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宝宝妈妈
宝宝妈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接到哥们一电话,聊了聊孩子们考试、放假的事,再平常不过了,这阵子净瞎忙,没顾上互相通报,呵呵
 
可是聊着聊着,味道有些不对了,这家伙要出国!出国本来对他们这帮外企来讲是家常便饭,可这次他们要举家外迁!具体过程在电话里来不及细聊,只知道春节后他们就要起身了,约好春节期间聚一聚。
 
放下电话,居然好长时间呆呆地坐在那里;早早地进了被窝,可又睡不着。又一个哥们要走了,这可是玩得最好的哥们呀,我们是吃过一锅饭的战友,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患难朋友,连孩子都是一年出生的,他们走了,我们找谁玩去啊!
 
说起与她相识还是十七年前,虽然不是发小,不是同学,但在大学毕业到单位报到时,我们竟然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在总部进行了短短一周的培训,往基层单位分配时,我们居然谁也离不开谁了,就盼着哪怕是去最艰苦的地方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天随人愿,我们真的被分在一起了,一起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祖国的边疆!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科室,但除工作外,我们干什么都在一起,有时她上班也老往我办公室跑,以至于领导和其他部门对她有意见了,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忙着跟多个公司打交道,谈判呀、签合同呀,虽然公司多,但工作程序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按部就班,照规矩来呗。
 
可就偏偏有个别牛的,什么人?当然是洋鬼子了。什么洋鬼子,其实都是假洋鬼子,但谁让人家和“洋”字沾边呢,再加上中国自古以来崇洋媚外的风俗,简直把他们惯得不知道是在谁的地盘上了。
 
通过几次交道,我简直怕了有些外企了。本来我们公司采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合同基本上都有范本,格式是一样的,双方经过几次修改后就OK了,可偏偏到了这帮外企身上事就变了,合同一律用他们的,这也就罢了,还一个字不能改,这算什么道理,整个一他们说了算!找他们理论,他们说他们的合同是经过他们的律师严格审核过的,没有问题。笑话,你们的律师审,我们的律师也要审啊!而且我看了一下,他们在合同条款里把能推的责任全推干净了,推不掉的也含糊其词,真是地地道道的霸王条款!还有过分的,我们的合同一般都是乙方先签字盖章,然后我们才签字盖章,毕竟我们是甲方啊,是出钱的,可到了人家这,非要我们先签,说什么怕我们不买了,岂有此理,不买的话我们还费这么大劲折腾什么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了文章的标题不要被吓倒,这不是在麻将桌上,而是上周二我们部门的一场排球赛,本来应该当时就记下来的,但实在没时间啊,又觉得一定要记录下来,所以今天就补一下。
 
不知道是哪次打完球后,老总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让我们部门六个女的组成女队(我们部门有且只有六个女的),让我们从部门男的当中任意挑六个组成男队,PK一场,输的请吃饭。我当时以为随便说说呢,哪知他们都当真了,尤其是男的那边,特积极,还向我们下了战书,估计他们以为他们必胜无疑。
 
士可杀不可辱!老虎不发威,拿我们当病猫,我们女队不是好欺负的!先点了他们几个人的名帮他们组成所谓的“男二队”(当然挑最弱的了),然后我们研究战略战术,当然还有心理攻势,比赛前夕双方就在网上已经开始了多个回合的唇枪舌战,把大赛的气氛渲染得很浓。
 
说实话,我对我们女队信心并不足。六个人中,我们四个还行,发球能过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3 10:54)
 又好长时间没写东西了,心中愧疚的同时也很无奈。在“五一”长假好好的放松之后,从5月8日开始就投入到巨忙的工作当中去,简直是前所未有!直到今天才有空上来喘口气。
 
在过去的两周里,我们居然评了四个标,两个公开招标两个内部邀标,为了能顺利完成这四个标做了无数的工作,我们自己都笑称我们几个已经可以开招标公司了。经历了这几个项目,亲眼目睹了商家的成败,我个人内心有些感受。
 
