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山
方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52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12-11 21:10)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喜欢对《石头记》作寓言式的解读。一则寓言,通常是为了阐明某个道理的。在我看来,品读《石头记》,便是为了明得其中的“事体情理”。

此书亦名“风月宝鉴”。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

正面是“红颜”(虚花,可照应“水月庵”),背面是“枯骨”(落花,可照应“馒头庵”)。正面是“幻”,背面是“警”。一面“可卿”(令人愉悦),一面“惊卿”(令人警醒)。所谓情身,不过幻影,却是借鉴、警示之意。那秦钟(谐“情种”),字“鲸卿”(谐“惊卿”),便是要惊醒梦中之人,以此为鉴,引以为戒。

临走前,那道人强调:“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庚辰双行夹批:记之。】要紧,要紧!”以我的理解,便是要读者关注此书警人、醒人的一面(背面)。

“情种”得趣,乃是在“馒头(庵)”中,因“虚花”(镜花/水月)而悟。对读者而言,亦是如此。作者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4 17: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集
喜欢的事做不成,喜欢的人娶不了。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中的陈志,也面临着这种情形。

在吴岭澜的那个时代,最好的学生都在学实科;而陈志所处的那个社会,最有出息的人都在做官。然而,不是所有的学生都适合学实科,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做官。陈志喜欢写小说、看星星,却不想走上了仕途。他的仕途异常顺利。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翠花的家人所带来的困扰,更让他痛苦万分。

另一方面,他与秀萝相知,却无法相守。翠花的恩情,是他一辈子都还不清的。母亲对他说:爱情重要,但良心更重要。她的遗言是:不要甩掉翠花。因为恩情,他放弃了爱情。他深知这有多痛苦。于是,一再叮嘱秀萝:不要答应不爱的人。然而,艰难中的秀萝,还是违心地嫁给了不爱的人。

老支书说:随同大流,和别人一样,就没有烦恼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11:17)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集
《无问西东》的片尾,有这么一句话:“献给每一个珍贵的你”。那些天之骄子,固然是珍贵的。而让我痛惜的,却是刘淑芬。

在《我的前半生》中,贺涵告诫平儿:追女孩子可以,但不要死缠烂打。所谓死缠烂打,就意味着不尊重对方的意志。就算你付出得再多,甚至可以为对方死,也不意味着对方一定要接受你的感情。这世上,惟有感情是无法强求的。

许伯常对谁都好,除了妻子。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人时,便用冷暴力伤害她。被绑架的愤怒,总得找到发泄的出口。外人不了解刘淑芬所遭受的伤害,只看到她像泼妇一般,在人前追打着自己的丈夫。大家都同情许伯常。他的学生,王敏佳和李想,便写下了那封招祸的信。

刘淑芬通过两个细节,便断定此信是王敏佳写的。于是,借此大闹,几乎要了王敏佳的命。她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收藏

这是我一个朋友写的关于《挪威的森林》的读后感,非常喜欢,与大家分享。

而且,我正好认识几个朋友,都曾是超级好孩子——像直子姐姐那样的好孩子,现在均陷入严重的抑郁状态,希望这篇文章能对他们有帮助。

——————

    马克思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停云集
这两天,一篇名为《北大毕业美国留学生万字长文数落父母,12年春节不归决裂拉黑父母6年》的文章,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说起来,父母的控制欲较强、不尊重孩子、忽视孩子的心理需求,这种情形并不罕见,区别只是程度而已。显然,亲子间的沟通是有障碍的。孩子在多次努力无果后,绝望地放弃了。
在我看来,这对父母应该是爱孩子的,但缺乏爱的能力。意愿和能力,原本就是两码事。父母是一项职业,有的人称职,有的人不称职。就算做得比较差劲的,也未必就没有好的意愿。这对父母,对孩子缺少回应,没有提供必要的心理支持,导致了他的孤独和无助。另一方面,对孩子的控制与过分的保护,也阻碍了他的成长与发展。如此,情感的疏离乃至决裂,并不算意外。
作为父母,一方面要放手让孩子成长;而在孩子需要时,则要提供相应的心理支持。然而,我们经常看不到孩子的真正需求,而是塞给他们一些不需要的东西。
纪伯伦说:“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你们可以给他们爱,却不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收藏

​在父母和外人眼里,王猛(化名)符合所有“别人家孩子”特征:从小成绩数一数二,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

然而,这一切光环的背后,却是王猛和父母的决裂:12年前,他不再回家过春节;6年前,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他甚至还准备再到北大读个心理学方面的博士,以解决自己长期压抑之下的心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1-13 11:52)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宝玉的珍珠/鱼眼之说,来自于春燕的转述:“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见第59回)
      何为鱼眼?概括起来,大致有两大类“不好的毛病”。

