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江明
纪江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46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纪散文

松阳城南,有双峰耸峙,文人雅名“双童积雪”,乡间俗称“和尚背老婆”。雅俗之间,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松阳南郊一带的田地,都属于城里一个潘姓的地主。南山脚下的小村里,住着叶姓、陈姓两户人家,靠租种潘姓地主的田为生计。叶、陈都是三口之家,叶姓儿子叶大宝,陈姓女儿陈彩儿,年头年尾出生。叶、陈虽然是佃户,生活清贫,但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也过得其乐融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纪社会活动

从市区出发,沿着丽水到老竹新开通的公路,驱车20分钟,就可到莲都区联城街道瑶畈行政村黄村自然村。

在传统的乡土社会里,以始居村民姓氏命名村庄,最为普遍。仅莲都区,“黄村”自然村就有三个。有关瑶畈黄村,1987年版《丽水地名志》:“黄村,14户,65人。坐落小溪东岸田畈,今通公路。黄氏始居,以姓氏得村名。”

虽然黄姓始居,却未能聚族成村。上世纪80年代,黄村临近的奥头村,因背山面西而居,光照不足,十几户叶姓人家陆续迁至黄村。至今,黄村有唐、叶、何、黄等多个姓氏。

在上世纪60年代,丽水至老竹老公路开通前,黄村对外交通举步维艰。从1987年版的1比50000的苏港乡(1992年并入联城镇)地图看,黄村东、南、西三面环小溪,北依黄龙山(今称夫人山)。黄村人出行,陆路远离丽水至老竹的曳岭古道,水路走三面抱村的小溪。小溪为宣平溪支流,汇聚老竹镇的虎迹溪和渥川溪。而小溪航运,只通竹筏木排。

后有大山横截,前有溪水阻隔,几百年的时光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黄村人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上世纪90年代初,与黄村临近的周坦村,一些头脑活络的人,陆续走出乡村,到城市里租赁柜台,从事表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纪散文

人与人相遇、相识并相知,需要缘分。

我与老车相遇,是一种偶然。而与他相遇后从相识到相知,却成了必然——一切都因为对地方文史的热爱——这个缘分的渊薮。

1996年春节过后,我离开松阳,到外面“闯”世界。在经历了北京的大而无当、温州的“螺丝壳里做道场”后,2003年初,回到丽水,开办了出版策划公司和印务公司,专业从事出版代理和书刊印刷。2005年初,我出差到松阳办事,顺路去县政协机关看望我原来的同事潘益飞老师。我刚与潘老师寒暄了几句,一个身材伟岸的长者走了进来,潘老师起身迎接,并问我,认识吗,这是我们的车主席。车主席?我忙站起来说,是车震亚主席?

潘老师对我脱口叫出老车的名字大感讶异。就是我,后来想想也很奇怪。车震亚这个名字,我是在松阳二中读高中时,在广播里听到的。我读高中的三年,恰是老车在松阳任副县长时期。我高中毕业读大学四年,老车升任松阳县政协主席,等我大学毕业回松阳工作,老车已离任。1987年到2003年,时隔16年之久,我能迅速准确地叫出老车的大名,似乎冥冥之中已注定我将和他有一段故事要发生。

不久,我就接到了老车的电话——我与老车的故事开始了。

2005年,《老车游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6 16:52)


 聚族村居意自闲,巍峨屋顶矗群山。

桥怀节女冰霜里,洞挹清风岭岫间。

不易丘陵长福荫,无穷似续最心关。

救饥碑勒先人绩,忠孝褒封孰可攀。

        这是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山根村叶家炳写的七言律诗《村居》。这位土著诗人用寥寥八句诗,描摹了山根村富足的村景、闲适的生活和丰厚的人文底蕴。

      山根村位于碧湖平原西北部,旧称峰山,也称风山,距离丽水县治30华里,碧湖古镇15华里。从丽水城出发,经栝苍门,过浮桥,沿通济古道西行,过沙溪亭至石牛渡,经下赵村入郎奇,再西行三里,便是山根村。

       山根村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谁砻石为高障?从此洪涛不敢狂。

                                 郡郭无虞民舍固,栝州千古赖堤防。

      这是明景泰二年(1451)进士、丽水人金文写的《水障》诗。

      水障位于丽水小水门瓯江北岸、万象山脚。水障用条石彻筑,每块条石厚约0.5米,长约1.5米。水障通高7.5米,西壁底长22.8米,东壁底长13米,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3 11:24)
标签:

