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24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扬帆计划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友情链结

翟慎晔

中心医院护士长

静卧泥土

添加

鲁国力量

周艳羽

添加到可以联系的名单中

好友

秋窗风雨兮

轻舞飞扬

周村

轻舞悠扬

联系名单

友情链结
<三月幽兰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高考加油站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曲庆刚

鸿雁

鸿雁

宋洪伦

songhonglun936@sian.com

一片馨叶

渠庆刚

葛思绪

陶安黎

秋窗风雨兮

轻舞悠扬

浓缩的世界

曲庆刚

会飞的羊

轻舞飞扬

博文
标签:

杂谈

这几天打针呢。吊瓶。降血液粘稠度的。药是奥地利进口的,挺管用。为了让朋友们了解在下现状特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30年来,我学会了不少淄博方言。觉得最有特色的应该算博山话。它省略的好。如‘孩子’里的子就没有了只说“俺孩咋的‘;’帘子‘只说个’帘‘。有意思得很。也是博山人富裕创造精神的表现吧。

俺对淄博方言的理解

1123日晨报载:不少电视台主播用方言主持,效果奇佳,也就是说“刚着(zhuo)赛嗹”,所以鲁中网记者搜集了一些淄博方言,为了明确方言所表达的意思记者还在每一句方言后面做了注释,应该说不错的。但是我认为,既然是淄博方言,那就应选择有代表性的,并且淄博地区也不小,方言的种类肯定多得是,应该好中选优才是。于是我据晨报所刊载的方言谈谈自己的看法,同时也请知道淄博方言的朋友不吝赐教。本文只是抛砖引玉而已。

下面红色字体是晨报提供的方言和解释(括号里是本人的理解和补充)

1刚赛来-----太好了。(赛:就是好的意思,如太赛了、挺赛的。我们这里还有个歇后语叫“赛子他娘打了赛子一耳巴子------赛极(急)了。一耳巴子就是一巴掌。”

2饥困了----饿了  (饥:饿的意思。如饥饿、饥不择食。)

3你扎着不行满-----你这样不行吗?(扎着:这样的意思,也有照着这样做的意思。“满”就是“吗”或“么”的谐音。)

4弄点贝菜回去库叉库叉,刚好吃连----买点白菜回家煮煮,真好吃。(弄不是方言,它的意思也不仅仅是“买”,如你在哪儿弄啥?就是你在哪儿干啥?弄可以理解为“搞”的意思。贝就是白的谐音,有个笑话说的是不会讲普通话的农村教师教给学生读书:“白(bai,(bei)菜的白(bai);棉(mian),娘(niaog)花的棉(mian)”。库叉库叉,就是用慢火炖熟了,如俺这里有“渣豆腐姓张,越库叉越香。”的说法,就是说做小豆腐时要用慢火多炖一会儿。)

5闺女,舀上碗粘煮-----姑娘,盛碗稀饭。(闺女,不应该是方言,俺这里叫闺(gun)女。“舀”就是“盛(cheng)的意思,棒打狍子瓢舀鱼是北大荒最初的风景。粘煮就是稀饭,也叫做粘粥,俺这里还叫做糊涂(du),煮是粥的谐音。)

6刚卓恣连----很高兴。(“卓”应该是“着<zhuo>,俺这里还可以读作<zhao>。恣就是高兴,如恣的你知不道姓啥好了。“连”应该写作“嗹”比较合适。)

7夜来后晌,你干啥来----昨天晚上,你做什么了?(夜来,就是昨天,俺这里读作夜日。后晌就是晚上,如头晌午就是上午,过晌午就是下午,午休叫做歇晌,后晌自然就是晚上了。啥就是什么的意思,如你不好好听讲,脑子想啥了。)

晨报网友还推荐了下面一些方言

8喝水-----哈水。其实哈是喝的谐音。

9说话-----囔叽。(其实囔叽一般指小声说话也叫咕囔或囔咕,也可能是对某人讲话不满意的贬称。如学生对老师讲课不满意,就会说不知道老师在哪儿囔叽啥。)

10躺下----且且。(且且是地道的方言,不过一不留神打了个趔趄是常说的,所以应该写作趄趄。)

11萝卜----萝贝。(贝是卜的谐音,类似的还有红萝贝,大萝贝、水萝贝等。)

12收拾----拾夺。(应该解释为拾掇比较好,如拾掇地,拾掇人,拾掇行李。)

13水饺----包子。(我们这里一般把水饺叫做“下包子”,因为它要“下锅”煮了才能吃,蒸包叫做大包子。但水饺不等于包子,如狗不理包子不能说成狗不理水饺,类似的还有菜包子、素包子、肉包子等叫法。)

