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童振诗
童振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50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1-26 09:49)
标签:

杂谈

教。宗教思维逻辑对一个人成长的伤害是巨大的。原因是,他们的教诲是不断把模糊的语意不清的语词代替了正常的思考。深迷此道的人会丧失掉正常的思维逻辑和对正常事物的判断。他们的标识是善与正义。他们的善与正义是来自向不可知者祈愿并认为祈愿会真实作用于现实。他们用这些行为代替改变事实的真实行动,并从此类的行为中获得和现实和他者无用自欺欺人的善(正义)。

要知道,房间里的祈愿,在事实上是实现不了任何事情,改变不了任何现实状况。你的祈愿,无法让一个饥饿的人吃饱。想让他不饥饿实际上只有让他吃上饭。祈愿的作用只是自欺欺人的对善的自我满足。他对他者起不了任何实际上的帮助,甚至别人都不可能知道他为对方祈愿过,因此连善的回向都无法传达到对方身上,连安慰的作用都没
。如果有需要,给上师三百红包让他加持回向家人的作用,还不如回家给一百块钱给家人买菜有更有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5 19:53)
标签:

杂谈

《猪的两种死法》1

1

其实我就站在这里
不停地对阴影述说时间。我没隐藏自身
也没故意显露自己包裹在衣服里那微胖的身体

这时,待屠的猪来到我们的中间
它浑浊的眼看了看我就垂下头,哼哼哼叫
它用将要来的死亡,拱着我立足之地的阴影

我肥头大耳的死亡摇摆在阴影中和猪加叠
但我的死亡无视一头猪的将死之事
我的死亡在和田鼠咬着耳朵,共享着一个树洞的深渊

将死的猪来到我的死亡前面,剥离下斑驳的疾病
将死的猪在我的立足之地拱出巨大的深坑
将死的猪使阴影无限接近黑暗,接近亡灵的颜色

我就站在这里
微胖的身体,因为述说的语速过快而颤抖
这些事情使阴影除了更黑之外,还扭曲变形

过了不久,猪就在我的死亡中间死亡
我没发现,猪的另一次死亡在它被杀分食之前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4 16:07)
标签:

