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狂客青衣
狂客青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45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6

6

今天是大寒,这几只鸟是虚幻的
乳房是对翅膀,在前展开,带着天使降临
万泉河,她必须生下幸福,生下些梦

我们就在岸边,寻找纸片上的女人
拨打电话,不准备从这里飞过海峡

这时,乳房的翅膀降临在嘉积镇上
黑暗被剪成两半,弃于河的两边
水流得很响,促使万物生长

她们来了,河面闪耀
我们得在镇上述说些虚伪的词语
指认那些没有存在过的神秘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9 22:09)
标签:

杂谈

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她们走在路上

草走在路上。就这么结束了

那条鱼干从鱼架上鸣叫起来

夺路而逃

 

在她们逃走的路上

奶奶挎着鱼篮,戴着桐油斗笠

家里的黑狗绕着她前后撒欢

海,琼洲海峡染着蓝色

 

我在这里。我喊

鱼跑了。我叫。就这么结束了

奶奶走的当晚,我不在

我正忙着店里事,没准备好

 

送她上山那天,关于她用的旧物器

也给她送去了。父亲

显然有了新的生活打算,虽然

常常去看看她的坟墓

 

但是这村子,我们还会晒鱼干

我坐在被人遗忘的石块上

翻翻逃跑的鱼。时候到了

有一天,我会和她一样

鱼安静了下来


 

黑鸟打开了坟草后面的门

 

我在坟墓间漫游

黑鸟打开了坟草后面的门

我遇见了鱼

 

从北回归线回来的鱼

这么多年了,游了一圈地球

他还是木纳,不懂说话

 

鱼啊,奶奶还好吧

她做的白米饭还是那样白吧

 

我想告诉奶奶

她的孙子也快到四十了

对于人世仍是感到恐惧

 

鱼啊,她的孙子

孤独地一个人活着

他还是不听话

 

不好啊,他租了个笼子

把自己装在里面

告诉自己这是家

 

鱼啊,草越长越高

我不想回去了,走入坟草后面的门

能吃到白米饭吧

 

黑鸟飞走了

坟草后面的门还洞开着

黑夜如河流一样涌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8 09:00)
标签:

杂谈

《浮世绘2009

1

卖菜的那个人

卖菜的人,在卖菜

胡须坚锐地挑扎着日头,半踞的影子

警惧,生长。昨天与城管拉扯的

痛疼,潜伏里面

零晨洒上菜叶的清水干了

菜叶随后越来越蔫,没有了刚采摘时的翠绿

“很庆幸,平静地搞了一天生意”

孩子她妈走过来说笑

这时,一辆汽车尖啸

尘土重重从高处坠下,惊扰了

卖菜人在嘴角弯出的幸福

他的女人慌忙闪进他的影子,助长影子疯长的速度

2

必须过得幸福

粉色的灯照耀。毫无疑问

这一排过去的女人都是卖的。我承认

常常走过,她们时不时跑出来啮咬过我

当中必定有个王后,我想

那个来收女人们钱的人,必定是锦衣卫

回到皇宫是要穿上官服的

你晓得吗?在回忆里

王后们知道幸福会在绿色的田野醒来

世界幽暗的边缘,破旧的衣服沾满露水

她流泪往幽暗的尽头靠近时

曾对着自己呼喊——

必须要过得幸福

3

他走过龙昆南

他走过龙昆南。阳具坚挺高昂如王者

无视满街患上阳萎症的人们的

悔恨,害怕,焦虑,痉挛

龙昆南在扭曲,延伸,疲态显现

他胯下的阳具尽情地嘲笑:你看这家伙

蠢笨,肮脏,沾满口水——

妇女们掩住眼睛,流着绝望的哈喇

低声说:这个世界,不能改变

4

那场琼剧

躲入尘土,从生产队的牛棚

先偷来花鼓声。那只鬼唱了句:“小姐喂。”

我吊起喉接了下:“冤枉十五贯”

鬼嚎了起来:“唉的噜。”