14勺子----烁子。(俺这里还把勺子叫做汤匙,如小汤匙,就是饭桌上舀菜吃的条羹,但是做饭用的饭勺子不能叫做大汤匙的。)

15钥匙-----约匙。(约是钥的误读,匙是个多音字。俺这里读作钥(yao)匙(chi))。

晨报搜集刊登的方言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俗话说“十里不同俗,百里不同言”,其是就在淄博地区也会有不同的方言,比如淄川话、博山话、临淄话等就是说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语言。但是一些方言仅仅是普通话的谐音和变音而已。我们对外交流一般还是用普通话为最好,当然方言也作为一种地方文化保留传承也是可以的,但是作为公共媒体用方言说话的必要性是不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俺对淄博方言的理解

1123日晨报载:不少电视台主播用方言主持,效果奇佳,也就是说“刚着(zhuo)赛嗹”,所以鲁中网记者搜集了一些淄博方言,为了明确方言所表达的意思记者还在每一句方言后面做了注释,应该说不错的。但是我认为,既然是淄博方言,那就应选择有代表性的,并且淄博地区也不小,方言的种类肯定多得是,应该好中选优才是。于是我据晨报所刊载的方言谈谈自己的看法,同时也请知道淄博方言的朋友不吝赐教。本文只是抛砖引玉而已。

下面红色字体是晨报提供的方言和解释(括号里是本人的理解和补充)

1刚赛来-----太好了。(赛:就是好的意思,如太赛了、挺赛的。我们这里还有个歇后语叫“赛子他娘打了赛子一耳巴子------赛极(急)了。一耳巴子就是一巴掌。”

2饥困了----饿了  (饥:饿的意思。如饥饿、饥不择食。)

3你扎着不行满-----你这样不行吗?(扎着:这样的意思,也有照着这样做的意思。“满”就是“吗”或“么”的谐音。)

4弄点贝菜回去库叉库叉,刚好吃连----买点白菜回家煮煮,真好吃。(弄不是方言,它的意思也不仅仅是“买”,如你在哪儿弄啥?就是你在哪儿干啥?弄可以理解为“搞”的意思。贝就是白的谐音,有个笑话说的是不会讲普通话的农村教师教给学生读书:“白(bai,(bei)菜的白(bai);棉(mian),娘(niaog)花的棉(mian)”。库叉库叉,就是用慢火炖熟了,如俺这里有“渣豆腐姓张,越库叉越香。”的说法,就是说做小豆腐时要用慢火多炖一会儿。)

5闺女,舀上碗粘煮-----姑娘,盛碗稀饭。(闺女,不应该是方言,俺这里叫闺(gun)女。“舀”就是“盛(cheng)的意思,棒打狍子瓢舀鱼是北大荒最初的风景。粘煮就是稀饭,也叫做粘粥,俺这里还叫做糊涂(du),煮是粥的谐音。)

6刚卓恣连----很高兴。(“卓”应该是“着<zhuo>,俺这里还可以读作<zhao>。恣就是高兴,如恣的你知不道姓啥好了。“连”应该写作“嗹”比较合适。)

7夜来后晌,你干啥来----昨天晚上,你做什么了?(夜来,就是昨天,俺这里读作夜日。后晌就是晚上,如头晌午就是上午,过晌午就是下午,午休叫做歇晌,后晌自然就是晚上了。啥就是什么的意思,如你不好好听讲,脑子想啥了。)

晨报网友还推荐了下面一些方言

8喝水-----哈水。其实哈是喝的谐音。

9说话-----囔叽。(其实囔叽一般指小声说话也叫咕囔或囔咕,也可能是对某人讲话不满意的贬称。如学生对老师讲课不满意,就会说不知道老师在哪儿囔叽啥。)

10躺下----且且。(且且是地道的方言,不过一不留神打了个趔趄是常说的,所以应该写作趄趄。)

11萝卜----萝贝。(贝是卜的谐音,类似的还有红萝贝,大萝贝、水萝贝等。)

12收拾----拾夺。(应该解释为拾掇比较好,如拾掇地,拾掇人,拾掇行李。)

13水饺----包子。(我们这里一般把水饺叫做“下包子”,因为它要“下锅”煮了才能吃,蒸包叫做大包子。但水饺不等于包子,如狗不理包子不能说成狗不理水饺,类似的还有菜包子、素包子、肉包子等叫法。)

