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荡
古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95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3-04 10:56)
标签:

文化

 

钟情啤酒,但体内流淌的

不是金色的麦浪。从一开始

你就把梅雨捆扎,晾起来

让血液慢一些,好留住

夜色,这阴郁掩饰的孤独

你不是笑傲沙场的将帅

铺开的地图在桌上摆放

无非便于更好地讲述:

从你口中流淌出的

带有甜味的女孩

起于惊奇,流经往返,直至

回归入口时的苦涩

你也清楚,觥筹交错

你咽下的,子建饮过子美醉过

兰波福克纳也曾如此

“因此是你的命运挥舞

你的魔杖”,哦,不

你的酒杯。更清晰的是

这些死去的人

没有对你说出实话

他们早就先设了读者

等待另一个自我的重生

那些举杯相碰的人哦

从来没有使你真正醉过

多么孤独啊,你

喝下的啤酒依然沉睡在桶中

等待发酵,悄无声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江弱水

 

飞廉温润如玉,今之古人。通过十年磨一剑的努力,一种滴水穿石式的进展,从当初的悄无声息,到今日的蔚然大观,完全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飞廉的诗有一种直观的、气定神闲的态度,让人一见难忘。

 

要警惕,一种风格成熟过了头,则为烂熟;期待飞廉新的开始。

 

 

潘维

 

飞廉的诗有特别好的质地,有可贵的文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才诸位诗友从“微观”的角度对飞廉诗歌进行了多维度的解读和分析,我就换个角度,从“宏观”的角度对飞廉以及飞廉诗歌谈谈自己的体会,也是个人向飞廉以及飞廉诗歌致敬。我以为,飞廉是野外诗社(不限于)的“四有新人”

    飞廉是一个有榜样作用的人。飞廉大学时期以散文、评论见长,毕业后由散文入诗,一开始起点没有炭马、江离等高,现在却“自成一家”,在国内青年诗人中也独树一帜,可以说是野外诗社的“励志哥”。

    飞廉是一个有野心抱负的人。从《冠先》开始,飞廉努力探究古典诗歌与新诗之间的起承转合,融合庸常生活与理想情怀之间的隔阂,我们由此可以窥探他的诗歌野心和创作抱负。如果一开始,飞廉还只能算是无意识、不自觉写作的话,现在的飞廉完全转入了自觉写作的通衢;《冠先》、《赤松子》、《世说小集》以及《寄郑州朱铁健》、《出塞》等就是这种自觉的开始,或者说是为后来更开阔写作的铺垫和准备,“山居”系列诗歌正是在前述诗歌的基础上进行了有效的拓展和提升,真正融合了历史和当下,实现了心之所往和身之所在的有效衔接。我也完全相信,飞廉诗歌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不可有悲哀》出版作者:飞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乡偶书

  古 

 

跨过这道门,里面有更多的门

一扇属于祖父,一扇属于父亲

再一扇属于你。

现在,你的孩子在院子里

奔跑,喊着你曾喊过的

作为回应,蚯蚓、蛐蛐、蝼蛄

这些年少时的玩伴仍藏在洞穴中

回来或者离开,你都会给实榀门刷漆

这样,当你由父亲衰老成祖父

还有人一遍遍地重复这事情

像台檐上的草,枯了又绿

它的根扎在那里,风吹不去

 

朝花夕拾

  古 

 

未到中年,人已伤于哀乐

经常把日子与日子搞混,或者

干脆长时间发呆。

父亲离开了,故乡始终跟着他

有一天,你也会迷途知返

放弃和时间的对抗

公寓和轿车不会永远吸引你

追逐过的女孩或情人

最后都将找到她们终老的归宿

你体内流淌的是山间的溪水

骤雨过后,注定重新清澈

你还会回去,走父亲走过的路

整块的青石板还是比步子要大些

还是走走停停,避开散落的枯叶和黄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解读比作品来得更好!