历史

文化

分类: 老纪小说

       雪是从腊月二十四的黄昏开始下的,到夜色像梦一样罩下来时,白角外村鳞次栉比的瓦背上,已厚厚地铺了一层白。

       村长陈德旺瞅着漫天飞舞的雪片,心里松了口气,今晚可以踏踏实实睡个囫囵觉了。入冬以来,村里实行联产承包,水田旱地、犁耙箩筐、灰寮晒场等都分到了户。百十户人家的村子,像一镬烧开的水,人人缁铢必较,个个争先恐后,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斗地主分家产。陈德旺三更星五更月,被要求主持公道的村民撵着脚后跟,没一天安耽过。

        陈德旺刚放下筷子,门就被犹犹豫豫敲响了。

       来人是五保户陈发展,按辈分,陈德旺应该叫叔。陈发展走到堂屋,把一只捆了脚和翅膀的母鸡搁到地上,吞吞吐吐地解释说,快过年了,他有好几只,太费粮了。

        可能陈发展自己也觉得这个说法有些牵强,他说话时不断地搓着双手,好像上面粘满了鸡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1 10:54)

         山根村,顾名思义,就是位于山脚的村庄。

        编者第一次到碧湖山根村,是2014年初冬。驾车从丽水城出发,经由水阁经济开发区,过石牛大桥,至下赵村,穿过郎奇,车行半小时到山根。同行的有莲都诗词协会的叶松青和李蒙惠两位老同志。山根村是叶松青的老家。此次相约成行,没有目的,就是到山根村转转。

        山根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太普通,普通到你一转身就会忘了它。村里大都是新建的砖混楼房,屈指可数的几幢老屋,是清末民初的普通住宅。村中的公共建筑,诸如祠堂、观殿庙宇等,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先后化为历史烟云。

       再到山根,是2016年暮春。从丽水城出发,走城北路,穿过新开通的路湾隧道,走丽水至碧湖的50省道,车行15分钟到山根村。莲都区史志办将山根村列入《莲都乡愁文化丛书》,并将写作任务交由莲都区民间文艺家协会。接到任务后,《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1 09:00)

       20125月,我到仙渡乡政府看望时任人武部长的李岘闻。我问李部长,仙渡哪个村庄值得我去走走?李部长二话不说,把我带到了仙里,去看闻名遐迩的“花门楼”。

       这是我第一次到仙里,行色匆匆,浮光掠影。但仙里村随处可见的深宅大院及其门口的旗杆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断定这是一座有“故事”的村庄。在离开仙渡乡时,我恳请李部长帮我借村里的家谱。过了几天,四卷《盐官翁氏宗谱》摆到了我的书桌上。711日,我的历史散文《仙里》发表在《处州晚报》上。

       2015年暮春的一天,我的办公室来了三位素未谋面的人,经过一番交谈,才知道三位都是仙里人,他们为仙里村翁氏第八次续修宗谱一事而来,年长者为续修宗谱理事会顾问翁金良,另两位为会长翁立贵,秘书长翁立洲。翁金良的手里拿的,是刊有《仙里》一文的《处州晚报》,三人以此按图索骥找到我的。

     2015年初夏,莲都区史志办将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元2007年,龙游至丽水高速公路通车。在松阳出口处,立着一块硕大的广告牌,上书“王景故里”四个大字。

        这块广告牌非常醒目,让人感到立牌者的自豪。但很快,松阳人包括立牌者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让人引以为豪的王景,他的故居在哪里?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对于大部分的松阳人来讲,王景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知道他系明《永乐大典》的总裁,陌生是不知道他是松阳何许人也。

      王景(1336-1408),字景彰,号常斋。曾用名王奎、王景章、王景常。松阳人称王翰林或王学士。明洪武四年(1371)中举,洪武六年(1373),任怀远教谕。洪武十二年(1379),先入翰林院,后授开州知州。洪武十四年(1381),授山西布政使司右参政。洪武十五年(1382)至洪武三十一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7 17:01)
标签:

转载

分类: 老纪转载
原文地址:龙渊义塾作者:

  龙渊义塾

至正十三年(公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