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当代中国文学
当代中国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36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资讯

 当代中国文学网

“尝鲜”最新香港书展

 

 一年一度香港书展巡回路演登陆广州,爆出新料

  新快报讯(记者 陈煜堃)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又要来了!7月21至27日,第21届香港书展将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盛大上演。上周五,书展巡回路演在广州举行,潘国灵、陶杰、叶辉三位香港知名作家受邀来到广州购书中心畅谈穗港两地文化景观,并与读者们分享各自的阅读、创作心得。

  据了解,今年书展以“从香港阅读世界——关心社会·关爱地球”为主题,并新增“文学走廊”板块介绍来自香港本土的知名当代作家。

  海内外名家闪亮登场

  据介绍,今年书展的主题定为“从香港阅读世界——关心社会·关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文学

专访作家苏童:我只不过是文学的一位忠实仆人

“只不过是文学的一位忠实仆人”——访出席悉尼作家节的中国作家苏童

  一年一度的悉尼作家节正在澳大利亚美丽的悉尼港湾举办。在15日开幕、为期一周的作家节期间,3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在这里交流切磋,并举办读者见面会。出席悉尼作家节的中国作家苏童在旅馆咖啡厅里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讲述他的创作经历、对文学的理解和未来的创作计划。

  苏童说,这次受邀来悉尼谈神话与文学创作的关系。他创作的名为《碧奴》的长篇历史小说就是以中国古代神话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为蓝本写成的,因此有这方面的创作体验。在谈到东西方神话的不同时,苏童认为中国的神话主要是由老百姓创作的,而西方神话则是作家有谱系、有传承的创作。

  这次悉尼作家节组委会给苏童安排了4场演讲活动,是他在海外参加类似作家节活动中安排演讲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资讯

 当代中国文学网

美国出版界筑起文化锁国新长城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5/6月号刊出伊迪丝·格罗斯曼(EdithGrossman)的文章《新长城》(ANewGreatWall),强烈批评本国各大出版商无视当代全球的文化成就,拒绝引进,不事翻译,安于大墙之内而自闭于世界,长此以往,合众国将有沦为井底蛙之虞。

  格罗斯曼女士指出,美英两国每年出版图书中,仅有2%到3%为译作,而拉丁美洲和大陆西欧这一比例高达35%。格女士说,上述数字“令人震惊”,并重提两年前瑞典学院常秘贺拉斯·恩达尔对美国文学界的批评:“大隔绝,太封闭。他们翻译不够且不能真正参与重大的文学间对话。”

  格女士进一步警告:“英语世界之翻译文学的死亡,代表着我们已经在自己身边建起了一种新的铁幕。”而这种顽固且有意的忽视,必将带来危险的后果。这也将不仅仅是美国读者的损失,也是世界文学的损失。因为作为一种全球化的语言,英语承担着世界文学桥梁的重任,只有作品被译成了英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资讯

 当代中国文学网

张颐武:在新的起点思考新的价值

  关于中国当代文学是否具有重要价值的讨论,其实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从当年的“垃圾说”开始,关于近年来中国文学的价值问题,就存在着尖锐的分歧,而且两种意见对于当下文学的评价截然相反。现在我们所纠结的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是前所未有的高峰还是前所未有的低谷。价值判断的一清二白和非此即彼往往让局内人莫衷一是,局外人雾里看花。但无论评价的高低,在这里都难以找到讨论问题所具有的基本前提,因此,不同的意见其实没有多少对话的基础,大家讨论得异常激烈,但其所涉及的理论前提尚存在问题。

  现在所进行的有关文学价值论的讨论,其实凸显了我们在对于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或全球华文文学的认知角度以及知识方面的巨大差异。这里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清晰的文学图景,而是在当下文学所呈现的复杂形态中进行把握的强烈欲望和阐释焦虑。今天的文学现象和众多文本逃逸出我们的阐释和分析,它们所呈现的形态也让我们越来越难以明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学术

 当代中国文学网

王彬彬:我不喜欢战斗 确实不能容忍

4月12日下午,在南京大学逸夫科学管理楼19层的办公室里,40天前发表文章批评学者汪晖涉嫌抄袭的王彬彬教授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

中国青年报:你和你所批评的汪晖都研究过鲁迅,因此也有人认为此次论文风波不过是派系之争,利益之争。

王彬彬(以下简称王):不看事实,反问动机是没有道理的。我跟汪晖没打过交道,也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关系,又不在一个学校,丝毫构不成利益之争,而且,抄袭剽窃问题跟什么派系也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青年报:那您为什么要选择汪晖这本书而不是其他人的书,也许其他人的书抄得更厉害?