杂谈

18年的诗(上)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


1

这不是别处的冬天,我冷
从万泉河边回来,一只老虎遗失了咆哮
这时女人们心满意足。她们聆听夜晚的沉默

你在喝酒吗?这是微信
我把手机装在兜里,有好几个钟头不回信
这时女人们心满意足。她们看着沉默的老虎

这边的冬天没想到也冷
街灯晃悠,我喝了很多酒。刚才
酒店里,电话里的女人问,要小妹吗
我沉默了很久才挂掉,顺着摇摇头

第二天,太阳升起,还冷
这时女人们都离开很久了。在万泉河,老虎
她们来时,请温柔点,要不然会后悔的
黑暗中,烦燥者们都想请她上床

老虎沉默了很久。他披上了很多万泉河夜晚
这时女人们离去很久了。她们都唱着歌离去
唱着那一首酒吧流行的老歌
剩下你们在酒店听电话吧

你们烦燥了,就让电话里的女人来睡在床上吧
和她们喝酒,赶走别的男人,爱上她们一晚
对待她就象对开始爱上的女人所做的一样

现在,是十二月的晚上,天很黑,有路灯
老虎都很烦燥,万泉河没有任何声音,我冷


2

酒店,谁都知道
至于谁在那,干了什么,没人知道
万泉河,人类都知道
少女们正在列队淌水。河水阴凉

人类,天冷的时候爱住酒店
人类,在冬天才能接受礼物。爱人们
这时会坐白皮飞机离开,会坐绿皮火车离开
在冬天,人类会变成烦燥者

人类在冬天没有爱人
人类在冬天没有家,酒店都满着
每个人都在想着春天的少女
这时人类一生的工作会在冬天完成

这样的,今天是冬月的初一
人类必须重新定义柏拉图
每个烦燥者必须去爱上电话里的女人
必须去知道爱什么

现在这个时候己超过子时
人类应该重新开始出发去爱自己了



3

我必须默许黑暗中有坟墓
波澜中有寺庙,她们的眼中有不安

她们离开家
穿上电话的衣服
在万泉河的草丛深处练防身术

她们必须要去抵御鸟鸣
必须要去河岸走走

她们在对岸问候酒店里的烦燥者
她们在问候被剥夺生命的影子

很多被遗弃的爱情残骸
都由她们砌上泥土的灵柩埋藏

她们不允许爱情无依无靠
不允许寒冷扑倒叙事者


4

礼物挂在门外
野狗在旷野上狂吠
我们都没能想起什么

即使这样,很多事还在发生
圣诞树继续生长,人类
挂在树上过冬

因为,嘉积镇那天晚上太多人
为上面朗诵了情诗
现在这人间还在夜里

花朵只能用漆黑的颜色来绽放



5

你们都不会怀孕
神这样宣布

万泉河不仅有嘉积镇,还有其它
万泉河有小酒,有小姐
还有妈咪

你们都会开心
上面这样宣告

语音来到这就抖动
弯弯曲曲地顺着浪隐没
神和上面都很自信

有些事物,有即是无
有些事物,无即是有





6
今天是大寒,这几只鸟是虚幻的
乳房是对翅膀,带着天使降临
万泉河,她必须生下幸福,生下些梦

我们就在岸边,寻找纸片上的女人
拨打电话,不准备从这里飞过海峡

这时。乳房的翅膀降临在嘉积镇上
黑暗被剪成两半,弃于河的两边
水流得很响,促使万物生长

她们来了
我们得在镇上述说些虚伪的词语
指认那些没有存在过的神秘事物










《她们说爱我》


夜晚存在着自己的黑
没有下雨的时侯,满桌都是酒
然后,在遥远的地方
她们说爱我

这个时侯,我就想抽根烟
问神。我相信酒,金黄色的浆水
我相信牛仔裤,蓝色的破洞
幸运的是烟,遮住了红唇

抽根烟吧。在酒桌上
在黑色的夜,在遥远的红色嘴唇
我们把烟吐出来
白天也就来到了门口

她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信任酒,信任烟,信任桌子
信任她们边找男人,边爱我
少爷,天快亮的时候

他拿着刷卡机来了
不紧不慢,像个侠客握着刀
她们在旁边看,那个溺水的人






《他们有花园》

如此,我坐了一晚上
喝着青岛啤酒,啃咬花生
想像他们的花园
想像他们在花园中幸福的劳作

假装,自己也一样幸福
这次喝的酒是一个人的
她们都在中帼汇或帝国和客人喝酒
请原谅,中间少了我

这次,就不谈爱了
也不谈她们,不谈过去
不谈难堪的时日

我喝完一杯,就想他们的花园
就想像下幸福,就想像那大海
后来,我右手拿酒瓶上路
摇摇晃晃地向他们的花园出发

到了,就找个台阶
仰头,俯地,往大海里面跳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也许她们在旅行
那只小狐狸,装腔作势
经过洞庭湖,走了八步


她们仿佛一个人在旅行
那个水壶唱着歌
经历了场悲伤,哭了三次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今夜我们就不倒酒了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六月,她们离开造好的房子
七月,她们真的就开始旅行
经过琼洲海峡了,回看海岬高耸

这次真的坐到天亮了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这次我们不倒酒,不说话















《她们进出我身体》

或许,天黑后她们会来
或许,她们早来过
毕竟这世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我回头,看墙,看被撞破的洞
地板上粉尘暴躁
我确定,她们进出我身体过

