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佐罗的微笑
佐罗的微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997
  • 关注人气:1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敬告朋友
本博相关文字多以写实为主,为照顾部分人物或有隐私,若有摘录或另作他用者,敬请先行留言告之,以免伤及朋友之情,或引致不必要的纠纷.谢谢!
博文

启蒙教育阶段的家乡学校所讲授的东西全部围绕课本,土得掉渣的方言从每个班级破落的窗户里传出来。大人如此,孩子们也是如此。因为没有作业,没有试卷,只有简单的语文算术两门功课,嬉闹,骂娘,打架,家访,年青男女老师课间的调情……学校教育混合着乡村所有的粗俗和野味。如果运气好,放学的路上,我们还能听到乡间劳作的人们旁若无人地哼唱着某种小调,后来知道这是有名的桐城歌。

 

imag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第一天,弟弟从乡下宅院的监控摄像头里截发过来一张照片:宅子西边的竹枝被积雪压得半匍匐在地上,正中橘红色的柚子若隐若现地在白雪和绿叶之间轻轻摇摆。放在过去的年景,此刻门前积雪已在清晨被母亲早早扫尽,那些将脱落的柚子也被父亲或母亲轻轻摘下——但必定会在树上留下几颗,等着被来访的客人议论猜测这是什么果子,等着我们春节回去赏玩。 

image (2018岁末老家的最后一场雪)

2019年的雪天比往年来得早。而我却不能不怀念在这第四次新建的宅院里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年的父亲生日那天家里必是热闹的。与我的老家相隔不远的舅舅舅妈、姨妈和姨夫必提前彼此招呼:大姑爷(舅舅们依旧这样喊我父亲)的生日是农历9月19日,人过七十,每年的小生日都得按大生日过,大家都记得这天安排好家里一起过来喝酒! 

image

 

 

通常,我会在父亲生日的头一天晚上电话给母亲,先祝父亲生日快乐。接着与父母拉家长,比如明天准备了几桌饭,准备喝什么牌子的酒,还有哪些新面孔也恰巧赶来。电话聊得长时,父亲母亲轮番跟我说话,我甚至想象母亲在跟我手机电话前必用毛巾揩手。父亲生日的前夜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记五:三年后的补笔,从绝景之馆开始

写到此处的时候,突然想起去仙台去松岛已经过去了近三年。

近三年身边发生了许多事,有事业上的小小成就,有面对父母健康愈下时全家人的惶恐以及由此生出的情感隔阂,大家虽然都是高学历,但时不时不断升级的大嗓门分明指出此刻我们的沉着冷静,我们的修养都暂时脱离我们的躯体。有些事情彼此怪罪或指责是没有意义的,很多“如果”“要不是”的假设无法解决现实问题。此前的岁月,我只觉得自己是儿子,得每年在传统的节日里回去看望父母,或者在固定在每个周末给他们打电话。然而也只是在近两年,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可能会死亡,可能在不久的某一天某一个晚上,我接到一个来自家乡的电话:你父亲或者你母亲不行了——赶快买票回家看他们最后一眼吧。我曾经极力回避这样的想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记四:初见松岛

这辆火车显得传统甚至有点古老,坐上它驰骋在黑白的山谷里、森林间,仿佛一下子置身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黑白电影里出现过的场景:火车拉着长长的鸣笛伴着车头上浓浓的白烟和咣当咣当渐响的轮压轨辙声,穿梭在东北寂寥的雪地里。仙台的纬度应该恰与中国东北哈尔滨差不多吧,从时速八十码的列车车窗可以静静欣赏一路扫过的风景:雪松,灌木上沉甸甸的积雪使得树枝有颤微摇晃,瞬间滑过眼前的黑黝山崖上残留着冰雪,像是川剧里的黑白变脸。四十分钟后,火车穿越最后一段狭小的隧道后稳稳停留在站台上。这座站台在我来看是极具特色的,古老陈旧,设施简易,站台上行人稀少,稀疏的雪在风中飘舞。站台的位置应该是在半山腰,侧眼朝左看去,就是缥缈茫茫的太平洋,距离海岸稍近的海面散落着几座岛屿。那应该就是我们去的松岛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记三:鲁迅、滕野先生和东北大学