王:这是因为我考虑到了一个因素,就是汪晖这本书影响特别大,20多年来,这本书成了一个神话,成了现当代文学专业的一个楷模。

我认为,汪晖之所以成为汪晖,主要靠这本书奠定了地位。没有这篇博士论文获得的巨大声誉,怎么可能有后来的汪晖,怎么可能当《读书》杂志主编10年,怎么会有今天这么高的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文学

 当代中国文学网

评论家看好艾伟长篇小说《风和日丽》

年轻作家同样具备对宏大题材及其内涵的挖掘能力

刘霄


    《风和日丽》是对一个将军私生女的命运浮沉的精雕细刻,艾伟这种以小见大的写法由此演绎得淋漓尽致,也把他以人写史的写作追求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评论家白烨在艾伟小说创作研讨会上称赞艾伟的作品涵盖力与穿透力突出,“在当下的文坛实不多见,因而称得上是弥足珍贵。”

  白烨认为,在活跃于当下文坛的实力派作家里,艾伟曾以“爱人三部曲”等小说作品,表现出他非同寻常的洞察人性的功力与反思历史的能力,这种文学性与思想性的高度融合,也铸就了他自己的独特风格与特异气质。《风和日丽》即由一个将军私生女的命运浮沉的精雕细刻,把他这种以小见大的写法演绎得淋漓尽致,也把他以人写史的写作追求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白烨说:“艾伟的《风和日丽》(作家出版社)是以杨小翼个人遭际60年的坎坷,来透视革命历史60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2 12:48)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文学

当代中国文学网 

陈建功印象

写小说的人都知道外貌穿着是表现一个人性格的重要途径。那么写小说的人想过没有自己的穿着也有着同样的作用呢?在我的印象里,陈建功很少着“正装”,春天一件粗布对襟袄,夏天一件不知穿了多少年褪了色的旧T恤,秋天一件洗不洗都不显新的条绒休闲“西装”,冬天油渍麻花一件膨松棉短大衣。遇有正式活动偶尔西服革履一回,熟悉的人反倒不习惯,戏称:“怎么跟新郎倌似的?”不熟悉他的人从表面绝对看不出他是个身居“要职”的官。他的秘书、司机倒一向整洁清爽,个个仪表堂堂,气度不凡。三个人亲如一家,同出同入。有一次,陈建功去见一位未曾谋面的外地作者,人家称呼着“建功主席”直冲他的司机就伸出了热情的双手,吓得秘书、司机赶忙往后退。陈建功呵呵自嘲:有人说我们仨长得有点像。

记得卓别林曾经有过一句名言,说是:“一个好女人要学会说不。”不知道对男人是不是也有如此要求。卓别林自己就是男人,可他没说。反正陈建功就不太会说“不”字,这使他给自己除了繁忙的政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学术

 当代中国文学网

辽报“重估”引发广泛激辩的几个重要问题

    本报大型系列策划“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自2009年12月16日至今连续推出陈晓明、肖鹰、丁帆、王彬彬、洪子诚、程光炜、王安忆、陈众议、谢天振、许钧、史国强等专家学者作家的专访后,同时推出了“我发言”讨论系列,刊发了日本汉学家谷川毅,学院文学研究者等一批专业人士从不同层面不同视角阐述各自观点的文章,这近20万字的专访和讨论文章不仅在学术界、文学界影响甚巨,使“重估”成为当下学界的重点关注问题,同时也掀起了在传统媒体以及网络新媒体的互动热潮。我们粗略且不完全总结,引起广泛争议并产生联动效应的部分问题有:
中国文学是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一问题在我们大型系列策划 “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之初,即2009年12月16日刊发首篇专访学者陈晓明和肖鹰的文章中提出,引起广泛反响,并一直是整个“重估”过程中的核心问题。人民网、凤凰网、中新网等上百家网站转载,凤凰网为此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资讯

 当代中国文学网

王蒙贾平凹等百位文化名人评选

     BTV“《书香北京·文化盛典――21世纪十年影响中国图书榜》”评选活动于25日正式启动。本活动是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北京市全民读书月”中的重头大戏,评选结果将于“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正式揭晓。莫言、贾平凹等百位文化名人担任专家评审。

    据北京电视台相关负责人介绍,《书香北京文化盛典》是首次由电视媒体主导的大型图书评选活动,也是新闻媒体首次对21世纪前10年精品图书进行甄选梳理,同时,首次引入“三屏合一”的概念,实现电视、网络、手机同步播出。评审将从根据销售量、网络点击率等多方面综合数据所提名的一百本图书中甄选出文学、非文学、儿童读物三大类共计30本近10年最具影响力的书籍。

    对于“读书改变人生”的活动理念,评委之一于丹说:读书是一面镜子,可以从别人的故事里反照自己;是了解人世的智慧。许多现代都市人正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中国学术

当代中国文学网 

那些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新世纪文学、《鲤》、“八○后”及其话语限度

          
谢有顺

[作者简介]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学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新一代作家的崛起对已有文学现实的有力改写,以及由此形成的精神转向,显然是当代最为重要的写作图景之一。要理解新世纪十年的文学变化,不能不正视这些青年作家在面对自身、面对文学时的不同姿态。早有人指出,中国作家普遍面临“中年困境”的问题。从现代文学开始,许多作家的重要作品,几乎都是在青年时期完成的,进入中年之后,一些人不写了有一些人即便还写,写的作品在他个人写作史上也不再具有代表性意义。当代就更是如此。一些作家,青年时期才华横溢,可一进入中年,写的作品要么重复自己,要么就仅仅维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