局或茶酒局。如果想参与热闹,我们踩着饭点去就行了。在公开的场合,从没人想要好好谈话。这是伟大政党执掌这个国家后的谈艺传统。

所以想想,在这个国家里,我们是群奇怪的艺术家。大家都非常善于抒情,但困于思考。表扬类的文章非常泛滥,可以说已成巨灾,它阻碍了人的正常思考。让艺术总处在自我感动当中,陷在虚假的伟大情结里,不能自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