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山
方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411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12-11 21:10)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_序言
喜欢对《石头记》作寓言式的解读。一则寓言,通常是为了阐明某个道理的。在我看来,品读《石头记》,便是为了明得其中的“事体情理”。

此书亦名“风月宝鉴”。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

正面是“红颜”(虚花,可照应“水月庵”),背面是“枯骨”(落花,可照应“馒头庵”)。正面是“幻”,背面是“警”。一面“可卿”(令人愉悦),一面“惊卿”(令人警醒)。所谓情身,不过幻影,却是借鉴、警示之意。那秦钟(谐“情种”),字“鲸卿”(谐“惊卿”),便是要惊醒梦中之人,以此为鉴,引以为戒。

临走前,那道人强调:“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6 14:28)
四方郡王的姓名,书中仅给出了两位:北王姓“水”,东王姓“木”;北王名“溶”(水旁),东王名“莳”(草头)。北方属“水”,东方属“木”。二王的姓名,与相应的方位属性是一致的。

再说薛林。薛宝钗是雪里金簪,林黛玉是林中玉带。以姓而论,林黛玉是“木”姑娘,薛宝钗是“水”姑娘。薛林二姝,似可照应水木二王。金对玉(名),水对木(姓)。只可惜,读者往往关注“金玉”,却很少留意“水木”。所谓的“金克木”,是以宝钗之名对黛玉之姓,从而忽视了二姝姓名的对称与工整。以五行生克的角度看,二者的关系是“水生木”。

四方之中,以北为尊;五行之中,以水为贵。这是此书的倾向。而在四方礼玉中,也仅点出了北方之璜。说到“水”,男有北静王,女有薛宝钗。北王姓“水”,宝钗姓“雪”。北王是四王之首,宝钗是群芳之冠。

那四王虽和贾府都有往来,但很少亲自登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4:03)
“探春正要剪自己的凤凰,见天上也有一个凤凰,因道:‘这也不知是谁家的。’众人皆笑说:‘且别剪你的,看他倒象要来绞的样儿。’说着,只见那凤凰渐逼近来,遂与这凤凰绞在一处。众人方要往下收线,那一家也要收线,正不开交,又见一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带响鞭,在半天如钟鸣一般,也逼近来。众人笑道:‘这一个也来绞了。且别收,让他三个绞在一处倒有趣呢。’说着,那喜字果然与这两个凤凰绞在一处。三下齐收乱顿,谁知线都断了,那三个风筝飘飘摇摇都去了。”(见第70回)

这一场景,似乎预示了探春的婚事。另一个凤凰,就是那位王爷的象征。说到凤凰,乃是汉族的图腾。由此推测,那位王爷当不是外族的。那个促狭的喜字,并没有把两个凤凰拆开,而是绞在一起。两个新人,大红喜字。这场空中婚礼,倒也热闹有趣。在探春的花签上,有一句诗:“日边红杏倚云栽”,并注道:“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见第63回)看来,这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5 19:32)
“(宝玉)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见第13回)脂批云:“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对于脂批的解释,有的读者并不认可:宝玉岂是关心家事的人?

的确,宝玉似乎是一个不理家事的人。凤姐也说,他不是“这里头的货”(见第55回)。然而,他对家事并非完全不关心。相反,有时还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书中明写的,是向贾珍推荐凤姐:“只是贾珍虽然此时心意满足,但里面尤氏又犯了旧疾,不能料理事务,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因此心中不自在。当下正忧虑时,因宝玉在侧问道:‘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愁什么?’贾珍见问,便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4 17: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集
喜欢的事做不成,喜欢的人娶不了。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中的陈志,也面临着这种情形。

在吴岭澜的那个时代,最好的学生都在学实科;而陈志所处的那个社会,最有出息的人都在做官。然而,不是所有的学生都适合学实科,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官。陈志喜欢写小说、看星星,却不想走上了仕途。他的仕途异常顺利。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翠花的家人所带来的困扰,更让他痛苦万分。

另一方面,他与秀萝相知,却无法相守。翠花的恩情,是他一辈子都还不清的。母亲对他说:爱情重要,但良心更重要。她的遗言是:不要甩掉翠花。因为恩情,陈志放弃了爱情。他深知这有多痛苦。于是,一再叮嘱秀萝:不要答应不爱的人。然而,艰难中的秀萝,还是违心地嫁给了不爱的人。

老支书说:随同大流,和别人一样,就没有烦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11:17)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集
《无问西东》的片尾,有这么一句话:“献给每一个珍贵的你”。那些天之骄子,固然是珍贵的。而让我痛惜的,却是刘淑芬。

