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继斌
杨继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63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朋友们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张轶

长江大学

荆州

大奖

杨继斌

杂谈

今天接到N个同行的电话。询问去年10月下旬我采访的细节、以及我对目前争议的看法。

一并做一个回复:

1,我对我报道中的全部信息负责。

2,我尊重摄影同行张轶的工作。我坚信,当天在第一现场的、恪守专业主义的荆州同行,必然比后来赶到荆州的我,掌握有更多客观细节。

我期待同行对细节的更多披露。

3,我认为对一个公民进行重大的道德指控,必须找当事人核实。我认为在没有核实的情况下,把王守海错当成陈某(陈波),并予以指控是不专业的。

4,关于“挟尸要价”这一块,我的报道只是澄清“穿白衣服者”是陈波的说法,指出“穿白衣者”(即王守海)的真实身份,以及,王守海并无牵尸讨钱的细节。

这样的判断依赖于:A,当事人王守海对当天捞尸经过的还原。B,当天在现场的长江大学师生及冬泳队员对经过的还原。详见我的报道。

我并无否认当天有“挟尸要价”的举动在宝塔湾发生。

5,我认为,“挟尸要价”是一个文学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4 12:56)
标签:

杂谈

鉴于新浪作为一个举报者的恶行。将永远离开新浪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听编辑说稿子的小弟弟业已被割,所以把完整版发在这里啊。

 

这是一系列血色的自戕:农民工张海超刨开自己,以证明他沉重的胸腔里装着一只 “尘肺”;司机孙中界则用他滴血的小拇指告诉“钓鱼”执法者他十指连心的疼痛与无辜;而唐福珍则站在自家房顶,声嘶力竭抵抗逼近的拆迁,然后点燃自己,试图照亮些什么。

这是一系列灰色的隐喻。

隐喻的残酷性在于它的前仆后继:11月中旬,张海超接到湖北一个农民工的电话,央求张海超跟当时开胸的医生说说,也给他做一个开胸验肺。自从北戴河疗养回来,每天接农民工的电话、给求救的农民工写信成了张海超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张海超说: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成功人士,他们希望我能给出一些维权的妙招。

孙中界回到了老家河南。他的手指已经不那么疼了,但医生说小拇指估计一辈子都无法复原了。有天下午他尝试了很久,可受伤的小指尖始终只能抻到80度。他的哥哥孙中记说,看上去像个问号。

烧亡后身体几无肉色的唐福珍已经下葬。这是一个爱美的女人。她留给世界最后的话语是,“找一张好看的相片做我的遗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4 03:09)
标签:

苦水

茶水

纯光学

神迹

唐福珍

杂谈

唐福珍的死让我想起一年前的事来。

 

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湖南妇女,到北京来找我。跟我反映她家拆迁的事情。

 

那时我还在阜成门租房子。楼下有家茶馆,常在这里约谈一些找我诉苦的人。他们的故事,绝大部分我都报道不了,新闻是有规律的。所以,其实就是诉诉苦。

 

那,他们的苦水倒出来,我的茶水喝进去。基本上,谈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的世界仍然是他们的世界,我的世界仍然是我的世界。就像茶水仍然是茶水,苦水仍然是苦水。

 

我还是选了茶馆见她。茶馆门面很小。她花了很久才找到。从一开始我就判定根本没法报道。就是钱赔少了。一家人原来400多平米的房子被拆了以后,补偿款只够买100多平米的商品房。一家8口人呢。

 

她声音越来越激动。旁边打扑克的人很不耐烦。后来我说,我真的没法帮你。

 

我的意思是说,在她讲完她的故事后,我几乎没有任何过渡,直接就说:我没法帮你。

 

我这样回答她的时候,她仍然陪着笑。——在给我讲她的故事的一个多小时里,她一直陪着笑。即使讲到家人住在窝棚里的艰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荆州大学生

杂谈

或者塑神,或者造魔

 

南方周末杨继斌

 

在荆州的时候,我曾跟同行的记者简光洲说:从市场的角度看,这次事件中的一些记者,其实并不比“恶棍”陈波高尚多少。作为一个见利忘义的商人,陈波至少提供了合格的服务(捞出三具大学生尸体)给自己的客户;但一些记者却制造了虚假信息给自己的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8 17:43)
标签:

硅肺

红章

职业病

永昌矿石研磨厂

蒲自炳

温州

杂谈

 


 