天花板上,灯笑成转轮
岁月安静地在上面喘气,她们
天黑后会来?她们早来过

事物进出身体
没有你想像那么疼,比如呼吸
比如好听的话语,比如她们

但有些事物进出身体
那得撕心裂肺,崩溃肉体
比如十指被钉又拔出,比如她们

她们是谁啊?也许是你,也许不是
天最少不要再黑,是不









《她们的杯子》


嗯,嗯嗯。海峡上的月很凉
她们来了。绿皮火车来自菜园
卸下货物,就消失

嗯,嗯嗯。她们继续走向港湾
海上的海豚跳跃了下
就沉入海底。好象没出现过

嗯,嗯嗯。我记得,洗了杯子
开了几瓶啤酒压压惊
她们喝完就消失了,如水手的海妖

好多个杯子空洞着看向海水
好像要努力记起发生了什么事的样
好像要记起消失的事物

嗯,嗯嗯。这是另一辆火车的声音
我想用语言发声,但除了她们的杯子
好像没什么发生






《斑马》


她们看到了斑马
看到了死亡的黑与白
她们看到了,我看着夜场

这是个海滨小城
生活的残骇,放置在很多路口,变化莫测
致使水鸟坠落,致幻于酒


她们本想居住于草叶
等待更年期的降临,像等待属于
她们的主,她们的自然

哦,还没到更年期,她们
写了封信。用隐喻,述说
肉体,欲望,泪水和爱情,放置在酒里

我们喝酒好吗
喝完酒,醉后的未来既成了现在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有人真的绝望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旧的老虎趴在那,望着泉水
嘴嘟囔着昨晚,父亲节
爪子伸向蔷薇

他们都是新的
我是旧的。我们不握手
只让词语自己崩溃

好像,她们只叫我父亲
好像,我是只旧的老虎
好像,她们挽着新的老虎走了




《这是没意义的》


你站在门口
等待晚年的来临,这是没意义的
晚年没有夜晚

夜晚每天降临三次
一次假装人世有神
一次假装我们在写信
一次假装人类的爱人还在

在夜晚中我们是孩子
在人类学会说话之前
词语就在阴影不远处燥动
我们从开始讲话就在说谎

在门前,晚年不再有词语
我们早早就不说话了
我们写的信每封都是傍晚,傍晚
在不远的将来

终于神不在后
爱人不在后,信被阴影打开
这样我们在晚年的死亡之前会清洗自己


《酒杯的挽歌》


每个酒杯的葬礼都发生在夜晚
她们都会挽着男人唱歌
这些事件,发生了两个世纪

每个酒杯都居住着月亮
我们必须每晚赞扬黛安芬
这些事件,发生了一个世纪

她们负责每个酒杯的挽歌
她们负责每个没有做爱的男人
这些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每个酒杯是个飞鸟的心脏
每个酒杯都在夜间破碎
每个破碎的心脏都会先在夜晚飞翔
我们都要去赞美酒杯

灯光,很多灯光都在场
她们和他们手挽手飞翔,夜晚充满波折
灯光照在那,我们都在想象结伴同行
他们是酒杯,他们不是酒杯





《混乱者》


海做为那汪蓝的刀
它横在忧郁的傍晚和夜晚中间
海峡很冷静地灰暗下去

汪蓝是那把刀
那把汪蓝刀,汪蓝
那个汪蓝,汪蓝,鱼一只只
往上跃,立马消失

混乱者正踩着锋利的沙滩数数字
脚印很密集,纠缠不清
为什么这岸边无法居住神
为什么神居住过的房子都在崩坏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百米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千米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
好象神从没在世上居住过

鱼从指尖消失
神在万米之遥外失踪








《我虚构了个女人》


我虚构了个旅馆
我虚构了个女人
并虚构很多不存在的夜晚

我虚构了个酒馆
我虚构了娜娜
并给娜娜虚构了双飞翔的乳房

我在有风声的路上走向旅馆
我想起那个夜晚
并想起风吹来的夜雨

我从酒馆出来在旅馆的路上
娜娜倚在窗边,听天气预报
未来几个小时后台风将会登陆本岛

我从酒馆出来奔赴旅馆
路上都是悲伤的纸片女人
我从不存在进入了不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9只剩几个小时了》

