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7-04 10:41)
标签:

文化



1
  同事的父亲去世了,我没有去殡葬现场。自父亲走之后,我害怕去经历各种离别。低沉的乐曲响彻满堂,亲人闭上眼,毫无知觉。活着的人挣扎着对来往的客人礼拜、叩谢,脚步声、各种言语,还有低低的谈笑声,如同纷乱的树叶,在乐曲中满天飞。
  父亲去世已经十年,每每想到他走的那天早晨,心里忍不住会难过。我的两只手背至今还留有疤痕,那是当年接到弟弟的电话,坐在回去的出租车上,我自己用指甲掐的。
  已经不再疼痛,那伤疤嵌在时间里面,替我遮盖了所有的悲痛。
  父亲常坐的椅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刘敏,女,市赛源商行店主。资深驴友,行奉生活是美好的,所有的不快乐都会像风一样,穿越过去,一切就会明亮起来。

 

  几乎每天我都会遇见她。她忙忙碌碌,和所有人一样,守着自己的早晨和黄昏。她的店就在我办公室的楼下,上班或者下班,看见她,她都会满面笑容地向我打招呼,我喜欢她脸上的笑,像一朵会飘的云。

  偶尔有几次,从她的店路过,看不到她微胖的身影,我也没有多大在意。她如黑色大地上匆忙的一只蚂蚁,总有自己忙不完的事。

  还是听同事说,她是小城为数不多的忠实驴友之一,城里城外的山,远或不远的路,几乎都被她跑遍。我难以想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30 15:05)
标签:

情感



好的感情不需要轻浮

 

  河边人来人往。泥土味的风吹过来,经过太多人的呼吸,已经不再凉爽。她在前面走,脚步稳而急速。他紧跟着,走的微微出汗。时而她回头,用尖锐的声音召唤他:“快点呀,走快点!”声音引得行人频频看他,那些人一定对他们的匆忙很好奇,甚至有猜忌的眼光落在他脸上,他窘迫,更是后悔不该接她的电话见她,这么一个人多的晚上,他烦躁不安,不仅仅是因为天热。

  她电话他时,他正陪着妻在超市购物,电话响不停,他趁妻选食物的时候走到旁边拐角,听她在里面热烈地叫他。她一定是喝了酒才会如此。他抗拒不了,她说她想见他,立刻,马上,刻不容缓。他找了借口说同事找他,从妻的叮嘱中离开。

  她果真喝了酒,满身的酒气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梦想的毛小毛

 

  流浪毛小毛,女,自由职业者,种植并出售多肉,喜欢石头,木头,院子和晴天。画画或自言自语,信奉有梦想的人是干净的、自由的。

  我一直没有和她交谈过。甚至在网上我们也没有聊天。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她,我就会想到顾城的那首诗:“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清楚她的真名是什么。第一次看到她微信上的名字时,我的心里总会跳出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形象,就像三毛那样的,永远怀着一颗流浪的心和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何莉,瑜伽传播者,心舍瑜伽创办人。认定瑜伽是打开自我、深入自我,觉知身心,以此获得健康生活的最佳修行。信奉并追随瑜伽的基本原则:“学会大地的容忍和宽恕,树木的施舍,空气的不执和来去自由,天空的无限意识,月亮在幻象中的如如不动,蜜蜂的团结,造箭工匠的专注。”

 

  瑜伽是一种修行。在古印度,修行者为探索身心统一、天人合一,创建了瑜伽这一体系融入日常生活而奉行不渝。并且,瑜伽要求克服身体内在的污秽,利用善念、忍耐和美好情感来专注于平衡,以此达到宗教般的洁净和欢喜。

  由此看来,瑜伽是清欢的苦修,是指使人们从生活和自我的局限中突破并提升向上的理念和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悬一面镜子观照

 

  龙红梅,女,扬州人。宁国市福宁阁经络调理养生会所店主。相信缘分,信奉真诚与善良是人性之本,生命与生活都需要在净化中健康生长。

 

  人是需要一面镜子的。临水自照的少年逐渐长大,河水干涸或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27 17:11)
标签:

小说

  “还记得吗,这一条河流一直都在,它就是献给你的。”

​  “不一样了。”

  “不,没有什么不同!即使河水全干,它仍然是献给你的。”她手挥向河面,两眼放光,一会儿看着河水,一会儿盯着我看。我的眼越过河流,看对岸的野草郁郁葱葱。

  她丝毫不管我的目光游离,只顾沉浸在过去的时光。喃喃自语,脸上泛光,呼唤我跟随她一起回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在这条河边。

  “那时候你抽烟厉害。”她笑,盯着我的眼睛。

  “对。”我点头,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8 14:11)
标签:

小说



 

他走进来,戴着口罩,我看不清他的脸,眼睛是陌生的,嘴唇紧闭,手上爬满青筋。骨瘦的手伸出去,抓住一把头发,乌黑的头发,像掉了魂的泡沫,然后是另一张脸,苍白的像纸一样,像我一样。尖叫像利器,响彻天空。

多精彩的画面,和往常没有不同。下一位出场的该是女人,有男人的地方,势必少不了女人。那涂了血的红唇,吐出鬼魅的语言,来吧,亲爱的。灯光闪烁,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每一个情节插入不同的气味。风流韵事,剑侠情仇,看别人的故事如风吹落叶,荧屏上的笑与哭,又能说明什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08 16:11)
标签:

小说



  这是不幸。我反复对自己说,眼前不断闪现那对男女交媾的情景。去死吧,那个女人说,不想在这家呆着就去死。她把这话刺向我,转身用劲带上了门。
  既然生又何必死,既然死又为何选择生?二十年前,她在床上的快活就是为了这二十年后的报复?我真想弄清楚我是不是她亲生的,床在黑暗中沉默不语,它是最大的承担者、忍受者和见证者,可是我真想劈了它。要是没有它,这世界会不会大变样?
  他告诉我身世的那一天,我就感觉一切都截然不同。我终于明白那个我喊她妈的女人,为何老是变化无常,二十多年的相依为命,原来就是为了掩饰一段丑闻。他继续说,那男人前年死了,他是你爸,你是他亲生的,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18 11:01)
标签:

小说



信还在海上

 
  信还在海上。谁也不知道我在腥涩的海风中,是如何吞下那血淋淋的贝肉,我忍住胃中的翻江倒海,才不至于呕吐。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温婉动人,字与字在编织风景,朝阳、夕阳美不胜收,潮水、浪花、祈祷、拥抱、雨水的思念,细致到头发被风撩起的方向、睡梦中的每一个动作、衣角的褶皱、眼镜、睡美人醒来时眼角的泪珠。他们没看见我把信叠的有多仔细,用浆糊封好后,还放在唇上轻轻吻过。我效仿《以吻封缄》的多情,看着那信如鸟飞进红色邮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寒籽
寒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9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