1 贪财好利

      春燕问藕官:“你们在外头这二三年积了些什么仇恨,如今还不解开?”藕官答道:“有什么仇恨?他们不知足,反怨我们了。在外头这两年,别的东西不算,只算我们的米菜,不知赚了多少家去,合家子吃不了,还有每日买东买西赚的钱。在外逢我们使他们一使儿,就怨天怨地的。你说说可有良心?”(见第59回)为了钱财,干娘们和戏子们结下仇怨。二者的矛盾逐步升级,最终导致戏子们集体被撵。
      听到藕官的话,春燕便想起了宝玉的珍珠/鱼眼论,并评道:“这话虽是混话,倒也有些不差。”(见第59回)接下来的话,也进一步佐证了藕官的说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宝玉为何不入官场?本文拟通过官场中的各类人物,并结合宝玉的材质及禀赋,来分析其原因。

1 做不成贤臣良将(正气所赋)

      宝玉道:“松柏不敢比。连孔子都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知这两件东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见第51回)“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见第77回)那些松柏,乃是“正气”的象征。宝玉只敢自比杨树,而不敢混比松柏。
      “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见第36回);“只除‘明明德’外无书”(见第19回)。宝玉并不反对儒家,只是反对后人的妄解而已。那段批驳“文死谏”的话(见第36回),与魏征的良臣论颇为类似。这里面,闪耀着理性的光辉。他和魏征一样,都不欣赏只知死谏而不知大义的忠臣。那魏征,便是典型的良臣。
      那宝玉是樗栎之材,上不能治国,下不能齐家。在那首《西江月》中,也说宝玉“于国于家无望”(见第3回)。借用凤姐的一句话,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5 23:16)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在此书中,“禄蠹”和“鱼眼”堪称绝配。读书人堕落成“禄蠹”,“珍珠”堕落成“鱼眼”,都是类似的过程。这是一种在“男人的气味”(即“浊臭”之气)熏染下不断劣化、乃至变质的过程。
“禄蠹”滥用权力,“鱼眼”搬弄口舌。在平儿的眼里,雨村是个“没天理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见第48回);而宝玉和凤姐,则对那些“鱼眼”都颇为忌惮。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被权力所迫害,被口舌所攻击。那些蒙冤受屈的人,就如同被践踏、被玷污的花儿一般。
不过,官场中不全是可杀的“禄蠹”,而婆子也不全是混账的“鱼眼”。“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见第77回)孔子曾任中都宰、司空、大司寇,诸葛亮和岳飞更是出将入相。在宝玉的眼里,他们都是“正气”的化身。至于婆子,风之子就曾写过一篇《黛玉房里的婆子也是贾府一等婆子》,把黛玉房里的婆子们狠夸了一通。
在我看来,那宝玉虽有些疯癫,却并非没有理性。乍看之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脏不要了。”(见第41回)那成窑的茶杯,是颇为名贵的。仅因刘姥姥吃过,妙玉便不屑再要了。有的读者认为,她是嫌贫爱富。果真如此么?
根据文本,妙玉不要那成窑的杯子,其原因是“嫌脏”。有人不禁要说:那刘姥姥不是洗过澡了么?
刘姥姥的确洗过澡:“鸳鸯忙令老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了澡,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见第39回)贾府打算留下刘姥姥,便要她又是洗澡、又是换衣服的。为何要洗澡、换衣服呢?自然是“嫌脏”之故了。
那刘姥姥是村野之人,生活贫困,整日操劳。她属于“日为衣食所累”(见第1回)的那类人。如果你去过贫困地区,尤其是北方的缺水地区,就知道那里的卫生条件了。在那里,有不少人一年到头也洗不了几次澡。如果仔细观察他们,尤其是老年人,就会发现:由于长年劳作,他们的手极其粗糙,上面往往有一些细小的裂纹,里面是黑黑的脏污。这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文化

分类: 品石录
在贾宝玉的语言系统中,“男人”绝不是一个好词儿,简直就是“浊臭”的代名词。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见第2回)“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见第77回)。所谓“男人的气味”,便是“浊臭”之气。那些喜欢告舌生事的婆子们,自然是“浊口臭舌”了。
袭人说:“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见第34回)鸳鸯说:“这些底下奴字辈的奶奶们,一个个心满意足,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稍有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见第71回)。探春说王善保家的:“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见第74回)。宝玉后来的“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怕是少不了这些“奶奶们”的功劳。
这些混账婆子们,算是女人中的“男人”;而“禄蠹”们,则是男人中的“男人”。
“凡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