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韶融
韶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306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旅游

情感

时尚

文化

历史

分类: 散文

3

小镇的夜色,就像“歪果仁”打翻了高脚杯里正在喝的干红,瞬间洇遍了大街小巷的天空、石板路和店铺房檐的翘角。我就在这个瞬间出现在小镇,徜徉在干红洇遍了的大街小巷,远远地看着,一部分白天失掉的东西,随着正浓的夜色,又回到自己的身边。只有在此时,我才重新面对自己,让所有的角色褪去,只剩下自己。

我面前的小岛,正在被漆染成干红色的小岛,散发着夜幕下秘密的酒红。从及禄桥上走下,就等于淌过了夷水河,来到龙栖岛的西端,是一个小广场,夷水河滨正泊着那艘红帮蓝顶的游船,似在等候客人的到来,“水边”茶座正灯火通明,隔着玻璃,闪露着攒动的人头。从这里往东,分叉出了三条街,神农街、伏羲街和女娲街。

一帮帮结伴而行的年轻人,像一股股湍急的水流,从正中间的那条神农街,伴着街心和店铺散发的光亮,流进流出,他们肢体舒展,表情自如,流进时满怀渴望迈步急速,流出时幸福满面笑容朵朵。神农街是一条标准的美食街,吃货的天堂。一百零八匠的店铺,是东夷和渔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时尚

文化

历史

分类: 散文

1

不管从哪个方向进入小镇,都得跨过一座石拱桥,这是小镇是属性,小镇是属水的,水是小镇的明眸,有水便有了桥,桥像一抹抹浓浓的眉,被描摹在小镇的明眸之上。这让我想起乌镇的西栅,有大小十二座小岛,由数不胜数的小桥相连,小镇也有四个岛子,被一条流进近处大海的夷水河连结,俨然是夷水河串起的四颗珍珠,璀璨在蓝色的黄海之滨。

小镇望海不足千米,有国内“离海最近的小镇”之称。渔文化、民俗文化和休闲观光等元素闪烁着光茫,伴着海风吹进弯曲的街道。海边渔村上空常飘荡的那种腥涩的气息,翕动在鼻翼,海的美味和娱乐在街道里,就雨后春笋般在生长出来。太阳那个火球掉进龙栖岛西头的夷水河里,连个滚也没打,黄昏就不折不扣地来到了小镇。

黄昏是夜晚的和谐逐渐苏醒的信号,我看见,在小镇一行行檐角上碰面的光亮和黑暗,就像白娘子遇见了许仙,热恋般地拥抱,在晚风、晚霞和飘动的丝弦乐调里融为一体。我一动也不敢动,站在祈愿阁外边的空地上,生怕打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健康

时尚

历史

分类: 散文

第三件就是父亲去世。我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第六年,结婚的第五年,我的工作生活刚有所好转,才过七十岁的父亲就患了重病无力回天,真是应了“子欲养,而亲不待”那句话了。父亲出殡时的花销,留下了一个账目,弟兄俩一家一半,那时我在日照的单位里正集资建宿舍楼,因凑足规定的钱额,我借遍了亲朋好友,岳父还帮着贷款,拆了东墙补西墙。

给你说我暂时拿不出这个“一半”,想把咱父亲给我留下的房子,让你先住着,反正我也不回来住,只是年节或家里有事时才回来。你几乎没加思索,就同意了。后来你通过辛苦劳动,赚到了钱,想翻盖那两套旧房,打电话告诉我,我说行呀,把咱父亲住的那两间先留着,咱们看见了,对上一辈还有个念想。

你同意了,于是六间水泥砖混的平房就盖起来了,这在村里是少有,真的让人羡慕,驾驶员开车跟我回来,我在他面前也很风光,说你在家里有门道,会赚钱,盖了这么好的房子。驾驶员都为你晃起大拇指。再后来,也就八九年前吧,你说有钱了,把剩下的那两间也翻盖了,和另外六间对称起来,风水也好。我还是说,行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文化

时尚

分类: 散文

 

