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文2010
任文201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41
  • 关注人气:3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任文,笔名秦韵, 散文学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在《散文》《散文世界》《美文》《延河》《散文选刊》《都市文萃》《散文百家》《华夏散文》《岁月》《青岛文学》《沙地》《秦都》《陕西日报》《西安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作品100余篇,其中《青藤小屋》选载《散文选刊》2007年第十期;《山野·村庄》入选由散文界权威选家王剑冰选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07年精短美文100篇》年度选本,同时入选内蒙古出版社2008年版《中外唯美经典书系.精品美文》一书;《农家院落》入选《2008年精短美文精选》年选本;《北山女人》入选红孩主编《2009年我最喜爱的散文100篇》;《城市的麻雀》入选『散文天下』十年精华选《稻草人的信仰》;《乡村的物事》入选《散文家代表作集》;《一树桐花》入选《2012年精短美文精选》。

  2009年西安出版社出版散文集《我的乡村》,2012年获“孙犁散文奖”;2012年文心出版出版散文集《迎面吹来乡野的风》,2015年获第三届商洛“山泉文艺奖”(文学类)三等奖;2014年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读书随笔集《书香夜读》;2015年6月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散文集《阳光里的村庄》。

本博客中发表的文章均属于作者原创作转载请通知本人,邮箱:qinyun8888@163.com 未与主人沟通,勿转贴,勿发表。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小镇