于是二弦、二胡、椰胡、提琴

三弦、月琴、秦琴、琵琶、扬琴

唢呐、横萧、洞箫、战鼓、子鼓、

钹、铙声乱作一团。

然后乌鸦吓坏了,卟吱撞向月亮

广播响起了《东方红》

破墙上,忠字大声喊叫

共产主义好。鬼终于死尽,死向我的

那句:冤枉十五贯

这是个月亮破碎的鬼夜

5

牌局

很奇异,光被划过即暗了

声音被划过即哑了

天使被划过即坠为魔鬼

桌上,大家都笑嘻嘻地

酷似神。牌轻轻被举起,划,哗

落下。跟很多牌混在一起

我开始想笑,刚才举牌的手向身旁美女

的大腿放了放,开始往上摸

行了,在短暂的寂静里

发生了什么

6

一夜情

渴,并因此拼命灌着酒

体内奔涌的河流,充诉大地

缝隙很遥远,很窄

进入夜晚,对着身体,对着岔道凝视

想借着做爱,打开幽暗,打开身体

但每条缝隙都复杂得令人发疯

没有什么可以被打开

早晨醒来,我们对着身体轻叹

打算在旅馆门前就此告别,

不举行任何仪式

没有留下联络方式

7

夜店,摇头丸

修改不了,草木食人的夜

泡沫从身体内生长,吼声出自骨髓

剥开眼睛,收容最隐密的要求

夜店正撕裂笑声

这么好,骨灰坛里

乳房摇晃,咆哮,嘶鸣,淫叫

挑逗天使,佛陀,明星

在那狭窄的坛口,随神祗聆听肉体疯狂



2009-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们都不会怀孕
神这样宣布

万泉河不仅有嘉积镇,还有其它
你们都会开心
上面给予了应许之

语音来到这就抖动
弯弯曲曲地顺着浪隐没
神和上面都很自信

有些事物,有即是无
有些事物,无即是还有其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4

4

礼物挂在门外
野狗在旷野上狂吠
我们都没能想起什么

即使这样,很多事还在发生
圣诞树继续生长,人类
挂在树上过冬

因为,嘉积镇那天晚上太多人
为上朗诵了情诗
现在这人间还在夜里

花朵只能用漆黑的颜色来绽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们乘上了火车,开过了用耳朵听爱情的年龄


岛屿上,妇女们排队
哭泣。她们与火车一起哭泣
她们与婚姻一起哭泣

嗨,海上晃荡着金属的声音
火车从海上驰来
嗨,铁轨是那么的黑,火车是那么的慢
没有带来房子
嗨,火车上没有男人
没有婚戒,也没有婚纱
嗨,妇女们都长着耳朵
嗨,我看到只兔子跑入帐蓬了
告诉你,耳朵是用来听闻爱情的
最后,妇女们不哭了
她们乘上了火车,开过了用耳朵听爱情的年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7 17:40)
标签:

杂谈

 

 到海边去

这里,到海边很难
只需要闭上眼,这几公里的路
每个事物,它们都在我心上生长

这里,到海边只需要4公里
只需要闭上眼,到达海边前的路我都摸得到
这个时候,我单独在屋子里妄想


40年己过。海上的浪,潜入海底几次
我不知道。但我的村子已毁,那有我的信仰
他们,红色的人种,正商量怎样推倒最后的庙宇

在我死之前,我还能到达海边吗
在我到达海边之前,我能不死吗
红色的人种的闪了出来

我能到达得了海边吗?听说,红土地
又入侵大海五公里后,又在继续入侵
海边,我的海边你在哪

我想去海边,到海边,进庙宇跪拜
关公、土地、婆祖、108公。告诉他们
他的子孙丧失了信仰。像只鬼魂一样在城里飘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7 15:29)
标签:

杂谈

她们进出我身体

或许,天黑后她们会来
或许,她们早来过
毕竟这世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我回头,看墙,看被撞破的洞
地板上粉尘暴躁
我确定,她们进出我身体过