14勺子----烁子。(俺这里还把勺子叫做汤匙,如小汤匙,就是饭桌上舀菜吃的条羹,但是做饭用的饭勺子不能叫做大汤匙的。)

15钥匙-----约匙。(约是钥的误读,匙是个多音字。俺这里读作钥(yao)匙(chi))。

晨报搜集刊登的方言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俗话说“十里不同俗,百里不同言”,其是就在淄博地区也会有不同的方言,比如淄川话、博山话、临淄话等就是说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语言。但是一些方言仅仅是普通话的谐音和变音而已。我们对外交流一般还是用普通话为最好,当然方言也作为一种地方文化保留传承也是可以的,但是作为公共媒体用方言说话的必要性是不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2-07 06:33)
标签:

杂谈

    在博客上突然遇到旧日相识,乃一大幸事。我遇到邵其昌老师就是这样。聊起来,他又是陆建华的老同学。陆建华,我们在网上早已相识而且请我两口子去做过客。自然就有了一同访问陆建华先生的意思,只是没有定下来那一天。孰料今年秋末某上午,祺昌突然拎了酒鹤发童颜地出现在我门口,网上他就一直给大家作揖行见面礼,他不吸烟。就喝茶拉呱。啦当年他怎么听我的写作课,转正前他通过了多少次考试而且成绩都很优秀;我又怎么夸奖唯毕义星老师(亦进修生)作文里没有一点语病文疵。这时,老伴开始在厨房叮咚地忙活,吃饭吧,早点儿;就讨论找不找建华,他就给建华拨电话,回话说出发了,现在外地。三聚头于是泡汤。祺昌紧张起来。怕绑架似的抬屁股走了。我俩怎么也拽不住。唉……

    祺昌是个非常讲感情的人。这样,我欠下了他多少人情啊。巨石般坠在心头。全怪我们两口子太迂钝,早动手啊,酒菜一摆,看你祺昌哪里跑!不行这事儿撂不下得解决。。不能等到我说不出话的时候。我不想把肠子悔青了。5555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6 1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当年我的副班长现在的市纪委‘小’书记王汉东上周来说,成奎说今年77岁(男士的年龄尽管需要保密,我大概不用保密了吧),咱们是不是该问问老师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咱们快帮他完成啊。他们就来了。我一听,这是学生感到紧迫了,便顺口说了一句,也没什么大要求,就想上花林看看老朋友去。

    汉东说,成奎有车。可是天气渐冷,花林没有什么景色可看了。也不适宜避暑了,成奎说看朋友又不是看风景,冷热没关系。于是我就等消息。其间想,我大概是快了;不然学生们咋着急呢。快慢反正咱说了不算。爱多咱多咱吧。这事儿好商量。

    成奎,淄川人,市证券办头头。正年富力强,思路清晰,开车那是一等一。刷,就源泉了。一路好风光。山们都冻的抽搐着。一言不发。树们则删繁就简枝条扶疏。繁花似锦固然是景,不着点墨又何尝不是景?有即无无即有也。心中有,何患心外无?

    老栾两遍电话催,到哪了?

    还有三分钟。

    谁知公路边老招牌增加、修改了好多,令人无法找着下路处。成奎车又快,噌!隧道到了!过去便是沂源。问行人,说您走冒了。回去回去。于是回去。计共问了五人,才问到。车便下道;路比以前好走多了。再不用磕头虫似的一会抬头一会低头了。这得谢谢政府的村村通政策。

   车刚进花林,就见老栾兄弟提着一袋子什么快步跑过来,我们就纷纷下车。来了?来了?这不,村上刚刚杀了只羊,我弄了二斤。寒暄过后他说我告诉花文义了你要来。他在庄里打牌哩。马上到。

    车开到村委院里,学生们就忙着从后备箱里卸东西:两筒‘龙大’十盒钙奶饼干,两瓶‘杜康’一箱‘扳倒井’.我想这得多少钱啊。一看他那小屋,显然坐不开。

    上饭店吧。刚坐下,村副主任捧瓶酒来了。他,我熟,平常收桔梗卖。发了点小财于是当选副主任。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匣子打开,老栾没大变样,花文义头发更白了。眼皮也有些耷拉了。都老了啊!才几年啊.也就是七年。头年我来时一年级小学生才那么一点点儿,现在,呵,差不多都高中了。那年庄上考出去个女大学生,家长喜得杀羊沽酒大请客呀。家家户户去喝喜酒。一个老妈妈边走边从贴身布包里掏出刮药(桔梗皮)挣来的20块钱,我问大嫂干啥去?喝喜酒啊俺庄上出大学生啦!满院子男的女老少啊。别人家孩子考上大学他们打心眼儿里高兴、喜欢。纯朴如湛湛蓝天,清净如淙淙泉水。一尘不染。哪像某些城里人,反过来掉过去地包装。把原生态剥得干干净净。悲乎哉……

    时值10月,万木萧疏,老栾老花说什么也要叫我再回庄去,干啥?我说;给你拿点栗子。

栗子,我知道,今年失收,市场上卖7块多一斤。被我坚决谢绝。他们一脸的遗憾。对不起了朋友们。下回吧。反正老邢三天两天地死不了。学生们还要给我做八十大寿呢,我死了给谁做去?

