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山
方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040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12-11 21:10)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喜欢对《石头记》作寓言式的解读。一则寓言,通常是为了阐明某个道理的。在我看来,品读《石头记》,便是为了明得其中的“事体情理”。

此书亦名“风月宝鉴”。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

正面是“红颜”(虚花,可照应“水月庵”),背面是“枯骨”(落花,可照应“馒头庵”)。正面是“幻”,背面是“警”。一面“可卿”(令人愉悦),一面“惊卿”(令人警醒)。所谓情身,不过幻影,却是借鉴、警示之意。那秦钟(谐“情种”),字“鲸卿”(谐“惊卿”),便是要惊醒梦中之人,以此为鉴,引以为戒。

临走前,那道人强调:“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庚辰双行夹批:记之。】要紧,要紧!”以我的理解,便是要读者关注此书警人、醒人的一面(背面)。

“情种”得趣,乃是在“馒头(庵)”中,因“虚花”(镜花/水月)而悟。对读者而言,亦是如此。作者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3 11:52)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宝玉的珍珠/鱼眼之说,来自于春燕的转述:“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见第59回)
      何为鱼眼?概括起来,大致有两大类“不好的毛病”。

1 贪财好利

      春燕问藕官:“你们在外头这二三年积了些什么仇恨,如今还不解开?”藕官答道:“有什么仇恨?他们不知足,反怨我们了。在外头这两年,别的东西不算,只算我们的米菜,不知赚了多少家去,合家子吃不了,还有每日买东买西赚的钱。在外逢我们使他们一使儿,就怨天怨地的。你说说可有良心?”(见第59回)为了钱财,干娘们和戏子们结下仇怨。二者的矛盾逐步升级,最终导致戏子们集体被撵。
      听到藕官的话,春燕便想起了宝玉的珍珠/鱼眼论,并评道:“这话虽是混话,倒也有些不差。”(见第59回)接下来的话,也进一步佐证了藕官的说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1 10:59)
分类: 杂记
年少时,我做的是科学梦。于是,经过二十年寒窗,拿到了工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一直从事电力方面的科研工作。四十岁左右时,获得了正高职称(教授级高工)。至于仕途,自知不是那块材料,也就不去“谋虚逐妄”了。我这一辈子,做点学问也就罢了。
还有《红楼梦》。高一时接触,大三时入迷。2002年,偶然进入红楼论坛,更是一醉不醒。2011年,听从好友的建议,把自己的部分文章放在新浪博客上。后来,一些论坛相继关闭,旧友日渐云散。于是,博客便成了一种精神寄托。
在校期间,虽然喜欢看闲书,但一直想的是科研,还读过贝弗里奇《科学研究的艺术》。然而,工作后的压力,却是始料未及的。于是,逐渐失衡,几近崩溃。后来明白,这便是所谓的职业枯竭了。
我理想中的生活,便是文理交融,相得益彰。平时潜心做科研,还有时间看闲书。而在现实中,却往往是一种疲于奔命的状态。闲书自不必说,专业方面也少有时间充电。不过,近两年的工作调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宝玉为何不入官场?本文拟通过官场中的各类人物,并结合宝玉的材质及禀赋,来分析其原因。

1 做不成贤臣良将(正气所赋)