4

向东南方向看去,有一座亭亭玉立的灯塔,高高的塔尖,黑白相间,直插蓝天,它是航海人的路标,一盏明灯,一个方向,无论何时,海上的商船和渔人看到它,就会有到家的感觉,似乎看到了家中的妻子和儿女,看到了自己的老父亲,老母亲,温暖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多年来,在我的梦里始终有一座这样的灯塔,我朝着它发着光亮的方向一路狂奔,梦醒时,只剩下满身的疲惫和一脸的泪花。

还有一座潮汐塔,座落在万平口的泻湖边上,与灯塔遥相呼应,圆形的塔尖,如伊斯兰教堂的模样,刚建成时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后来塔边挂出了个精致的简介玻璃框,塔的名字、由来和作用一目了然。向经过这里的人提示大海水位的高低,潮起还是潮落,塔尖就会呈现不同的颜色,蓝色代表涨潮了,水位上涨,提示赶海的人回到岸上。

这里向南,是闻名全国以至世界的日照亿吨大港,硕大的输煤桥如巨龙入海,让人知道了什么是阳刚。向北,海岸线一直延伸到了丝山脚下,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也让人知道了什么是阴柔。阳刚与阴柔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文化

健康

历史

分类: 散文

 

1

进入六月,万平口的海水远看呈天蓝色,近观就泛着碧色了。

早起骑行,风里伴着一些微凉,努力骑上五环彩虹桥顶端,雀桥相会的感觉,便在心底油然升起。飘渺的雾霭荡漾在彩虹桥的四周,从市区一路穿行过来的海曲路,在这里算是到了尽头,雾气丝缕纤纤地缠绕在西侧IFC财富中心和天德海景城两个双子楼的腰间,跌宕起伏,脚下的泻湖只看得百米见方,有训练的舟楫在声声鼓点里穿桥北行,一股腥涩气息顺风飘在鼻翼。

是从万平口的海面上飘来的,海水的味道。心里觉察之余,翕动鼻翼,嗅着这海的气味,转身向东,海天一线里升起的大片光亮,在涤荡着身边水丝飞流一样的雾霭。这个时节,雾是海滨常客,来得快,走得也急,尤其这丝丝如流的雾霭,常如荡漾在岸边的腥涩味道,一嗅就会在心间融化,觉得在这个时节的早晨,没有这样的雾气和气味,心里就会空落落的。

来到彩虹桥的东端,几乎没有费力气。只要掌稳了车把,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哥哥:

二十年前的仲冬,给咱父亲上三年坟时,你请德举二叔来咱家当厨师做菜,厨房是露天的,就安在天井院里,用碎石头和了泥巴随便一垒,就是锅灶,偌大的天井里都是正在忙活着的一个门里的乡亲。我站在天井里时,他腰间围了块招了灰的白围裙,正在弯着身子剁砧板上的肉。他说,二侄回来了哈。我赶紧回了他的话说,嗯,二叔,真快,转眼俺大大殁了都三年了。

他停下了剁肉的动作,直了直身子说,是呀,活着的过得快,殁了的过得更快。他可能还说了其它一些话,我记不清了,惟有这句话,一直记在我的脑子里,虽然过去二十年了,那情景仍像在眼前一样。二叔如今也去了十多年了,在他的眼里,咱们还是小孩子,可你怎么也跟着去了呢。

你去了的时候,还在正月里,年刚开始过。这个年注定过不好了,是因为你没有迹象地突然走了。一个活蹦乱跳头天晚上还吃饭喝酒和邻居说笑聊天的人,一个还不到六十岁正筹划着刚到来的这一年去做哪些事情的人,一个儿女大事都办完了净等着享福的人,就跟思民大爷爷看着躺在外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

在大胡子和高个子二人会意的笑声里,我看见了他俩正面走过来的意气风发的身姿,擦过我的身边而走时侧面神清气扬的形态,以及沿新修的栈道离我远去的气宇轩昂的背影,阳光正好地沐浴着他俩,我盯着很久,可就是认不得,就像小沈阳遇见了毕福健,一时晕懵了,说出了朱军,醒定了才把老毕认出来。

那个高个子不是自己老乡吗?安东卫的苏京,明朝丁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建宁兵备道。那个大胡子就是他邀请来安东卫,给他的父亲苏雨望墓碑撰写碑文的王铎,此人是他的好友,河南孟津人,明朝天启年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清朝初年大书法家。