这些不存在了
船,那艘船开入了海洋
海洋里有事物忽闪忽现

她不存在
时间不多,船不存在
2019只剩几个小时了

回头,看向海
漆黑在海上起伏,没时间了
一只鱼的眼睛在看

只剩几个时了
漆黑中最硬的是礁石,软的是水
船和她都在里头

一只鱼的眼睛在看
后面的路没有人走来,前面漆黑
我躺下,如岸上蓬草下伏

2019只剩几个小时了
有只鱼的眼睛在讲不存在的事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7 00:03)
标签:

杂谈

《他在酒馆》

现在过了零晨1点
他在酒馆,他给酒杯倒满了酒
他给血液倒满了酒

在夜晚游泳的鱼还没有来
酒从血管溢出,泛滥成灾
淹没了27公里的路

现在过了零晨1点
‌损毁的海洋就在27公里外咆哮
他在酒馆里平静地喝着酒

现在过了零晨1点
27公里外被摧毁的村庄不安静
他在酒馆里喝多了

现在过了零晨1点
他在酒馆里安静地喝酒
对着乳沟和灵魂叙旧

现在过了零晨1点
村庄里,那些幽闭在棺材里的鬼魂很不安静
海面上白色的浪起起伏伏喧嚣不安

他在酒馆喝酒,一句话都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5 17:36)
标签:

杂谈

《他在酒馆》

现在过了零晨1点
他在酒馆,他给酒杯倒满了酒
他给血液倒满了酒

在夜晚游泳的鱼还没有来
酒从血管溢出,泛滥成灾
淹没了27公里的路

现在过了零晨1点
‌损毁的海洋就在27公里外咆哮
他在酒馆里平静地喝着酒

现在过了零晨1点
27公里外被摧毁的村庄不安静
他在酒馆里喝多了

现在过了零晨1点
他在酒馆里安静地喝酒
对着乳沟和灵魂叙旧

现在过了零晨1点
村庄里,那些幽闭在棺材里的鬼魂很不安静
海面上白色的浪起起伏伏喧嚣不安

他在酒馆喝酒,一句话都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7 22:36)
标签:

杂谈


虚构了个女人》


我虚构了个旅馆
我虚构了个女人
并虚构很多不存在的夜晚

我虚构了个酒馆
我虚构了娜娜
并给娜娜虚构了双飞翔的乳房

我在有风声的路上走向旅馆
我想起那个夜晚
并想起风吹来的夜雨

我从酒馆出来在旅馆的路上
娜娜倚在窗边,听天气预报
未来几个小时后台风将会登陆本岛

我从酒馆出来奔赴旅馆
路上都是悲伤的纸片女人
我从不存在进入了不存在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3 20:05)
标签:

杂谈

《说悄悄话》

城北八百里
你们吃肉,你们议论
你们不敢议论

城西八百里
你们吃草,你们说悄悄话
你们不敢说悄悄话

你们都按编好的那套说词闲聊
羊,鼹鼠,石头
孩子,告密,坚持

你们一个,你们俩个
你们三个,你们四个
你们都在我眼睛背后说话

他们没有发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3 19:49)
标签:

杂谈



《她们说爱我》

夜晚存在着自己的黑
没有下雨的时侯,满桌都是酒
然后,在遥远的地方
她们说爱我

这个时侯,我就想抽根烟
问神。我相信酒,金黄色的浆水
我相信牛仔裤,蓝色的破洞
幸运的是烟,遮住了红唇

抽根烟吧。在酒桌上
在黑色的夜,在遥远的红色嘴唇
我们把烟吐出来
白天也就来到了门口

她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信任酒,信任烟,信任桌子
信任她们边找男人,边爱我
少爷,天快亮的时候

