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狂客青衣
狂客青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66
  • 关注人气:1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台风来了,还在老爸茶店

台风来了,还在喝老爸茶
这里的人都熟悉,但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
很吵,很吵。大多数的人在衰老,我也是。

这个茶店,在这住不久它就存在了
存在的意义,是让人等待衰老
没有什么比这里更合适我了

这里很好,没人指责我的罪过
就算有人说我这生都是错误,那又有什么
这里很吵。说什么都模糊不清

台风来了,老爸茶店还是很吵,很吵
没有人明白,除了在这等待衰老
沒有更重要的事情,让我在意了

你不行,台风来了也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14:37)
标签:

杂谈

四十岁后


立秋后,金色的稻草人
死于黑乌鸦之下
四十岁后,金色的村庄大片死亡

四十岁后,才立秋。我们追忆
我们,出生时,没有任何声音发生
我们,出生后,依然没有任何声音发生

我们早己年过四十
四十后,万物还是死寂
我们什么都不怕

我们,来回忆一场重要的性生活
我们,四十
我们来回忆一场证明活过的性生活

除此之外,这里没有任何事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1 10:10)
标签:

杂谈

下午是怎样过的


这是从昨天开始的。月亮出现
后来,我们谈到明天
谈得很快乐,其中带点点谎言
欢快地过了另外一天

这些不说了。现在到了昨天说的
下午。时间似乎过去了,又回来
又是谎言。我们都很认真,说过再见

太阳,这个婊子又讲假话了
玻璃杯,骤然沉默,折射孤独的下午
没人看得穿,积赞了这么长时间的质疑

终于走出下午,进入傍晚
我曾遭受过什么,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下午是太阳最暴躁动不安的时刻

那个时候,听说不认识的贝宁自杀了
他离我有几千公里远,怎么死和我没关系
这个下午,我缩在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直到傍晚来临,没有人知道我怎么渡过这个下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3 03:10)
标签:

杂谈

有人真的绝望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旧的老虎趴在那,望着泉水
嘴嘟囔着昨晚,父亲节
爪子伸向蔷薇

他们都是新的
我是旧的。我们不握手
只让词语自己崩溃

好像,她们只叫我父亲
好像,我是只旧的老虎
好像,她们挽着新的老虎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22:55)
标签:

杂谈

她们看到了斑马

她们看到了斑马
看到了死亡的黑与白
她们看到了,我看着夜场

这是个海滨小城
生活的残骇,放置在很多路口,变化莫测
致使水鸟坠落,致幻于酒

她们本想居住于草叶
等待更年期的降临,像等待属于
她们的主,她们的自然

哦,还没到更年期,她们
写了封信。用隐喻,述说
肉体,欲望,泪水和爱情,放置在酒里

我们喝酒好吗
喝完酒,醉后的未来既成了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5 18:16)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句

她们的杯子


嗯,嗯嗯。海峡上的月很凉
她们来了。绿皮火车来自菜园
卸下货物,就消失

嗯,嗯嗯。她们继续走向港湾
海上的海豚跳跃了下
就沉入海底。好象没出现过

嗯,嗯嗯。我记得,洗了杯子
开了几瓶啤酒压压惊
她们喝完就消失了,如水手的海妖

好多个杯子空洞着看向海水
好像要努力记起发生了什么事的样
好像要记起消失的事物

嗯,嗯嗯。这是另一辆火车的声音
我想用语言发声,但除了她们的杯子
好像没什么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3 00:53)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句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也许她们在旅行
那只小狐狸,装腔作式
经过洞庭湖,走了八步

她们仿佛一个人在旅行
那个水壶唱着歌
经历了场悲伤,哭了三次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今夜我们就不倒酒了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六月,她们离开造好的房子
七月,她们真的就开始旅行
经过琼洲海峡了,回看海岬高耸

这次真的坐到天亮了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这次我们不倒酒,不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15:14)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句

他们有花园

如此,我坐了一晚上
喝着青岛啤酒,啃咬花生
想像他们的花园
想像他们在花园中幸福的劳作

假装,自己也一样幸福
这次喝的酒是一个人的
她们都在中帼汇或帝国和客人喝酒
请原谅,中间少了我

这次,就不谈爱了
也不谈她们,不谈过去
不谈难堪的时日

我喝完一杯,就想他们的花园
就想像下幸福,就想像那大海
后来,我右手拿酒瓶上路
摇摇晃晃地向他们的花园出发

到了,就找个台阶
昂头,俯地,往大海里面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1 23:04)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句

她们说爱我


夜晚存在着自己的黑

没有下雨的时侯,满桌都是酒

然后,在遥远的地方

她们说爱我


这个时侯,我就想抽根烟

问神。我相信酒,金黄色的浆水

我相信牛仔裤,蓝色的破洞

幸运的是烟,遮住了红唇


抽根烟吧。在酒桌上

在黑色的夜,在遥远的红色嘴唇

我们把烟吐出来

白天也就来到了门口


她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信任酒,信任烟,信任桌子

信任她们边找男人,边爱我

少爷,天快亮的时候


他拿着刷卡机来了

不紧不慢,像个侠客握着刀

她们在旁边看,那个溺水的人

在爱情的裂缝洒脱地挥着右边

握刀的左手却在流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4 04:37)
她们回去了

死亡侵犯了岛屿
很晚了,酒变得异常安静
我的车却还开在岛屿的路上

岛屿很危险
这个时候,我还坐在她们中间喝酒
她们底语,商量回去

我坐在话语中摆脱了
自由及不朽的幻想
她们望着我那半瓶啤酒,亲我

她们亲我,想方设法离开我
她们的手绕在我的脖子上
爱昧地悲伤着

她们叫怜怜还是莹莹
我不知道。哦,我的愧疚爬了过来
试图吵醒时钟

她们以为我是来泡妞的
我都四十一了,她满才十八
让我想起一个女儿。我们都谈了爱

她们想回去,我知道
可岛屿太危险了,死亡很容易进来
如果窗开着,喝完酒很容易让人往下跳

好吧。酒喝完了
我们不敢离窗在近,她们走出门口回去了
我用酒杯顶着头,让它冰冷

嗯,这事到此弄完了。明白了各有所爱
坦白了所有误解
我坐上车,开入了这个危险的岛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