安静

——古荡

 

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3-19 16:17)
标签:

转载

      写得好。
    你的诗在我看来就是一部个人史,既是你的,也是我的,或者说我们的。乡情之诗,多是童年,亦是苦难,多是记忆,亦是遗传,是过去之我;山水之诗,我心思之,我心往之,乃文人士人萦绕不止之梦,也是兄暂忘俗世之寄托,有侠义古风,是理想之境;去年以来的文白相间之诗,则现实之诗也,回归俗世之诗也,繁琐俗世、细碎生活,更显真实,但这真实却也有古意,实兄上下求索之困也,因困,反更为难得。
原文地址:静言废语作者:飞廉

静言废语

 

 

(一)

 

不分古今,只问气骨!

 

(二)

 

最近写诗亦史亦实,亦真亦幻,亦文亦白;亦庄亦谐偶然得之。

 

(三)

 

写诗,性情不同,语言自然不同,面目自然不同,这也是唐诗气象万千之缘由。

 

(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奔驰的列车

 

这是奔驰的列车

而他习惯在半梦半醒之间

打发时光,偶尔瞥一眼窗外

除了风,他什么也看不清

田埂上的树一样要折腰

列车开得太快,即使就在车厢里

这世界也抛弃他了

多年前,他在乡野和学校间穿梭

母亲的叮嘱只有一句:读书或种地

像哈姆雷特的疑问不可解

他过早地体味腰酸,也麻木于课堂规矩

后来,他同样对调和李白杜甫无能为力

默然忍受或者挺身反抗

非此即彼的选择只是持续的痛苦

任何选择其实他都厌倦

他的双腿扎在水田里

低着头,规则地插下秧苗

泥鳅偶尔蹿出水面吹泡

更多的时候在脚底迂回

这也是教导,这世界

不需要激情的危险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黑姑娘

 

咸涩的海风印染你的肤色

潮水击打着,礁石留下褶皱

棕榈树一圈圈长高,带着

金色静脉的流淌

你的脸也闪耀着金色的火焰,就在那

我曾长久凝望

 

 

父与子

 

多年前,他喜欢上咀嚼泛酸汁的草

然后吐掉,甚至因为嚼橡皮挨过父亲的揍

他没有记住这个教训

日复一日,他锻炼他的牙齿

像少年时跟着父亲撒网打鱼

看父亲吃茴香豆,喉结动如脱兔

——他消除了被捡回的长久疑虑。

后来,他来到海边

依旧不改恶习,将海鸥粪嚼成

粘液,然后重重地吐在礁石上

带着完成飞翔的喜悦。

现在,他依旧结网

没有人围着他的屁股转

这漫长的等待使他落寞

开始怀念父亲的木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5 09:47)
标签:

诗歌

杂谈

回到语言

 

  无论是诗歌作者内部,还是一般的诗歌读者,或者那些从未认真阅读的非诗歌读者,有一种诘难是普遍认为“正确”的:诗歌的“边缘化”来自于诗歌本身对于生活的“边缘化”。诚然,无论是语言,还是作为文学类型的诗歌,就其本质而言,都是一种特定的社会性实践——从源头开始,诗歌就与宗教仪式、巫术以及社会劳动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如果现在还有人以诗歌所表现的社会性的伟大、正确等同于诗歌作品本身的伟大、正确的话,在我看来就过于荒谬了。以我的观察,我们的生活总是陷于各种非此即彼的“两难”选择,我们也总是被教育着在“是”与“非”之间站队,仿佛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路径存在。正是这种先验的正确性“毒害”着诗歌,以至于以这样的标准判断,现在的诗歌作者“普遍”地缺少社会承担,也因此没有多少可供“流传”的“伟大作品”存在。

  许多人,即使是在前述的诗歌作者内部,他们总是以主题或者题材对诗歌加以区分、给予评判;然而,社会生活是复杂多样的——关于这一点,“许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