吃饱喝足了,步子刚迈出小小的牛舌屋门,借着清酒的后劲,猛然觉得外面这温度刚好适合一次雪地里的行走。仙台城与东北大学是我们的下一站。

小范是我们的带路人。仙台城是在一块地势相对隆起的山坡上。白雪映衬着最富日本特色清雅至极的仙台古城址,一切如同置身虚幻的仙境。雪地里少有人足迹,均是因为这里是游客极少的缘故。所以女儿蹲下在雪地里划字的动作都必然浓缩在手机的图册里,宁静,自然,万籁俱寂。路边的小湖已经冰封,几枝含苞的红梅斜叉卧视着盐白的湖面,冷艳袭人。仙台科技馆门前的标志性建筑孤零地耸立在冰天雪地里,看科技馆并不是此行的目的。再转道前行,这个仙台城陆续体现出中国味道——鲁迅先生的图像总是出现在这座城市也许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记二:从黄昏下的东京湾到雪后的仙台

下午去看哪里?女儿问。

来日本之前,我把此行的活动定义在非旅游和购物区。一句话,作为生活在上海这样一座钢筋混凝土城市几十年的我们,对所谓的都市景观已经审美疲劳了。对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的地方已经有点生厌了。然而毕竟我们是第一次来日本东京,不屑归不屑,却极可能错失意外的风景。女儿于是提议我们去东京湾,欣赏那里的夜景,当然去往那里的交通工具-—无人驾驶电车像过山小火车)也是值得留下一笔的。因为线路悬空盘旋穿越日本最繁华的地区,因而我们得见东京诸多标志性景观在残阳的余晖下异常壮观而恢宏。在穿越东京湾彩虹大桥的那一刻,电车瞬间像条游龙如过山车般完全值得我们喝彩半分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本行记一:在早稻田大学用午餐

孩子早早地把在元旦过后把我们预订了去日本的机票。我们一家三口将在日本过我们平生的第一个春节。当飞机平稳降落我们走出成田机场出关通道的时候,女儿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那一刻,我们开心地拥在一起,毕竟距离我们在上海虹桥机场送她来早稻田完成大二的课程,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我一直把她当作一个孩子,而今天她真的已经长大了。她是一月底才正式放假的。她是在我们开始确认差不多办理好赴日签证后就开始筹划我们一家三口在日本的旅游计划。事前,她仔细地征询我的意见,比如想吃什么,想看什么,是不是要购物比如马桶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Bloomberg(彭博),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服务提供商,业务遍及全球185多个国家和地区,将近2万名员工。从3月到8月,经过漫长的笔试申请、视频面试、一日现场讨论活动,我有幸成为最初报名的千人中最终受邀参加一周实习的22人之一。在这么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的实习,究竟可以给我这样的职场小白什么样的成长与体验呢?


--从不犹豫为员工花钱的公司

但凡是参加实习的人,只要有需要,都可以免费安排入住离公司最近的5星级酒店。这大概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要知道公司本就位于东京市中心,毗邻皇居,而我们入住的东京帝国饭店,位于26层的单人大床房一晚的金额就高达人民币1800元。每天拉开窗帘就是远处的山峰,夜晚回到酒店迎接我的是璀璨的夜景和灯火通明的摩天大楼。想想自己和住总统套房的大佬们共享一样的风景,恍惚有种自己已经走上人生巅峰的小兴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德国的早教,就是让孩子玩玩玩

文 | 王联合

德国有一流的现代工匠,拥有技术、耐心,只为打造一流的产品。品质理念和高素质的员工背后是文化和教育。在德国这块土地上诞生了世界第一所学前教育机构的创始人福楼贝尔,也有近代高等教育的改革者——十九世纪初期的威廉.洪堡——今天洪堡大学的创始人。这块土地上涌现过像尼采、马克思、黑格尔、海德格尔、胡塞尔等如雷灌耳的哲学大家,也有像马赫、贝多芬、门德尔松、舒曼如此星光灿烂的音乐大师。德国的文化厚度在近代两百年集中呈现是个奇特的现象,德国的早教体系(我们称之为学前教育,包括托儿所及幼儿园;德国统一称之为日托机构)于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课堂培训的内容侧重于德国学前教育宏观框架讲解和问题互动,所有的授课内容都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