邮电所

小镇邮电所
任 文
文章字数:1995    文章浏览数:138
  洛河小镇位于秦豫交界之地,商贸云集,语言混杂,来往客商频繁。自古乃兵家重阵,多少陈年旧事,多少人间趣闻,都能从这里找到它的来龙去脉,寻访到它的逸事踪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洛河小镇工作,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除了书店就是邮电所。邮电所房子比书店修得阔气,五间青砖大瓦房,屋檐比书店高得多,门面也很讲究。一律的绿色门窗,窗上安装着明晃晃的玻璃,玻璃颜色也呈绿色;门是质地较好的木板五扇门,油漆成深绿色,全打开室内一切显现眼前。进入营业厅,一眼看去最醒目的是报栏,当然是最新的报纸了。《人民日报》《陕西日报》以及才复刊的《商洛报》,吸引着小镇上的文化人常来这里看免费的新闻。那时的书刊报纸是新闻的传播主要渠道,要了解国家大事就得看报纸、听广播。因此,寂寞的小镇文化人除了闲时在洛河畔溜达,就是到书店、邮电所看书看报纸过眼福。 
  《商洛报》每周开辟一期“文艺副刊”,能经常读到诸如贾平凹、京夫、方英文、鱼在洋等本土名家作品,也可看到外地名家的新作,更多的是扶植文学爱好者发表作品的园地,我也是其中之一,时常得到编辑老师的扶植与奖励,发表了更多的作品。周二周五出刊的两期报纸到我们这个小镇,往往推迟两天才到。这样学校的报纸由我亲自去取,教师才能按时看上过期的新闻。因为邮电所离学校很近,学校就在邮电所的后边,出了校园前门跨入邮电所后门进去,就可以拿到分好的报纸杂志。邮电所的新老邮递员是从来不会制止的,我与他们常交往混的熟,也省了人家一份差事。不过信件杂志是要登记的,马虎不得。 
  那时,我在小镇除了完成日常教学工作,更多的时间就是读书看报纸和写作。因为我爱好文学,学校订阅文学杂志的我最多,来往信件的也是我最多。邮电所小王常开玩笑说他简直成了我的专职邮递员,每有我的信件到来,小王总是特地送来或隔窗喊话(小王的窗户正好对着我的窗户,中间隔着一条小巷)让我亲自去拿。每周我都向外边发送一二封信件,当然也回收一二封信件。我不知道,那时的编辑老师有那么多的时间,以可贵的责任心与奉献精神给文学爱好者不厌其烦地回信,指正鼓励。无论发表是否,编辑老师都给你回信,谈作品谈人生,与基层文学爱好者交朋友。那些年我写得多发表的少,但收到的编辑老师回信很多,简直可以编辑成一本小册子。难忘1986年6月,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当时在《长安》杂志小说组任编辑的乡党贾平凹老师写信,同时邮寄我的多篇诗歌习作,贾老师看了我的习作推荐给编诗的编辑看,并回信指出我所写诗的不足之处,鼓励我“多读多写,贵在坚持”。至今我依然保留着这封信,并时常翻阅反思。如果说我今天仍然对文学充满着一种火热的激情并坚持文学创作,能在贾老师主编的《美文》杂志发表作品,还要感谢向贾老师一样的无私奉献默默耕耘的编辑们,是他们引领着像我一样的文学守望者跋涉前行…… 
  后来,邮电所来了几个年轻人,和小王一起分配到所属乡镇邮路送报,分担了小王在小镇周边送报纸任务的是一位年龄接近退休的老马。与老马同龄的人常开玩笑:“老马老啦,跑不动啦。”小镇上各个单位的邮件也慢慢多了起来。于是,我经常来往于邮电所,分担了我们学校的送报任务。邮电所的领导很感激,老马也很感激,我也很乐意。与我隔窗说话的小王成了离镇上四十多里的乡邮员。每天清晨,都能看见他用绿色的自行车驮着一些报纸、杂志和信件,戴着草帽,车头上绑着一个毛巾,从我们学校门前出发往乡下骑车而去。晚上回来,邮袋空了,浑身却沾满了泥土。若是刮风下雨,可以想象小王在邮路上的情景了,风抽着身子车把紧握艰难前行;雨淋着头顶眼前模糊骑车在泥泞路上行进,往返,奔波,成就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灰头土脑的、精干嘻笑的小王。还有,他还得负责所属邮路的巡线任务,这事儿也马虎不得。 
  那年秋风习习的好日子,跑乡邮的小王结婚了,婚礼是在邮电所举行的。他的媳妇个子高高的,与小王很般配,是个乡下聪慧的女人。结婚房子是已退休的老马的房子。婚礼上,一些年轻人嬉闹迫使小王道出了真情。小王跑邮路常去这位乡下女子家喝水、吃饭,也顺路在镇上给其买些日用品,一来二往的两人建立了感情,也私定了终身。一年以后,小王有了儿子,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再后来,邮电所业务的扩大,人员有所增加。当然,想象得到邮电所更是人头攒动,生机活泼了。这是我离开小镇后的事了,听说小王进了县城邮电局,不知他是否还记得我们相处的日子,一条小巷隔着两边窗户,一声招呼过来玩耍,吸一口烟的功夫就到了,乐也醉也,似乎就在眼前…… 
  那时,我常和小王在小镇的老街上溜达,踏着光溜溜的青石板,听着从店铺里传来的洋溢着时代气息的轻音乐,令人心潮澎湃!逢集的日子,四面八方的老少村民纷纷聚拢到小镇赶集,想买到合心意的东西。即使不买什么,也想凑一份热闹。听到的是混杂着不同地域的方言,看到的是人与人之间捏着手指头、打着手势的哑语,感受的是小镇生活的温馨和惬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岳

故乡

三月

分类: 散文随笔

故乡三月

任 文

西安日报> 2019年03月21日 > 版次: <08> 西 岳
分享到:

  清晨,去泉边挑水,小路旁的田埂上湿润润的冒着地气,晶莹的嫩黄色的草芽儿逗人可爱,以至于不忍踩踏。挑担在双肩不停换位,怕一脚不小心踩在嫩芽上。七拐八拐的小路,需要停歇一两次,不为别的,只为赏心悦目。抬头望望,一道红霞披上了杨树梢,就连树杈间的三个鸟巢镀金似的耀眼。小河边柳林里叽叽喳喳,一群鸟儿闹腾。偶尔,有鸟儿飞过挑水人的头顶,一闪两闪,肩膀上的扁担吱咛声响,水花一路洒。挑水人相遇取笑逗乐,边走边说,挑担在肩,轻盈自如。不觉就到岔路口,各自笑着回家。山泉清冽甘美,滋养故乡人。无论哪个村庄,都有一眼两眼泉水。因而,晨起挑水实为我故乡村庄的一道风景。