他拿着刷卡机来了
不紧不慢,像个侠客握着刀
她们在旁边看,那个溺水的人




《他们有花园》

如此,我坐了一晚上
喝着青岛啤酒,啃咬花生
想像他们的花园
想像他们在花园中幸福的劳作

假装,自己也一样幸福
这次喝的酒是一个人的
她们都在中帼汇或帝国和客人喝酒
请原谅,中间少了我

这次,就不谈爱了
也不谈她们,不谈过去
不谈难堪的时日

我喝完一杯,就想他们的花园
就想像下幸福,就想像那大海
后来,我右手拿酒瓶上路
摇摇晃晃地向他们的花园出发

到了,就找个台阶
仰头,俯地,往大海里面跳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也许她们在旅行
那只小狐狸,装腔作势
经过洞庭湖,走了八步

她们仿佛一个人在旅行
那个水壶唱着歌
经历了场悲伤,哭了三次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今夜我们就不倒酒了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六月,她们离开造好的房子
七月,她们真的就开始旅行
经过琼洲海峡了,回看海岬高耸

这次真的坐到天亮了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这次我们不倒酒,不说话













《她们进出我身体》

或许,天黑后她们会来
或许,她们早来过
毕竟这世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我回头,看墙,看被撞破的洞
地板上粉尘暴躁
我确定,她们进出我身体过

天花板上,灯笑成转轮
岁月安静地在上面喘气,她们
天黑后会来?她们早来过

事物进出身体
没有你想像那么疼,比如呼吸
比如好听的话语,比如她们

但有些事物进出身体
那得撕心裂肺,崩溃肉体
比如十指被钉又拔出,比如她们

她们是谁啊?也许是你,也许不是
天最少不要再黑,是不







《她们的杯子》

嗯,嗯嗯。海峡上的月很凉
她们来了。绿皮火车来自菜园
卸下货物,就消失

嗯,嗯嗯。她们继续走向港湾
海上的海豚跳跃了下
就沉入海底。好象没出现过

嗯,嗯嗯。我记得,洗了杯子
开了几瓶啤酒压压惊
她们喝完就消失了,如水手的海妖

好多个杯子空洞着看向海水
好像要努力记起发生了什么事的样
好像要记起消失的事物

嗯,嗯嗯。这是另一辆火车的声音
我想用语言发声,但除了她们的杯子
好像没什么发生




《斑马》

她们看到了斑马
看到了死亡的黑与白
她们看到了,我看着夜场

这是个海滨小城
生活的残骇,放置在很多路口,变化莫测
致使水鸟坠落,致幻于酒

她们本想居住于草叶
等待更年期的降临,像等待属于
她们的主,她们的自然

哦,还没到更年期,她们
写了封信。用隐喻,述说
肉体,欲望,泪水和爱情,放置在酒里

我们喝酒好吗
喝完酒,醉后的未来既成了现在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有人真的绝望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旧的老虎趴在那,望着泉水
嘴嘟囔着昨晚,父亲节
爪子伸向蔷薇

他们都是新的
我是旧的。我们不握手
只让词语自己崩溃

好像,她们只叫我父亲
好像,我是只旧的老虎
好像,她们挽着新的老虎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0 11:16)
标签:

杂谈

《混乱者》

海做为那汪蓝的刀
它横在忧郁的傍晚和夜晚中间
海峡很冷静地灰暗下去

汪蓝是那把刀
那把汪蓝刀,汪蓝
那个汪蓝,汪蓝,鱼一只只
往上跃,立马消失

混乱者正踩着锋利的沙滩数数字
脚印很密集,纠缠不清
为什么这岸边无法居住神
为什么神居住过的房子都在崩坏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百米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千米
光辉从混乱者脸上消失
好象神从没在世上居住过

鱼从指尖消失
神在万米之遥外失踪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