天花板上,灯笑成转轮
岁月安静地在上面喘气,她们
天黑后会来?她们早来过

事物进出身体
没有你想像那么疼,比如呼息
比如好听的话语,比如她们

但有些事物进出身体
那得撕心裂肺,崩溃肉体
比如十指被钉又拨出,比如她们

她们是谁啊?也许是你,也许不是
天最少不要再黑.,是不

                              2017-6-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6 12:19)
分类: 短句
她们:2017年的诗


《我所不知道的》
 
 
那棵树的模样,是我所不知道的
斑马在那,诉说来自心内的虚构
 
斑马走了,走出了城门
那个绝色的步子,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所知道的是,车厢的门口
很热闹。斑马很多,雅致的,粗俗的
 
我所不知道的事物,太多
我站在黑夜的岸边,往里看,她们都在谈论,亲爱的
 
这时,音乐停止了说谎言的样子
他们搂着她们,手不安静地上下移动
 
这些事物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车开走了,她上不上车,我否定加肯定


                   2017-1-2



《她们过失》


她们在别人身边
她们和别人过得如何

河水入侵了海水,鱼鸣叫
窜入了岩石。她们念了佛号

她们跨过了栅栏
她们握了别人的手。念了声,那些业障

那些白浪花嚎叫着扑在黑岩石身上
撕裂她们忠贞的海水

我一句话不说,继续变老
继续听着海水摔门,啪啪响


2017-2-28



《她们说》

黑,然后到了
她们说了很多话

她们继续说,在你耳边说
也在他耳边说,还有

她们在城里说话,在包厢里
在酒里说话

她们只是吐泡泡的鱼,她们游到你
嘴唇,还有他,还有我

她们,她们爬上了岩石的身体
我停了下来


2017-2-28



《他们晚上》
 
他们很害怕,因发现还有白天
可能还有,酒醒
 
他们发现,喝酒的人
一个比一个可爱。白天却很恐怖
 
他们知道,白天的受害者
在晚上很精神
 
他们晚上,在暗处,赤祼
他们捧着自己的心,躺在沙发上啃
 
我爱,好吃吗。她问
他们说苦,但喜欢,因那是我的。那就多喝杯酒,她说
 
他们晚上喝着酒,她搂着他们
叫着说,天快亮了
 

2017-3-2



《她们晚上》
 
 
晚上的酒是下午订的
那时街上冷冷清清,我还看书
雨好像刚停
 
她们把穿好的封闭的衣服脱下
套上露胸的碎花裙
裙边刚盖过大腿
 
这是一小时前的事
 
她们现坐在我身边
不断有人挤来挤去
我把手放在酒瓶上,没有往外看
 
知道吗
我们都没有妈妈送来衣服
我们都没人要我们睡
 
我们都在裸露
她们在晚上祼露胸,我们祼露心
天气很凉
 
2017-3-2



《她们回去了》

死亡侵犯了岛屿
很晚了,酒变得异常安静
我的车却还开在岛屿的路上

岛屿很危险
这个时候,我还坐在她们中间喝酒
她们低语,商量回去

我坐在话语中摆脱了
自由及不朽的幻想
她们望着我那半瓶啤酒,亲我

她们亲我,想方设法离开我
她们的手绕在我的脖子上
爱昧地悲伤着

她们叫怜怜还是莹莹
我不知道。哦,我的愧疚爬了过来
试图吵醒时钟

她们以为我是来泡妞的
我都四十一了,她满十八
让我想起一个女儿。我们都谈了爱

她们想回去,我知道
可岛屿太危险了,死亡很容易进来
如果窗开着,喝完酒很容易让人往下跳

好吧。酒喝完了
我们不敢离窗太近,她们走出门口回去了
我用酒杯顶着头,让它冰冷

嗯,这事到此弄完了。明白了各有所爱
坦白了所有误解
我坐上车,开入了这个危险的岛屿


2017-3-14



《她们说爱我》

夜晚存在着自己的黑
没有下雨的时侯,满桌都是酒
然后,在遥远的地方
《她们说爱我》

这个时侯,我就想抽根烟
问神。我相信酒,金黄色的浆水
我相信牛仔裤,蓝色的破洞
幸运的是烟,遮住了红唇

抽根烟吧。在酒桌上
在黑色的夜,在遥远的红色嘴唇
我们把烟吐出来
白天也就来到了门口

她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
信任酒,信任烟,信任桌子
信任她们边找男人,边爱我
少爷,天快亮的时候