首先,任何时候不能忽视细节。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成功者之所以成功,虽然有许多原因,但跟个人素质和工作作风是分不开的。在开标评标的时候,经常会碰到一些商家的工作人员因为一点小疏忽而葬送了整个公司在项目里的资格,比如迟到、报价单小数点位数搞错了、漏掉了最重要的资质证明等,还有的人来投标时,衣冠不整、方案准备不充分、就来一个人,这无疑在评委印象分环节就先丢了分。正规的公司对这样的销售或技术人员肯定会给予批评或处罚。我经常拿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教育我家马虎宝宝:“不要看不起这小数点,将来你有可能就因为这一个小数点而丢掉饭碗!”
 
其次,任何时候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正如前面所说,老公买票买重了,我们挑了趟车次好的,剩下的老公说他自己解决,不用我管。刚才,他让我问我们公司谁要票,估计他们那里处理不了了,我说我刚到公司谁都不认识,他说让我上网去卖。我去年因为一趟差没出成,在火车票网注册过,卖过一次,今天蒙着登录,还真上去了,刚把卖票信息发出去,哪知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我的手机就被打爆了,可以说那些要票的人是迫不及待,我让他们跟老公联系,老公还牛上了,只买一两张的不卖,必须一次把多的五张全买走,真成票贩子了,他说:“我又一分钱没加,算什么票贩子!”
 
我现在真同情那些买不到票的人了,肯定正在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在找票,从我在网上发出信息到收到第一个电话不到一分钟,说明有无数人在网上盯着呢。难怪票贩子那么猖獗,因为有很大的市场啊,我们是原价卖的,估计加上个100块钱肯定也有人要,那可是热线的卧铺啊,想想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在车上要整整一夜,现在硬座都有人抢,更别提卧铺了,比金子都宝贵。当票贩子的感觉真好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恐怕是俺节前最后一次在这里发言了,俺就要成为中国几亿春运大军当中的一员了!
 
不知道大家看过《新结婚时代》没有,俺只看了其中几集,太有感触了,我的情况跟刘若英演的顾小西有点象,俺老公当然就象郭晓东演的何建国了。俺的亲身经历告诉俺,结婚还是门当户对的好,少了许多麻烦,说实话,俺比较喜欢俺老公,但不太喜欢他的家庭,农村人就是事多(恐怕俺要挨板砖了),而且他们家还不是那种老老实实的农民,属于不种地坐吃山空的那种,可想而知俺的负担有多重,唉!当初不听俺娘劝,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就拿回他老家来说,从结婚到现在十几年俺只回去过两次,是少了点,可他们那破地方简直让人受不了!首先气候不好,冬天阴冷冻死人(俺第一次回去是元旦),夏天热死人,春天饿死人,秋天蚊子咬死人,一年四季没好时候!再说人文,第一次回去的时候给我留的印象巨差,我几乎是数着日子熬过来的,为什么?那里的贼太多了,说贼都小瞧他们了,简直就是半抢,吓得我都不敢出门!再说经济原因,且不谈来回路钱,他家里人口多,我家老公又好面子,爱臭显摆,从老到小每人都得孝敬点,经常是得搭上好几个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都快忙死了,不夸张地说,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可偏偏还有人来捣乱!
 
我主持的两个硬件采购邀标项目,是严格按照程序走的,每一步都相当正规,他们都说这是公司最正规的邀标项目了,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哪知,昨天临下班突然收到从公司高层转下来的一封信,虽然不是什么检举信,但仍有些吃惊,我们前天刚开标,还没评呢,咋回事?看了信的内容,肺都要气炸了,居然是一个投了标的商家写的,就信中的内容而言简直是无理搅三分,就其这种手段而言简直是卑劣之极!
 
