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5-07-12 21:26)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现代诗歌

《此间温情》 

——沿以色列作者阿莫斯.奥兹的小说《莫称之为夜晚》进行抒情和练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三月末》

三月末
荣国府的海棠花格外甜美
只能看不能摸
只能想不能折
微风拂过花枝
也不能惊动少女的心
何况我们人到中年
我们加在一起仿佛痴男怨女
仿佛镀了金身的菩萨
还未来得及修心
当我们急匆匆地走过
细密的花语
高不可攀
高处春风游走天空赤裸裸地蓝
我们停下来回望
那望着的双眼仿佛花瓶
泪水里有盐
浸泡着虚无的自己
那自己刚刚去了一趟大观园
除了海棠也没有别的
别的太俗

我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当我感觉到春风的到来》

当我感觉到春风的到来
我就对自己说
冬眠结束了
终于可以回到随风去的状态
终于不再是雪而是花
不再是水而是万物
——
一步登天
充满了女人不可思议的妄想
可是谁又管得着呢
三月的第一天
我就有了追逐春风的野心
我在我的路上大步流星
我假装不被人看见
一个隐身的自己
回到了心里
那些久别的忍冬丁香蔷薇
嫁接于小山顶上的玫瑰
红色的十字架
背负流水
还有几只衣冠楚楚的喜鹊
飞来飞去都是你
你还是要飞
时间从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在二月即将来临的前夜》

黄昏就要来了
而我却觉得光明
在二月即将来临的前夜
路旁高大的白杨做我的敲钟人
它比我更熟悉春天
更亲近泥土
更知道这个城市缺少一场雪
这个冬天
草率地释放了寒流和北风
极寒或者极暖
都无法让生活淋漓尽致
作为一个女人喜欢淋漓尽致
我不知是否妥当
我把白色的羽绒服穿在身上
像随身携带风雪
像春天就在黄昏之后
燕山上漂泊的种子生根发芽开花
像亲人们越来越亲
消失的集市
陡然炸裂的烟花爆竹
一个孩子紧跟着另一个
一个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年的最后一天》

2018
年的最后一天
当我从昏沉的睡眠中醒来
我并没有脱胎换骨
我习惯性地穿上皮鞋和羽绒服
摸摸兜里的钥匙和手机
然后昏沉沉地下楼
今天是今年
明天是明年
概念仿佛一尾鱼左摇右摆
我有些不以为然
当我发动汽车却找不到暖风开关
我的手指拂过脸庞
脸庞空荡荡的没有安全感
那一刻对我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我在最后的时刻失去了仪式感
潜意识里要做的事
与生活契合
我知道我在没有方向的时候
仍旧保持着精神的漂泊
可是我出门忘记了佩戴眼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十二月的第一天》

十二月的第一天
阳光有着一匹马的温顺
我的儿子坐在客厅里弹吉他唱歌
我就躺在床上晒太阳
读到一首适意的诗歌好比
遇见恰好的一个人
十二月的阳光只能是温顺而清澈
被爱情所加冕的
无论如何也不能超越美好的青春
我的儿子坐在客厅里弹唱
音乐以透彻心扉的力量
安抚慌乱芜杂脆弱
窗外消逝的光芒
接近了一首歌的结尾一首诗的
灵魂
我们安静地各得其所
眼下的日子一半是吉他一半是诗歌
什么都不是也没有关系
混沌也好
一场足够空旷的大雪可以掩盖一切
我们为什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十一月的清晨》

十一月的清晨
秋叶在风里一片片地落
已经分不清先后秩序
那落的姿态
接近于为了什么争先恐后
可是为什么呢
秋日的阳光被白露洗过
如今是霜白
白色更接近于时间的空幻
透明的物质去掉了什么
才成为透明
在这薄凉的秋天的早上
第一个醒来的人
比第一个睡去的人更可靠
第一个醒来的人
看到了第一缕阳光
那阳光仍在牵绊着梦影
而我们
还舍不得睁开眼睛
一只轻盈的鸟习惯了啼鸣
一群鸟翅呼啸
耳边刮过一场羽毛的风
此刻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手机博客

分类: 现代诗歌

《变奏曲》

我说别玩玩具了
他一声不响去弹吉他
我说去看书吧
看看什么书都好
他继续弹着曾经被他遗忘
而今又再次拾起的乐曲
曲音悠扬
他的指法娴熟
乐感和节奏感超越了我的想像
其实我也没有想像
没有想像的根基又何来想像
我只是有些敏感
在他不学习的时候
习惯性地盼着他回到课本回到
书桌前
亲爱的学习多么重要啊
当然弹吉他也很重要
凡是有益于生活而后生命的
都很重要
波德莱尔走在诗歌的甬道
蚂蚁蜘蛛蚊蝇一切肮脏丑陋的土壤
并不影响花朵的绽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彷徨》

一个人
终究是彷徨的
彷徨
这个渺小的短语
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头
是唯一的亲人
车水马龙与它无关
推销楼盘的阿姨
赞美我手中的花束与它无关
我手中的花束
清淡之美不着痕迹
阳光从我的左手流到右手
那浅白浅紫有些忧伤与它无关
那浅白浅紫的忧伤
寻不到出口
彷徨
轻轻挽住你挽过的手
你就要走失了
我代替你继续走
你是彷徨的下一个岔路口

2018.08.01 20:4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位置》

走进陌生的小区
不陌生的只有那些植物
午后的玉簪花
收拢了花心
萱草沿着小径延伸
没入更浓的绿荫
我的眼睛和心灵
希望它们一直绿下去
没有尽头
幽深而不是囚禁
当我站在陌生的楼前
看着两棵果实累累的山楂树
我想起了遥远陌生的影像
一个美丽的姑娘
消失在山楂树下
那山楂树
还没来得及结出果实
雪白的山楂花
就落满青春的山岗
有道是
人生何处不青春啊
我抬头打量着陌生的窗口
没有寻找的意思
只想确定眼下我所在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那是怎样的夜色》

那是怎样的夜色
笼罩着生活的穹顶
我们借着散步的节奏
再次倾听内心
途经的花丛应该早已凋谢
如果黑暗中隐藏着什么
我希望它们是花神
雪白的丁香
粉嫩的蔷薇
逝去的芬芳拥抱着我和你
仿佛我们也很甜蜜
我想夜风拂动了音乐的手指
一扇门打开又关闭
窗外月色如水
谁的旋律荡漾着
一去千里

2018.06.03 21:34

《印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秦皇岛上

青禾

青青的禾

白骐瑞

白的城堡

简枫

晾晒场

高粱

高粱的梁

卧听苍松画黄土

河北范爱军

晓晨

抒情的村庄

小新

原色小新

水墨丹青

水墨丹青的芳草地

赵云

燕赵风云

杨晓芸

花花世界之叙述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