他拿着刷卡机来了
不紧不慢,像个侠客握着刀
她们在旁边看,那个溺水的人
在爱情的裂缝洒脱地挥着右手
握刀的左手却在流血


2017-6-1




《他们有花园》


如此,我坐了一晚上
喝着青岛啤酒,啃咬花生
想像他们的花园
想像他们在花园中幸福的劳作

假装,自己也一样幸福
这次喝的酒是一个人的
她们都在中帼汇或帝国和客人喝酒
请原谅,中间少了我

这次,就不谈爱了
也不谈她们,不谈过去
不谈难堪的时日

我喝完一杯,就想他们的花园
就想像下幸福,就想像那大海
后来,我右手拿酒瓶上路
摇摇晃晃地向他们的花园出发

到了,就找个台阶
昂头,俯地,往大海里面跳


2017-6-1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也许她们在旅行
那只小狐狸,装腔作式
经过洞庭湖,走了八步

她们仿佛一个人在旅行
那个水壶唱着歌
经历了场悲伤,哭了三次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今夜我们就不倒酒了
她们的房子太寂寞

六月,她们离开造好的房子
七月,她们真的就开始旅行
经过琼洲海峡了,回看海岬高耸

这次真的坐到天亮了
给吧。倒杯茶给她们
这次我们不倒酒,不说话


2017-6-3



《她们的杯子》


嗯,嗯嗯。海峡上的月很凉
她们来了。绿皮火车来自菜园
卸下货物,就消失

嗯,嗯嗯。她们继续走向港湾
海上的海豚跳跃了下
就沉入海底。好象没出现过

嗯,嗯嗯。我记得,洗了杯子
开了几瓶啤酒压压惊
她们喝完就消失了,如水手的海妖

好多个杯子空洞着看向海水
好像要努力记起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好像要记起消失的事物

嗯,嗯嗯。这是另一辆火车的声音
我想用语言发声,但除了她们的杯子
好像没什么发生


2017-6-5



《她们看到了斑马》

她们看到了斑马
看到了死亡的黑与白
她们看到了,我看着夜场

这是个海滨小城
生活的残骇,放置在很多路口,变化莫测
致使水鸟坠落,致幻于酒

她们本想居住于草叶
等待更年期的降临,像等待属于
她们的主,她们的自然

哦,还没到更年期,她们
写了封信。用隐喻,述说
肉体,欲望,泪水和爱情,放置在酒里

我们喝酒好吗
喝完酒,醉后的未来既成了现在


2017-6-13



《有人真的绝望》


这么多寒暄的人
聚后,过不了多久都要分别
她们什么都要新的

旧的老虎趴在那,望着泉水
嘴嘟囔着昨晚,父亲节
爪子伸向蔷薇

他们都是新的
我是旧的。我们不握手
只让词语自己崩溃

好像,她们只叫我父亲
好像,我是只旧的老虎
好像,她们挽着新的老虎走了


2017-6-23



《下午是怎样过的》


这是从昨天开始的。月亮出现
后来,我们谈到明天
谈得很快乐,其中带点点谎言
欢快地过了另外一天

这些不说了。现在到了昨天说的
下午。时间似乎过去了,又回来
又是谎言。我们都很认真,说过再见

太阳,这个婊子又讲假话了
玻璃杯,骤然沉默,折射孤独的下午
没人看得穿,积赞了这么长时间的质疑

终于走出下午,进入傍晚
我曾遭受过什么,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下午是太阳最暴躁动不安的时刻

那个时候,听说不认识的贝宁自杀了
他离我有几千公里远,怎么死和我没关系
这个下午,我缩在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直到傍晚来临,没有人知道我怎么渡过这个下午