王铎来到安东卫,挚友相逢,顿时高兴万分,苏京便出城十里恭迎,相携入府进第。王铎曾与苏京同朝为官,因志同道合而成为莫逆之交。相见后互道离愁别绪,交谈国事民情,畅言今后何去何从。

王铎将河南至山东沿途所见诉与苏京,两人抚案沉思,默默无言,忧国忧民之情油然而生。之后苏京常与王铎涉足安东卫的山寺古庙,垂钓于河湖塘埂;或登山吟诗赏月,或出海浪里泛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在五月“小麦覆陇黄,布谷满天响”的日子里,我一个人去古代被称为安东卫的岚山头,坐了客车直往金牛岭路南端,眼前是一片新开发的海,崭新的和依旧的,依偎着,亲昵着,由这里向西延展,直到荻水口,名气正在旅人的心间,像海浪不断扑向岸边礁石发出的巨响一样响彻着。

“岚山发布”的微信公众号说,这里有国内不多见的南向临海海滨。在日照应该是惟一的吧。我想,这次岚山之行的吸引力应该就在这里,这南向的海滨,与万平口和大沙洼相比,该另有一番风致吧。

水是这里的灵魂,小岛是它的瞳仁。运河系统在这里得到了妙用,潮汐把海水引进了河道,在塑造地形和开挖水系时,出现了众多瞳仁般的小岛,亲水线被大大地延长了。

在海州湾的怀抱里,细浪延展层叠如织的海岸线,像仙女一日之间撒落的丝纱,映衬着岚山清亮的山岚和水气,让这方水土出落得处子一般,回眸之时,已经摘走了无数旅人向往而又虔诚的目光。

这眸子是最要紧的,瞳仁是乌黑的,眼白是纯洁的,整天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时尚

文化

娱乐

分类: 散文

3

佛来峰脚下,大理石台阶两旁,古藤缠绕,松柏参天,我沿三档逐渐变窄的台阶而上,就来到定林寺的大门,也是三间石头到顶灰瓦翘檐的房屋,穿过正中的那间房屋,出了拱形门,就看到大雄宝殿前独立木成林的那棵千年银杏树了。站在树下,我好像穿越了一千五百多年,目光所及都透露着久远的秘密。

这棵“银杏之祖”,参天而立,远看形如山丘,龙盘虎踞,气势磅礴,冠似华盖,繁荫数亩,庇佑了一方圣土,成就了千年定林寺。我了解到,刘勰变服为僧来到这里,主持佛事,并潜心研读校定佛学经典,每日走出定林寺后门,登上佛来峰顶,在一块巨石上坐定诵经。一天刘勰正专心诵经,忽然一阵山风,把两卷佛经吹到半空,不知去向。

刘勰无奈回到寺里,一眼看见大佛宝殿后的高台上,端端正正放着那刚刚失落的三卷经书。这座土台高不过六尺,方长不出三丈,但背坡向阳,苍松翠竹,天然屏障,正是静心读经的好地方,于是刘勰选定这方宝地,亲绘草图,建成二层楼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时尚

文化

娱乐

分类: 散文

1

在莒县城西,有一座三峰环抱的浮来山,南屏飞来峰,西障浮来峰,北居佛来峰,拱围相连在幽静的山坳中,我站在这里,“一眼望三县鸡鸣闻三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南北蜿蜒连绵几十里的浮来山,给故国莒城带来了和风细雨和吉祥富足,是故国人顶礼膜拜的神往之地。

浮来山是神仙带来的,我从地理传说《琅琊乡音》的描述中知道,远古洪茺时,神仙浮丘公驾鹤来到莒地,见这里洪水泛滥,正好有一山从东海飘来,就施法定住,取名“浮来峰”,又有一片树林随波而至,也用仙法定住,唤作“定林”。

浮来峰与老神仙道号相同,浮丘公认为有缘,便以此地为道场,修身养性。后来有一条黑龙在浮来峰东侧造孽,被浮丘公移山而来,压在山下。龙头在山前,化为卧龙泉,龙尾在山后,化为龙泉,以此向百姓谢罪。这座山便被称为“佛来峰”。再往后,又从南海飞来一山,即“飞来峰”。

在“浮来三峰”拱围的山坳里,有商周老树,晋代古刹,隋唐庙庵,是一处被文人骚客惦记了千年的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