      宝玉道:“松柏不敢比。连孔子都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知这两件东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见第51回)“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见第77回)那些松柏,乃是“正气”的象征。宝玉只敢自比杨树,而不敢混比松柏。
      “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见第36回);“只除‘明明德’外无书”(见第19回)。宝玉并不反对儒家,只是反对后人的妄解而已。那段批驳“文死谏”的话(见第36回),与魏征的良臣论颇为类似。这里面,闪耀着理性的光辉。他和魏征一样,都不欣赏只知死谏而不知大义的忠臣。那魏征,便是典型的良臣。
      那宝玉是樗栎之材,上不能治国,下不能齐家。在那首《西江月》中,也说宝玉“于国于家无望”(见第3回)。借用凤姐的一句话,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5 23:16)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在此书中,“禄蠹”和“鱼眼”堪称绝配。读书人堕落成“禄蠹”,“珍珠”堕落成“鱼眼”,都是类似的过程。这是一种在“男人的气味”(即“浊臭”之气)熏染下不断劣化、乃至变质的过程。
“禄蠹”滥用权力,“鱼眼”搬弄口舌。在平儿的眼里,雨村是个“没天理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见第48回);而宝玉和凤姐,则对那些“鱼眼”都颇为忌惮。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被权力所迫害,被口舌所攻击。那些蒙冤受屈的人,就如同被践踏、被玷污的花儿一般。
不过,官场中不全是可杀的“禄蠹”,而婆子也不全是混账的“鱼眼”。“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见第77回)孔子曾任中都宰、司空、大司寇,诸葛亮和岳飞更是出将入相。在宝玉的眼里,他们都是“正气”的化身。至于婆子,风之子就曾写过一篇《黛玉房里的婆子也是贾府一等婆子》,把黛玉房里的婆子们狠夸了一通。
在我看来,那宝玉虽有些疯癫,却并非没有理性。乍看之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脏不要了。”(见第41回)那成窑的茶杯,是颇为名贵的。仅因刘姥姥吃过,妙玉便不屑再要了。有的读者认为,她是嫌贫爱富。果真如此么?
根据文本,妙玉不要那成窑的杯子,其原因是“嫌脏”。有人不禁要说:那刘姥姥不是洗过澡了么?
刘姥姥的确洗过澡:“鸳鸯忙令老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了澡,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见第39回)贾府打算留下刘姥姥,便要她又是洗澡、又是换衣服的。为何要洗澡、换衣服呢?自然是“嫌脏”之故了。
那刘姥姥是村野之人,生活贫困,整日操劳。她属于“日为衣食所累”(见第1回)的那类人。如果你去过贫困地区,尤其是北方的缺水地区,就知道那里的卫生条件了。在那里,有不少人一年到头也洗不了几次澡。如果仔细观察他们,尤其是老年人,就会发现:由于长年劳作,他们的手极其粗糙,上面往往有一些细小的裂纹,里面是黑黑的脏污。这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在贾宝玉的语言系统中,“男人”绝不是一个好词儿,简直就是“浊臭”的代名词。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见第2回)“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见第77回)。所谓“男人的气味”,便是“浊臭”之气。那些喜欢告舌生事的婆子们,自然是“浊口臭舌”了。
袭人说:“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见第34回)鸳鸯说:“这些底下奴字辈的奶奶们,一个个心满意足,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稍有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见第71回)。探春说王善保家的:“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见第74回)。宝玉后来的“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怕是少不了这些“奶奶们”的功劳。
这些混账婆子们,算是女人中的“男人”;而“禄蠹”们,则是男人中的“男人”。
“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30 20:01)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妙玉的洁癖,已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那只名贵的成窑茶杯,仅因被刘姥姥用过,她便嫌脏不要了。脂批云:“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见第41回)。在我看来,宝玉的洁癖,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见第2回)
宝玉喜“女儿”,厌“男人”。最根本的原因,便是女清而男浊。在他这里,“女儿”/“男人”成了“清净”/“浊臭”的代名词。这是其“喜洁”之性的一种表现。为何不愿见到女儿出嫁,是因为这意味着清净的东西将被玷污。至于珍珠/鱼眼论,也是类似的。所谓“男人的气味”,便是指那股“浊臭”之气。
说到文人的洁癖,雨村名单中的米南宫(米芾)、倪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30 10:33)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见第16回)其中,“凤藻宫”和“贤德妃”,乃是作者的杜撰。前者是说元春的文采,后者说的是她的品行。这位“贤德妃”,究竟是“妃”还是“贵妃”(甚至还有人说是“皇贵妃”),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
贾政道:“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论理该请贵妃赐题才是,然贵妃若不亲睹其景,大约亦必不肯妄拟;若直待贵妃游幸过再请题,偌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也觉寥落无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众清客答道:“老世翁所见极是。如今我们有个愚见:各处匾额对联断不可少,亦断不可定名。如今且按其景致,或两字、三字、四字,虚合其意,拟了出来,暂且做出灯匾联悬了。待贵妃游幸时,再请定名,岂不两全?”贾政道:“这是正殿了。只是太富丽了些。”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贵妃崇尚节俭,天性恶繁悦朴,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见第17回)
贾政道:“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6 17:51)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在第30回中,一向涵养大度的薛宝钗,居然发怒了。这让读者们十分惊异。
宝钗“大怒”的原因,是宝玉“奚落”了她:“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见第30回)。可以看出,对于宝玉的话,宝钗和黛玉的理解都是相同的。
“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见第30回)脂批云:“可笑近之野史中,满纸羞花闭月、莺啼燕语。殊不知真正美人方有一陋处,如太真之肥、飞燕之瘦、西子之病,若施于别个,不美矣。”(见第20回)所谓“体丰怯热”,便与“太真之肥”有关。明皇说贵妃“微有肌”,而梅妃则呼为“肥婢”。那杨妃千好万好,只有这一点“陋处”。偏把这一点挑出来,岂非专揭人的短儿?湘云说黛玉:“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见第20回)。比杨妃倒也没什么,但专挑人的不好,那就有失厚道了。
举个类似的例子:怪不得人家说你像晴雯,原来也是爆炭脾气。若说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09:32)
标签:

芳华

刘峰

黛玉

宝钗

分类: 杂记
看完《芳华》,不禁为刘峰的命运叹息。
刘峰是雷锋式的人物,对人有求必应。时间一久,大家都习以为常,以致觉得他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在大家的眼里,他成了一个符号、一件工具,可以被随意地使用。然而,一旦他像正常人那样表达自己的欲求时,却让人感到惊悚。
做好人,除了像刘峰那样沦为工具外,还存在别的风险。如宝钗,她的助人就常被人恶意地揣测。扶助老人被讹,也是类似的例子。难道好人真的就做不得了么?在我看来,解决之道,便是理性精神。
所谓“好人”,首先是一个“人”。严歌苓说,没有人把刘峰当作一个“真正的活人”来爱。他无原则地满足别人的需要,从而忽视了自己的欲求。从某种角度看,是缺少自尊、自爱的表现。别人固然没有把他当作“真正的活人”,而他又何尝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活人”呢?一味索取者,是不把别人当“人”看;而只知付出者,则是不把自己当“人”看。把自己和对方都看作是“人”,方能构建一种良好的关系。蒙田说:“自爱者方能为人所爱”(见《随笔集》)。不爱自己的人,往往也很难得到别人的爱。正视自己的欲求,并合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