2017-7-21



四十岁后


立秋后,金色的稻草人
死于黑乌鸦之下
四十岁后,金色的村庄大片死亡

四十岁后,才立秋。我们追忆
我们,出生时,没有任何声音发生
我们,出生后,依然没有任何声音发生

我们早己年过四十
四十后,万物还是死寂
我们什么都不怕

我们,来回忆一场重要的性生活
我们,四十
我们来回忆一场证明活过的性生活

除此之外,这里没有任何事发生


2017-9-28



《台风来了,还在老爸茶店》


台风来了,还在喝老爸茶
这里的人都熟悉,但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
很吵,很吵。大多数的人在衰老,我也是。

这个茶店,在这住不久它就存在了
存在的意义,是让人等待衰老
没有什么比这里更合适我了

这里很好,没人指责我的罪过
就算有人说我这生都是错误,那又有什么
这里很吵。说什么都模糊不清

台风来了,老爸茶店还是很吵,很吵
没有人明白,除了在这等待衰老
沒有更重要的事情,让我在意了

你不行,台风来了也不行



2017-10-15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1


这不是别处的冬天,我冷
从万泉河边回来,一只老虎遗失了咆哮
女人们心满意足,聆听夜晚的沉默

你在喝酒吗?这是微信
我把手机装在兜里,有好几个钟头不回信
女人们心满意足,看着沉默的老虎

这边的冬天没想到也冷
街灯晃悠,我喝了很多酒,刚才
酒店里,电话里的女人问要小妹吗
我沉默了很久才挂掉,顺着摇摇头

第二天,太阳升起,还冷
女人们都离开很久了。在万泉河,老虎
她们来时,请温柔点,要不然会后悔的
黑暗中,烦燥者们都想请她上床

老虎沉默了很久,披上了很多万泉河夜晚
色彩斑驳。女人们离去很久了。她们
唱歌离去,唱着那一首酒吧流行的老歌
剩下你们在酒店听电话

你们烦燥了,就让电话里的女人来睡在床上
要和她们喝酒,赶走别的男人,爱上她们一晚
对待她,要象对那开始爱上的女人所做的一样

现在,是十二月的晚上,天很黑,有路灯
老虎都很烦燥,万泉河没有任何声音,我冷


2017-12-17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2


酒店,谁都知道
至于谁在那,干了什么,没人知道
万泉河,人类都知道
少女们正在列队淌水。河水阴凉

人类,天冷的时候爱住酒店
冬天,才能接受礼物。爱人们
这时会坐白皮飞机离开,会坐绿皮火车离开
冬天,人类会变成烦燥者

人类在冬天没有爱人
人类在冬天没有家,酒店都满着
每个人都在想着春天的少女
这时人类一生的工作会在冬天完成

这样的,今天是冬月的初一
人类必须重新定义柏拉图
每个烦燥者必须去爱上电话里的女人
必须去知道爱什么

现在这个时候己超过子时
人类应该重新开始出发去爱自己了


2017-12-19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3


我必须默许黑暗中有坟墓
波澜中有寺庙,她们的眼中有不安

她们离开家
穿上电话的衣服
在万泉河的草丛深处练防身术

她们必须要去抵御鸟鸣
必须要去河岸走走

她们在对岸问候酒店里的烦燥者
她们在问侯被剥夺生命的影子

很多被遗弃的爱情残骸
都由她们砌上泥土的灵柩埋藏

她们不允许爱情无依无靠
不允许寒冷扑倒叙事者

这些,我不曾参与其中
年终将近,我还在咖啡馆无所事事
放任黑暗中的坟墓不断添加


2017-1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烦燥者的万泉河叙事》

3

我必须默许黑暗中有坟墓
波澜中有寺庙,她们的眼中有不安

她们离开家
穿上电话的衣服
在万泉河的草丛深处练防身术

她们必须要去抵御鸟鸣
必须要去河岸走走

她们在对岸问候酒店里的烦燥者
她们在问侯被剥夺生命的影子

很多被遗的爱情残骸
都由她们砌上泥土的灵柩埋藏

她们不允许爱情无依无靠
不允许寒冷扑倒叙事者

这些,我不曾参与其中
年终将近,我还在咖啡馆无所事事
放任黑暗中的坟墓不断添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