  在故乡,冬眠的草木好梦初醒,出芽,生叶,嫩绿鹅黄,妩媚得像初熟的少女,胆怯地左顾右盼,偷望挑水人的脚。故乡人爱草,一辈子与草为伴。春草萌生,季节更替,孕育着故乡人的梦想和希望。

  故乡的三月,是最美的一首田园诗。溪边田埂,沟渠坡畔,房前屋后,桃花杏花灿然,浓淡得宜,醉心润眼。不久,油菜花左边一片,右边一片,铺满金黄。轻柔的春风里夹杂着油菜花的香气,燕子归来的歌声……

  故乡人大多都有自家的院落。院里种植花木果树,饲养鸡鸭鹅小狗。一声鸡鸣,一声狗吠,呈现出一派生机,营造出一片活力。春节过后,青壮年男女走出温馨的小院外出打工。留守的家人手把锄头,去田间忙活春耕;施肥、点种、锄草,播种一个美好的希望,期盼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春暖总会给人带来希冀和欢悦。乡村大道上,奔驰的摩托车留下一阵男女的欢声笑语;拉运农家肥的农用车发出突突的声响,划破寂静的山庄。架子车、农用车穿梭在村道里,家家门前欢声笑语,人们不慌不忙,运作自如。山野的村庄,田间地头,好美的一幅山村春耕图,不用涂抹,不用渲染,堪称经典的杰作。

  镇上的干部已下到村里,帮助村干部出谋划策,购买春耕肥料。互助合作社的兴起,解决了农村留守家庭的实际困难,促使困难家庭渡过春耕难关。镇干部与村民交朋友,拉家常,深入田间闹春耕。脱下工作服,赤臂到暖洋洋的太阳下做农活。走走看看,随意听到的是他们暖心的话语。

  “娃他大,出外打工几时走的?最近来电话了没有?”镇干部一边关心的问话,一边打土坷垃。

  “正月初七走的。昨晚电话说加夜班啦。”妇女一边搭话,一边抬头朝村道路口望了一眼。

  “出外打工很艰辛,在家留守更辛苦。上有老下有小,前前后后多操劳 。”镇干部说。

  “多谢村镇干部关心,辛苦也值得。”妇女边说边忙手中的活。春暖,田野里有很多的野菜。家有小孩的妇女带一把小锄,一只小竹篮子,蹲在盛开油菜花的行行田里。妇女一边细心地挑拣草间的荠荠菜、马兰头菜,一边轻松地哼着歌儿。为的是怕肩上的小孩子睡着了,哪知,哼着歌儿就像催眠一样,孩子睡得更香了。油菜花金黄地铺满田野,肩背小孩的妇女蠕动在黄色的菜花中。美丽的蝴蝶在金黄色的舞台上跳着柔和而优美的舞姿。它们一会儿在空中飞舞,一会儿静静地停留在油菜花上……

  这样暖和的天气,正是故乡“三月三,上兑山”的庙会日子。几天前,就有人陆续上山,经营鞭炮香裱的人更是瞄准这个商机,小吃摊点也不例外,风风火火热闹了几天。出租车、私家车穿梭在盘山公路上,步行的人们更是半夜行程赶个早到。声势浩大的兑山庙会场面,可谓人山人海。

  这是故乡春天的一件大乐事,大家高高兴兴,放鞭炮,烧香许愿。那些打扮得齐齐整整的男女老少,虔诚地跪拜,点起香火,低头默念。或许一个冬天积淀的念想就会在那一刻得以释放,或许一个许久的期盼就会在那一刻得以实现。在这里,无论贫富贵贱,人的心境平等,清净无尘。人人怀着一个梦想上山,带着一份祝愿下山,投入新生活。

  在三月里,故乡的喜事特别多,龙腾虎跃,生机无限。该萌生的一如既往蓬蓬勃勃,望窗外轻扬的新绿,看檐下筑巢的春燕,心情释然——春天来啦,仿佛可以听见孕育希望的春之声。