在《我的前半生》中,贺涵告诫平儿:追女孩子可以,但不要死缠烂打。所谓死缠烂打,就意味着不尊重对方的意志。就算你付出得再多,甚至可以为对方死,也不意味着对方一定要接受你的感情。这世上,惟有感情是无法强求的。

许伯常对谁都好,除了妻子。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人时,便用冷暴力伤害她。被绑架的愤怒,总得找到发泄的出口。外人不了解刘淑芬所遭受的伤害,只看到她像泼妇一般,在人前追打着自己的丈夫。大家都同情许伯常。他的学生,王敏佳和李想,便写下了那封招祸的信。

刘淑芬通过两个细节,便断定此信是王敏佳写的。于是,借此大闹,几乎要了王敏佳的命。她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3 11:52)
      宝玉的珍珠/鱼眼之说,来自于春燕的转述:“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见第59回)
      何为鱼眼?概括起来,大致有两大类“不好的毛病”:一是贪,二是奸。

1 贪酷(悍妇型)

      春燕问藕官:“你们在外头这二三年积了些什么仇恨,如今还不解开?”藕官答道:“有什么仇恨?他们不知足,反怨我们了。在外头这两年,别的东西不算,只算我们的米菜,不知赚了多少家去,合家子吃不了,还有每日买东买西赚的钱。在外逢我们使他们一使儿,就怨天怨地的。你说说可有良心?”(见第59回)为了钱财,干娘们和戏子们结下仇怨。二者的矛盾逐步升级,最终导致戏子们集体被撵。
      听到藕官的话,春燕便想起了宝玉的珍珠/鱼眼论,并评道:“这话虽是混话,倒也有些不差。”(见第59回)接下来的话,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宝玉为何不入官场?本文拟通过官场中的各类人物,并结合宝玉的材质及禀赋,来分析其原因。

1 做不成贤臣良将(正气所赋)

      宝玉道:“松柏不敢比。连孔子都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知这两件东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见第51回)“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见第77回)那些松柏,乃是“正气”的象征。宝玉只敢自比杨树,而不敢混比松柏。
      “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见第36回);“只除‘明明德’外无书”(见第19回)。宝玉并不反对儒家,只是反对后人的妄解而已。那段批驳“文死谏”的话(见第36回),与魏征的良臣论颇为类似。这里面,闪耀着理性的光辉。他和魏征一样,都不欣赏只知死谏而不知大义的忠臣。那魏征,便是典型的良臣。
      那宝玉是樗栎之材,上不能治国,下不能齐家。在那首《西江月》中,也说宝玉“于国于家无望”(见第3回)。借用凤姐的一句话,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2 15:59)
在贾宝玉的语言系统中,“男人”绝不是一个好词儿,简直就是“浊臭”的代名词。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见第2回)“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见第77回)。所谓“男人的气味”,便是“浊臭”之气。

“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作‘禄蠹’”(见第19回)所谓的“上进”,求的当不是更深的学问,而是更高的官位、更多的俸禄。既云“禄蠹”,一心所系,自然是“禄位”了(倘若迷的是“学问”,唤作“书蠹”倒还确切些)。说得通俗点,指的便是“官迷心窍”的那些读书人。

这种人若是做了官,因其手上掌握着大量的资源,一旦为非作歹起来,比一般的人更为可恨、可杀。贾雨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30 20:01)
妙玉的洁癖,已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那只名贵的成窑茶杯,仅因被刘姥姥用过,她便嫌脏不要了。脂批云:“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见第41回)。在我看来,宝玉的洁癖,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这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见第2回)

宝玉喜“女儿”,厌“男人”。最根本的原因,便是女清而男浊。在他这里,“女儿”/“男人”成了“清净”/“浊臭”的代名词。这是其“喜洁”之性的一种表现。为何不愿见到女儿出嫁,是因为这意味着清净的东西将被玷污。至于珍珠/鱼眼论,也是类似的。所谓“男人的气味”,便是指那股“浊臭”之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30 10:33)
“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见第16回)其中,“凤藻宫”和“贤德妃”,乃是作者的杜撰。前者是说元春的文采,后者说的是她的品行。这位“贤德妃”,究竟是“妃”还是“贵妃”(甚至还有人说是“皇贵妃”),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

贾政道:“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论理该请贵妃赐题才是,然贵妃若不亲睹其景,大约亦必不肯妄拟;若直待贵妃游幸过再请题,偌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也觉寥落无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众清客答道:“老世翁所见极是。如今我们有个愚见:各处匾额对联断不可少,亦断不可定名。如今且按其景致,或两字、三字、四字,虚合其意,拟了出来,暂且做出灯匾联悬了。待贵妃游幸时,再请定名,岂不两全?”贾政道:“这是正殿了。只是太富丽了些。”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贵妃崇尚节俭,天性恶繁悦朴,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见第17回)

贾政道:“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