    “走了走了!”学生们看事儿,催。留下油、酒,依依惜别后上路。老花还抹了抹老眼。擦眵呀还是擦泪。我那鼻子也酸酸的。再见不知何年何月,也许是来生?反正老天爷爷说了算。管那么多干啥!离开花林时忘了拿那两条中南海烟,两天后成奎送来了。从酒店出来老栾悄悄地问我,俺蝈蝈,咱弟俩说个悄悄话“你是不是资助过俺庄一个学生?我说是啊。谁呢?那年不是考出去个大学生吗?我听说还有一个呢。我说对,那个叫花扬扬的,老考第一,我喜欢,她爷爷贪杯,把家喝穷了。花扬扬上学困难,我每月寄她100块钱,我学生汉东知道。

    100块钱在我不算什么,而在她可能就解决点问题。花扬扬现在在哪?

    淄博一中了。还是考第一。

    那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成大才。正说着话老板娘过来了:“邢老师,花扬扬就是俺闺女。”说着递过来一叠钱“今晌午饭钱免了。”那天过得好愉快。应该感谢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9 09:53)
因为给电脑重装系统,捞不到上网,故尔好像销声匿迹了似的。鲁南哪能啊。朋友们不想念鲁南罢了鲁南可想念朋友们呢。先这么露露头,下篇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给电脑重装系统,捞不到上网,故尔好像销声匿迹了似的。鲁南哪能啊。朋友们不想念鲁南罢了鲁南可想念朋友们呢。先这么露露头,下篇再说。暂时拜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点错了浏览器,七八天没能上去网,求爷爷告奶奶,很容易剧解决了。过年似的,俩人喝了一瓶烟台干红,晕达拉乎的啦。

   

    今夜梦大凶:爹、娘、大哥,三位前人同日去世。连忙号召家人办丧。三人一起。子曰:“夜梦不祥,榜门大吉”于是写出来请大家给圆一圆吉也凶也?难不成到我了?其实也没什么。该谁是谁。梦未免太玄虚。还是说说现实吧。现实是什么?活着,能吃能睡,茶叶,喝极品铁观音;看病,钻磁共振;药吃进口洋药;吊瓶,打俩疗程。呵呵人间富贵享受尽了也……尤其是寡人近来又被封为二号楼二单元‘楼长’一职,本人此生干过的工作没有一个带长字儿的,全是主任级,什么教导主任、班主任、团总支副书记……不一而足。这回带了‘长’了。呜呼呀善哉善哉。本人当了楼长了。嘿嘿嘿,哈哈哈!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长有。今天先写在这些。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3 22:10)
标签:

转载

心蕊您好!刚才看了你的《又到教师节》而今天则又是教师节了。呜呼!日子过得真快。前边又是中秋,多日没联系忙啊,生病来着。打针、吃药,吃饭、睡觉,高兴(的事儿没有);烦躁(的事儿不少)!……病把博耽误了不少。赶快补。谨祝中秋快乐。
原文地址:又到教师节作者:心蕊

     今天是教师节,我不做教师已很多年了,但仍然为坚持在教室岗位上的朋友们祝福节日。

     初做教师时刚刚十八岁,应该说还是个孩子,和我的中学学生差不多一般大。对于为师之道是不大懂的,当调皮的学生上课违反纪律或者不服从管教时,我是很恼火的,但也没有好办法镇住他们,除了训斥还是训斥。因为老教师告诉我:不能给学生好脸看,否则他们会蹬鼻子上脸,于是在学生面前我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的。现在想想真有些好笑,谁愿意整天对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我应该和学生们友好相处的,多关心他们才是。

     这就是当局者迷,只有我跳出那个圈子时,才能看清应该做的。其实当老师不能只是照本宣科,那样是很没有意思的,生活中很多活生生的教材都能搬到课堂里。孩子们是最纯真无暇的,一个好老师可以给学生以很大的影响,甚至影响他的一生。一个人一生会遇到很多老师,但是能在学生心目中举足轻重的实在是太少,更多的是平庸的,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的,当然也有令人厌恶的老师。应该说大部分老师都是敬业的,误人子弟只是少数。