  无意间再看时,窗外已是别样的风景。洋溢着阳光的满树滴翠的杨柳,婆娑于枝头的杨絮,迎风而舞发出扑簌簌的声响。

  春雨,银线般的雨丝密密斜织,刷新着冬天残余的痕迹。屋檐落下滴滴答答的雨声,伴随着农人劳累后甜美的轻鼾声,一起在夜间合奏。静美的花儿,一朵朵在梦里盛开,在雨中绽放。

  哦,春之声,和着轰鸣的撞击声,和着嘤嗡的窃语声,和着温柔的风雨声,和着杨柳的吐芽声,在故乡的原野上随季节次第绽放——桃红柳绿,麦秀莺啼;荷香果甜,蝉嘶蛙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商洛山

故乡

三月

分类: 散文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商洛日报》发表散文《乡愁的篱笆墙》,感谢责任编辑鱼在洋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欢乐中国年

任 文

西安日报> 2019年02月04日 > 版次: <11> 西 岳
分享到:

  今天是大年三十,行走在大街上,耳边不时传来柔和轻慢的流行音乐,不由人顿足静听。呵,《欢乐中国年》“五谷丰登笑开颜”,“欢歌笑声连成片”,“红红火火到永远”……手机响了,又是一条短信“猪年吉祥!”

  我不懂音乐,五线谱也读得不顺口,但不影响我喜欢听歌曲的爱好,特别是那些经典的能打动人心灵的歌。走在腊月的思乡曲中,我的音质感觉特别好。故乡,腊月,正月,拜年,看戏,压岁钱,耍龙灯,闹元宵……这些词诠释着我的思乡曲,从这些词中任意拉出一曲,都能使人情深似海,辗转难眠……

  打开电视,新闻镜头莫过于奔年的人群,车站、码头……人山人海,满面春风。

  故乡的年从腊八就拉开了序幕。晨曦,冻融的河流蒸腾着雾气,河边挑水说笑的是大娘、大伯,村道匆匆跑着的是一群小学生。村子上空炊烟缭绕,香气扑鼻而来。拉锯声、劈柴声、磨面声、打浆声、吆喝声、嬉笑声……声声入耳,弥漫飘荡。夜深深,有狗吠声传来,想必是谁家的男人打工归来了。年关到了,团圆的日子到了。

  山城里,“好又多”、“润万家”、“都客润”几个大超市红红火火,人气爆满。出出进进的顾客提着大包小包,一脸的春风笑意。这些顾客中有穿着时尚的城里人,有提着蛇皮袋的乡村人,他们都把好心情提回了家。出了超市门,招手打的,已成了人们的习惯动作。满街的印刷品对联、挂历,灿烂的红色,飘动的气球,拥挤的人群,把山城装点得五彩缤纷、焕然一新。

  长途汽车站那边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上车的大多是外出归来的打工人,蛇皮袋子鼓鼓的,肩扛手提。排队的人群中,有老人、中青年人和拉着小孩的妇女。等待是寂寞的,玩手机,打电话,听音乐,回家的路有多长,思乡的情就有多长……

  故乡,是我的出生地,是我童年的乐园,无论那个年代有多么的贫穷,我挚爱她的系数有增无减。故乡是我的心情驿站,在那里有我漂泊的亲情砝码,时时都会演绎着我的念想情结。曾记得,那个年代的正月初一,父亲买的一串小红鞭炮由我和弟弟分开零星燃放闹着玩,一串鞭炮举在手中,前边一人跑着空中一声脆响,后边一人追着欢呼,村前村后,乐此无比。我们穿新衣戴新帽,顶着风雪满地里跑;我们串门子,吃爆米花柿饼油炸食品,享受一年中难得的时刻;我们去拜年,积攒压岁钱,好去供销社购买一本心爱的连环画……

  日子就是这样一年一年将记忆加深,快乐就是这样一年一年将黑发染白。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亲人团聚的感觉真好。室外,红灯笼在屋檐下高高挂起。我们小孩子欢笑在院子里,享受燃放鞭炮的那一刻温馨和快乐。室内,灯光明亮,炭火炉前,亲人团团围坐,闲话家常,气氛融洽。老陕的西凤酒味感醇厚绵顺,清芳甘润,飘溢着醉人的芳香。几经回合畅饮,不觉已是举酒醉人,乡情醉人。故乡的除夕夜,酒不醉人人自醉。