在 5年的司法维权拉锯战中,重庆万州大梧村7个矽肺工人,已有5个陆续死去了。12年前,他们结伴去温州打工;7年前,他们肺里装满异乡的尘土回到家乡。在过去的5年里,他们打着难有尽头的官司——其实就是想多要一些钱,以便让自己活得久一些。这是一个维权迷宫,也是一个和死亡赛跑的游戏,而他们输掉的,是自己的命。


 

脸上最后的红晕


尹祥说:妈,我如果回家,最多活三天。三天后,他果然死了。


当时蒲自炳站在路口,他看到秦茂臣、尹祥、熊彬、熊少金、牟伦华5个人肩并肩朝自己走来。几个人生前总穿得破破烂烂的,这次却一水灰白色的新衣服。老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8 17:34)
标签:

宾馆

洋桥派出所

木门

住户

李蕊蕊

北京

杂谈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此前已多次关注这家宾馆的警方在接警后立即介入,已连夜控制嫌犯。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内,他们有着怎样的遭遇?

“管吃管住,解决问题”

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其中,34岁的王云丽刚喝过三天以来的第一顿玉米面糊糊,45岁的张建秀则困倦地躺在床上。“看着是个胆小的女孩子”。在王云丽的印象中,李蕊蕊性格内向,被带进这里后话不多。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在被关押的人们跑出宾馆向洋桥派出所报案后,刑警已将嫌犯控制并连夜进行讯问。

综合宾馆服务员和宾馆老板的说法,聚源宾馆与河南桐柏县驻京机构有着特殊的“业务关系”。

仅从外观上和宣传上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镇远福利院

贩婴

粗口男

母亲

杂谈

新浪网友

2009-07-04 09:04:30 [删除]

“但是就新闻报道而言,我肯定比你更专业,更知道如何通过自己的采访逼近并呈现真相。”你真的到过那地方?呈现真相了?脸红不。心跳不。这里没人否定你的能力,但你违背了新闻报道的真谛。想成为大牌也不能这样啊!!!期待你的真相。

 

 

博主回复: 2009-07-04 11:12:39 [删除]

你回去跟你母亲讨要你作为人的真相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4 00:27)
标签:

南方周末

记者

录音笔

英雄

这事得从我上大学时谈起。教我新闻采写课的是高钢老师。他留过美。在中美两国都当过一段时间记者。有一次课堂上他抛给我们一个问题:如果一栋大楼着火了,记者是否应该去救火?

这是一个当英雄的机会啦。在新华社、人民日报、cctv可以寻到很多这样的英雄。——此处我用英雄这个词,绝无嘲讽之意。我尊重那些投身危险,参与抢救的新闻同行。

但我这里想说的是可怜的凯文卡特,面对一个行将饿死的女孩和她背后等待饕餮的秃鹫,卡特举起了相机,拍摄了著名的照片《饥饿的苏丹》,然后转身走了。在获得了1994年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两个月后,无法继续承受良心和道德谴责的卡特选择了自杀。

卡特当时为什么不对这个频死的女孩施以援手呢?基本上,认识卡特的人,都说他是一个纯洁和高尚的人。

我有个同事Z——请原谅我必须强行让你相信他的高尚品行——有一次,Z采访一个有问题的“慈善医院院长”。交锋时,对方突然晕倒,老人甚至挣扎着给自己开药方。后来,Z回忆说,他当时只想着“未竞的采访”和揣摩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修桥

南方周末

杂谈

当地人惦念了57年、筹划了三年、争吵了两年、施工了18天的郑家滩大桥,如今停工满三个月了。6月19日,龙溪河突发洪水,在河道里闲置了九十多天的三十多米建桥钢架被浪卷走,初步估计损失在10万元以上。

今年2月底,这个三面环水微型半岛上的二十多户农民开始建桥——出行之苦已经困扰他们数十年时间。开工不到20天,一纸停工通知被澄溪镇镇政府送达,要求停工原因包括无建桥领导小组、无修桥进度方案、无施工防汛应急预案、无交通局航运论证审批手续等10项。

当“自己修桥”梦碎之时,村民们发现,他们所修建的大桥,不只是要跨越宽70米、深5米(枯水期)的龙溪河,还需要跨越自己同本村其他村民、邻村村民以及当地政府种种分歧。而后者难度,甚至超越了前者。

隔绝:50年淹死了53个人

龙溪河在郑家滩处折了一个茄子状的弯,生生将人和村5组的三百多名农民揽在了自己的怀里。“茄子”东西向长约4公里,南北向宽约2公里,最细的“茄柄”处只有两百多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