这家先是用超低价参与投标,然后就给领导写信说我们给价格定的分数太低,难怪当时开标念他们的价格时我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低呀,是不是搞错了,原来人家是有备而来。其实,他比别的家的报价低了近20万,在打分上已经占很大优势,还不知足,还想占更大的便宜。我们并不想打价格战,在价格合理的基础上,技术力量和服务也要占很大的比重。如果这家真的有实力的话,完全可以凭真本事中标,犯不着使出这种手段,他们在信中说的几条都是站不住脚的,不但帮不了他们,只能让我们还没跟他们合作就产生了厌恶。可是高层领导不知情啊,本来就够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孩放假了,为了能让她多睡几个懒觉,就让她在姥姥家住几天,我下了班就回那里,也不用开车了,给全家都配了交通卡,又便宜又方便,这几天一直坐公交,慢慢地还摸索出快捷的线路。
 
昨天晚上下班,在等公共汽车时,来了一群民工,本来我对民工没有丝毫的歧视,人家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容易,可是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改变了看法,起码是对这一群民工的看法改变了。
 
他们一到站台上,就大声地讨论坐哪辆车到哪里,立刻打破了站台原有的宁静。他们见来了一辆车,一下子就拥过去要上,还是售票员有经验,问清他们的目的地,告诉他们车不到,这帮人呼啦一下又下来了,开始互相埋怨。这时我要坐的运通106来了,因为我拎了一袋米,刚才那趟人多我就没上,本以为这趟人能少点,哪知那帮民工转过头来呼啸着就奔这辆车来了,哪管什么妇女,哪管什么小孩,从门侧面抓住门把手很轻易地就挤上了车,而且他们也不刷卡,我们这些妇幼哪是他们的对手,只有一两个小伙子勉强能跟他们PK一下。我旁边一位女士不满地说:“神经病!”我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本来这站下车的人比较多,腾出一些空座位,可基本上全被他们霸占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1 12:19)
昨天一回家,没见着孩子,问我妈:“宝宝呢?”我妈说:“躲在屋里不知道鼓捣什么呢!”
 
我进卧室一看,见她座在床上的角落里,看有人进门还藏东西,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大声问道:“又干什么坏事呢?”宝宝一看是我,连忙委屈地说:“没干坏事,在给姥姥做生日礼物呢。”我一看,床上针头线脑的一大堆,够乱的,她拿出一个黄色的绸子布(不知道从哪个包装盒上拆下来的),上面绣了三个字“吉”“祥”“如”,第四个字应该是“意”,还没绣。虽然从做工上看这哪是绣啊,简直是缝,但好歹还能认出字来,难得孩子有这份心,真是我没想到的。宝宝使劲说:“千万别让姥姥看见了。”我赶紧抱着她亲了两口。
 
不过,这作品有个很大的问题,线用的颜色不对,大概是她没找到红颜色的线。我让她用红线重新绣一下,她不肯,说是好不容易绣的,我可以想象出她为了绣这几个字花了多大力气,但不能好心办错事啊,所以又给她讲了N多遍道理,她终于同意了,条件是让我帮她,否则工程不能按时安成,我答应了,帮她设计了一下,先把布剪成方方正正的,然后锁个边,用铅笔打个草稿,告诉她怎么用针。幸亏俺小时候跟邻居阿姨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才趁领导们都不在的工夫,溜出去取了一趟俺的房产本,因为必须本人到场,而且必须是工作时间,只能请假了。
 
这次去办的比较快,人不多,一会儿就得。拿着一大一小两个红本本,俺和老公在回来的路上是心潮澎湃呀:咱现在也是有产阶级了,这一辈子的血汗钱啊,5555……
 
你别说,要么说那些地主都贪得无厌呢,俺觉得这房产本拿在手里感觉就是好,就跟老公说:“等以后咱有了钱,还去买房,多弄几个本本,呵呵”
 
老公把我撩在单位。我刚下车,听见老公在车里念叨什么,就回头问了他一下:“你说啥呢?”他大声说:“把手里的本本拿好,别掉了!”天啊,到底是不一样,老公啥时候这么细心过,看来男的也有在意的东西啊。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