  大年初一,是故乡人最看重的一天。从零时开始,山川上下鞭炮声此起彼伏,一直能响到早上8点左右。乡人最讲究风俗,“起得越早,运气越好”。初一早上,不能随便乱说,尤其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初一吃早饭,先吃荷包蛋,再吃水饺。按惯例,有几个水饺里包着硬币,谁吃到了意味着谁的福分大。吃完饭,就去拜年。给家里的长辈磕头、问好!长辈给小孩压岁钱,孩子脸上灿烂着花儿,蹦跳着出门去玩。

  温情的雪花,漫漫轻舞。轻盈地走在故乡的大道上,满眼里“北国风光”。家家户户挂红灯,贴春联,贴窗花。毛泽东诗词是那个年代故乡人常写的春联,“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壁摇”;“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窗花、剪纸、年画同样浓缩着那个年代的风采。

  生活在城市,拜年通常是打电话、发短信,但在我故乡的老家,晚辈见了长辈,如果不磕头、问好,那就不算拜过年了,会被长辈责骂的。长期身在外的人,无论多么的忙碌,一到了年底,家乡的小路上就会出现他们的身影———回家过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书友序评
谢谢胡忠伟先生点评拙作,过奖了,让我汗颜!
原文地址:2018年12月13日作者:
在樱花居品味“文化书香”
——读任文《樱花居品书》
胡忠伟
  初冬,阳光融融,闲来无事,正好可以读书。任文的《樱花居品书》就这样摆上了我的案头。这是任文继《书香夜读》之后第二部书话集,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著名文化学者王稼句题写书名,藏书票专家崔文川封面设计。封面上一树淡淡的樱花,十分素雅,让人一看就喜欢。这些年来,任文静坐樱花居,闻着花香,听着鸟语,就着书香,晴耕雨读,亦读亦写,已连续在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了散文集《阳光里的村庄》和上述两本书话集,在读写的路上走得愈来愈稳健。
古人说,数百年人家无非积德,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这些年里,任文在本职教学教研之余,潜心读书,以书为师,以书为友,深得读书三昧,由“执教鞭”到“鞭教执”,传递着书香,实现了人生的华美转身,在陕西洛南的小县城里受到了人们的尊重。他广结善缘,广交文友书友,受书赠书,在书香的熏陶里提升境界,修炼善果,终得花开。原本,任文在县城是有一套舒适的三居室的,可“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他,硬是卖掉了房子,在县城郊区看中了一个农家小院子,远离了繁华喧闹,远离了市井嘈杂,按照自己的心性和本意精心装点,精神的高地——“樱花居”就这样炼成了。这里,是他的“安乐窝”,更是他纵横文墨、诗书茶酒、偃仰啸歌、放飞梦想、晴耕雨读的“理想高地”。如此读书福地,让我等直有了去“樱花居”一睹其貌的冲动。且看,任文笔下的“樱花居”小院的风景吧:“这一架长势喜人的紫藤,缠来绕去,攀沿于上空搭好的废旧钢管间。从窗户顶端到门楼院墙那边自然形成一个长方形的空间,纵横交错,向四周延伸着嫩绿的藤蔓。两年前还是一棵小苗,如今已长成蓬勃的气势。还是前年春上我从乡下一所学校花园移栽的小苗,带着毛根和一些原土,栽种在樱花树旁,樱花开得烂漫的日子,紫藤藤蔓伸出了嫩红的尖尖儿,顺着樱花树身攀沿,不知不觉春去秋来,那缠满樱花树枝的紫藤蔓竟也冒出了树梢,朝着邻家的屋檐伸展,大有向往扩张之势。今春的一个星期天,我利用镇日的时间为紫藤搭架,轻轻地从樱花树枝上分开缠绕的藤蔓,一根根移开树身,移到搭好的废旧钢管架子上。樱花树枝舒展开了,自由伸向天空。紫藤蔓也顺从地在架上攀沿。一株紫藤的根部生长出几株根茎来,滋生新的藤蔓枝叶,向上攀附发展空间,寻找阳光的空隙,条条紫藤蜿蜒,撒下一片绿荫。”树影婆娑,绿荫匝地,读书写作,独享这静谧的空间和时光,好不惬意!
