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07 20:52)

时光是美好安逸的。

到了黄昏时刻,暮色

和一大块悲怆一起落在心头

隐隐的塌方,隐约的抵抗。

 

品茶,有苦涩

也有天地共同挤压的甘甜。

品话,有推拒

也有寄托人生末端的期许。

品味麻木,有麻木空隙里的敏感

和情形突变的恐慌。

 

失落是美好的,缺失是美好的

所有的不如愿都是美好的

(都有隐隐作疼的诗意)

 

甚至那一个手术,也美好无比。

甚至那一次永别,也美好无比。

 

允吸缺憾间隙里的——羊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1 08:30)

我在这个城市之所以痛苦,

是因为它发展的太快了。

一下子,就取走了

我的蛋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1 02:09)

(寂静越来越响。

我起来,吐纳心中的闷气。

我会不会死于非故?

我年幼时一直担心的问题,

就这样挺过来了)

 

 

我成为一个老人。

沉稳的看着神秘的律动,

那无人匹敌的痴呆。

这宇宙,一粒微尘走动,

在深夜,我需要写字来安眠。

药,快来!

我几乎没有尝试过药力

那环环相扣的铁环。

我不睡,这深夜需要一个窗户上透彻的身影,

是悲痛法则的哀求,

我不睡,是我顺应了滚滚向前的车轮,

我苍白的四肢,发出清澈的哀鸣。

万物,你所呈现的哀痛之美,

必须在皱纹和诗歌之间。

深夜所舒缓的情绪之波,

必须有一个大湖痛苦吸纳。

 

龙和蛇,僵硬的躲在冬眠里。

冬天和深夜,我需要你们的背景。

我需要所有人都睡去,我需要道树正立,

大道至简,鸦雀无声。

 

 我需要的寂静越来越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9 07:35)

被窗外的鸟鸣惊醒了。

麻雀,你这固守本土的人,

大雁南迁了,你还在

窗外的楝树上搭窝。

鸣叫着,仿佛你是一个快乐的人。

其实你命运多蹇,57年被

打成右派,濒临灭绝。

那段麻色的历史,和被你

叫醒的这个人也有纠缠

他南迁北徙命运飘忽不定,

他的心是你的翅膀,

他的翅膀是你的窝。

 

醒来再睡不着了,但他一生

都在梦里。我一个麻木之人

麻雀,麻鸭

我们同为一族吧,

漂泊的心用不着安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08:52)

秋雨不疾不徐的下

从不携带雷电,像有武功的老人

什么也不携带。

有一天我会被这秋雨中的突然出现的雷电击打

我能接住的悲哀的闪电,却不能让她回去。

 

一个想活的人根本不能活,

想安静的也根本得不到安静。

秋雨不是秋雨,是他灵魂

啃噬他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财经要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