   还有,一个老师的态度对学生的影响至关重要,这个我从儿子的身上得到了深刻的印证。儿子刚上初中时,学习劲头非常足,老师常常夸奖他,儿子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儿子喜欢他的班主任,还有语文、英语等老师。到了初四那一年,儿子班换了所有的老师,有一次儿子忘了带语文试卷便遭到了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的严厉批评,罚站了一节课,老师说他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从此儿子的情绪有些低落。儿子性格有些内向,上课不爱积极发言,班主任说他老气横秋,缺乏朝气。总之,以后儿子和这位老师就有些抵触,我看出他不喜欢她,这位老师当然也不喜欢儿子,但最终结果吃亏的是儿子。因为儿子的学习成绩开始下降,对学习的热情开始降温。还好,多亏只是一年,儿子最终考上了重点高中,尽管成绩不是最理想。

    现在儿子已经上了大学,他仍然怀念他刚上初中时的几位老师,和老师也很谈得来,假期去看他们。至于他不喜欢的老师,出于尊重儿子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在他心里是对这位老师不感冒的。

     喜欢、尊重是彼此的,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应该也喜欢你;如果你讨厌一个人,肯定那个人也厌恶你。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9-12 05: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自8月14日休博以来,屈指已两月余。彼此超想念呢。

    这70天没有虚度。先是右小腿于某早忽肿,粗似大象,皮若婴儿。艳比桃花;然不痛亦不痒,只是走路沉似灌铅。于是妻大惊,余亦大惊。大脑搜索,原因是去交话费下楼时,在那半米高的台阶上蹾着了。该腿单足落地吭登一下子,毛细血管破裂于是乎肿给咱家看啦。于是乎中心医院、专家门诊、一卡通、3000元花尽,敝腿跑折,上彩超‘准灵床’、钻核磁共振电‘棺材’奈何桥头打了个转儿专家叫开刀,我说算了吧。不开刀那就吃药吧150块钱的洋药呛了三盒子。总算好了所以又回来写博啦。……

    咱家这腿跟了我这些年,可谓功高盖世,如果评腿模范,庶几可以评个一等功呢。

    那年,我去安徽岭子煤矿找活路,一位矿工师傅留下我打小椅子,管饭,两块钱一把,想起我那在大闵家嗷嗷待哺的老婆孩子,就加夜班赶活。师傅下井,给我留下饭票,叫我自己吃食堂。嘿嘿,那大馍馍,小孩子枕头似的!我根本吃不了,成背包地剩,抽空就送家去,叫他们改善享享口福解解馋。

    师傅给腾出一间小屋做加班用,怎奈一盏小灯只有25瓦,甚是瞅得眼慌;想点子!想起街里有个建筑工地正在施工。里面吊着一盏千度大灯泡,日夜不关。若我摘来岂不是大好事?于是趁一个夜晚工地没人时——看守工地的怕也走了或睡了——,此时不偷更待何时!便蹑手蹑脚进发。心里虽然有点扑腾,但若有人问时,我就说找地方拉屎。咋的?不叫拉屎啊?我知道千度灯泡非常热,烫手的。早备下破手套一只,大摇大摆满心欢喜,胜利在望地往前走,当时电灯光太亮,光外是一片漆黑。我突然觉得脚下一下子踩空,身子遵从着落体定律向地心落去。可我那脚踝啊,痛死了。怎么?到底儿啦?喘息甫定,举目环视时,已不是阳间,井筒子似的。到阎罗殿了吗?我还没有到‘此处乐,不思蜀’的程度,阳间甚好,老婆漂亮孩子听话,何况正在嗷嗷待哺,我剩下的大馍馍谁给他们送啊?不行,得回去!忍着疼痛,一抬腿,就回到阳间来啦。原来阴阳两界离得这么近,来去还怪方便的呢,也甭搭车买票。但是此乃工地挖的地基槽。若非阳间有那么些未了事,干脆在阴间算啦,不用愁吃愁喝,不用打娘的劳什子小椅子。可是又一想,我或许真的就见不着俺三殿庙啦。更甭说今天在这儿打博客啦。念及此,该山呼人间万岁,活着万岁,木匠万岁,老婆孩子、咱们大家都万岁得啦!万岁并非任何人的专利。是不是?况乎所谓万岁者哪一个能够真正万岁来着?暂时写到这里。有空再写。另敬告,咱家开通了微博啦。可以拉呱,可以聊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