这本《樱花居品书》以“书”为线索,分为“南窗情趣”“品书小识”“书事生活”三辑,大致收录了他2013-2015年发表的有关的书话文章。无论是写书缘,还是话书事,无论是品读书友的作品,还是盘点日常书事往来和书情书色,贯穿其中的是一个真正的书爱者对阅读的热爱。在任文的笔下,“乡村生活”和“读写生活”是他的两大主题。“乡村生活”给了他安静、闲适和物质的享受,而“读写生活”,却让他在品味书香的过程里成就着自己,享受着精神的高迈和阔大。任文是商洛山地的儿子,懂得春耕秋收的全部意义,他也试图以自己的笔触和视角,为故乡为自己打开精神之窗,让纯净、透明、澄澈的乡村元素有效融入读写这种精神活动的层面里。因此,他的文章,不论写乡村的物事人情,还是写书事往来,都洁净利索,没一点点虚情假意。他对谁的作品喜欢,就会不厌其烦地品读,比如陕西作家第广龙,是石油战线的一位很接地气的作家,他的书,让任文回味不已,一连写了八篇读书札记。在品读第广龙《大城》一书的文章里,任文深情写道:“手边的这本《大城》,涉及的题材非常特别。它聚焦的是一个人与一座变迁着的城市脉搏的跳动,它展示的是一个人对一座人性化的城市发展的迷恋,它多方位、多视角写出了一个人与一座城市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一个人的城市志,也是一个人的心灵史!
任文在读书的同时,也在思考书写的意义。写作,不惟是表达自己的思想和看法,更重要的是在书写的过程中建构起一个作家应该持有的美学标准。任文像所有从农村走出来的作家一样,他一边联系着乡村,一边融入了城市文明,在追梦圆梦的过程里,他时时刻刻都不忘乡村,书写着乡村,这是他的“根”之所在。在第一辑11篇文章里,他写乡村事物的文字就有7篇,《樱花居、南窗斋是他读书休憩的所在,此地鸟语花香,绿树环绕,山高水长,天阔地远,正是读书人的乐园;《山中避雨》《知了在窗外合唱》《湿地里的白鹭》《雪落北山》,尽得自然之趣,山水田园,虫鸣雨滴,远离工业化的喧嚣,静谧和谐,美不胜收。对美的事物的深情表达,让人感受到了来自乡野的款款清风。在如是的叙说里,再去读他的书话,自然得清新佳趣、书生清趣。在第二辑、第三辑里,任文与全国各地的书友互动,读他们的书,品味文字,交流书话,分享书香。他读吴兴文、毛乐耕、陆阳、阿滢、孙卫卫、姜德明、姚峥华等等,涉猎之广,读书之勤,品书之快,令人羡慕。任文本职是教研员,工作的繁忙可想而知,但他总是挤时间,忙里偷闲读一读书。在第三辑“书事生活”2013、2014一年半的书事日记里,任文的书式生活跃然纸上。他总是那么忙,但他仍然不忘其本,读书总是令人愉悦而幸福。在2014年8月14日日记里,他写道:“镇日,沉迷于吕浩兄淘书的体验中,也随着享受淘书的独特乐趣。”像这样的记录自己读书心情的文字随处可见。读书,在任文这里,没有功利,没有晋级升职的压力,没有柴米油盐的琐碎,有的是享受书香的愉悦,追寻美的快乐。鲁迅先生曾经把读书分成“职业的读书”和“业余的读书”,在我看来,任文的读,当然属于后者,已完全是那种“忘我之读了。这种读,是一种自觉,是书爱者的自觉,更是书爱者以一己之力,为建设书香社会所做的努力,在此行动中传递出一种文化的自信、文化的愉悦和美的享受。而这样的努力,在新时代书香中国建设中的价值和意义,是十分可贵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